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三章 巨樹轟塌,泰山壓頂

  屈胖三的話語聽得我一陣心驚肉跳,說你到底想干嘛?

  他微微一笑,說你不是說下面有很多人來了么?你說如果這棵大叔崩塌了,那些家伙,有多少人會被壓死在里面?

  我說別人我不知道,這樹一跨,你我肯定跑不了。

  屈胖三瞇著那機靈的眼睛,淡定自若地說道:“你放心,我的命可比別人金貴,絕不可能走向自殘的道路,且看好吧。”

  他口中念念叨叨,緊接著抓了一把雷擊木灰,往前方一灑,口中高喊道:“兵解!”

  話語一出,我感覺到腳下一陣巨震,靈魂似乎都飛了起來,隨后我瞧見那被小屁孩兒屈胖三畫滿了整個墻壁的符文在這一刻,居然游動了起來,相互關聯,彼此累積,漸漸地轉化成了一個巨大的畫面來,而這畫面居然具象化,投射在了中間,化作了一顆巨大的樹木來。

  這樹木樹冠巨大,頂端出卻如同一根避雷針似的,直愣愣朝著天空伸了去,直至云霄之上。

  這,難道就是我們身處的生命古樹?

  緊接著,我瞧見了在這投影之上,有許多螞蟻大的小黑點,正在大樹周遭快速飛奔著,還有幾個閃爍著紅芒的光點,鎮守著好幾處重要位置。

  瞧見這些,我的心中終于確定了。

  這就是生命古樹,而那些小黑點,應該就是隨著釗無姬侵入此處的敵人;至于那些小紅點,恐怕就是相當厲害的角色。

  最后的那一點,不用猜,就知道應該是釗無姬。

  我忍不住贊嘆,說你這手段當真厲害,不過這到底是怎么弄的呢?

  那屈胖三頗為自得地說道:“此事說難也難,說簡單其實也不是什么復雜之事,這樹芯相當于整棵生命古樹的心臟,此刻混沌木精被我吸收,這樹兒多則十年,少則三兩年,便會腐朽崩塌,不過此事,各處與樹芯的聯系倒也還算密切——你別以為植物死板,任人宰割,這只不過是你無法與它們溝通的結果而已……”

  我說終究還是你的這法陣神奇,實在是太厲害了。

  屈胖三得意地說道:“那是,也不看看咱是誰?”

  就在這時,我突然間瞧見那投影之中最亮的一點紅色陡然升起,朝著樹尖部分快速奔來,嚇得趕緊喊道:“那老妖婆來了,怎么辦?”

  我是知道釗無姬的手段,所以她的出現,讓我的心中頓時就是一陣慌張,然而屈胖三卻顯得十分淡定,說無妨。

  他將手一揮,一根巨大的枝椏陡然折落,朝著那紅點砸去。

  我曾經在這棵大樹里爬上爬下,對于這些自然是有些概念的,知道這兒看起來一根小樹枝,砸落下去,定然是一兩百米的長度,可比巨石崩落還要恐怖。

  不過既便是如此,也僅僅只能稍微地阻攔一下那釗無姬,很快,她再一次發力追來。

  她越跑越快,越跑越快,盡管一路上不斷有各種狀況,仿佛都攔不住她的速度。

  我的心在那一刻,幾乎就要揪了起來。

  屈胖三使勁渾身解數,都無法扭轉情形,輕輕一嘆,說看起來給俞千二報仇雪恨的事情,任重而道遠啊……

  我終于忍不住了,說你還是想一想我們如何逃了小命的事兒吧。

  屈胖三抬頭,望了我一眼,問:“怕死?”

  我說怕你妹啊,只不過這樣雞蛋撞石頭,不是我的風格而已……

  屈胖三嘻嘻一笑,說我只是說此刻弄不死她而已,但倘若是弄個重傷,應該不是什么大問題。

  我瞧見那紅點已經沖到了云層之上的警戒高度,忍不住把手伸進懷里,然后拔劍拼死了,那家伙卻把那一包袱的雷擊木灰渣交給了我,說你小子應該有地方放,且幫我收著——放心,不會有事的,并且記住一句話。

  我問什么話?

  他嘿嘿地笑,說信大人,得永生。

  說罷,他在我收起了雷擊木灰燼的那一刻,突然間朝著我肚子猛然蹬了一腳。

  他明顯是控制了力道,使得這一腳并不重,甚至都沒有給我造成什么疼痛,然而我卻在那一瞬間失去了平衡,被直接踢出了我們身處的樹洞之中。

  我整個人朝著外面飛了出去,眨眼之間,人就飛出了十幾米。

  強烈的失落感,讓我忍不住地揮舞著雙手,試圖抓住些什么,然而在這半空之上,眼前只有光禿禿的樹干,而且還相隔十幾米,我能抓到什么?

  這么高的距離,就算是頂級的高手,只怕也得摔個七葷八素吧?

