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三章 患難真情

  對于我的驚訝,龍云得意地說道:“也真是巧了,就在昨天的時候,族中來了一個姓趙的先生,精通草木培育之術,正好有一小瓶草木之菁。此物集合了森林草木的精華,一滴下去,便能夠讓那種子生根發芽,長大成樹。據趙先生的說法,一年之后,這猴面包樹便能夠成熟,兩年之后便能結果,再過兩年,便能夠扦插繁殖,自此之后,我華族的糧食就會充足了……”

  趙先生?

  我心中一跳,小聲問道:“那趙先生叫做什么名字?”

  龍云說道:“趙志祥,挺普通的名字,不過與你一般,都是域外來客,戴著一金絲玻璃片兒,長得斯斯文文,很有學問的。怎么,你們認識么,要不要我幫你引薦一下?”

  我心中波瀾翻騰,這哪里是什么趙志祥,分明就是王堂主。

  這家伙當真是跗骨之蛆,居然也跑到了華族來。

  我暗自穩住心神,問這位趙先生,還在華族么?

  龍云點頭,說對啊,他現如今在五爺無悔長老的宅院里做客,說是有什么要緊事商量。

  我說什么要緊事?

  龍云本就是個聰明人,一聽到我這么問,立刻就反應過來,說你跟那人是不是有什么恩怨?

  我含糊地說道:“能有什么恩怨,我就是在送安進山的時候,碰見過一次面;這人倒是挺大方的,還請我們吃了一頓鉤蛇湯,十全大補。”

  龍云轉著眼睛,說這么說你們見過面了?

  我點頭,說對。

  龍云瞧見我心神不安,也不談讓我知道的事情,帶著我到旁邊,低聲說道:“趙志祥找到華族,讓幫忙在這一片找尋一個兩歲大的小孩子,說事成之后,還有酬謝。雖說我華族高傲,不肯理會這個,但是無悔長老卻覺得是一筆劃算生意,正暗地里組織人手,四處查探呢……”

  我心中咯噔一下,頓時就郁悶起來——本來我還想借助華族的手段幫著潛藏,沒想到那王堂主也知道利用土著的力量。

  這可怎么辦?

  我心思有點兒亂,而龍云則低聲對我說道:“陸先生,我瞧見你一早上心神不定的,到底有什么事情,你我一路相伴,算得上是朋友,有什么忙需要幫的,直說便是了。”

  我這一路過來,與龍云的交情的確匪淺,不過事情涉及到俞千二老爺子和那個不知道什么來路但很厲害的小孩兒,我就不得不慎重了。

  思索了一下,我對他說道:“我準備回一趟東湖……”

  龍云大驚失色,說你回東湖干嘛,你不知道臨水一族對你恨之入骨么,倘若是回去了,只怕有死無生啊!

  我說這個不管,您給指條明路。

  龍云的臉色嚴肅起來,說道:“你一個人,還是?”

  我說還有一個朋友。

  龍云點頭,朝著不遠處指去,說瞧見那片湖沒有?

  我說瞧見了。

  龍云說道:“湖的下游有一條大河,沿著河走,一路上盡是沼澤和毒蛇猛獸,人跡罕至,也罕有部族,走三天,便到了攀云山,山脈的南邊盡頭,就是我們之前見面的蝴蝶谷,往南走在兩日,便到了東湖邊……”

  我點了點頭,說謝謝。

  龍云微笑著說道:“無悔長老的手下雖多,不過能夠算得上機靈的沒有幾個,耳目也多在大平原活動,我們原來走的那條路,幾個部落也有他們的朋友,反倒是那片河區,比較干凈一些。”

  他已經猜到了我要帶誰離開,不過卻沒有點名,而是將相關情報說給我聽。

  對于他的好意,我表達了感謝,而龍云則搖了搖頭。

  他對我說道:“陸先生,沒事常來華族,請記住,你永遠都是我龍云的朋友,也是華族的朋友,請務必不要客氣。”

  兩人談妥,轉身準備離開,然而走到園子邊緣的時候,我卻停住了腳步。

  我瞧見了一個人,一個讓我魂飛魄散的人。

  王堂主。

  戴著金絲眼鏡的他站在不遠處,朝著我們微微一笑,似乎點了頭,而龍云面不改色地迎了上去,說道:“趙先生,怎么這么早就過來了,是要看這林子么?”

  王堂主微微一笑,說對,昨日唐突出手,害怕南轅北轍、幫了倒忙,夙夜難寐,所以特地過來瞧一眼。

  龍云滿心感激地說道:“有勞趙先生費心了。”

  王堂主笑吟吟地說客氣,然后轉過頭來,對我說道:“這位小哥,我們是不是見過面?”

