第五卷 第三十章 恐怖援手

  蒯夢云!

  此人踩著與荊可一般的迷蹤步伐,宛如鬼魅一般地出現在了我的跟前來,惡狠狠地罵道:“好你個家伙,虧我好意收留你,要吃給吃,要住給住,還硬生生地從祭祀手中奪女人,這都忍了,本以為你會感恩,沒想到居然勾結藤族余孽,連番伏擊我狩獵隊。你是活膩味了,對么?”

  說話間,他已經捏破了一個黑色的丸子,那玩意發出一聲尖銳的厲嘯聲,然后沖向了天空。

  這是在召集同伴。

  我有心引君入甕,自然不會懼怕他叫人,臉上冷笑,淡然說道:“在你族的吃穿用度的確不少,不過我也給你們治病救人,算得上是兩兩相抵了。然而你臨湖一族何等霸道,居然派荊可監視我,限制我的自由,更是準備打斷我的腿,還在我體內種下蜂針,讓我永世做你們的奴隸,這樣的‘恩情’,我受之有愧!”

  被我這般一說,蒯夢云面不改色,慷慨發言:“我臨湖一族,雄踞東南,兵鋒所過,莫有敢不從者,容你入族,那不是天大的恩賜么?”

  原來,這個家伙從一開始,也知道荊可的用意。

  想必是他們族長與其溝通的結果吧?

  只是,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我一字一句地說道:“井底之蛙,眼中就只有這一片荒莽之地,千把個族人,你可曾瞧見過數不盡的高樓大廈、望不完的不息人流、波瀾壯闊的大海和無知無盡的星空?難怪洛飛雨會選擇雜毛小道,而不是選擇你,視野決定境界,而你,永遠都只是一個可憐的失敗者而已。”

  聽到我的話語,蒯夢云渾身狂震,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怒氣沖沖地說道:“你說什么?”

  就在此時,有一個身影橫空掠來,沖著我怒聲喊道:“陸言,你瞎說什么,我姐怎么可能會選擇雜毛小道那個臭道士?”

  來人卻是洛小北。

  她落在了蒯夢云的不遠處,我瞧見她宛如憑空飛行一般飛掠而來,仔細看,方才發現她是借助某種絲線,使得雙足能夠在半空之中借力。

  不過這手段也著實讓人詫異了,真的有一種天外飛仙的感覺。

  落地之后,洛小北急匆匆地朝著蒯夢云表忠心:“姐夫,別聽這個家伙胡說八道,他曾心想要把水給攪渾。”

  蒯夢云的臉色十分陰沉,沉聲說道:“你別打岔,是非曲直,我心中自有分曉。”

  洛小北還是有些不甘心,又沖著我說道:“陸言,你是被那些人迷去心智了,對不對?別鬧了,快告訴我們,那幫殺了荊可和其他兄弟的家伙到底在哪里?你只要把他們叫出來,什么都好說——他們可是來了一位長老,馬上就到了,到了那個時候,可就什么都來不及了。”

  聽到洛小北的話,我知道她到底還是在關心我,要不然不可能冒險出來跟我兜底。

  只不過,大家立場不一樣,她是想要利用臨湖一族幫她找能夠讓斷肢重生的毒龍壁虎,而我則是想要擺脫臨湖一族對我的控制,這兩種期望是矛盾的、對立的,根本無法融合在一起。

  從臨湖一族對我動起了心思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夠注定了此刻的結局。

  除非,我們有一方能夠放棄。

  我自然不會放棄自己的自由,而洛小北呢?

  我想起了蚩老爺子,他對于死亡蝴蝶谷如此熟悉,連洛山魅這樣珍稀罕見的天材地寶都能夠找得到,區區一個毒龍壁虎,那豈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這般想著,我也忍不住勸洛小北:“小北姑娘,你找到那毒龍壁虎了么?”

  洛小北搖頭,說沒有,你先別管我,看住自己的小命便是了。

  我說道:“小北,離開這幫嗜血的屠夫吧,不要攙和到這件事情來,我跟你保證,事后我一定幫你找到毒龍壁虎,可以么?”

  洛小北忍不住好笑,說事后你就是一具尸體了,如何幫我找尋?

  我誠懇地說道:“你若信我,趕緊離開。”

  洛小北關心則亂,根本沒有明白我到底要跟他說個什么東西,然而蒯夢云是何等聰慧之人,出言譏諷道:“原來你們還不死心,居然還準備伏擊我們一番,對吧?不過,依照你們那點兒實力,偷偷摸摸還行;正面交鋒,有希望么?”

