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六章 高燒不止

  傅道嵐?

  這就是地魔的名字?沒想到那個家伙人看起來那么挫,名字卻有那么幾分韻味,而且還像是個女人的名字。

  不過話說回來,能夠成為這修行界中的翹楚,那個不是有著通天的大智慧,糊里糊涂就成為一方豪雄,說起來就如同天方夜譚一般,所以我倒也沒有太過于驚訝。

  只是這個小屁孩兒的口吻著實讓人有些不適應,那曾經輝煌一時的邪靈教十二魔星之翹楚,在他口中,居然如此輕描淡寫,實在古怪。

  我與這小屁孩兒并不認識,他的前世有多牛波伊,也與我無關。

  所以我在他的面前,顯得十分平和,說哦,認識,這地遁術也是從他手中學的,不過我并不是他的徒弟。

  小屁孩訝異地“咦”了一聲,在我身后挪動了一下身子,說道:“不可能啊,傅老二那家伙,性子最是古怪,這地遁術是他的成名絕學,你不是他的徒弟,如何會教你呢?”

  我說啊,他的成名絕學,不是地煞陷陣術么?

  小屁孩兒忍不住笑了,說哎呀我艸,你居然連地煞陷陣都知曉了,還敢說不是他徒弟?

  我說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沒有說假話。

  小屁孩兒沉默了幾秒鐘,然后說道:“也對,瞧你這地遁術,實在是太粗糙,雖然效果仍在,不過卻有點兒燃燒生命的意思,要是你在持續個幾回,說不定就給弄掛了。他教得不完全啊,爬都不會,就開始跑了,這可不是希望你好,而是在害你呢——你們兩個,是有什么約定,或者賭注么?”

  呃……

  這小屁孩兒的腦子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做的,居然憑著這點兒蛛絲馬跡,就將事情給猜了個大概,讓人心驚。

  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有些害怕起這個家伙來。

  他若是我的敵人,哪怕就是現在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模樣,也是我不愿意面對的。

  我心思復雜,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的問題,好在這個時候我們已經走入了瀑布之下,聲音嘈雜,說話都聽不到,免卻了許多尷尬。

  走入瀑流之下,那里有一條又濕又滑的小徑,我也是緊緊抓著那滑溜溜的山壁,方才能夠勉強擠入的。

  一開始,我對他的話語還保持懷疑,然而走了三十多米,拐過一個彎兒,前面豁然開朗,卻是一個寬敞的石洞子,因為有天然石屏的抵擋,再加上洞子曲折,外面的瀑流聲竟然沒有之前那般響亮,反倒有一種鬧中取靜的效果。

  我瞧見洞子深處有一塊巨大的石板,宛如石床一般,便走到跟前來,將背簍放下,又將俞千二老爺子的遺體恭敬地放在一旁,這才一屁股坐在那兒,不停地喘氣。

  那石板并不冷,反而有幾分溫熱,倒也讓人驚異。

  我喘著氣,而小屁孩兒則翻出了竹背簍來,對我說道:“看得出來,你這個人對誰都保持戒心啊?那我就不對你盤根問底了,免得惹你厭煩,就問你一件事情。”

  我問什么事?

  他睜著一雙童真無邪的黑亮眼眸,對我說道:“我問你,俞千二與你什么關系?”

  我說他曾經救我性命,又待我如忘年好友,我自然也視他為朋友。

  小屁孩兒擊掌說道:“如此最好,那么我問你,想不想給他報仇?”

  報仇?

  聽到這話兒,我頓時就是一陣眼皮狂跳。

  不想么?

  這話兒肯定是假的,俞千二老爺子臨死的那一刻,我的整個心都碎了,想著一個對我如此寬容厚愛的長者就那般死去,我對殺害他的釗無姬老妖婆,恨意是從所未有的濃烈。

  但是恨歸恨,我得認清楚一個現實,那就是我就算是再修行十年,也未必能夠站在那老妖婆的面前,成為她的對手。

  她太強大了,強大到讓人仰視,強大到我視之為偶像的俞千二,在她面前,也毫無還手之力。

  倘若不是俞千二老爺子燃燒了生命,將此人給束縛住,只怕我們兩人,都已經成為了枯骨腐肉,生息全無。

  就我一個人,再加上一個奶都還沒有斷的小屁孩兒,能報什么仇?

  瞧見我啞口無言,那小屁孩子一臉失望地說道:“沒想到你居然是一個軟蛋,真是看錯你了。”

  聽到這話兒,我反而生出了幾分逆反心理來,說你一屁孩子,有什么資格說這話?我曾經答應過俞前輩,要把你送回他的住處去,給你續命,要不然,憑你現在的情況,只怕成不了十天,就燒成一二傻子了;而你一死,他為之付出性命的事情,也就沒有了意義。

  聽到我這么一說,小屁孩子故作老成地扶額輕嘆,說也對,我擦,老子到底是惹了哪路神仙,每一回都是這個歹命——瞧瞧這一身肥肉,我也是跪了……

  呃?

