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五章 不敢信任

  瞧見一身鮮血淋漓的釗無姬站在我們的面前,我的心中一陣狂跳不止。

  此刻的她,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族長氣度,披頭散發、滿臉鮮血和傷痕,就好像是剛剛從地獄里面爬出來的惡鬼。

  事實上,倒塌過后的大樹之下,也的確如同人間地獄一般。

  我驚訝的,是我親眼瞧見這老妖婆從天空之上墜落而下的,那么高的距離,她不但沒有摔死,而且還活生生地出現在了我們面前,即便是渾身鮮血,身受重傷,也足夠讓人為之驚懼。

  我扭過頭來,沒有說話,反倒是屈胖三搖頭嘆氣,說果然,我就說你肯定會重傷,死倒不至于。

  釗無姬撩開被鮮血染得濕淋淋的頭發,眼眸中投射出惡毒的恨意來,說道:“你就是他們找尋的那個轉世靈童吧?”

  屈胖三拍著胸脯說道:“沒錯,叫小爺屈胖三、啊呸呸,屈大人吧。”

  我噗嗤一笑,那驚慌的心情一掃而空,而屈胖三則回過頭來,怒氣沖沖地望著我罵道:“你大爺的,都是你,把我帶溝里去了,回頭再找你算賬!”

  釗無姬說道:“屈胖三……”

  屈胖三大怒道:“屈你妹啊,叫屈大人!”

  面對著屈胖三的無禮,釗無姬反倒是顯得十分坦然,開口說道:“不管你叫什么,跟我都沒有關系了。你,我會拿住,然后交給那幫人換東西,至于你旁邊這個不識抬舉的家伙,則肯定是死定了……”

  我一臉無辜地說道:“等等,憑什么啊?弄塌大樹的是他,拿我頂什么鍋啊?”

  釗無姬:“……”

  無語的釗無姬看著我和屈胖三兩個人,宛如滑稽的小丑,然后猛然仰頭,發出了一聲穿刺天地的厲嘯來:“啊……”

  一聲叫喊,下一秒,她居然就出現在了我的身后,猛然伸手,五指成爪,朝著我的腦袋抓來。

  我頭皮一陣冰冷,沒有任何猶豫地往前一跨,直接出現在了百米開外,陡然回過頭來,卻見那釗無姬和屈胖三居然打成了一團。

  釗無姬身為族長,卻并不高大,估計也就一米六左右,不過相對于只有幾十公分的屈胖三來說,卻是個龐然大物。

  她猛然一揮手,卻發現這小東西并不在她的攻擊范圍內。

  這使得她不得不弓著身子揮手,又或者使出了一路連環腿,然而這種詭異的戰斗方式,怎么弄都覺得別扭,反而是屈胖三面對著這一個恐怖的臨湖高手,顯得游刃有余。

  真的,第一眼看過去的時候,我都傻了。

  那小子像個猴兒一樣上躥下跳,釗無姬速度飛快,宛如影子一般,而他雖然慢上一些,但總是能夠通過以靜制動,以緩迎急,弄得對方束手無策。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釗無姬漸漸地占據了主動權。

  她到底是一個掌控權力多年的強大修行者,那種底蘊不是一兩個天才所能夠媲美的,至于屈胖三,他雖然吸收了那混沌木精,但情況與我一樣,都還沒有完全融練成自己的力量。

  他只能借力打力,方才在屢落下風的時候,保持不敗。

  瞧見屈胖三節節敗退,我沒有再作壁上觀。

  我緊緊捏著手中長劍,然后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我的速度飛快,眨眼即至,加入了戰場,然而幾劍之后,感覺到一股四面楚歌的絕望迎面而來。

  這個臨湖一族的族長,實在是太厲害了。

  這還是她身受重傷的時候,倘若不是,只怕我在她面前,走不過三招,便人頭落地了。

  我此刻也是將耶朗古戰法施展到了極致,卻沒想到她永遠都快我一步。

  她的掌法輕靈,爪法凌厲,身形宛如鬼魅,每一擊,輕松隨意,卻能夠讓我全身受困,無法擺脫。

  屈胖三瞧見我拼死抵擋,幾乎幫不上什么忙,忍不住說道:“你是過來送死的么?”

  我說不是,來幫忙的。

  屈胖三飛出一腳,幫我解圍,然后嘲諷道:“算了吧,我覺得你是覺得活膩味了……”

  口中雖然這么說,他卻是朝著我眨巴了一下眼睛。

  我的心中一動,瞧見這家伙雙手一揮舞,居然騰身而起,跳起來,與釗無姬猛然對拼了一掌。

  轟!

  一股巨大的氣流從兩人對拼之處陡然吹了過來,而屈胖三受不住力,驟然撞入了我的懷中,口中大聲喊道:“左四右七。遁!”

