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九章 我叫屈老三

  一天之后,我到達了死亡蝴蝶谷,前方的云霧突然間就變得濃重而低沉起來,使得前方一陣混沌,分不清南北西東。

  我不得不降低飛行高度,并且將那小屁孩子給摟在懷中。

  經過一天的走走停停,這小屁孩兒的體溫更加灼熱了,甚至都沒有再醒過來一次,我十分擔心他沒有能夠堅持到最后一刻,突然嗝屁了,問題可就真的有些嚴重了。

  這種事情,也不是不可能,這世間,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在了最后一刻。

  一路飛過來,其實也并不平坦,我幾次感覺到被某種意識從身上掃量過去,那種感覺,就好像被人潑了一瓢涼水似的,止不住的哆嗦。

  是誰呢?

  老妖婆釗無姬,還是某些深藏不露的強者,又或者是……

  頭頂之上的某一位?

  我不得而知,駕馭著那頭雕鵬在蝴蝶谷中飛行,不斷遇到強橫的禽鳥,不過都沒有發生什么沖突。

  這頭雕鵬本來也是一強大生命,只可惜被小紅給陰了一下,實在可惜。

  不過要不是這樣,說不定我就得困死在那茫茫山林里。

  傍晚時分,我們來到了生命古樹的附近,那雕鵬往下落去的時候,居然有一股無形之力,將它巨大的身軀給推開去,不讓靠近。

  我嘗試了幾回,沒有辦法,只有讓這大鳥兒在附近落下,然后我讓小紅穩住它,自己抱著小屁孩兒進了樹蔭之下。

  這個時候夜幕初上,四處都是漂浮的蒲公英狀植物,散發著微光。

  我剛剛一進入其中不久,那頭金蛟便露了面,黑暗中,它的雙眼就像燈籠一樣明亮。

  它顯然是被那頭巨大的雕鵬給引出來的。

  金蛟也是長蟲之屬,對于這種雕鵬是有些忌憚,所以才會如此,不過當它瞧見來人居然是我的時候,卻是游動了出來,伸出長長的信子,發出“嘶、嘶”的聲音,與我打招呼,表達了歡迎的意思。

  我伸手,在它的頭上撫摸了一下,金蛟很享受地瞇著眼睛。

  跟這頭守林員稍微親近了一下,我便繼續向前走,金蛟送了我一會兒,便游動著身軀離開了。

  我故地重游,卻沒有太多感慨,因為我感覺懷里的小屁孩兒體溫開始急劇提升,就好像一團火似的,我也是強忍著,才沒有將他給扔掉。

  得趕緊解決,要不然,我估計這小子就得自燃而亡了。

  我快步回到了樹根地下的洞子里,先是找到了那根被我放在門口的雷擊木,將其收起,然后從我的房間里往外跳了出去。

  我用布條將這小屁孩給綁在身上,然后開始手腳并用,快速往上爬去。

  很快,我就來到了云端之上,并且找到了那個深嵌在樹干之中的雷洞,一躍而入。

  再一次回到那充滿靈氣的狹窄空間,我沒有如同上次一樣,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生命古樹的樹芯處,而是靜靜地感受著周遭的氣場。

  很快我就感覺到在那樹芯背后,其實有著一大群處于冬眠狀態的生命。

  它們應該就是那些霸王蠑螈。

  而我的進入,使得這些大蟲子陸續地蘇醒過來,有的已經開始邁著小碎步,準備接近我,然后一躍而起,將我的脖子一口咬斷。

  不過這個時候,我沒有任何猶豫地取出了俞千二在臨終之前,交給我的那一枚火紅色的琥珀血來。

  我舉著這玩意,開始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當我走到那樹芯跟前來的時候,已經瞧見了一頭霸王蠑螈的頭部,它那滿是鱗甲的腦袋昂起,細小的眼睛里面滿是捕食獵物的精光。

  在與它對視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到背脊后面的寒毛,一下子就豎了起來。

  即便是有那琥珀血在,我都感覺到遍體生涼。

  這東西,真的有些恐怖。

  即便如此,我也不敢轉身離開,而是將琥珀血高高舉起來,放在它能夠瞧得見的地方,然后祈禱著俞千二的話語并不算假,希望這幫兇猛的霸王蠑螈能夠感受到俞千二上面的氣息,然后不對我攻擊。

  然后就在我不停祈禱的時候,那霸王蠑螈居然一下子就爬了出來,然后繞過我,將我身后的洞口給封死。

  在一兩秒的時間里,里面的霸王蠑螈紛紛涌出,雖然沒有一條向我發起攻擊,但是卻將我給團團圍住。

  它們顯然是有疑惑的,然而并沒有對我放松警惕。

  畢竟這樹芯里面的那東西,實在是太重要了,隨便拿一塊玉石過來,就能夠拿走的話,實在是太兒戲了。

  當被這一大幫的霸王蠑螈團團圍住,并且惡意注視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僵直了,不敢有任何動作,生怕惹怒或者驚嚇到任何一頭。

  因為這里面倘若是有一只不淡定,向我發起進攻的話,其余的霸王蠑螈也會第一時間跟進。

  到了那個時候,我定然會被活活咬死的。

  怎么辦?