  我望著這個自暴自棄的小屁孩兒,有點兒無語,他卻笑嘻嘻地問我道:“對了,跟我講一下,這個鬼地方,到底是哪里;還有,這一路上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這態度一好,我也不好意思跟一小屁孩子置氣,便將我所知道的一切,跟他一一道來。

  聽我說完,小屁孩兒沉吟了一番,說道:“如此說來,是佛爺堂的人把我偷過來的咯?佛爺堂,王秋水……難道小佛爺沒有死?對了,對了,這家伙一向狡兔三窟,又如何肯善罷甘休呢?媽蛋,這障眼法使得漂亮啊,連我都哄過去了……”

  他喃喃自語著,我瞧見他的眉頭越來越皺,臉色也越來越紅,忍不住叫他道:“嘿,小孩兒,你別想了,小心發燒!”

  他瞪了我一眼,有些怒氣沖沖地說道:“叫誰小孩兒呢?叫大人!”

  我噗嗤一笑,說叫你老爺好不?

  他說你看我像地主土豪么?

  我說你個生瓜蛋子,人不大,脾氣還不小,行了,先歇著吧,我給你弄點兒吃的……

  那家伙又不理我,口中喃喃自語,念叨道:“到底有什么陰謀呢?到底是哪兒出現了岔子?怎么可能,不對勁兒啊……”

  我瞧見他臉色越來越紅,腦袋頂上居然冒出了煙來,心知不妙,正要阻攔,卻聽到那熊孩子大叫一聲,竟然直接栽倒在地上了去。

  他一倒,腦袋卻是磕在了一塊碎石上,立刻破了口子,有鮮血流出。

  我慌忙將他給扶了起來,從乾坤袋中摸出了紗布和紫藥水,手忙腳亂地幫他包扎,然而在此過程之中,我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事情——這家伙紅色的血液之中,居然會有一縷金黃的顏色。

  天生異人啊,難怪會這么倒霉,那么多人爭搶。

  小屁孩兒昏倒在地,口中似乎還有喃喃自語,我有些無奈,空有一小姐命,卻是個丫鬟的身子,大話滔天,結果最終還是這個吊樣。

  就你小子,還想著報仇呢?

  先保住你的小命再說吧。

  我在那溫熱石床上面鋪了一層衣服,讓小屁孩兒躺在上面睡著,又拿了毛巾,去弄了些涼水給他降溫,弄完這些之后,已經極度疲勞的我并沒有睡,而是在這洞子四處走了一圈。

  這一走,我才發現這并不是一個天然的洞子,而是一個被人修葺過的地方,在角落處還有一具尸骸。

  這是一具干尸,皮包著骨頭,表皮上面還有尸蠟,而在它的不遠處,居然有一處嵌入地下的石棺。

  我心中一動,想著這里不會有一本啥秘籍,又或者法器吧?

  帶著這樣的心思,我打開了石棺,發現里面除了一些紡織物之外,空空如也,顯然是那家伙為自己尊卑的,結果因為某些變故,并不能回到石棺里,才使得這兒空了起來。

  我瞧見這情況,回到了俞千二老爺子的跟前來,拜了拜,說老爺子,說句實話,依我這樣的實力,未必能夠把你帶回蝴蝶谷去。與其路上碰到追兵,將你隨手落下,還不如留在這里,反正那熊孩子說這里天然成陣,風水極好,又有一現成棺材,咱就在這里講究一下算了。

  我嘮叨完,然后俯身扶起了老爺子的遺體,說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我將俞千二老爺子安放在了那石棺之中,又朝著旁邊那具“為他人做嫁衣裳”的倒霉鬼作揖,這才回到了小屁孩身邊休息。

  我這一路土遁術,身體幾乎消耗一空,一覺不知道睡了多久,最后被哇哇的哭聲吵醒,卻見那小屁孩閉著眼睛哇啦啦地哭,給他弄了一點兒吃食,才發現他模樣傻傻,再沒有先前精明。

  伺候完這個祖宗睡下,我這才想著出去外面轉一下。

  我一路小心翼翼地往外走,經過那條濕滑的道路,然而還沒有走出瀑流范圍,就感覺有些不對勁,努力通過瀑流的間隙往外望,卻見到有一隊人馬從瀑流淺灘前匆匆走過。

  這是怎么回事?

  我下意識地將自己往后藏好,再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那些人穿著至少三種不同的服飾,并非一族之人。

  不過,我卻瞧出了這行人中,有臨湖一族和華族的人在。

  糟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