  我相信這家伙肯定是第一眼就瞧出了我來,然而卻還假惺惺地說這樣的話,我本來想拒絕,不過到底還是沒有把對方當做傻瓜,點頭說道:“的確,我們在虎牢山見過面,趙先生還請我們喝過鉤蛇湯……”

  王堂主恍然大悟一般地點頭,說哦,我記起來了,原來是你——對了,你怎么會在這里呢?

  我解釋說我那天是過去送人,現在回來了。

  王堂主瞇著眼睛,說那天我記得跟你說過話,你好像不擅長言辭……

  我明白他在說什么,我那天不是不善言辭,而是根本在裝啞巴,沒有搭理他,但是現在,我又不能當著龍云的面跟他裝傻。

  聽到這兒,我沒有再唯唯諾諾地一問一答,而是說道:“趙先生好像對誰都很有興趣啊?”

  王堂主說道:“只是因為那天在虎牢山脈發生了一件事情,讓我覺得可疑而已,如果這位老鄉有時間的話,我們能夠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聊一聊么?”

  我擺手,說我看沒有這個必要了,我還得工作,回頭再說。

  我沒有搭理王堂主,而是與龍云一起離開。

  走了好遠,我都還感覺這個家伙在看著我,知道這回倒是撞到了刀尖上了,對方倘若是懷疑起來,我分分鐘會被拆穿。

  怎么辦?

  只有逃了,我離開了那家伙的視線之后,對龍云說道:“我來這兒的消息,有幾個人知道?”

  龍云說只有我和燕南,還有醫館的人,本來我打算跟不落長老說來著,不過他早上有朝會,還來不及通知。

  我說我得馬上離開了,咱們兄弟來日再會。

  龍云瞧見我行色匆匆,也不勸阻,而是對我說道:“別走東市,湖邊有一條兵道,十分隱秘,也在我的掌控之中,就算是無悔長老也插不得手。你從那里走便是了,別著急。”

  我點頭,說好。

  兩人商議完畢,龍云去調度安排,而我則返回了醫館里來,坨老在前廳看病,我走到后院,鵲老攔住我,說想跟我探討一些醫學上面的問題。

  我告訴鵲老,說我得離開了,如果有人問起我,就說我沒有來過。

  鵲老的眉頭一跳,說臨湖一族的人找過來了?

  我點頭,說差不多。

  鵲老攔住我,說你先別著急,也便出去,我這醫館有個密室,你躲入其中,十天半個月都沒有問題,不會有人查到這兒來的。

  倘若沒有那小孩兒的病情,這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我對他說道:“不用,我得走了,不過醫館這邊,還請您幫忙隱瞞,能托多久就多久,謝謝!”

  鵲老也不含糊,說行,你放心去吧。

  我回到院子,一進房子里,就瞧見俞千二拿著一把鋒利的小刀,一臉警戒地望來,瞧見是我,松了一口氣,正要說話,我對他說道:“前輩,我剛才在這鎮子里瞧見追我們的那個王堂主了。”

  俞千二臉色一變,雙眼圓睜,說他人呢?

  我說我暫時甩開了,不過我們現在就帶走,他萬一要是反應過來,我們可就麻煩了。

  俞千二時刻戒備,行李早就備好,我一說話,他立刻就背著孩子動身。

  在鵲老的指引下,我們從后院離開,走了一段路程,龍云便過來接我,瞧見我們身后跟隨著的那頭大麋鹿,不由得笑了,說我準備給你備上一匹好馬,沒想到你自己就有,倒是省了。

  閑話不敘,我們從湖邊的一條用兵小道離開,一路上并無多少人瞧見,很快便離開了華族聚居點。

  龍云需要留下來應付王堂主的追責,所以派了小將燕南一路護送我們離境。

  與此同時,他還給我準備了這一帶荒域的地圖,免得我迷路。

  燕南一路送我們抵達河灘下游的沼澤地,方才離開,而我們也沒有多作等待,騎著那頭碩大的麋鹿南下,沿著河流一路奔騰,瞧見那河灘沼澤處,密密麻麻的短吻鱷和遍地毒蛇,方才知道為什么這兒處于河道流域,卻沒有人的緣故。

  水中的危險,更甚于林間,也就只有像華族和臨湖一族這樣強大的部族,方才敢臨水而居。

  有著龍云指的路,我們一路急行,艱險暫且不提,到了第三天,到了攀云山脈,這兒是高山險壑,離我們當初的入口有上百公里的路程。

  我們進山,日夜兼程地行走,想著趕緊回到蝴蝶谷。

  然而就在進山的第二天傍晚,我們卻碰見了一個人。

  一個讓我們意想不到的人。

  臨湖一族的掌控者釗無姬,那個恐怖的族長老妖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