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一章 來者止步

  很久之前,蝴蝶谷對于許多部族來說,都是一個死亡之地,而這生命古樹有著俞千二和金蛟的守護,也罕有人對他產生太多的想法。

  所以一直寧靜而祥和。

  然而一切都變了,因為那個鎮守在這一百多年的男人,終于死了。

  他死之后,所有的財產將如何分配,這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所以在臨水一族的鼓動下,無數人站了起來。

  我在茂密的樹枝掩護下,打量著這邊,瞧見那兩位長老在身后一百多名同族的支持下破陣,整個法陣都搖搖欲墜,要不是金蛟在這兒苦苦支撐著,說不定就已經被打破了,心中不由得一陣發苦。

  臨湖一族的族長釗無姬既然認識俞千二,那么她就一定會找過來的。

  畢竟她沒有耐心,在那幾百公里的連綿山脈中仔細搜尋,倘若我躲在什么山洞里,一蹲就是小半年,她未必會有那個閑情逸致。

  她既然知道俞千二的老巢,自然不用南轅北轍。

  很快,我瞧見在人群的盡頭,還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就是那個被叫做王堂主的金絲眼鏡男子。

  重兵圍城,愁云慘淡,我的心不由得往下沉落而去。

  怎么辦?

  就在我猶豫的這幾秒種里,整個天地都是一陣顫動,緊接著我聽到那頭金蛟發出了悲慟的哀鳴來,顯然是有些撐不住了。

  我忍不住抬起頭,朝著直入云霄之上的樹尖望了過去。

  生命古樹對于俞千二來說,是家,是拼死也需要保護的地方,然而對于我來說,卻并沒有那般重要。

  它里面的混沌木精給取出來,喂入小屁孩兒屈老三的身上之后,最值錢的,恐怕就是雷洞之中的那些極品雷擊木了,至于別的,對于我來說,實在是沒有什么共存亡的必要。

  既然打不過,那就逃吧?

  我對生命古樹并無感情,這般一想定,立刻轉身,朝著大樹的上方飛快攀爬而去。

  當我爬到了云層之下的時候,我突然間感覺到整個大樹都在顫動,就好像搖搖欲墜了一般,心中一跳,知道那大樹的法陣,想必是被人給破了去。

  這也難怪,這生命古樹之所以讓人畏懼,一是因為俞千二的存在,二則是基于樹本身的法陣堅固。

  但是現如今俞千二死了,而那生命古樹,因為混沌木精的被取出,恐怕也沒有太多的力量抵御。

  所以它遲早都是抵不住的。

  我聽到這動靜,沒有猶豫,一邊從心底里呼喚著那頭雕鵬,希望它能夠感應而來,而另外一邊,則是拼盡了全力,朝著云端之上的古樹攀爬了上去。

  終于,我來到了雷洞的裂縫跟前,然而還沒有等我爬進去,里面突然間就涌出了一大群的霸王蠑螈來。

  這些長相兇惡,天然帶著雷意的爬蟲猛獸相見鬼一樣地往外爬出來,有的往上,更多的則是朝下面攀爬下來,遇見我的時候,并沒有攻擊我,而是倉皇地繞開,繼續向下爬了過去。

  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心中疑惑,手腳并用,終于爬進了雷洞之中,瞧見那自稱屈老三的胖娃娃趴倒在地,似乎陷入了昏迷,而周遭一片狼藉,那雷擊木的樹芯居然只剩下了粉末,至于之前那一堆雷擊木,卻是仿佛被老鼠啃食了一般,只剩下些許碎片和粉末。

  到底怎么回事,難道在我沒有在的時間里,又來了什么禍害么?

  我的心中一跳,慌忙沖到了那孩子的跟前來,將他扶起,發現這娃娃昏了過去,并沒有醒來,不過從他的體溫和氣息來看,應該問題不是很大。

  至少比之前要好得多。

  瞧見小屁孩兒此刻的模樣,我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幾分后悔來。

  倘若是我能夠一直陪在他身邊,不曾離去的話,應該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我推了那孩子幾下,發現并沒有醒過來,心中越發焦急了,折身回到洞口,朝著外面望了一眼,那頭被我寄予厚望的雕鵬也沒有及時趕到。

  甚至連一個影子都不見。

  怎么辦?

  我猶豫了幾秒鐘,決定帶著這孩子離開這里,趁著此刻一片混亂的情況下,悄然離去,而如果被發現的話,我就和他們拼了。

  能殺一個是一個!

  若是能夠落到地下,沖出了生命古樹的陣法范圍的話,我就利用最近對土遁術的理解,逃離這兒。

  我猛然轉身,準備伸手去抱住那孩子離開的時候,發現這家伙突然站了起來,直勾勾地盯著我,平靜地說道:“怎么了?”

