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一章 君子一諾

  釗無姬恢復全盛時期的修為,這對于我們來說,無疑是一個宛如晴天霹靂的壞消息。

  無論是我,還是依韻公子,都變得沉默了起來,而洛小北更是嚇得臉色發白。

  她有過在臨湖一族被俘的痛苦歲月,感觸最是深。

  一想起那段日子,她就嚇得渾身直打哆嗦。

  唯有屈胖三哈哈大笑,我瞧見他那得意模樣,忍不住說他是不是嚇壞了腦子,而屈胖三卻毫不猶豫地大聲說道:“我原本還覺得殺一個身受重傷的釗無姬勝之不武,現在看來,倒不必承擔這樣的罵名了。”

  這樣的話兒,我聽在耳中,覺得是吹牛皮,然而依韻公子卻信以為真,拱手說不知道屈小哥有什么想法?

  屈胖三牛皮哄哄地說道:“無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依韻公子更是驚訝,上下打量了一會兒這個肉乎乎的小胖墩兒,說屈小哥自信能夠敵得過那釗無姬?

  這話兒說得洛小北雙眼發亮,而屈胖三卻指著我說道:“別看我啊,殺釗無姬的人,是他。”

  “他?”

  洛小北一臉驚訝,指著我說道:“他什么本事我會不清楚?就他那樣子,別說釗無姬本人,那老妖婆拔一根腿毛,都能夠把他給滅了。”

  這話兒糙,理卻不糙,依韻公子也有些奇怪地望著我。

  這兩天來,他與我并肩而戰,雖說我的手段神奇,但并沒有表現出能夠戰勝釗無姬的壓倒性優勢。

  夢想可以有,但夢想不可能殺人。

  面對著兩人的質疑,我尷尬地說道:“計劃是有,不過至于能不能成功,這個就得看老天是否賞臉了。”

  依韻公子立刻反應了過來,問我說道:“靠那個法陣?”

  我點頭,說對。

  洛小北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說法陣?什么樣的法陣,在哪兒呢,能不能帶我去看一眼?

  我沒有說話,反而是依韻公子幫她說道:“對啊,陸言,小北別的不談,但是在法陣方面,卻已經成了大器;你別看她小,在當今的法陣界,絕對能夠排進前三名之列,而且她是前代陣王屈陽的弟子,見識過的法陣數不勝數……”

  他這般說辭讓我對洛小北刮目相看,反倒是旁邊的屈胖三有些不信,說等等,漂亮姐姐,屈陽什么時候收你當作徒弟了?

  洛小北噗嗤一笑,說說得好像你知道些什么一樣;不過他剛才漏說了一句,是隔代弟子——我手中有一本當年陣王屈陽留下來的陣法概論,自小研讀,頗有心得,后來我母親又遍訪名師,所以在法陣之上,倒是不怯于旁人。

  屈胖三點了點頭,不過我瞧見他嘴角微微一翹,就知道這小東西對洛小北的話兒不屑一顧。

  他待洛小北說完之后,平靜地說道:“法陣是我布的,人得陸言來殺,至于諸位的任務,就是幫著陸言,將人引入其中便是了。”

  他剛才裝得人小體弱,而這話兒扔出來,卻是硬邦邦的,沒有商量的余地。

  洛小北不敢傷他自尊,小心翼翼地說道:“不如帶我去看一眼,我也可以幫忙查遺補缺,看看有什么可以補充的,你說呢?”

  屈胖三一臉無辜地說道:“小北姐姐,別的我都無所謂,但是這個,我不會容許任何人質疑。”

  珞小北無話可說了,而依韻公子則陷入了沉默之中。

  將身家性命,交給一個看樣子還沒有斷奶的孩子,這樣子的決定是否正確,他需要思量一下。

  因為這個決定不單單關系到他,也關系到洛小北。

  他不得不慎重。

  過了許久,他突然問了我一句話:“你跟蕭克明挺熟的?”

  我不知道他在這個關鍵時刻,為什么會問出這樣一句話兒來,不過還是誠懇地回答道:“還行吧,曾經并肩戰斗過。”

  他點了點頭,又問我道:“你姓陸,叫做陸言,又認識蕭克明,想必跟與蕭克明并稱為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陸左,有一些關系吧?”

  啊?

  我的眼睛瞇了下來,想了一會兒,決定既然是要并肩而戰,那么就需要保持坦誠,于是說道:“陸左是我的師父,同時也是我的遠方堂哥。”

  聽到我的回答,依韻公子沒有什么表示,反而是洛小北一臉驚訝地大聲喊道:“什么,你是陸左的堂弟?”

  我說如假包換。

  洛小北氣呼呼地說道:“怪不得你那么討人厭呢,原來跟那臭東西是一伙兒的。”

  話兒是這么說,她看向我的眼神,卻變得柔和起來。

  隱約間還有幾分羞澀。

  什么情況?