  這個時候,其余人也都紛紛趕到此處,雖然一身爛泥,臉色有些疲憊,不過瞧見我的人之后,個個都變得精神了起來。

  仇敵在前,殺了便是痛快。

  最憤怒的就是曾經與我有過私怨的荊胖,他果真就提著一對板斧,從那邊的濕地里一路沖了過來,口中大聲吼道:“我就知道你個小白臉不是好人,罵了隔壁,看我一斧頭砍下你腦袋來。”

  這是個渾人,一個沖鋒,竟然就直接越過了蒯夢云和洛小北,徑直朝著我沖殺了過來。

  這胖子天生神力,行獵的過程中,一個人能夠將七八百斤的黑野豬給摔翻壓倒,又能夠駝起比他本身重個六七倍的重物,上次被我用小紅陰到,只是不太謹慎而已。

  此刻的他,如同一頭野熊似的沖將而來,實在是有些兇猛。

  瞧見他這般逾越規矩,蒯夢云也不攔著。

  他也是有心讓這粗魯漢子來探一探我的底細,看看我這所謂的伏擊圈套里,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貨色。

  若是一般,他定然就會抽身而上,將我給擒住,然后拖回村子里去。

  其實就在荊胖沖向我的時候,我還在看著洛小北。

  我終究還是不希望她插手這里,不是因為洛飛雨,又或者我對著小丫頭片子有什么情感,而是因為我若是想要回家,她是那把唯一的鑰匙。

  我們兩人的目光對視,洛小北被我執著的表情給驚到了。

  我感覺她的心里面定然是起了波瀾。

  而就在這個時候,如熊一般的荊胖也沖到了我的跟前來,一聲野獸般的吼叫,然后揚起板斧,朝著我劈了下來。

  氣勢遮天。

  眼看著荊胖即將要把我給斬成兩半,洛小北的眼睛里面全是擔憂和懼意,我也冷冷笑了起來。

  我就這般微微一避,讓那大斧頭擦著我的鼻尖而過,然后徑直裝進了那家伙的懷里去。

  砰!

  一邊足有三四百斤的彪形大漢,一邊雖然體魄精壯,但體型卻到底還是瘦弱一些,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卻撞了一個結結實實。

  荊胖甚至還向后退了數步。

  他丟開了右手的板斧,然后費力地回手過來,捂住了胸口的傷口。

  我在貼近對方的一瞬間,長劍出鞘,從乾坤袋到對方的胸口,剎那之間的距離和時間,完全是防不勝防,而這一切在被洛山魅的藥力加持下,都顯得那般的自然。

  我們上一次交手,我幾招之后,將他給制服了,代價是昏迷一整天;而這一次交手,他沒變,我卻更加強大了。

  更強大的力量和爆發力,對于耶朗古戰法更加精髓的把握,讓我一擊,就將其擊潰。

  不過我到底還是心軟,并沒有趕盡殺絕,所以也沒有刺中對方的要害,只是讓他暫時之間,失去戰斗力而已。

  荊胖難以置信地捂著胸口,然后轟然倒下,而我則拔出了長劍來。

  長劍前指,我冷冷說道:“想奪我自由者,下場就如此人一般。”

  啊……

  蒯夢云終于忍耐不住了,一個箭步,人是幻影,陡然而至,一道打磨得宛如皎月般的刀鋒就朝著我斬了過來。

  我將破敗王者激發至最巔峰狀態,光華陡出,也與對方硬拼了一記。

  我不拼不行,此時倘若退卻,只怕對方的攻勢就會連綿不休,而我一旦陷入那被動的境地,那么離死也就不遠了。

  鐺!

  一聲清脆而悠揚的金屬之聲穿透整個夜空,我感覺到那力量狂涌而來,終究還是站不住腳,朝著后面退了四五步;不過蒯夢云也并不好受,臉色憋得通紅,人也退了兩步。

  站定之后,蒯夢云驚訝地喊道:“怎么可能?你為何會這般厲害,難道是隱藏了實力?”

  我自然不會跟他講洛山魅之事,而即便是說了,他也未必相信。

  若他是蚩老爺子,捉到這般罕見的天材地寶,還不趕緊一口吃了去,留給別人,這不是有病么?

  他不理解,不過我心頭卻是沉甸甸的。

  因為蚩老爺子,我可算是與這臨湖一族一流高手的距離越來越近了,也能夠在這天地間行走了。

  不過現在并非硬拼的時機,我一劍擋開對方的攻擊,沒有任何猶豫,轉身就走,人似流星,朝著山丘那邊快步走去,蒯夢云猶豫了兩秒鐘,到底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仇恨,怒吼道:“追!”

  一群人宛如餓狼,朝著我撲來,然而剛剛放過山丘,往下一看,月色下,一大堆的變異蜢子,宛如黑色巨龍,就朝著他們兜頭罩來。

  跑得最快的一個家伙在瞬間就變成了一個密密麻麻的蟲人。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就這點手段,也想與我臨湖一族為敵?”

  我聽到這聲音,心中陡然一震。

  臨湖幾大長老之中的那個祭司老婦人,她居然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