  我得他提醒,早有準備,人往他指定的位置一踏,土遁術驟然擊發,人便消失了去。

  緊接著,在屈胖三的不斷解說下,我和他開始了逃亡之路。

  如此一直跑到了那一片南方大沼澤地的桃花林附近,我們方才停歇下來,而我這邊剛剛穩住腳,那小孩兒就跪在了地上,猛然一嘔,一大口的鮮血就噴了出來。

  他受傷了?

  我連忙趴下來,說你咋了?

  屈胖三的小臉兒先是一陣白,緊接著紅暈泛起,一臉郁悶地說道:“老妖婆到底還是有幾百年的道行,可比那十二魔星之中的佼佼者,大人我這一副軀體,到底還是脆弱,跟她硬拼不得啊……”

  我說得了吧,能夠砸死那么多的家伙,還重傷了那老娘們,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屈胖三嚴肅地說道:“對你來說,足夠了;但是對我來說,到底還是不圓滿,不過沒事兒,此事我已經有了計較,回頭再要那老妖婆的性命。”

  我很想說句喪氣話,不過一想,說不定這家伙真的有主意。

  這般一想,我便不再言,而他則大咧咧地吩咐道:“你在這里給我護法,我需要回一下氣——他奶奶的,要是我將這混沌木精的力量全部吸收,別說是這釗無姬老妖婆,天下我哪里去不得?”

  說罷,他盤腿而坐,肥嘟嘟的肉團兒,就像個獼猴桃兒。

  說入定就入定,這家伙雖說口氣挺大,牛皮哄哄的,不過倒是個有真本事的人。

  釗無姬說他是轉世靈童,如此說來,前世的他,應該是個很厲害的家伙。

  我雖然不忿他對我呼來喝去,不過卻也沒有辦法,只有逆來順受,守在他身旁,過了一會兒,瞧見他渾身瑟瑟發抖,便又撿來了干柴,弄了一堆篝火。

  我閑著無聊,又掏出了那劍鞘出來琢磨。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我的耳邊突然傳來了一聲話語:“雷擊木劍鞘養胎,你這手法,倒是有點兒意思。”

  我扭過頭來,瞧見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了過來,睜著一雙黝黑的眼睛看我。

  我呵呵一笑,說你也懂這個?

  屈胖三走到我跟前來,隨意坐下,指著我插在旁邊的七把小木劍說道:“瞧你在上面弄得,莫不是茅山宗的掌門秘技,神劍引雷術?”

  這個時候我的臉色終于變了,有些結巴地說道:“這、這個你也知道?”

  屈胖三得意洋洋地說道:“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

  我并沒有否認,屈胖三便來了興趣,問我說道:“告訴我,你跟茅山宗什么關系?”

  我搖頭,說沒有關系。

  屈胖三大怒,說去你妹的,沒關系,人家的掌門秘技會傳給你?你當我傻啊,還是想咋地?

  我說真不是,我只是機緣巧合,有位前輩傳授與我的,與茅山宗無關。

  屈胖三聽聞,不由奇怪,盤問我一番,我語焉不詳,告訴他此事我答應過對方,不會透露太多,他也不介意,讓我模擬施展一遍,確定我是真的知道,不是不懂裝懂,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說真的是天助我也,你居然懂神劍引雷術,我的計劃更完美了。

  我說你到底想干嘛?

  屈胖三盯著我,說俞千二的仇,你到底想不想報。

  我說你還是想殺釗無姬?

  他點頭,說道:“釗無姬的修為太厲害了,我們要想殺她,幾乎是不可能的;不過萬事都沒有絕對,她現在身受重傷,就是最好的機會,倘若是錯過了,我們以后想殺她,根本就不現實了。”

  我說你打算怎么辦?那老妖婆肯定會回到臨湖一族去養傷,我們不可能接近她的。

  屈胖三微微一笑,說事在人為,山人自有妙計,就問你肯不肯配合?

  我說我的配合,就是用神劍引雷術劈她?

  屈胖三認真地點頭,說對。

  我搖頭,說你可能不知道,這門手段,我也是剛剛開始學習,并不熟悉,不但如此,我的劍也并沒有養好,這一套東西也沒有完成,只有等我回老家之后,找一個朋友弄,方才能夠勉強成型。

  屈胖三說別啊,還回老家,你面前不就有一專家么,何必南轅北轍?

  我說你?

  屈胖三點了點頭,說對啊,不然呢?

  我搖頭說道:“算了,那些極品雷擊木,全部都被你小子給啃成了粉末,我這里是唯一的材料,我可不想浪費。”

  屈胖三抓狂道:“你大爺的,你知道以前有多少人以得到我的法陣符文為榮么?”

  我說我不知道,屈胖三伸手,抓了一把小木劍來,嚷嚷道:“我給你看看,大人我真正的實力。”

  我飛身,將他給撲倒,使勁兒奪過那木劍來,氣呼呼地喊道:“休想!”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材料難得,你別糟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