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九章 投名狀

  有尚晴天幫我說話,怒氣沖沖的洛小北終于沒有再爆發了。

  看得出來,她到底還是有一些害怕這個溫潤如玉的男子,對于他的話,多少也是能夠聽一些的。

  尚晴天問起了我的打算,我看了屈胖三一眼。

  他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我這才告訴他,說我們準備離開荒域,不過在此之前,還有一件事情要辦。

  尚晴天問我什么事,我告訴他,說得幫一個人報仇。

  尚晴天眉頭一樣,說俞千二?

  我說你知道他?

  尚晴天沉吟了一番,說俞氏家族,我的確有聽過一些,不過俞千二的名字,也是最近剛剛知道的。荒域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消息終究還是會傳開來的,所以我也知道了一些相關的事情,不過……

  他停頓了一下,然后說道:“你已經讓那么多的人為他陪葬了,難道還不夠么?”

  我搖頭,說不夠,還有一個人沒有死,我心難安。

  尚晴天問我,說是誰?

  我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釗無姬。”

  果然,聽到這個名字,就連平素里一直顯得十分淡定的尚晴天也是一臉震驚,盯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你知道你在說些什么嗎?”

  我說我知道,現在的我腦袋并沒有燒掉。

  尚晴天瞧見我一本正經的表情,突然間笑了起來,指著不遠處倒伏的尸體說道:“事實上,這些人是過來追殺我們的。”

  我反倒是一愣,說哦,然后呢?

  他伸出了手來,對我說道:“從陸小哥這些天的所作所為來看,你并不是有勇無謀之輩,所說的話兒,也必然是謀定而后動的。我因為救這幺妹兒,也跟臨湖一族結了仇,與其被人整日如老鼠一般追來追去,不如回身拼死一擊。我的意思是,如果缺幫手的話,可以算我們一個。”

  我瞧得出他眼中的真誠,不過卻不敢妄自做出決定來。

  因為能夠做主的,不是我,而是我身邊這個肉乎乎的小胖家伙兒。

  于是我看向了屈胖三。

  尚晴天大概是瞧見了屈胖三在我們兩人之間的主次之分,也跟著望了過來。

  他一望,旁邊的洛小北也低下了頭來。

  被三人圍觀,屈胖三頓時就是大怒,沖著我喊道:“這兒破事兒還要問我么?大人我只負責高屋建瓴,具體的事情,你決定就是了,何必要我事必躬親?”

  呃……

  我有點兒無語,不知道他這到底是同意呢,還是不同意呢?

  所以我沒有動。

  如此持續了好一會兒,屈胖三終于被人盯毛了,嘆了一口氣,說唉,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吧。

  啪!

  尚晴天一拍手掌,大笑著說道:“突然很期待與兩位的合作,因為很有趣的樣子。那么,我可以問一下,具體的計劃,到底是什么呢?”

  屈胖三顯然是不想在出風頭,閉口不言,我只有站出來,開口說道:“我們在一個地方設立了伏擊點,有很大把握將那老妖婆給弄死,現在唯一的難題,就是如何將她給引出來了。”

  尚晴天說這個好辦,臨湖一族雖然高手眾多,但是稱得上獨當一面的卻很少,之前損耗了幾個,現如今村中只有兩人,回頭我們引出來,宰了,她就不得不出面了。

  我想起藤族蚩老爺子的話語,說臨湖一族,天生戰士,隨便一長老,都能敵旁的小部族的族長。

  我是見過臨湖一族長老的厲害,無論是祭祀長老的所向披靡,還是松長老的憑空懸立,都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比擬的。

  在臨湖一族的大本營附近,宰了兩位長老,這事兒說得容易,但是辦起來,太難。

  聽到我提出來的疑問,尚晴天笑了。

  他露出了潔白的牙齒來,微笑著說道:“別人都說入伙,需要交納投名狀,博取信任;我看屈小兄弟對我好像有一些不同意見,不如就由我來辦這事兒吧?”

  屈胖三連忙叫屈,說我擦,我特么的都快睡著了,什么叫做我有不同意見,沒意見。

  尚晴天似笑非笑,說真沒意見?

  屈胖三說你想表現呢,我也是肯給你機會的,快點去,老子是曹操,你就是關羽,我溫酒等你,趕緊去把華雄狗命取來,快快的。

  尚晴天苦著臉說道:“呃,這個……這里離臨湖一族的聚集區,得有幾十里路。”

  屈胖三無所謂地搖搖頭,說沒事的,我們剛才放了幾個報信的過去了,過來的追兵,你跟陸言處理就好了——啊,好累啊,這位漂亮姐姐,抱抱我吧,我好累呢……

  呃,你一摳腳大漢靈魂的家伙賣萌,這樣真的好么?

