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十七章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小妖姐姐,我好想你啊……抱抱!”

  兩個小蘿莉緊緊抱在一起:朵朵平胸西瓜頭,小臉精致嬰兒肥,眉目之間有傾國傾城的潛質;小妖朵朵別的不說,那一雙眼睛嫵媚得能滴出水來,而且按比例縮小的樣子,會有一種奇特的美麗。她們以前是共用一個靈體,而這是兩個小姐妹第一次緊緊相擁,小臉緊緊相依偎著,耳鬢廝磨,好是讓人羨慕。

  我家的肥蟲子還算是有良心,回到我的肩頭,幫我止住傷口的血。

  不過它的一雙黑豆子眼,一刻也不曾離開小妖朵朵的酥胸。

  摟了一會兒,朵朵才松開小妖,跑過來看我肩膀上面的傷口,忍不住流出了眼淚:“小妖姐姐,你怎么這么狠啊,陸左哥哥這段時間可心疼你了,我們天天都好希望、好希望你能夠醒過來呢……以后不許打架了,不然我就、我就哭給你們看……”

  小妖朵朵伸出粉紅色的舌頭舔了舔唇上的鮮血,有些略帶小得意:“哼,別以為小娘我在麒麟胎里面,就什么都不知道。你居然敢跑到夜店里面亂搞,不但摸了人家的小饅頭,而且還把裝著小娘我的麒麟胎給弄丟了——最可氣的是什么你知道么?夜店里面的女孩子有多臟,給那么多人摸來摸去,你,你這個家伙,看我不咬死你……哼!”

  我摸了摸鼻子,說小丫頭片子你到底想要說什么?

  小妖朵朵叉著腰、皺著鼻子哼哼:“呸,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她這句話說得風情萬種,讓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朵朵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小妖,表示聽不懂:“陸左哥哥很好啊,朵朵最喜歡陸左哥哥了,呃……也喜歡小妖姐姐,也喜歡肥肥……反正大家都喜歡。”小孩子講話沒什么邏輯,不過倒是讓氣氛好了很多。

  小妖朵朵翻了一個身,在布藝沙發上蹦跶,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自己的腰,還揉了揉自己的酥胸,顯然對這副身體很滿意。

  我也很好奇從麒麟胎中孕育的妖身,到底有什么獨特的地方,于是伸出手,將小妖朵朵拉到面前來,感覺肌膚冰冰涼,又有一種玉質的溫潤。小妖朵朵被我一拉,臉突然有些羞紅,抬頭看我:“小毒物,你這是要非禮我么?”我被她語氣里面的戲謔給羞得老臉一熱,說呸,以前你們兩個小屁孩子都被我當女兒來養,摸摸手就非禮你?

  這一下兩個朵朵都回嘴了:“誰是你女兒,放屁!”

  “陸左哥哥,你怎么這么不要臉啊,我可不是你的女兒啊……”

  ……

  兩個小蘿莉頓時對我360度無死角的一頓猛批,搞得我連還嘴的功夫都沒有,嘰嘰喳喳,就像兩只小麻雀。我很悲哀地發現了一件事情,我已經從以前說一不二的一家之長,淪落成了弱勢群體。我很無奈地看著金蠶蠱,它幸災樂禍地笑,搖頭擺尾的。

  我想幸好這肥蟲子不會說話,要不然我可真得要瘋了。

  吵鬧一陣,小妖朵朵開始賣弄起自己所獲得的妖體,到底是怎么回事了:麒麟乃上古瑞獸,傳說是龍與牛交合的產物。當然傳說終歸是傳說,做不得真,不過這麒麟胎奪天地之造化,匯日月之精華,藏在地下成千上萬年,底蘊深厚,厚積薄發,修行道路會事半功倍;其次因為玉身,抗打擊能力很強;最后……活得久!

  小妖朵朵很得意:等到陸左你變成白骨頭了,小娘估計還能活個幾百年呢……

  我很不客氣地說她:“老妖婆……”小妖朵朵想打我,又怕我念縛妖咒——這個咒法并不能夠克制一切妖怪,只因我以前留了一道氣息在小妖朵朵的身體中,所以才會有如此奇效(越親近,越傷人,是不是這個道理?)——氣得直翻白眼。

  我有些得意,孫悟空再厲害,終究敵不過唐僧的緊箍咒。

  這時門被推開,本來夜不歸宿的雜毛小道和虎皮貓大人雙雙回返。見到身材火爆的小妖朵朵,雜毛小道的眼睛錚亮:“虎皮貓大人說今天晚上有喜事,貧道特意推開一切應酬,抽空回返,果然,還沒有回到樓里,就看到這房間里紅光沖天,瞬息即逝,我就知道我家小娘橫空出世了,哈哈,過來,抱一個!”

  小妖朵朵一臉嫌棄地呸,說看看你一身的廉價香水味,先去洗澡,臟死了。

  雜毛小道卻不管,徑直跑過來緊緊摟著小女孩一般高度的小妖朵朵,臉上露出了幸福而猥瑣的微笑:“蘿莉身高御姐臉,真心是神奇啊……小妖,怎么現在變得這么講究了啊?”抱完小妖朵朵,雜毛小道又來抱朵朵:“乖乖,怎么有些委屈啊?來,干爹疼你……”

  虎皮貓大人也恬著臉皮飛過來,也想要抱抱,結果被小妖朵朵一腳踹開。

  平日里霸氣威武的虎皮貓大人趴在沙發上哭泣:“嘎嘎……不公平!雜毛抱得,憑什么大人我抱不得?”

