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七章 強者恒強

  糟糕,被圍剿了。

  我的心倏然收緊,知道在我熟睡的這些時間里,臨湖一族、華族無悔長老的手下和他們所能夠影響到的勢力,已經糾結到了一起來。

  不過,他們發現我躲在這瀑布后面了么?

  我瞧見有人朝著這瀑布望過來的時候,慌忙扭過頭去,雖說知道對方不可能透過那密集的瀑流瞧見我,但是高手對于危機的感應還是很強的,只要是有目光對視,立刻就能夠察覺出異常來。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敢用余光瞧過去,發現他們居然在瀑布下流的不遠處扎堆,吃起了干糧來。

  看得出來,他們應該是碰巧路過,而不是循跡而來的。

  如此說來,這個地方暫時還算安全。

  不過我又觀察了一下,發現夜幕降臨,這幫人居然準備扎營不走了,心中頓時就是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我現在最明智的選擇,就是趁著合圍未至,趕緊跳出這個包圍圈,要是等待那些家伙在這茫茫大山之中撒下了耳目,到時候我可就真的是處處碰壁了,只要是一不小心,被人發現,必然就會陷入層層的包圍之中,難以自拔。

  但是有這么一幫人在外面,我又如何能夠離開呢?

  我一臉郁悶地回到了洞子里,瞧見那小屁孩兒又在那兒夢囈了,我伸手在他頭上摸了一下,發現他額頭的溫度越來越高了。

  在這樣下去,血液都滾燙了,人如何還能夠活下來?

  怎么辦,怎么辦?

  我心煩意亂,卻知道越是這樣,自己越是要冷靜下來,深吸了一口氣,默念著九字真言,然后開始結印持法,讓自己的心情回歸寧靜。

  平靜之后,我開始行氣周天,練就巫力上經。

  修行不知時日,行運周天之后,便是深度冥想,幽幽冥冥之時,我感覺到有人推我,睜開眼睛來,卻見那小屁孩子又醒了過來,睜著一雙滿是眼屎的眼睛,對我艱澀地說道:“我們在這里待幾天了?”

  我思索了一下,說應該有兩天左右了吧?

  小屁孩兒痛苦地揉著太陽穴,說我快不行了,你老實告訴我,為什么要將我送回俞千二住的地方去,哪里有什么東西可以救我么?

  我也不隱瞞,說俞前輩所住的地方,是一棵占地十幾畝、直入云端的參天巨樹,云霄之上的部分被雷劈過,樹干裂開一個口子,里面有許多雷擊木,而雷擊木的核心之中,卻有一道亮光。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卻知道那物件對于修行者有著莫大好處,就如同鯉魚躍龍門,麻雀變鳳凰……

  小屁孩兒愣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了,原來是先天奇物混沌木精。”

  我訝異,說什么是混沌木精?

  小屁孩兒解釋,說:“天地渾沌如雞子,盤古生其中。萬八千歲,天地開辟,陽清為天,陰濁為地。盤古在其中,一日九變,身軀四肢和身體里的各種零件,變成了世間萬物,此乃后天;而先天,則是與盤古一般,生存于混沌之中的物件,最是神奇,其中便有那混沌木精,另外還有五彩補天石、玄冥神火、九幽離水以及造化金精……”

  我詫異,說前面的那一節我聽過,是盤古開天辟地,后面的如此而來?

  小屁孩子不理我,繼續說道:“盤古身化萬物,滋養生靈,最先統治這世間的生靈,就是兩樣最得先天優勢的神物,一曰真龍,一曰鳳凰;真龍吞食九幽離水,而鳳凰吸了玄冥神火,勢力大漲,久盛而衰,于是就發生了開天辟地第一劫,名曰龍鳳劫,無數真龍與鳳凰就此隕落;緊接著巫族大盛,這些傳承了盤古血脈的大巫找到了造化金精,鑄就九鼎,穩定神州,隔絕化外之地,一時輝煌,后來巫族惹怒上蒼,巫妖之戰第二劫,共工怒撞不周山,天際破裂,大神女蝸不忍生靈涂炭,決定站出來……”

  我笑了,說那么她就搜集了所有五彩補天石,將這天空補上了?

  小屁孩子點頭,說對,補天石本來叫做五彩神石,后來為了紀念女蝸的行為,就被稱之為五彩補天石了。

  我知道他說的,并不只是神話,因為別的不說,五彩補天石我是知道的,因為我的女神蟲蟲,就是從一塊補天石中孕育而生出來的。

  陸左他一直待在藏地的地下世界茶荏巴錯,也是想要找到一塊,恢復修為。

  這個小東西,懂得還真多。

  我的心中敬佩,然后說道:“如此說來,也就那混沌木精沒有被人所占據咯?”

