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三章 結伴同路

  作為鬼剎獼猴的首領,這老猴兒有著遠超族人的睿智。

  它喝止了周圍那些健壯猴子對我呲牙咧嘴的挑釁,而是將目光投向了那一塊還有著暗紅色血斑的玉符上來。

  許久之后,它朝著我望了過來。

  我與它對視,感覺它的眼睛里面,充滿了智慧,那是漫長的歲月和豐富的經歷,在它的身上留下的痕跡。

  它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哦,不,是猴兒。

  我不管它能不能聽得懂,還是把那天發生的事情跟它講了一遍,最后,我告訴它,過來這里殺害了那些猴兒的家伙,已經被我給殺了。

  我給那些可憐的猴兒報了仇。

  說完之后,我與它對視。

  一人一猴,就這般靜靜地互望著,而安則緊緊抓著我的右胳膊,顯得有些恐懼。

  這周圍,層層疊疊,圍了上百頭的鬼剎獼猴,這些家伙可不是什么良善角色,一旦談崩了,我們很有可能就要交代在這里了。

  不過能夠作為首領,老猴兒還是有著足夠的智慧,它將那塊玉符交還給了我,然后伸出了手來,按在了我的額頭上。

  它并不是很高,為此我不得不半蹲在地上。

  擺出這個動作之后,老猴兒伸出了另外一只手,指向了天空,開始嗷嗷的叫了起來,仿佛是對猴群說些什么。

  幾句話話之后,猴群沸騰了起來,嗷嗷直叫,然后有東西朝著我投擲過來。

  不過并不是石塊,而是鮮花。

  鬼剎獼猴認可了我的做法,好幾個面熟的猴子沖到了我的跟前來,拉著我的手又蹦又跳。

  我笑了,伸出手,與首領抱了抱。

  俞千二說得對,有的時候,畜牲比人還要好,只要你用真心去對待它們,都是能夠得到最好的回報。

  我在猴群待了一會兒,首領拉我到了猴山的洞中,給我喝了兩口珍藏的猴兒酒,然后還送給了我十來粒精選的猴面包樹種子,比起一般的種子來說,這些種子有著強大的生命力,比俞千二之前送我的,還要好。

  鬼剎獼猴對待朋友十分熱情,不過我卻并沒有久留。

  朝陽升起不久,我們就離開了。

  這一次,我們沒有再東晃西晃,而是一路找尋,最終來到了蝴蝶谷的山道前。

  重新回到這兒,我依然是心有余悸,對于這些長著人臉的蟲子十分擔憂,然而一路往上,卻并沒有再見到一只,不知道是不是遷徙走了,還是給蒯夢云他們給清剿干凈了。

  沒有見到蟲人,不過我們卻瞧見了漫山遍野的蝴蝶。

  這些蝴蝶有大有小,大的臉盆大,曉得與普通的蛾子差不多,有紅的、粉的、黃的、綠色、白的、黑的……姹紫嫣紅,數不勝數。

  我覺得如果是一位昆蟲愛好者在這里,看到這場面,說不定會幸福得暈厥。

  然而我和安卻習以為常,小心翼翼地走著,并不與這些蝴蝶發生沖突。

  經過漫長的跋涉,我們終于翻上了山谷,離開了這個死地。

  安忍不住回看了一眼吹著山風的谷口,長長一聲嘆。

  在這里,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而且她的爺爺,永遠地留在了這里,下一次見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了。

  她有些悲傷。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一聲震撼山林的呼嘯,心中一喜,抬頭朝著林間望去,卻見到一頭斑斕巨虎,從那林子一下子就躥了過來,跑到了我的面前,低下頭,伸出舌頭示好。

  那頭斑斕猛虎居然還在,這是我沒有想到的。

  我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它腦袋后面的軟毛,而安更是驚喜,用鼻子跟這畜生碰了砰,十分友好。

  安的這一招徹底降服了那老虎,它用腦袋拱了拱安的身子,然后示意我們坐上來。

  有這么一頭林間霸王當做代步,自然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唯一讓我覺得而遺憾的,是它似乎對安更加熱情一些。

  難道是只色虎?

