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十六章 小妖朵朵強勢歸來

  在等待小妖朵朵孵化的日子里,我便化身成為一個宅男,天天家里蹲著。

  當然,我在家并非無所事事,吃吃就睡的那種。

  除了自身的打磨之外,我還要負責兩項計劃:蘿莉養成計劃和肥蟲養成計劃。經歷了緬甸的生死決斗,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唯有讓自己變得更強,才能夠更好地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去。我現在可以隨便欺負像楊杰這種普通人,但是卻不敢做得太過,因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上頭還有大師兄這么一伙人在,那么里面的潛規則,就必須遵守。

  對于我來說,我自身的道行是硬功夫,而朵朵和金蠶蠱則是我的軟實力,一樣都不能缺。

  有了蚩麗妹送給我的五顆蟲丹和魂玉,我便有機會開始對兩個小家伙進行循序漸進地進補了。當然,這一切都是根據《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那本破書上面的記載而來。人閑暇下來,心靜了,更加容易理解這些東西,所以我開始又一次深入地研究起破書來,唉,還別說,真有一些發現。

  溫故而知新,如是而已。

  雜毛小道的生活也很規律,他通常是在清晨的陽光中靜靜打坐,偶爾會拾起身邊的刻刀,將那血虎紅翡上刻幾刀,然后放下;中午睡懶覺,下午去出攤算命,晚上的時候就消失在了洪山燈紅酒綠的繁華之中。同樣的還有虎皮貓大人,它也是個疲懶的鳥兒,白天基本上都是在家中呼呼大睡,到了晚上,它就會跟朵朵和肥蟲子逗弄一陣之后消失,沒有人知道這只肥母雞去哪兒了。

  一開始我還有些擔心虎皮貓大人被當作真母雞給人捉了,燉了吃掉,后來見它每天都會回來吃早餐,然后呼嚕呼嚕睡,跟小佛一樣準時,于是終于安心了。

  日子就這樣平淡地過去,沒有了整日驚心動魄、提心吊膽的事情纏身,也沒有林林總總的麻煩事找上門,所以那段時間無故事,能述說出來的東西也乏善可陳,唯有一件事情,中旬的時候,我領到了來自新工作的第一筆工資,三千多塊錢,讓我有一種吃干飯的愧疚感。

  我啥事不干,愧對納稅人的錢啊!

  麒麟胎在我懷中慢慢地成長,就像春天里柔弱的嫩芽,每一天都會有新的變化。

  朵朵修煉累了,就會讓我把麒麟胎解下來,放在桌子上,然后我們兩個大眼小眼,一齊看著蜷曲著身子的小妖朵朵。這個小妮子一點都沒有變,連一根頭發絲都是按照精確比例縮小的,我看著她那嫵媚精致的小臉,莫名的,感覺這小狐媚子比那電視上的女明星,漂亮千百倍。

  有的時候,我甚至能夠用“炁”之場域感受到里面這個小生命的心跳聲,或者是看到她緊閉著的眼簾上,眼睫毛微微地顫動著。每當這個時候,我們都會歡呼雀躍,莫名地高興起來,連調皮的肥蟲子和慵懶的虎皮貓大人,都會跑過來強勢圍觀。

  這個堅強潑辣的小狐媚子,在這一刻,展現出前所未有的恬靜和安寧之美。

  肥蟲子歡喜得把整個身子都附在了麒麟胎上,而虎皮貓大人則留下了怦然心動的哈喇子。

  九月末的一天晚上,我剛剛洗完澡,坐在沙發上和洗完碗的朵朵一起看電視。

  朵朵最近喜歡上了看《海賊王》,所以我特意去租了一套碟子,閑著沒事的時候就一起欣賞一下那個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以及他伙伴的故事。朵朵看得很投入,總是用手指數:“朵朵、肥肥、陸左哥哥、臭干爹、臭屁貓大人再加上小妖姐姐,我們就可以去偉大航路探險,找到哥爾·D·羅杰的秘寶OnePiece了!”

  她說得認真,而我卻是一頭黑線:這小孩,可真有想象力。

  不過為了獎勵這個辛勤干家務的小管家,每天一集,我還是會陪她一起看的。

  而這個時候,我胸口一陣震動,酥酥麻麻的,有點類似于手機來電時的動靜。我心中一跳,難道是小妖朵朵要出來了么?我趕緊把吊在脖子上的麒麟胎和槐木牌一同取下來,放在沙發前面的玻璃茶幾上。

  我和朵朵兩人屏住了呼吸,努力睜大眼睛,看著麒麟胎里面這顆花生米大小的胚胎。

  只見一直蜷縮著身體的小妖朵朵開始動了,她周身涌出了一團瑩白如牛乳的氣體,這種氣體如同流質,將她的全身都包裹在一個不斷旋繞的氣團之中。我很難描繪我當時的感受,就仿佛在方寸之間,看到了如同宇宙星辰尺度變化的一切真理,都在我的眼中,一瞬間釋放出來,其中的美麗和眩目,難以言妙。

