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六章 撿大便宜

  兩人一通撕扯,最后我半推半就,把這小木劍遞給了他。

  并不是搶不過,而是因為不知道為什么,我對這個牛皮哄哄、總說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小家伙,莫名多出了一份信任來。

  當然,這信任,也是看在對方的表現才確定的。

  別的不說,光他弄出來的那一幕古樹轟塌,就足以讓我為之側目。

  換位思考,當時如果是我,絕對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

  那簡直就是瘋子才會干出來的事兒。

  可他偏偏干了,而此刻回頭看來,簡直是有如神助,因為如果正面對上那么多的人,即便是沒有老妖婆釗無姬鎮場,我們也絕對沒有半點兒生機可言。

  但是事實卻是,那數百人的敵人幾乎全部葬送在了那轟塌的古樹木堆之下,而連釗無姬都身受重傷。

  她若是無事,我即便是有土遁術,又如何能夠在她那迷蹤步前得以逃脫?

  在松手的那一刻,我腦海里不斷回想起他在雷洞中操控符文的神奇表現。

  屈胖三從我的手中搶奪過了那木劍,瞧見我沒有再過來與他爭奪的意思之后,轉到了篝火的另一邊,仔細打量了一下,然后問我,說你是準備用這幾把木劍定住陣腳,免得引來的雷偏離方向,對吧?

  我點頭,說對,之前我機緣巧合,曾經與人協力共同施展過此術,不過我只是在旁邊敲敲邊鼓,壯壯聲勢而已,但卻也琢磨出了一點兒門道來。

  屈胖三驚訝,說哎呀你居然還與人共同施展過神劍引雷術?是教你那人么?

  我搖頭,說不是,另外一人。

  屈胖三說你交游倒是蠻廣闊的,值得表揚,行了,你閉嘴吧,給我一點兒時間,弄出一絕世之物,瞎掉你的鈦合金狗眼!

  呃……

  我怒氣沖沖地對他罵道:“你大爺的!”

  屈胖三沒有再理會我,而是專心致志地盯著那比我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木劍,凝視許久,那木紋、脈絡和習性都入了他的眼睛里,又存在于他的心中。

  十分鐘之后,他叫我將他的雷擊木粉末拿給他。

  我遞過去,瞧見他胖嘟嘟的小手深入其中,捻了一點兒粉末來,口中念念有詞,然后開始在木劍的這一面開始灑落下去。

  那雷擊木粉末一離開他的手指,立刻化作一道道的火焰和電芒,十分微小,卻能夠肉眼可見。

  這些火焰和電芒在木劍之上蝕刻,化作無數細小的線條,而這些線條在最后,又化作了種種千奇百怪的圖案和符文來,如同一個又一個極為精致的微觀世界,彼此并不相連,但是在最后卻又連成了一副更大的畫面來。

  如此的過程,足足弄了一刻鐘,而我感覺卻好像過了整整一個世紀。

  弄完之后,他緩緩地平推雙手,那把精致的小木劍憑空懸浮而起,他越看越愛,說我擦,要不是為了我的計劃,真的舍不得將這么完美的藝術品留給你……

  我仔細打量,發現這木劍之上,至少有十來個符陣,卻又彼此相連,心中震撼,卻忍不住譏諷道:“自吹自擂。”

  屈胖三惱怒道:“吹你妹啊,我跟你說,若不是你自作主張弄了那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我保證還能夠弄得更完美——七星錘陣、七星飛錘陣、七殺陣、七星八卦劍陣、九宮八卦陣、九宮八卦劍陣、刀網陣、刀棒三絕陣、三茅宮假山、飛魚九鼎陣、千面搜殺陣、小六乘懾心陣、大五行劍陣、天風銀雨陣……諸般手段,熔煉其中,假以時日,此劍必然生靈,化作法器……”

  我說等等,你說的這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有個毛用?

  屈胖三呸了我一口,說道:“別多廢話,伸手出來。”

  我詫異道:“干嘛?”

  問是這么問,我還是伸出了手來,結果那家伙手指一動,那劍尖卻是刺破了我的右手中指。

  鮮血滴落其中,那小木劍陡然之間,就好像活過來了一般,諸般烙痕法陣一下子就變得模糊,隱藏在了迷霧中。

  我隱隱感覺這小木劍,跟我多了一絲聯系來。

  這種感覺,很奇怪。

  我微微一動,那小木劍便仿佛有了感應一般,也動了一下,這情形讓我欣喜若狂,說這難道是飛劍?

  屈胖三“噗嗤”一笑,說你想得也太美了,飛劍之中,必有劍靈,雖說這材質是一等一的,手藝更是世間罕有,但是離飛劍,卻還有十萬八千里——小伙子,做人要踏實,不要總想著一步登天,知道不?