  我心中疑惑,而跳上了虎背上面的安卻從懷里摸出了一張鞣制過的皮質地圖來,與我商量起了接下來行走的路途。

  蚩老爺子臨終托孤,讓我護送安前往藤族殘部,不過我對這個世界是一片空白,兩眼一抓瞎,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好在安這兒有一份老爺子留下的地圖,雖然并不精確,但大概的方向還是能夠明白的。

  從地圖上面看,從這里過去,最少也要十來天。

  而且一路蛇沖猛獸,數不勝數,還會路過幾個部族,也不知道什么情況,到底還是得遠遠避開,如此一來,又得浪費幾天時間。

  不過時間對于我來說,倒也沒有那么講究,所以確定了方向和路程之后,我們就開始出發了。

  騎著斑斕巨虎,一路之上,倒也還算是省了許多麻煩和腳力,而行走之間的異域風光,也讓我不虛此行,一邊注意著周圍的動靜,一邊努力消化洛山魅帶給我的好處,還會跟安做一些交流,倒也不會寂寞。

  我們朝著北邊走了三天,因為之前與臨湖一族的狩獵隊學過許多,倒也還算是妥當,雖然也有危險,但也是有驚無險。

  第三天的傍晚,我們遇到了第一個部族,是在一條大河邊,有點兒類似《西游降魔篇》開頭的那種水寨,整個族群都住在一個寨子里,捕魚為生。

  因為害怕對方,我們遠遠地繞開了去,走了一天半的路程,方才回到了正路上來。

  不過我們這般逃避,終究不是一個辦法,在一條山澗之中行走的時候,我們終于碰到了一隊旅人,不過幸運的是,居然還是熟人。

  華族的人。

  我瞧見了坨老和鵲老,以及龍云和龍砬,除此之外,還剩下了兩個人。

  其余的估計折在了蝴蝶谷里。

  是他們發現的我和安,一開始的時候還鬧了誤會,不過在確定這人居然是我的時候,龍云立刻現身,過來跟我們打了招呼,并且將我們引過去,拜會了華族二老。

  雙方見面,自然是一陣寒暄,然后不可避免地問及了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的問題。

  畢竟我們曾經在谷底見過面,然后我選擇了與荊可一同離開。

  對于華族,我個人是充滿了好感的,不過行走在外,毫不保留的信任,實在是一件愚蠢的事情,所以我只說了一部分的事情。

  那就是我被荊可押送的時候,他被伏擊了,而我則選擇了逃脫。

  至于安,是路上碰見的一個朋友,我決定護送她返回部族。

  當華族人得知安是藤族的人,頓時就高興起來,龍云告訴我,說藤族殘部就在華族不遠的地方,彼此還有商貿往來,如果是這樣,不如我們一路走,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對于藤族的邀請,我顯得有些疑慮。

  龍云能夠成為此行的領隊,自然是十分聰明之人,告訴我們,說會對我們的身份進行隱瞞的,不會跟任何人提起。

  他似乎也猜到了我與臨湖一族之間的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

  得到了華族人的允諾,我終于點頭同意。

  加入了華族的隊伍之后,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簡單了,一路上幾乎都用不著我耗費太多的心思,主要就是陪著華族二老聊天。

  一開始的時候,我們說的是醫理,我結合了現代醫學的基礎內容,對他們有著很大的啟迪作用,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開始天馬行空地聊了起來。

  而這一聊,我方才知道我并不孤獨,如我一般的外來者,其實這片土地上還有許多,二老認識的就有十來個,大部分都自稱是蓬萊來客。

  不過這些人都比較神秘,只會與華族的幾位首領人物交往,跟他們見面不多。

  二老還跟我談起了對于這個世界的理解來。

  他們認為這是一片失落的土地,在云層之上,有無數的眼睛會打量這里,也會有各種各樣的信仰。

  他們稱之為神。

  不過他們并不認為神是至高無上的生物,因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而他們更在乎的,是自己的生活,與親人的幸福。

  我跟他們深入聊過之后,方才知道這片土地的本質,也知道了臨湖一族的恐怖。

  那是一條兇悍的惡狼,總是會帶來戰爭和死亡。

  它算是這一帶最危險的角色之一。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又路過了幾個部族,不過華族人與他們的交往十分友好,我們的到來,總是能夠受到最熱烈的歡迎,而坨老和鵲老也會在這里辦免費門診,治了不少的人。

  瞧見華族人的待人接物,我終于明白了,為什么華族會越來越壯大,并且受人尊敬。

  因為他們帶來了和平,帶來了美好和商量。

  如此走了十來天,我與隊伍里面的所有人都混得比較熟悉了,而這時綿延不絕的山林突然一收,便能夠瞧見一大片的平原來。

  那平原之上,依舊有樹林,不過地勢的起伏卻變得少了許多,一眼能夠瞧見很遠很遠的地方。

  站在一個丘陵的頂端,坨老指著很遠處的一個鏡面湖泊,告訴我,在那湖邊,就是華族的聚居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