  我瞧見他波瀾不驚的臉色,詫異地說道:“你、你沒事吧?”

  這肉乎乎、粉嘟嘟的小胖子皺著眉頭說道:“我能有什么事啊?”

  我指著這洞子里的一片狼藉,說這是怎么回事?

  他懶洋洋地伸了一個腰,說這個啊,你也知道的,那混沌木精蘊含的能量實在是太大了,吸收起來的時候,難免會有一些痛苦,所以我就啃了點兒雷擊木來磨磨牙……

  磨牙?

  我的臉一下子就變黑了起來,憤怒地沖著他吼道:“磨牙?你知道這里的雷擊木有多珍貴么,你拿它來磨牙?”

  瞧見我那痛心疾首的表情,屈老三大概也是感覺到有一些不好意思,撓著頭說道:“我也沒有辦法啊,當時身邊也沒有其他的東西,我總不能去啃那幫不懂得反抗的霸王蠑螈吧?它們也是俞千二養在這里的守護動物,我下不了手……”

  說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不過我還是止不住地肉疼:“那可是雷擊木啊,極品的……”

  小屁孩兒完全不在乎,說我知道,九轉雷擊木嘛,的確難得。

  我說你還知道是九轉的?

  小屁孩兒摳了摳鼻子,說對呀,我吃出了了……

  我無語了,幾秒鐘之后,決定不再跟他計較這些,趕緊跟他說道:“我們得走了,釗無姬帶著臨湖一族的大部隊,還有好多個部族的精銳高手趕到這兒來了,剛才他們應該是打破了這里的法陣,只怕現在已經闖入這里面來了,此刻不走,我們就走不脫了……”

  屈老三一愣,奶聲奶氣地說道:“你說的,是殺了俞千二的釗無姬?”

  我使勁兒點頭,說對,走吧?

  屈老三卻沒有朝我伸手,而是微微笑了起來,說不請自來啊?如此也好,省得我滿世界地去找她。

  我聽到,忍不住吐槽道:“你別吃了一顆大力丸,就感覺自己天下無敵了,那老妖婆真的要殺上來,只怕你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了。”

  這個胖乎乎的小屁孩子沒有跟我跟我爭論,而是轉身,朝著里面走了過去。

  我有些惱怒了,快步走到了他的跟前來,說你干嘛,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我伸手去抓那孩子,結果就在即將抓到人的時候,眼前一花,那小孩居然與我錯過,出現在了我跟前的三兩米處。

  我以為是錯覺,再伸手,結果依舊沒有抓到他。

  這個時候我沒有在動手了,因為我知道這個家伙,此刻已經截然不同,不再是之前那個被我背著滿世界逃命的小屁孩兒了。

  他的身體里,有先天奇物混沌木精,獨一無二的存在。

  屈老三再次一動,人卻是出現在了樹壁之前,他俯身,撿了一小塊雷擊木的殘骸,沾了沾地上的黑灰,然后開始在樹壁之上畫了起來。

  一開始的時候,我以為他是在胡亂涂鴉,然而很快,我發現并不是。

  他在畫符。

  是的,畫符,這種符文很明顯有著一種強烈的個人風格,而且彼此關聯,最終組成了一個更大的符文來。

  幾分鐘之內,他就將一面至少兩平方的墻面給畫得滿滿當當。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間聽到外面傳來了一些動靜,而這時一直默默畫符的屈老三也開了口:“你去外面,給我爭取五分鐘的時間,然后,我幫你把這一大堆人給全部報廢掉。”

  他說得是如此的篤定,有一種不容置疑的氣勢。

  這個時候,我終于能夠感覺得到,為什么俞千二會叫此人叫做屈老大了。

  他此刻,真的有一股老大的作風和氣派。

  我盡管心中懷疑,不過卻沒有多余的選擇,只有快步走到了洞口,瞧見有一個身穿黑袍的老者正在飛快越過幾條霸王蠑螈,朝著這邊狂奔而來。

  他的腳踏在樹干之上,整個人跟垂直的樹干形成了九十度的夾角,然而卻如履平地一般。

  他直直地沖了上來,路上但凡有霸王蠑螈膽敢向他攻擊,都被輕描淡寫地揮出一掌。

  只一掌,那巨大的霸王蠑螈便抓不住樹干,跌落下去。

  好厲害。

  這人我認識,他是臨湖一族的松長老,我曾經救過他的命,然而此刻的他,與之前有著截然不同的模樣,渾身就像一把錚亮出鞘的利劍。

  五分鐘,我能夠擋得住么?

  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中莫名就信任起了這個熊孩子來,想著拼死也要守住這里五分鐘。

  于是我探出了頭,沖著那位松長老高聲喊道:“來者止步,否者格殺勿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