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四章 華族飲宴

  望山跑死馬,這話兒也同樣適合寬闊得一望無際的平原。

  我們從清晨出發,一直到了傍晚,方才來到華族的邊際,在這兒,我瞧見了大片大片的農田,阡陌相通,宛如世外桃源一般。

  我們走在一條修好的大道上面,不斷有扛著鋤頭的農人晚歸,他們大都認識坨老和鵲老,紛紛上前來招呼,不過又不敢太過于接近,只是聽到華族二老的回應之后,就喜滋滋地讓開路來,讓我們先行離開。

  我有些疑惑,問龍云華族這兒,為什么沒有圍墻,難道不怕野獸么?

  龍云微笑著告訴我,說華族聚集地的百里范圍內,大的猛獸都已經被清理趕緊了,至于些許野豬和土狼,并不會讓華族人太過于為難,說不定還能夠撿一頓吃食呢。

  另外外圍還有華族組織的巡邏隊在巡視,時刻防范野獸,以及各族沖突,所以在安全上面,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聽到他自信的回答,我便沒有再多問。

  看得出來,作為地區最大的部落,華族還是有許多值得借鑒和發揚的地方。

  順著大路往里走,漸漸的農田就少了,而兩邊的屋子也多了起來,與臨湖一族差不多,都是外圍的房屋矮小破落,而越往里走,那建筑的格局和用料就會越來越講究,我甚至還能夠瞧見聚集地中心處,有一座十來層的高塔屹立。

  在聚居點的外圍處,有一個規范的大市集,即便是夜幕來臨,這兒也是華燈初上,一片熙熙攘攘的熱鬧景象。

  龍云跟我介紹,說這兒叫做東集,是各族前來華族這里進行貿易交換的區域。

  因為是一個通商口岸,所以東集顯得特別的繁華,各種各樣的商品琳瑯滿目,有皮毛、獸肉、肉干、糧食、特產、工藝品,還有許多千奇百怪的東西,而這些東西有的是地攤,有的則是店鋪,討價還價的聲音特別熱鬧。

  我甚至還能夠瞧見有掛著招牌的客棧,和女人揮著手絹招攬生意的窯子……

  當真是一個野蠻生長的地方啊。

  龍云跟我介紹這些地方,充滿了自豪,因為這是整個一片地區最大的交易集散地,各個部族的商人都會來到這個地方進行販賣和采買,有著荒域罕見的規則和繁華。

  不過說句實話,對我來說,這兒頂多也就算是一個大鄉鎮趕集的地方而已。

  當然,這話兒我不會說出口,只是藏在心頭。

  在華族這兒的地界,最大的一個感受,就是包容,我們這一路過來,還帶著那頭斑斕巨虎,然而除了惹人注目之外,居然沒有人過來攔截。

  又或者是之前離隊的龍砬跟那些華族的人打過招呼了吧。

  對于今夜的住宿,我說要不然我們就在那客棧里面住一夜算了,免得麻煩諸位,龍云連忙擺手,說這客棧好的房間,貴得嚇死人,差一點兒的房間,十幾人的大通鋪,臭烘烘不說,打屁磨牙的聲音你受得了,安姑娘也受不住。

  坨老和鵲老也勸我,說別的不去,就在他的醫館里安歇便是了,何必多言?

  就這樣,我們穿過了最為熱鬧的東集,然后一路穿街過巷,來到了湖邊的一處建筑群,那兒便是二老的醫館,而龍云則帶著另外兩人去部族復命,先行離開了。

  華族二老的醫館挺大的,里面的人也多,有仆人,也有二十多個白衣徒弟,坨老和鵲老的回歸,使得眾人都匯聚一堂。

  這二老離家許久,自然會有許多事情要交代,而且他們也是疲憊不已了,便讓人帶著我們去了客房。

  說是客房,其實是一個臨湖的小院子,北面的窗戶,便能夠瞧見波瀾如海一般的平靜大湖,仆人跟我們交代了一番,被我們請離開之后,安滿是新鮮地四處亂晃,院子里的每一個房間都跑了個遍,然后回來告訴我,說早就聽說華族富甲一方,沒想到天底下還有這般好的房子。

  經過十多天的旅程,安悲傷的心情消減了許多,小孩子的心性又浮現出來,聽到她這話,我就忍不住想笑。

  這樣的宅子,如果是在北京二環之內,自然是價值連城,但在這華族之地,也就一破落四合院而已。

  實在是沒有什么稀奇的。

  不過這里的一切,包括桌椅板凳和床榻,對于安來說都是那么的新奇,愛不釋手,我瞧見她的模樣,忍不住逗她,說要不然你就住在這里吧,兩位爺爺也不會趕你走的。

  聽到這話兒,安的臉色又灰暗下來,說道:“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家。”