  一滴冷汗從我的眉骨上流了下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手中的那紅色琥珀血居然發出了一陣奪目的亮光來,周圍的霸王蠑螈嚇得往后退了幾步,然后紛紛張開嘴,發出了嘶吼來,仿佛在應對這威脅一般。

  而就在我驚嚇得身子僵直的時候,我突然間瞧見了俞千二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跟前來。

  他用一種古怪的語言,念了一遍咒文,嗡嗡有聲。

  這景象差不多維持了半分鐘左右,而那紅色光芒,則籠罩了整個樹洞之中,我面前幾乎所有的霸王蠑螈,都受到了這種光芒影響。

  所以當俞千二的身影消失之后,這些霸王蠑螈居然紛紛以頭觸地,對我表示了臣服。

  我瞧見這一排排低伏著頭顱的霸王蠑螈之后,我那緊張得快要停止的心臟,方才恢復了正常來。

  而后我走到了樹芯跟前,也沒有任何一頭霸王蠑螈過來阻擋。

  手持琥珀血,如俞千二親臨。

  這話兒果不然不欺我。

  我來到了那樹芯之前,認真地瞧著那縷奪人心魄的光,感覺整個人的心神都陷入其中去,難以自拔,有一個聲音,用充滿誘惑力的語氣對我說道:“把它占為己有吧,如果你得到它,世界都將是你的,無數人都將臣服在你的腳下……”

  我聽著這話,那聲音怎么這么熟悉。

  過了好久,我才知道,這聲音就是我自己,或者說,是我心中的貪欲,以及心魔。

  我忍不住伸出了手,試圖去握住那縷光華。

  然而就要抓住的那一刻,我的心臟突然一陣跳動,猛然往后退了一步。

  我想起了我曾經的誓言和承諾。

  我想起了曾經死去的蚩老爺子,跟我講的那些做人的道理。

  人無信不立,不是自己的,終究不屬于自己,就算是拿了,我的良心也會因此而彷徨不安,與其一輩子都受到內疚的折磨,還不如豁達一點,讓自己活得痛快一些。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將背上的那小屁孩給挪到了前面來。

  然后我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將那堅硬如鐵的雷擊木鑿出了一個口子來。

  隨著這口子的出現,那光芒更加奪目絢麗了,碧綠色的光芒籠罩著整個狹長的空間,那些霸王蠑螈紛紛以頭觸地,沒有一只膽敢抬起頭來。

  這種氣息,讓人忍不住想起了亙古的生命。

  最后的最后,我從那樹芯之中,摸出了一塊雞卵大的碧綠之物來。

  這玩意非金非石非玉非木,軟軟的,還有些黏糊糊的,里面濃郁的生命力擴散開來,讓人感覺沒呼吸一口氣,就有全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了,感受著那種濃郁的生命氣息。

  這就是讓人脫胎換骨的五大先天靈物之一,混沌木精。

  它就仿佛這世間最為瑰麗的迷夢,讓人有一種沉浸入其中,就不愿意醒來的沖動。

  我倘若不是有著那耶朗古外交使節的堅定意志,說不定就直接占為己有了。

  不過我終究還是按捺住了所有的貪欲,將它給塞進了我懷抱之中的這小孩嘴里去。

  這玩意一入口,立刻就劃開了,在我的感應之中,它如同一道暖流,垂落到了胃部,然后開始朝著全身的經脈擴散而去,力量瞬間抵達了人體五臟六腑的十二條正經,以及任督二脈之上的所有要穴。

  總共三百六十五個穴道被瞬間灌滿,然后不斷有新的穴道被開發出來,然后達成了流通。

  那力量充盈,匯聚在了小屁孩兒的全身各處,不斷地擴展著他全身的經脈和骨骼。

  我聽到他的身體里發出了噼里啪啦的響聲,隨后痛苦得滿地亂滾,污穢的汗液從毛孔之中涌現而出,而那混沌木精的氣息卻一點兒都沒有滲透出來。

  他痛苦得哇哇大叫,而伴隨著這叫聲的,居然還有幾聲鳥禽的啼叫聲。

  我已經退到了那洞口處,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差不多過了半個多小時,那孩子方才消停了下來,趴在地上喘息了許久,方才抬起了肥嘟嘟的臉蛋來,凝望了一會兒我,突然開口說道:“我們還沒有過自我介紹呢,認識一下,我叫做屈老三。”

  我一愣,點頭微笑道:“在下陸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