  我心中吐槽,沒想到洛小北卻偏偏吃他那一套,一來小家伙長得圓乎乎、肉嘟嘟的,粉雕玉琢,就像一個小湯圓,二來他說話奶聲奶氣,充滿了稚氣,極大地激發了女人的母性,對于這個陰險小東西的要求,居然沒有任何拒絕,直接將他給抱在了懷里來。

  這家伙得意洋洋地趴在洛小北的胸口,然后說道:“漂亮姐姐,我們去林子里等著看戲吧,我跟你說,陸言這小子沒有別的,拼命時的那表情,挺逗。”

  呃……

  我忍不住朝他豎起了中指來,心中十分郁悶,也有些不屑——到底是小屁孩,趴一飛機場上面,你有什么得意的?

  你有本事去抱那妹子的姐姐,那才叫一個挺拔……

  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朋友妻,不可戲,雜毛小道,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洛小北抱著屈胖三跑到了那邊的小樹林子后面去,而尚晴天則與我離那一堆尸體遠一些,緊接著居然從兜里摸出了一包白色七星煙來,遞了一支給我,我擺擺手,說不好意思,不抽。

  他有了詫異,說不會?

  我搖頭,說戒了。

  尚晴天給自己點燃,然后說道:“戒了好,抽煙這習慣其實挺不好的,我也是壓力大的時候抽一口。對了,你是從哪兒找到的這么一個活寶?”

  我說俞千二的一個朋友。

  尚晴天一邊吸煙,一邊跟我說道:“我聽說了,王秋水那幫人也在到處找他,至于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不過能夠讓王秋水這么上心的人,想必還是有一定本事的。”

  我點頭,說對,這家伙簡直就是一妖孽——對了,洛小北是你什么人?

  尚晴天說我一親戚,她姐姐跟我關系還可以。

  我說洛飛雨?

  尚晴天說是,對了,你跟洛飛雨應該很熟吧,要不然她不會把你送到這兒來的。

  我說其實也只是見過幾次面,不過她跟我一朋友挺有淵源的。

  尚晴天愣了一下,說你朋友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蕭克明?

  我說對,不過他的掌門之位被擼了,現在不是。

  尚晴天臉色一變,說怎么會,他是受了陶晉鴻的遺命繼承的位置,外有黑手雙城奧援,內里又有幾位長老輔助,如何會被人擼下來呢?

  我瞧見他與邪靈教關系密切,雖然看做派并非邪道中人,但也不愿意表露太多茅山秘辛,于是含糊地說道:“這個就不知道了,反正這事兒全江湖都知道了,你之所以不曉得,應該是在這兒待太久的緣故。”

  尚晴天拍了拍額頭,說應該是,身邊的朋友都在進步,我也是狠了心,才在荒域修行的,太久沒出去了,自然是孤陋寡聞。

  兩人就這般閑聊,尚晴天告訴我,說想讓洛小北跟我一起回去,至于她要找的東西,他一時半會兒不走,就幫著她一起找就是了,不然留在這里,也是惹禍。

  我說她的本性倒是挺善良的,只不過偶爾還是有一些小姐脾氣。

  尚晴天笑了,說你倒是看得透徹。

  他是一個讓人如沐春風的男子,無論是談吐還是待人處事,都能夠適當把握分寸,跟他談話,其實很舒服。

  整個談話過程,他都沒有對我試探太多,如果我不愿意聊,他立刻打住,轉移話題,他甚至連后續的計劃都不問我,表現出了充分的信任來。

  過了幾十分鐘,突然間臨湖村莊的方向傳來了一陣疾步之聲。

  沒多久,一匹匹騎著毛狼的戰士從那濃霧之中沖了出來,我和尚晴天停止了聊天,遠遠地望著對方,發現那毛狼巨大,一匹身上坐著兩人,在瞧見我們之后,后面那人跳下了來,而前面那人卻駕馭著這巨狼,朝著我們的后路包抄過去。

  他們是怕我倆跑了。

  不過我們并沒有跑,而是瞇著眼睛打量著這一伙人的帶頭者。

  差不多五分鐘,我們被重重包圍,至少有五十人的規模,而在最前面,有一個毛發濃密的壯漢被人簇擁著來到了跟前,打量著我們,最終盯中了我,厲聲喝道:“陸言,你居然還敢露面?”

  我盯著那個持著巨斧的家伙,平淡地問道:“我們好像一起吃過酒?”

  壯漢點頭,說對。

  我嘆了一口氣,說唉,好歹也有過一頓飯的交情,我真的不愿意殺你。

  壯漢哈哈大笑,說我倒是愿意將你腦袋砍下來,獻給族長。

  他的大斧一揮,怒吼道:“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