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二章 我不在乎

  土遁術既然是一門手段,有優點,自然也有弱點。

  它最主要的破綻,就在于容易被高手勘破,但凡精通奇門遁甲、懂得這里面門道的高手,都能夠了解一二,從而確定了方向,然后奇兵陡出,陡然發難。

  當初一個荊可都能夠追逐上我的腳步,更別說是這個恐怖的老妖婆釗無姬。

  所以如果就這樣追逐下去,我肯定會被耗死。

  即便是屈胖三站出來,只怕也未必能夠有所改善,然而就在這關鍵時刻,依韻公子卻突然站了出來。

  我同樣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現的,但是瞧見他一把折扇,居然硬生生地將氣焰滔天的釗無姬給阻隔了住,并沒有讓她抽身出來,再對我們進行追擊。

  我頭也不回地牽著屈胖三和洛小北,就朝著前方狂奔而走。

  下一秒,我們又出現在了百米開外。

  剛剛冒出頭,我就感覺到身后傳來一陣悶雷一般的炸響,整個空間的炁場都為之紊亂,就連屈胖三給我指點的卦門方位,都變得一陣模糊。

  我沒有猶豫,立刻向前跑,足足跑了兩百多米,方才脫離了兩人的比拼范圍。

  洛小北拼命掙扎,想甩脫我的手,她對我們將依韻公子留在那兒斷后的事兒有著很大的意見,大聲叫嚷著,然而這個時候,一直黏著她、仿佛童叟無欺的屈胖三卻開口說道:“我們跑得越快,他越能夠活下來。”

  洛小北怒氣沖沖地瞪著我,大聲喊道:“陸言,你還是不是一個男人?你若是,就折回去,帶著他一起走。”

  我沒有說話,大腦飛速轉動,滿腦子都是如何找到最近的路徑,而屈胖三則幫我解釋道:“我要布陣,陸言要準備最后一擊,不能殺了釗無姬,我們所有人都得死,所以這事兒,是尚晴天必須經歷的,也只有他能夠抵擋住瘋魔來的釗無姬,沒有別人了。”

  說話間,我們終于來到了那野林子附近,我一路上憋足了氣息,到了地頭,整個人頓時就感覺到一陣疲憊欲死,松開兩人的手,直接就跪倒在了泥地里。

  頭上的暴雨如注,不斷地澆打在我的頭皮上,周圍到處都是爛泥,坑坑洼洼,水花濺落在了我的臉上,一陣冰涼。

  屈胖三邁著小短腿,沖進了野林子里去,臨走之前,吩咐洛小北:“照顧好他,不然大家都得死。”

  我跪倒在地,不斷地調整呼吸,然而心臟卻一直都在激烈跳動著。

  不知道過了許久,旁邊有人過來拉我。

  是洛小北,我卻甩開了她的手,平靜地說道:“別動我,給我一點兒時間。”

  洛小北氣呼呼地扔開我的手,惱怒地說道:“你得意個什么勁兒啊,你以為你是陸左?告訴我,那奶孩子為什么說你才是最終決定勝局的人?”

  我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許久之后,方才說道:“說不如做,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洛小北哼了一聲,說故弄玄虛,他也是,居然還信了你們。

  我緩緩地站了起來,按照巫力上經的手段伸展了一會兒四肢,感覺渾身的酸痛似乎消減了一些,力量又源源不斷地涌上了心頭了來,這才輕松了一下,有些踉蹌地朝著那邊的野林子走了過去。

  我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前走著,洛小北追了上來,繼續追問,我沖她笑了笑,說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不過有一句話,我相信你應該會同意。

  洛小北揚起了眉頭,說什么話?

  我說小人物改變世界,你覺得這話兒對不對?

  洛小北嗤之以鼻,說呸。

  我莫名覺得心中恣意,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而這個時候,落雷一般的響聲,由遠而近,朝著這邊快速傳了過來,我猛然扭頭,對她說道:“他們來了,你進林子里去。”

  洛小北倔強地說道:“不行,我也要在這里接他。”

  我凝重地說道:“依韻公子為了給我們爭取機會,拼盡了全力,甚至還豁出了性命去,這事情,你不提,我也放在心上。不過也想讓你知道,他不是蠢人,知道為什么拼命,也知道為什么相信我們。既然如此,你即便是不相信,也請祝愿我們,在這一戰之中,最終能夠活下來。”