  小妖朵朵從麒麟胎中破繭而出,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就像期待已久的秋天,終于瓜熟蒂落,豐收了一般。氣氛很熱烈,我們在客廳的布藝沙發上聊天打鬧,相互開著玩笑,朵朵的可愛萌和小調皮,肥蟲子的無所顧忌,小妖朵朵叉著腰的潑辣、嬌蠻女王范,虎皮貓大人蛋蛋的裝波伊和一針見血的罵聲,讓這個晚上的時間過得特別的快。

  我想說的是,那是我08年最快樂的一個晚上,充滿了濃郁得讓人沉醉的友誼。

  這種感覺,即使是我后來與黃菲的那個夜晚,都沒有的快樂。

  一直到了晚上一點鐘,我們吃完了朵朵給煮的夜宵湯圓之后,連吃了兩碗的小妖朵朵(因為已經恢復了妖身,所以可以吃東西了)突然說出了一句話:“吃完了,我要準備離開了……”

  我臉上的笑容僵了下來,周圍的喧鬧立刻變得寧靜。

  朵朵拉著她的手,說小妖姐姐,你說什么啊?我們大家在一起不是很好么?干嘛要走啊?小妖摟著一瞬間急出眼淚來的朵朵,在她潔白的額頭上面輕輕吻了一下,說:“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有相聚,便有離別。雖然我很想念朵朵你,想念肥肥,想念臭雜毛、臭屁貓大人,想念臭陸左,但我還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啊,所以我需要離開了。”

  朵朵使勁地搖頭,晶瑩的淚豆子灑下:“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我感覺自己的嘴巴發干,見到雜毛小道朝我猛使眼色,于是出言說道:“小妖,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做,說出來唄,我們大伙一塊兒想想辦法嘛……”雜毛小道和虎皮貓大人立刻點頭贊同:是啊,是啊。

  小妖朵朵哈哈一笑,伸手揉了揉朵朵肉乎乎的臉,又將虎皮貓大人一身漂亮的羽毛弄得雜亂,她得意地說:“小娘我這次王者歸來,有幾件事情要辦……至于是什么呢?哈哈,不跟你們說了,很私人的事情,比如我有一個青梅竹馬在等我呢。嗯,不用你們管。我必須得走,誰都不準留!”

  朵朵緊緊攥著小妖朵朵的衣角角哭:“嗚嗚……那你帶著我走。”

  我立刻腦門出汗:小丫頭之前還安慰我,說不會離開我的,怎么這會兒就變卦了?不過我還沒有開始傷心呢,朵朵另一只手又拉著我的衣角:“還要帶上陸左哥哥!”

  虎皮貓大人立刻強勢插入:“還要帶上虎皮貓哥哥……”

  ********

  一直說到了凌晨兩點多,我們勉強把朵朵哄去修練了,各人散去。小妖朵朵問我,答應她的翡翠項鏈呢?我連忙從房間里拿出首飾盒,將掛鏈和吊墜重新連接好,遞到了她面前。她喜滋滋地接過來,比在自己的脖子上,一臉自信地問:“漂亮么?”

  我點了點頭,說漂亮,玉配人,人配玉,相得益彰。

  她開心地笑了,說沒想到你倒是這么會說話。我沉默了一會兒,說你真的要走啊?她點點頭說是啊,嗯,等朵朵一會兒打盹了,我就離開了。這些日子給你添麻煩了。這狐媚子這么一客氣,倒是讓我有些不自在,說就不能不走么?你看朵朵也離不開你。她轉頭回去看了一眼在窗邊打坐的朵朵,說不行,她真的有重要的事情。不過她記得我的號碼,沒事會打電話回來的。

  我說哦,心中卻不由得一陣酸楚,淡淡的,不知道怎么說才好。

  我們沉默了很久,一直等到朵朵開始“小雞啄米”之后,小妖朵朵抬起頭,對我說:“陸左哥哥,要加油啊,希望下一次見到你,會變得很厲害、很厲害哦……加油!”說完這些,她拿著那串用廢的麒麟胎,消失在了我的視線里。我望著小妖朵朵消失的地方,心中像是被什么緊緊抓住了,恍然若失,一種沒有來由的痛楚就浮上了心頭。

  我下意識地來到窗邊,發現本來應該在打瞌睡的朵朵,小丫頭靜靜望著窗外,流了一臉的眼淚。

  小妖朵朵,這個小狐媚子終于離開了我們。自從今年春節后她出現在朵朵的靈體上起,從恐懼、忌憚到現在的朋友和親人,我們之間發生了很多故事,然而,她終究是要離開了……

  她還會回來了?不知道怎么的,我眼淚奪眶而出,望著這個陷入沉睡的城市,默默無語。

  兩天后,我接到了我母親打來的電話,說我奶奶突然腦溢血去世了,讓我趕緊回去奔喪。

5條評論 to“第十五卷 第十七章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1. 回復 2014/05/19

    虎皮貓大人

    虎皮貓大人立刻強勢插入:“還要帶上虎皮貓哥哥……”

    ——————嘎嘎,本大人什么時候這么沒節操了……

  2. 回復 2014/07/17

    雪瑞

    還我項鏈……

  3. 回復 2014/12/08

    陸左

    回歸小妖朵朵

  4. 回復 2015/03/17

    小雜毛

    小妖你一棵植物,哪來的那么多隱私啊

  5. 回復 2016/03/03

    奧瑪乃康

    小妖朵朵成為一個青春少女,孤男寡女,沒法留,不如散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