  我有些發愣,而依韻公子卻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么我沒有問題了,有什么吩咐,只管開口吧!”

  依韻公子曾經被人稱作邪靈四大公子,雖然他極力撇清,但我感覺他跟邪靈教到底還是有一些關聯的,而陸左和蕭克明兩人,是攻占邪靈教總壇的罪魁禍首,這兩方之間的關系,就算不是敵對,想必也是有一些齟齬的,然而他給我的感覺,卻有一種英雄惜英雄的情緒在。

  我雖然不太懂依韻公子為什么會這么爽快地決定,但是對于他的加入,還是感到很興奮。

  這兩日的短暫相處,讓我對這位看不出年紀、溫潤如玉的男人產生了極大的好感,也認可了他的手段和修為,即便是面對著釗無姬那老妖婆,也未必沒有一搏之力。

  有他在,我的信心就增強了許多,也感受到了一種沉重的壓力。

  此戰務必成功,只許勝,不許敗。

  就在我們商量妥當、將地點透露出來的時候,突然間有一股妖風貼著地面急速吹了過來,我感覺到渾身一陣哆嗦,憑空生出一種被人瞧了個前后通透、干干凈凈的感覺來。

  仿佛我身上的任何秘密,都被人琢磨干凈了。

  我下意識地拔出了長劍來,而依韻公子吹了一個呼哨,不遠處有一頭灰色巨狼從濃霧之中狂奔而來。

  灰狼走到跟前,依韻公子帶著洛小北翻身上了去,然后對我們說道:“她來了,走!”

  話音剛落,他轉身就離開了。

  他并不是去逃命,而是朝著那個地方快速撤去,至于我和屈胖三,他倒也不怕我們,畢竟這兩天的并肩戰斗之中,他也是見識過我的土遁術。

  依韻公子剛剛驅狼跑出兩百多米,突然間就有一股煙云如狂風奔馬而來。

  那股煙塵的中間,卻是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

  她身穿華貴的錦衣,滿頭的亂發隨風飛揚,然而仔細一看,卻能夠發現這些并不是頭發,而是無數條細碎的長蛇,密密麻麻。

  釗無姬全身血光縈繞,在她的身邊,有無數的亡魂在呼嘯,一張張蒼白的臉在她的周圍盤旋。

  我認出了十來個人,其中有幾個,居然是釗無姬的貼身侍女,或者是臨湖一族的后勤人員。

  這些人絕對不可能死在那一場古樹轟塌之役。

  如果不是,那么她們應該就是死在自己人的手里,或者是……

  釗無姬將這些人的性命給祭祀了,從而獲得了邪神的力量,最終讓自己恢復了全盛時期的力量。

  真的是如此么?

  我腦洞大開,然而越想越覺得這個解釋合理,而就在這個時候,那老妖婆也發現了我們,厲聲喊道:“留下命來!”

  她在千米之外,然而手一揮來,卻有五道勁風,陡然出現在了我們的跟前。

  我腳步一挪,人出現在了百米開外,回頭望來的時候,卻發現剛才我站立的地方,居然有五道溝壑,深不見底。

  好兇狠的家伙,她還是人么?

  我的心中狂跳,沒有半分猶豫,土遁術驟然激發,拉著屈胖三就朝著那布陣的野林子快速跑去。

  這個時候天空已經下去了大雨來,閃電劃破夜空,雷聲轟鳴,仿佛末日一般。

  我在屈胖三的指引下不斷逃遁,然而卻發現不管我如何加速,那釗無姬一直緊緊地跟在我的背后,時不時揮出一爪來,差點兒就將我給折騰死去。

  我在跟死亡賽跑,因為稍微一個不注意,就得被人給弄死。

  奔跑還在繼續,我卻感覺到釗無姬離我越來越近,有好幾次,差點兒就要將我給抓住,這個時候屈胖三也開始擔憂起我來,高聲喝道:“別緊張,別著急,你這樣下去,會被活活累死的。”

  他話兒是這般說,但卻一直袖手旁觀著。

  又一個土遁,而這個時候那老妖婆仿佛算準了我的出現一般,居然出現在了我的跟前,朝著我的胸口猛然拍了過來。

  我猝不及防,眼看著就要撞過去,這個時候屈胖三終于出手了。

  他一記飛踹,踢向了那老妖婆的襠部。

  這一招陰毒,不過卻被格擋了去,而這個時候,依韻公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殺了出來,一把折扇,將那老妖婆給接了過去,然后從我們吼道:“走,帶著小北離開。”

  他將洛小北朝著我們這邊推了過來,然后右手一搓,那折扇陡然展開。

  江山如畫,美人如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