  說罷,我緩緩轉過了身去,望著遠方。

  洛小北聽到我的話語,猶豫了幾秒鐘,終于動身了,朝著野林子跑了過去。

  我站在野林子前面的爛泥之中,認真地檢查了一下身上所有的裝備,然后開始調整呼吸,讓自己的狀態保持在了一個相對于活躍的巔峰處。

  雷聲漸進,天空的陰云低沉,仿佛就壓在了我的頭上一般。

  站在這如注的暴雨之中,我突然之間,心中生出了一股壯志豪情來。

  屈胖三對于釗無姬的評價十分高,他說這個老妖婆擁有之前邪靈十二魔星之中數一數二那幾位家伙的實力,而在獲得了邪神的力量之后,已經攀升至了荒域這個世界的巔峰之流。

  對付這樣的家伙,洛小北這個平日里根本看不起我的女人束手無策,就連依韻公子那般看起來如同高山厚重、大海寬闊的男子,都不是決定性的力量。

  屈胖三一天到晚牛皮哄哄,然而也只能是幫我查遺補缺。

  殺死釗無姬的重任,落在了我的肩頭。

  也就是說,我是此戰的關鍵,眾人的性命,其實都交在我的手上,這份沉甸甸的責任固然壓得我喘不過去來,卻也讓我憑空涌出了萬分的壯志豪情來。

  一年之前,我在干嘛?

  半年之前,我在干嘛?

  沒來荒域之前,我還曾經在懷疑自己的人生,而此時此刻,我卻已然成為了許多人的牽掛和希望。

  這種感覺,難道就是強者的姿態了么?

  我越是這般想著,心中越是沉靜,不知道過了許久,一股狂風吹遠方倏然吹來,竟然將那暴雨都給吹得一片歪斜,而就在此時,有一個黑影如同獵豹一般,從遠處驟然沖了過來。

  是依韻公子。

  我的心中一喜,然而隨即狂震,大聲吼道:“小心后面!”

  火眼之中的依韻公子面露笑容,不過這笑容卻多出了幾分苦澀來,顯然是已然無能為力了。

  依韻公子的身后,有一團漫天黑霧凝聚成的巨大手掌,驟然而至,最后重重地拍擊到了他的后背之上去。

  砰!

  我瞧見依韻公子的身子稍微地弓起,應該是有意識地在抵御這樣的力量,然而這股力量到底還是太過于兇猛了,他終于站不住了,身子凌空飛起,朝著前方幾十米遠處撲落而下。

  我在瞧見那手掌揚起的一瞬間,便已經動身了。

  下一秒,我抱住了跌落下來,滿身都是鮮血的依韻公子,轉身就朝著那野林子里跑了過去。

  我走得快,三兩步都沖到了邊緣,而黑風一卷,釗無姬已然沖到了跟前來。

  洛小北露了面,我將滿身都是鮮血,不知生死的依韻公子扔給了她,然后回過了身來。

  我往后退了一步,進入法陣之中。

  釗無姬就站在了我的十米開外,她的身子懸空而浮,腳下有黑煙滾滾,無數扭曲而猙獰的面孔或者憤怒、或者悲傷、或者嬉笑,宛如實質一般地將她給承托而起。

  她并沒有如對付依韻公子一般陡然撲了過來,而是與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然后瞇著眼睛說道:“我感受到了你身上的殺氣。”

  我緊緊捏著拳頭,指甲都掐到了肉里去,強忍著心中的恐懼,一字一句地說道:“這世間,誰人不想殺你?”

  她蒼老的臉孔突然之間,竟然年輕了幾十歲,變成了一個嫵媚少婦,通體瑩白,嬌聲笑道:“我就那么討人厭么,呵呵?”

  她變美了,而給我的壓迫感卻更加沉重。

  我指著她周身的蒼白鬼魂,說道:“你之所以能夠恢復實力,想必是拿自己人來祭祀邪神了吧?”

  釗無姬毫不掩飾地說道:“世人卑賤,皆是螻蟻羔羊,即便是我族中人,在我眼中也是隨時可以犧牲的小角色而已,為了我的強大付出生命,是他們的榮光。”

  印證了心中的答案,我憤怒地吼道:“你這個瘋子、惡魔!”

  釗無姬的嘴角往上一翹,溫柔地說道:“謝謝你的贊揚,不過我們應該談點兒正事,比如如何將你給宰了,是剝皮抽筋呢,還是放鼎爐之中給煮了?”

  我說你有本事就過來拿我性命。

  釗無姬依舊沒有動,而是指著我身后的林子說道:“我感覺到了殺氣,與那日蝴蝶谷里一般的殺氣。我知道你能夠這般淡定地跟我說話,是因為和上次一樣,都有所布置——你們在這林子之中,布了法陣,準備把我困住,然后將我擊殺……”

  聽到這老妖婆的話語,我的臉色一點一點兒地發白,恐懼的表情也浮現于臉上。

  完了,她什么都知道?

  瞧見我臉上表情的變化,釗無姬突然狂笑了起來:“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情,任你殫精竭慮地算計,可是我,都不在乎!”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神不在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