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二章 熊孩子一出,天下誰與爭鋒

  我這么喊,只是為了壯膽,并沒有期待對方能夠停下來。

  然而他卻停了下來。

  從急速的動,到倏然的靜,他根本不需要緩沖,說停就停,戛然而止,雙腿仿佛釘在了那樹干上一般,平靜地望著我,然后說道:“陸言,沒想到你居然會在這里。”

  我板著臉,不過臉色卻柔和了一些,說道:“我也沒有想到,第一個碰見的,居然是你。”

  松長老猶豫了幾秒鐘,最后還是說道:“看在你救過我性命的份上,我不殺你,你走吧;下一次見面,我是不會再猶豫的。”

  我沒有動,而是臉色一沉,說道:“為什么我要走?”

  松長老凝視著我,說道:“你一定要跟我臨湖一族作對么?”

  我苦笑了起來,說為何這般說?

  松長老惱怒地說道:“你還有臉說?當初蒯夢云帶著我臨水一族最精銳的一支狩獵隊,還有荊可一起,陪著你們去獵殺毒龍壁虎。結果呢?最終整整一隊人馬,都給你伙同藤族余孽給殺害了,連大祭司也遭了毒手,只有兩人最終逃回了臨湖一族,這事兒可是真的?”

  我冷笑道:“陪我們?松長老,荊可他接到的指令,可是找機會把我的腿打斷,然后帶回你臨湖一族長期圈養,并不是保護。作為一個對臨湖一族有些功勞的人,這樣做,這也太殘酷了吧?”

  松長老辯解道:“不是這樣的,族長只是想盡力把你留住而已……”

  我毫不猶豫地打斷了他的話語,不留情面地說道:“算了,倘若不是我足夠警惕,說不定現在也和你臨湖一族柵欄里面的奴隸一般存活了,哪里能夠呼吸自由的空氣?”

  松長老冷臉說道:“不管族長的命令是如何,你也不能將我臨湖一族的人都給殺死,特別是蒯夢云和荊可,他們可是未來的長老;還有大祭司……”

  我笑了,說殺死他們的,不是我,而是藤族的蚩隆,他與你們臨湖一族有世仇,彼此之間的恩怨仇殺,怪不到我身上來;至于后面的事情,那是因為你臨湖一族動手殺我,我才不得已為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雙倍奉還!

  松長老說你這是死不悔改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松長老,所謂各為其主,你要殺我,我并無怨言,然而有一句話,我卻不得不告訴于你——‘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親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順之。以天下之所順,攻親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戰,戰必勝矣。’”

  松長老臉色一變,冷哼一聲:“你真以為你能夠阻擋我么?”

  我平伸雙手,坦然說道:“且試一試。”

  松長老深深吸了一口氣,眼神恢復了清澈狠戾來,似乎已經將與我之間的所有恩怨都拋開了去,然后嘴角一翹,冷冷說道:“知道別人為什么叫我松長老么?”

  我搖頭,說不知。

  松長老平伸雙手,說道:“且試一試。”

  同樣的話語,同樣的動作,而話音結束的那一瞬間,他整個人便如同一道利箭,朝著我陡然射了過來。

  來了!

  我心中大喊著,沒有任何猶豫,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來。

  這云端之上,光溜溜一根樹干,根本沒有枝椏可以借力,不過那家伙在這焦黑的樹干之上,如履平地,當真是讓人駭然,驟然而至,朝著我猛然拍出了一掌。

  我感覺一道颶風拂面,整個天空都變得一片黑暗。

  糟了,我被他的炁場給完全籠罩住了。

  我知道這突然變得黑下來的天空,并非是真的如此,而是因為我被松長老的手段籠罩,感應不得外界的一切。

  對方來勢洶洶,然而我卻并非毫無還手之力,當下也是手往懷間一摸,在對方沖到跟前來的那一剎那,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來,金光陡現,剎那間刺出了三劍。

  劍光宛如星光,刺破了漆黑一片的天空。

  氣勢陡收。

  松長老感受到了我長劍之上的凌厲,卻是放棄了與我硬拼的打算,而是落在了我身下的五米之外去。

  這是一場并不公平的決斗,因為松長老并沒有支撐點,他需要將很大一部分精力集中在腳下,好讓自己不至于掉落下去。

  這古樹不知道有多高,倘若是墜落云端,只怕是兇多吉少。

  他站立之后,一張菊花一般的老臉突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來,冷笑連連:“有點兒意思,很久沒有瞧見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了,倒是讓老夫多了一些興趣。”

  我臉色嚴肅,站在了洞口,默然不做聲。

  剛才對方的那一掌,只不過是試探之意,一觸即收,然而給我的感覺卻顯得如同大山壓在了胸口處,十分沉重。

  這就是荒域中高手的力量么?

  比他更加恐怖的釗無姬,又將是怎么一個情況呢?