  過了一會兒,那麒麟胎越來越亮,如同100瓦白熾燈一般,發出耀眼的光芒來。

  這光雖強,但是一種近乎神圣的純白色,牛乳一般,并不刺眼,只覺得里面的瑰麗,讓人嘆服。

  仿佛是燒開了的開水,白氣里面咕嘟咕嘟冒起了泡泡,不斷地沖擊著麒麟胎整塊翠綠色玻璃狀的玉,有一種沉靜中洶涌的力量在往四處蔓延,如同活火山。終于,在一分鐘后這股力量到達了臨界值,我聽到了“嘎……”的一聲響,麒麟胎上裂出了七個小孔,里間蘊含的牛乳白氣全部都噴礴出來,將整個房間都變成了霧茫茫的世界。

  我一看這麒麟胎中,空蕩蕩的,哪里還有什么小妖朵朵。

  抬起頭,只見霧氣凝聚,最終匯聚在了玻璃茶幾上空,形成了一個很大的旋轉氣場,有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傳到我的耳中:“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呵欠,老……呃、小娘又睡了多久了啊?”

  隨著這話語一落,不斷旋轉的白色霧氣終于緩慢停歇,最終形成了一個身高一米七二的高挑女神,單腳站在茶幾上。她身材火爆,有著修長的美腿和洶涌澎湃的胸器,臉上集清純和妖艷于一體,正用那足以魅惑眾生的桃花眼打量著我,那璀璨如星空一般的眸子讓人心醉。

  以前小妖如同芭比娃娃一般的時候,再美麗再妖艷也只是一個孩子,然而此刻,確實如同女神一般。

  我突然感覺心跳有些加快,不知道說什么好。

  女神伸了一個懶腰,伸出粉紅色的舌頭舔了舔蜜色嘴唇,說:“好久沒有吃人肉了,好想啊……”說完,她款款走下玻璃茶幾,直接來到我的面前,一點招呼都不打,朝著我肩膀上就張嘴一咬——

  我剛開始還感覺到一種柔嫩的觸感,有一根香滑的舌頭在舔舐肌膚,然而突然就傳來了一陣劇痛,這痛入心,我全身的肌肉和神經都緊繃起來——這丫頭還真咬啊?我感覺肩頭火辣辣地,鮮血泊泊地流了出來。我緊緊地握住了拳頭,沒有動,也沒有反抗。

  然而我的臉卻繃得發青。

  小妖朵朵牙尖嘴利,而且力氣并不停歇,越來越重,我臉上的五官疼得都皺成了菊花。一旁的朵朵非但不管,而且還把右手食指放在嘴里,眼睛睜得大大的,愣著神看。我在某一刻實在疼得受不了了,然而一想起對小妖朵朵的愧疚,想到我還渾蛋得剛剛把她丟掉,便強忍著。

  終于,與我生命息息相關的金蠶蠱實在受不住了,浮現在我的肩頭,鉆進了小妖朵朵的檀口中。

  還是金蠶蠱疼主人。

  肥蟲子的特殊愛好小妖朵朵哪里不知道?她立刻放開了我的肩膀,呸呸呸,吐了我一臉的血沫子,胖乎乎、金燦燦的肥蟲子仍然在她的烈焰紅唇上逗留著,被小妖朵朵揪起來,然后往電視上扔過去。小丫頭片子帶著囂張跋扈地表情,瞪著我,眼睛水汪汪的。我對面前這個大了幾號的小妖朵朵,莫名感覺到有一些陌生,張了張口,終于蹦出一句話:“呃……醒過來了?”

  “疼么?”小娘笑吟吟地看著我。

  “疼!”

  “知道為什么咬你么,嗯?”鼻音綿長。

  “呃……因為你好久沒有吃人肉了?這樣不好,你是草木成精的,要多吃素,這樣子對你的身材會有好處的。”因為小妖那頗成規模的洶涌波濤,離我鼻尖只有幾厘米,我邊說邊咽口水。還沒咽第二口,“啪——”我臉上立刻被扇了一巴掌,變得通紅起來。

  這一巴掌扇得我惱火得很,我天天像個老母雞一樣護著她,換來的竟然是一巴掌?伸手就抓住了這作惡的小手,我一通火大:“小丫頭片子,你別得寸進尺,小哥我長這么大,我爹娘不算,就被人扇過兩耳光!這兩耳光,還都是你打的……”

  小妖朵朵露出得意的笑容,奮力掙扎,張開嘴又想來咬我。

  我立刻毫不猶豫地念起了“縛妖咒”,這刁蠻的女神渾身一顫,身形逐漸縮小,最后變成了比朵朵大一圈的小美女來。我見她一副痛苦的表情,心中又是一軟,沒有再念了,心中還有些慌:我怎么這么沖動啊,說好要讓她的,這一會兒,她肯定得走了。

  沒成想變回原樣的小妖朵朵沒有再掙扎了,而是嘟著紅唇,在我血肉模糊的右肩上,輕輕地吮吸了一下,然后抬起頭來,語氣低低地說:“謝謝你,陸左……哥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