  至于我,妥妥死定了。

  屈胖三,你這個千刀萬剮的熊孩子!

  我心中悲鳴,目光卻不由自主地往下望去,卻瞧見那臨湖一族的族長釗無姬居然就在下方的不遠處,她本來正在飛速上爬,然而此時,卻發出了一聲驚悸尖銳的叫聲來。

  她怎么了?

  很快,我就發現了一件恐怖的事情,就是我面前這棵堪稱偉大的巨樹,在那一刻,如同孩子堆砌的沙塔一般,轟然崩塌了下來。

  它并不是尋常樹木折斷一般的垮落,而是化作了各種各樣的碎木,朝著下方陡然砸落而去。

  凌厲而果斷,豎直朝下,如整個天空都崩塌了一般。

  這是一場災難。

  如果要用什么場景來形容現在我眼前所見到的一切,我覺得真的就是屈胖三所說的“大廈爆破”。

  它幾乎不朝別的地方傾斜,而是直接砸落到了下面去。

  這直入云霄,占地不知道有多大的生命古樹,總共能有多少的重量呢?

  我不知道,反正我覺得在最下面的人,基本上沒有什么活路了。

  泰山崩塌,有誰能夠幸免于難?

  除非沒有被砸到。

  然而這一切并非意外,而是被那個看似天真無邪,其實一肚子腹黑的小屁孩兒屈胖三操控,又有幾人能夠幸免呢?

  只可惜,我得跟這幫人陪葬了……

  我的心中慌張,然而就在我朝著下方驟然落下數十米的時候,卻感覺到有一股灼熱的氣息在朝著我快速接近而來,強大的風壓讓我睜不開眼睛,只是感覺到一片五彩斑斕,緊接著我的身子被人猛然一抱,下墜之勢在緩沖了十幾米之后,朝著遠方飛去。

  我想要睜開眼睛,卻感覺到有一股力量讓我沒有辦法睜開,正要奮力掙扎,卻聽到屈胖三的聲音從耳邊傳來:“你別亂動啊,我也是第一次。”

  呃……

  這話兒,聽著怎么那么邪惡?

  不過聽到了屈胖三稚聲稚氣的話語,我的心中頓時就是一陣安詳,感覺自己的身子正朝著遠處的林子里滑翔而去,漸漸地降低了高度。

  然而就在我感覺快要適應這種感覺的時候,突然間一陣颶風從古樹轟塌的方向驟然傳來。

  緊接著是一股恐怖的轟塌聲。

  我敢打賭,這是我這輩子聽過的最讓人恐懼的聲音,比之前碰見雜毛小道引雷的那種炸裂聲,還要恐怖十倍、百倍。

  巨大的氣流讓屈胖三再也掌握不住平衡,兩人失去了重心,陡然朝下落了去。

  不過他已經飛得很低,半秒鐘不到,我砸落道了樹林之中,密密麻麻的樹枝將我的沖勢給阻擋住,很快,我就砸落在了鋪著落葉的林子里,雖然摔得鼻青臉腫,不過倒也是能夠很快地翻身爬了起來。

  我一爬起來,就左右四處望,瞧不見屈胖三的身影,嚇得一陣驚慌,大聲喊道:“喂,屈胖三,屈胖三?”

  我喊了好幾聲,有一個矮小的身影從草叢中走出來,氣急敗壞地罵道:“叫我大人,叫我屈大人,胖你妹的三啊!”

  我被他一痛臭罵,心中卻高興極了,定睛一看,卻見他一對肉呼呼的雙手正掐著一根碧綠色的長蛇呢,那蛇的信子不斷吞吐,身子扭動,顯得十分兇惡。

  不過說話間,他也是生氣,猛然一擰,居然將那蛇給掐成了兩段。

  可見他對屈胖三這個稱呼,十分的不滿。

  我死里逃生,心中激動極了,笑著說道:“為什么叫你大人呢?”

  屈胖三一愣,喃喃自語地說道:“對啊,我為什么叫做大人呢?我不是屈……老三么,為什么又讓人叫我大人?啊,頭好疼……”

  我瞧他抱著腦袋,疼得直皺眉,知道這是發高燒的后遺癥,有一部分記憶缺失了,趕忙彌補道:“好,好,我以后叫你大人便是了,你就別想了——對了,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屈胖三捏著小拳頭兒,使勁地錘了幾下自己的腦袋,依舊沒有想起什么,便也放下,聽到我問起,開口說道:“趁火怎么能不打劫?走,跟我殺將回去。”

  他意氣風發,而我想起那巨樹砸落而下,此刻那兒即便是沒有全體陣亡,必然也是哀鴻遍野。

  在這樣的情況下,敵人最虛弱的時候,我怎么能夠置之度外呢?

  肯定還是得幫忙桶一刀的嘛。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新年快樂,新春吉祥…… 小佛給全體讀者朋友拜年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