  我嘆了一口氣,拍著她的肩膀說道:“沒事,明天我就送你回藤族去,在那兒,你一定能夠找到自己的家。”

  安又是期盼,又是糾結,回屋子里收拾了起來。

  我在屋子里坐了沒多久,便有人找了過來,遞了名帖給我,說龍云統領在酒家備了餐,準備邀請我過去,以盡地主之誼,因為身上還有點兒事情,需要跟部族那邊交流,所以便讓他過來帶我。

  我接過名帖,的確是龍云的筆跡,便讓來人稍等,而我則來到安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

  待安出現,我問她是否要一起去,安搖了搖頭,說那是男人的聚會,她不去了。

  我知道今夜要喝酒,也沒有強求,吩咐安早些歇息,明天我就送她回去。

  與安告別之后,我隨著那人一起離開。

  離開醫館之前,我還讓人知會了華族二老一聲,得知兩位長者正在藥房呢,便也不再打擾,自行離開。

  龍云派過來的人叫做燕南,很不錯的名字,是龍云麾下的小將,不過因為實力不夠,所以才沒有能夠參加這一次的出行。

  不過禍兮福所倚,還好他沒去,要不然說不定性命就留在了那死亡蝴蝶谷里。

  我們前往的地方,并不是亂糟糟的東集,而是華族內部自己的商業區,與之對應,叫做西集。

  相比東集的繁華和雜亂,西集就顯得清冷一些,不過房屋和建筑的規格都上來不少,顯然是華族權貴聚居之地。

  吃飯的地方叫做得勝樓,居然有三層樓,而我在燕南的引薦下,徑直來到了三樓的一處雅間,剛剛進入房間,坐下沒多久,走廊處便傳來了腳步聲。

  我和燕南趕忙站起來,那雅間沒門,只有簾子,這時有人挑了簾子進來,卻正是邀我前來的龍云。

  除了龍云,還來了兩人,一個滿臉溝壑、雙手粗糙的佝僂老者,一個一臉福相、喜氣洋洋的中年胖子,龍云幫我引薦,說這位佝僂老者是華族負責農業的農桑長老姜熠,而那位滿臉笑容的中年胖子則是族長的弟弟,負責全面商貿的龍不落。

  聽到龍云的介紹,我知道這兩位都是華族的權貴人物,趕忙出言招呼,不敢怠慢。

  姜長老別看像個老農一般,眼神卻十分深邃,一把抓著我的手,豪爽地笑道:“我都聽說了,龍云他們這回帶來那猴面包樹的種子,可是你提供的,而且諸般培植之法,都有說明,過幾日我們就種下了,希望陸先生你能夠在場指導啊。”

  胖子龍不落葉說對,若是能夠成林,這可是造福一方的大好事,先生將是華族永遠的朋友。

  我先是謙虛一番,然后又問起具體的培植日期。

  聽到是在五天之后的農時節,我便放心了,說我明日可能有事需要離開,到時候盡量趕回來。

  龍不落點頭,說我們已經聽龍云說過了,陸先生的情義,當真是感人,目前藤族也有人在我們部落,回頭我們找過來,明日就陪著你們一起過去,免得到時候找不到人。

  藤族被臨湖一族滅了之后,殘部十分謹慎,藏于山林之中,罕有露面,我正為這事兒發愁呢,聽到他的話語,不由得大喜,說如此最好了。

  龍云說大家且入席,我們坐下聊吧。

  眾人來到桌前落座,這酒桌不是,與臨湖一族一般,都是坐榻,不過私底下喝酒,沒有那么多規矩,我瞧見其余幾人都隨意而坐,便也沒有如日本人一樣跪坐著。

  入席之后,一搖鈴,立刻有人過來上菜,菜食倒是與臨湖差不多,不過蔬菜和主食多一些,還有茶湯和酒。

  特別是酒,可比臨湖一族那種寡淡無味的發酵酒好上許多,應該是采用蒸餾方法弄出來的。

  而且這酒也不算珍貴,至少像他們這些高層都能夠隨意消費得起,并不用族長賞賜。

  大家剛剛認識,酒是最好的交際物,幾杯濁酒下肚,氣血升起,人便開始多話起來,幾人開始閑聊,氣氛漸漸融洽,而正在此時,門外伺候的燕南突然出聲報道:“不落長老,無悔長老在旁邊飲宴,聽說您在宴請貴客,乃異域人士,便帶友人過來一見。”

  龍不落愣了一下,嘀咕道:“老五這是干什么?”

  雖然不明,不過他還是揮手應允。

  這邊答應,那簾子一挑,進來兩人,一人與龍不落相似,不過卻瘦了一些,而另外一人,竟然是一副西裝革履的打扮,黑西裝白襯衫,顯得十分俊朗帥氣。

  眾人見面,那男子微笑道:“在下尚晴天,見過各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