  呃……

  我沒有理會他占便宜的行為,而是趕忙將其余六口小木劍拿出,并且將那精心雕琢的劍鞘也一并送上。

  屈胖三說哎、哎,你這是干啥呢?

  我賠著笑,說能者多勞,你既然這么厲害,那這事兒我也就不勞煩別人了。

  屈胖三剛才扯下臉皮過來跟我搶,這會兒反倒是拿捏了起來,搖頭晃腦地說道:“你想的美,知不知道,以前有多少人花了天價,也沒有請得動我出手;這回算是你占了天大的便宜,給你弄了一把,居然想把大人當做勞工,盡力剝削咩?”

  我跟他認識這幾天,也算是摸透了他的性子,吃軟不吃硬,連忙哄道:“呃,大人,剛才多有得罪,這里給你陪個不是了,你看吧,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出來。”

  他打量了一下我,然后說道:“真的?”

  為了那七把極品雷擊木劍不被糟蹋,我也是狠下了心來,咬牙說道:“但有要求,只要不超出我的能力范圍,都沒有問題。”

  屈胖三的胖臉一下子就笑了,嘻嘻說道:“我問你啊,弄死釗無姬,你下一步什么打算?”

  我思索了一下,說道:“經此一役,我算是跟荒域一大幫子的人結下了仇怨,即便是華族,心中必然也是有著疙瘩,基本上我也混不下去了。當初前來荒域,為的是讓自己變得強大,現如今我已有所悟,只需回去慢慢消化便是。所以,我應該會回去。”

  屈胖三點頭,說好,帶上我。

  我說啊?

  屈胖三說你啊個屁啊,大人我也不是這兒的人,回去不是很正常么?另外我有一個要求,在我沒有完全熟悉那邊的時候,你小子得管吃管喝,把大人我伺候好咯,知道不?

  我的臉一下子就苦了下來,這尼瑪不就是一拖油瓶么?

  我回去,倘若是見到蟲蟲,該怎么解釋?

  我一臉不情愿,可是屈胖三卻非要讓我賭咒發誓,我無語,說也不是我想回去就回去的,來這兒的路,只有一個同伴知曉,而她現在就在臨湖一族,到時候麻煩也挺大。

  他滿不在乎,說算逑?分分鐘搞定,你先發誓!

  我無奈,只有按照他的話語發了誓,屈胖三這才滿意,把那一堆木器拿了過來,開始了他的工作。

  這家伙屬于靈感乍現的大師,往往凝視許久,然后開始動手,而出手的時候,行云流水,一氣呵成,就如同藝術一般讓人贊嘆。

  我在旁邊觀察,每一次瞧見他的手段,都感覺到由衷的敬佩。

  這種手段,真的比我那雕刻手段要強大百倍,每一次都截然不同,完全就是出自于心靈,近乎于道,我在旁邊看得心曠神怡,恨不得跪在地上看完這一切。

  不得不說,拋開那一張臭嘴巴,這個屈胖三的手段,當真讓人敬佩。

  不知不覺,我對他竟然生出一絲崇拜之心來。

  太尼瑪強了。

  如此又是一個晝夜過去,屈胖三終于將那七把小木劍和劍鞘給完成,并且一一讓我滴血融合,弄完了這一切,屈胖三吩咐我一句,然后倒頭就睡。

  這并不是一件輕松簡單的工作,他顯然也是精力耗損過度。

  屈胖三睡去之后,我將破敗王者之劍插入了雷擊木劍鞘之中,讓其養劍,蓄積雷意,而我則把玩起了那七把雷擊木劍,仔細感受著每一把的差別和用處。

  體悟許久,我開始將這劍掂量在手里,然后射出去。

  一開始的時候,我只是射一兩把,然后慢慢熟悉,逐漸增長,到了后來,我已經能夠在一瞬間將其從乾坤袋中摸出,然后射將出去,釘在不同的地方。

  唯一讓我有些缺憾的是,大腦與身體到底還是有一些不協同,雖然認定了地方,卻并不能夠準確地釘在那兒。

  又快又準,這事兒是一門本事,需要反復練習,并不能一蹴而就。

  在屈胖三酣睡的時候,我幾乎一直都在練習,一次又一次。

  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像屈胖三這樣的天才,故而只有勤能補拙,方才能夠在這兇險之地活下來。

  屈胖三一直都在酣睡,一開始的時候我以為他是精力耗損過度,然而到了后來,我突然間感覺到他的身體里,居然有兩顆心臟在跳動。

  撲通、撲通……

  我也是不經意之間發現的,回過頭來,感覺躺在地上的屈胖三不再是一個小孩兒,而是一團烈焰包裹。

  啊……

  我嚇得大叫了一聲,而這時,那家伙卻睜開了眼睛來。

  如太陽一般明亮。

2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五十六章 撿大便宜”

  1. 回復 2016/02/16

    老樹

    著實精彩!

  2. 回復 2016/02/17

    老樹

    期待更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