  小屁孩兒點頭,又搖頭,說混沌木精與五彩神石并不是其余三種那般有攻擊力的先天之物,而是一種極富生命力的天材地寶,五彩補天石被女蝸使用殆盡,而混沌木精也不閑著,若不是它,這世間就不會變得這般碧綠,生機勃勃;它是一切綠色植物的根源,深藏于極深的地底,而能夠出現于世間的,舉世罕見,幾乎是從未有過聽聞。

  我詫異,說啊?

  他突然笑了,說不過傳說中,三大圣地之中的苗疆萬毒窟,它的開創者,就曾經擁有過一份混沌木精。

  我瞧見他詭異的笑容,一下子就警覺了起來,說你跟我說這么多干嘛?

  小屁孩兒低聲誘惑我道:“如果我死了,你就可以霸占那一份混沌木精了,而且名正言順,沒有任何心理負擔——怎么樣,這么說,有沒有一點兒小心動呢?”

  我盯著他,過了好一會兒,方才低聲說道:“我曾經對俞前輩起過誓,我若是占了那玩意的一點兒便宜,就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他繼續誘惑道:“我死了,你也不算是違反誓言啊?”

  我平靜地說道:“俞千二送了我一根雷擊木,你若是死了,我將你跟他埋葬在一起,然后過去,將雷擊木給取了,再將那東西給毀去,免得被釗無姬那老妖婆惦記,最后資敵。”

  小屁孩兒盯了我許久,突然笑了,說好,不錯,果然是一個守諾言的好漢子,希望你不是心口不一。

  我白了他一眼,說你別看年紀不大,心眼倒是挺多。

  小屁孩兒得意洋洋地沖我笑道:“不但心眼多,知道的手段也不少——比如我就知道土遁術的一些事情,你若是有興趣,我可以講解給你聽啊?”

  我十分驚喜,忍不住喊道:“你真懂?”

  小屁孩兒撇嘴說道:“你這不是廢話么?那日若不是我幫你調理氣息,你哪里能夠跑到這兒來?”

  我想起那日的經過,心中頓時就服帖許多,恭敬地說道:“還請賜教。”

  他嘴唇一撅,說道:“應該說——請大人賜教。”

  呃,他還真的上癮了……

  大人?

  我真的無法吐槽這個老土到極點的稱呼,不過為了哄得這小孩兒開心,將完整的地遁術傳授于我,我不得不虛與委蛇,恭敬地拱手說道:“請大人賜教。”

  聽到我的話語,小屁孩兒頓時就得意了起來。

  他搖頭晃腦地說道:“所謂地遁術,其實是奇門遁甲的一種。”

  “何謂奇門遁甲?它是中國古代術數著作,也是奇門、六壬、太乙三大秘寶中的第一大秘術,為三式之首,最有理法,被稱為黃老道家最高層次的預測學,號稱帝王之學、最高預測學,其本質是一門高等的天文物理學,揭示了太陽系八大行星和地球磁場的作用情況。”

  “‘奇’是指三奇,即乙、丙、丁,‘門’是指八門即‘開、休、生、傷、杜、景、死、驚’,遁甲則指六甲旬首遁入六儀即‘戊、己、庚、辛、壬、癸’……”

  小屁孩兒與地魔不一樣,他講的不是一種手段,而是一門系統的學問,從頭到尾,從基礎理論到應用,如此娓娓說來。

  他的話并不復雜,總是能夠深入淺出,給我舉例,讓我陷入深思,最終理解到這其中的變化。

  土遁術,并不僅僅是將身子遁入土中,然后爬出來的手段。

  人不是穿山甲,沒有堅硬的鱗甲和鋒利的爪子。

  它其實是一門預測數,探知這身邊周遭環境的節點,然后一步踏入,再接著從下一個節點走出,這過程看似簡單,卻包含了諸般算法要理。

  先前的我強行催動,使得我的大腦思維短時間極度活躍,從而能夠迅速找到節點。

  但這樣做,其實相當于飲鴆止渴,最終受到傷害的,只是我自己。

  而如果懂得了這門學問,通過簡單的算法將其計算出來,那么花費的力氣,其實只相當于以前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而這樣的損耗,其實是身體所能夠接受的范圍。

  聽那小屁孩子說完,我簡直就驚呆了。

  原來這里面的學問,居然這么大?

  我滿心震撼,然而回過神來的時候,那小屁孩子也昏倒在了地上去。

  我伸手一摸,額頭滾燙不已。

  糟了。

  我想起了他剛才跟我說的話來。

  時日無多。

  難不成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大限將至了?但是我現在周圍都是耳目,若是貿然行動的話,必然會被發現。

  我該怎么辦?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強者恒強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樣,牛波伊的人,到哪里都很牛波伊……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四十七章 強者恒強”

  1. 回復 2016/02/27

    匿名

    臭皮貓大人改名叫小胖得了,兩次都這么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