  我感覺頭皮發麻,為俞千二報仇的道路,必將是一條遍布著荊棘和鮮血的死亡之路,我能夠一直走到盡頭么?

  我不得而知,卻瞧見松長老居然將那雙千層老布鞋給脫了,然后掛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他如此的小心翼翼,顯然對那雙黑色老布鞋,有了很深的感情。

  我瞧見他的雙腳就像手一般,五指撐開,緊緊地抓著漆黑的樹皮之上,如同黏在上面一般。

  這被雷劈過的樹皮之上,還殘存著雷意,每一次我上來的時候,都需要在手上幫著兩根布條,避免直接接觸,免得被電到,渾身發麻,然而這位松長老雙足貼在樹干之上,卻絲毫不覺得有所不適。

  這就是強者。

  再一次,他啟動了,身子如同一道幻影,朝著我沖了過來。

  我再一次出劍,然而他卻沒有在憑著一雙肉掌,而是在我瞧不見的時候,將那一對布鞋給套在了手上。

  我手中的破敗王者之劍犀利無比,然而劈在了那對布鞋之上,卻如同泥牛入海,一去不回。

  松長老輕描淡寫地擋下了我的諸般攻擊,然后圍著這洞口不斷周旋。

  他一會兒上,一會兒下,一會兒又出現在我的左右。

  他在這樹上,如履平地。

  那如同暴風驟雨的攻擊,讓我喘不過氣來,知道倘若不是自己占據了這“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險要之地,說不定早就落敗了。

  這是一個高手,一個對于我來說,不可戰勝的高手。

  我不知道撐了多久,諸般手段輪番使出,而在某一個時間點,那松長老突然一聲獰笑,大喊一聲道:“你下來吧。”

  他的右手呈現出五指爪形,猛然一抓,我感覺到一種奇絕的吸力陡然涌現而出,朝著我的心口抓來,雙腳就好像不聽使喚一般,不由自主地朝著外面走去。

  這不僅僅是物理上面的吸力,就連我的魂魄,也仿佛在那一刻被凍結住了。

  怎么辦?

  我的心中狂吼,然而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向前,眼看著一只腳懸空,而另外一只腳也要踏出去的時候,突然間我感覺到身后有人拉住了我的衣角。

  緊接著,身后猛然一拽,我連滾帶爬地回到了洞中來。

  拉住我的人,是小屁孩兒屈老三。

  他這么胖,人又才屁點兒大,并不老,應該叫屈胖三才對。

  這個家伙一臉怒氣地沖到了洞口來,望著不遠處的松長老,破口大罵道:“我艸你大爺,你知不知道打擾人家的藝術創造,是要被天打雷劈的?你這個生兒子沒有屁眼的狗賊,能不能安靜一點?你要是不能,大人我免費教你做人,行不行?”

  呃……

  正一臉猙獰,準備將我給拿下的松長老被這個突然出現的胖孩子給罵得一頓狗頭噴血,頓時就愣住了。

  幾秒鐘之后,他也是惱羞成怒地猛然一揮手,騰空而起,再一次使出了剛才那一招:“擎天魔爪,給我吸……”

  他臉色猙獰,青筋暴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勢,顯然也是對這個滿口穢言的小屁孩子惱怒之極。

  人小就可以亂罵人么?

  現在就教你做人!

  松長老騰然而起,猛然一抓,結果那小屁孩兒一動也不動,反而是落在了洞子里面的我翻滾了兩圈。

  他不信邪,極盡全力,再一次猛然一抓。

  這個時候屈胖三卻惱了,破口大罵道:“抓你妹啊,對著兩個老爺們施展抓奶龍爪手,這合適么?你這個老流氓!”

  砰!

  我都瞧不見屈胖三是怎么出手的,只見他的身子一動,化作一道幻影,便聽到一聲響動,有骨骼碎裂的聲音傳來。

  緊接著那恐怖的松長老居然一頭栽落,朝著云層之下摔落了下去。

  我在旁邊瞧著,一臉悲憤。

  尼瑪啊,老子辛辛苦苦,連著話語拖延,再帶著拼命,好不容易拖住這廝,結果你個小胖子一腳就給人踹飛了。

  人比人氣死人,這還有沒有天理啊?

  屈胖三卻不理會我,自顧自地回頭,完成了最后一面符陣之后,找我要了一件衣服,將地上的雷擊木粉末包了起來,然后拍了怕手,對我說道:“陸言,我請你看一下荒域版的大廈爆破!”

  大廈爆破?

  聽到這名字,我頓時就是菊花一癢,這熊孩子,不會要把整個生命古樹給毀掉吧?

  太狠了吧?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五十二章 熊孩子一出,天下誰與爭鋒”

  1. 回復 2016/04/17

    清晨

    曲陽,洛十八都能轉生,李道子咋個沒動靜呢 ?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