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三章 全世界都在等待

  大片的黑色火蓮綻放,一朵變兩朵,兩朵變四朵,四朵化作數十朵,朝著這邊蔓延而來。

  那些黑色火蓮十分詭異,就算是在這如注暴雨之中,也沒有辦法澆滅,反而如同那火上添油,更加旺盛起來。

  我艸!

  瞧見這火焰即將把整個野林子都給吞沒,葬送于火海之中,而屈胖三所有的布置不知道會不會付之一炬,我的心中一陣慌亂,忍不住就爆出了粗口。

  我抽身向后狂退,那火焰迅速蔓延,將小半野林子都葬送于火海之中,我哪里敢有半點兒猶豫。

  不過轉身就跑,并不是我的性格。

  釗無姬瞧見了我臉上所表露出來的驚慌,足尖輕點,便倏然沖到了我的跟前來。

  在她的眼中,我是一個煞星。

  原本只是想招攬過來,當做是部族里一個治病救人的醫生,然而沒想到因為這么一個小小的打算,不但損失了差不多一個狩獵隊,而且還有兩名愛將死掉。

  我不知道蒯夢云和荊可在這老妖婆的心中,到底是一個什么地位,卻知道被稱作臨湖一族年輕一輩的頂尖高手,自然有著其重要之處。

  然而這不過是開始,最大的噩夢是在后來的蝴蝶谷。

  臨湖一族最精華的人員,在那兒全部都葬送了去,就連她自己都身受重傷,那一次的損失,臨湖一族幾十年都未必能夠喘過氣來。

  臨湖一族在荒域之中,是出了命的蠻狠,東征西討,滅族無數,這是建立在強權和武力之上的。

  一旦失去了這些,她所領導的臨湖一族畢竟變成過街老鼠,被眾人追打。

  那將是一場災難,而避免這災難的辦法,就是將我這伙始作俑者給抓到,并且公開處決,好好揚一揚臨湖一族的威嚴。

  這才是破局之法。

  釗無姬對我的恨意達到了極度的巔峰,正因為如此,她方才害怕我再一次的逃離,如果是那樣的話,她將會變成一個大笑話,而臨湖一族,也將面臨滅亡的境地。

  所以顧不得那黑蓮業火燒掉整個野林子,她便沖了過來。

  然而當她一沖入火場的時候,卻突然間感覺到周遭的空間陡然一轉,無數的炁場變換,天地顛倒。

  火焰依舊蓬勃灼熱,然而這空間卻仿佛被剝離了出去一般。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因為頭上的暴雨已然如同瓢潑,火焰吞沒著稀疏的林子和野草,世間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真實,但她卻有一種被困住的恐懼。

  已經有多少年,沒有感受到這種恐懼了,即便是上一次從天空跌落,她也沒有這般心跳加速。

  我在林中狂奔,突然間感覺到身后的釗無姬并沒有如預料之中的趕過來。

  我回過頭來,瞧見她居然抽身脫離了這片火場。

  她想走。

  就在此時,半空中突然傳來了一聲捏足了腔調的炸響:“釗無姬,既入我門,那就乖乖坐下來吃茶,咋又要走捏?你以為我這里是公共廁所,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咩?”

  砰!

  在這樣的話語之中,釗無姬沖到了樹林邊緣來,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阻力,毫不猶豫地向前拍了一掌。

  巨大的震動從她的前方轟然傳來,然而那雨幕之中,一陣波紋瀲滟,外界的事物居然驟然模糊,仿佛這野林子化作了一個牢籠,將這里面的所有人與事物,都鎖在了里面來。

  砰、砰、砰……

  又傳來了幾聲雜亂的炸響,一聲比一聲更加磅礴,然而釗無姬終究沒有破開法陣的屏障。

  她的確是厲害,我甚至有一種感覺,她那一掌能夠將我給直接拍死了去。

  但即便如此,她也終究不能夠與這天地自然為敵。

  唐吉坷德對風車,有什么意義?

  明白了這一點,釗無姬陡然轉過身來,身邊的黑霧騰騰,狐媚的錐子臉變得格外猙獰,青筋冒出,厲聲喝道:“你是誰?”

  那人淡淡說道:“我們應該見過面,寶貝,你比之前漂亮多了……”

  寶貝?

  聽到這話兒,我感覺面前掉了一地的節操,而釗無姬在一瞬間也明白了過來,沖著前方的空地說道:“你就是那個小屁孩兒?”

  屈胖三悠悠說道:“然也。”

  釗無姬怒氣沖沖地吼道:“入這陣中,那又如何?難不成你們還有本事拿捏我么?裝神弄鬼的東西,我要將你們所有人,都給殺掉,讓這荒域的世人瞧一瞧,這天下,到底誰才是不能招惹的人!”

  她猛然扭轉過身子來,將雙手一托舉,無數蒼白的臉孔騰空而起,糾纏在四周,然后朝著四面八方飛了過去。

  而她則朝著我這邊飛來。

  隨著釗無姬的快速沖來,我感覺到一大股的黑蓮業火也跟隨著一起撲面而來,那些樹木在一瞬間變成了沖天的火柱,熱力宛如狂潮,火舌吞吐,席卷而來。

  好恐怖的氣勢。

  我又要逃離,這時耳邊卻傳來了屈胖三堅定的聲音:“站著,別動。”

  我心中一動,沒有再動彈,卻見那釗無姬在我十米開外的地方驟然停住,而那些火舌朝著我這兒卷涌而來,眼看著就要將一切吞沒,結果如注的暴雨在此刻卻變得格外冰冷。

  雨幕將一切火勢都給隔絕,那黑蓮業火居然沒有能夠再蔓延過來。

  不但如此,有源源不斷的灼熱之力生出,那黑蓮業火居然開始變得明亮,如同正常的火焰一般。

  釗無姬的臉色終于變了,一字一句地問道:“好一招化虛為實的手段,若是沒有對這世間萬物深入內里的了解,是不可能通曉此法的,你當真是一個人物。”

  得到對手的贊揚,這實在是一件很漲面子的事情,那屈胖三也顯得有些得意,哈哈大笑道:“嘿嘿,讓你記住了,我的名字叫做……”

  “屈胖三!”

  我瞧見釗無姬的臉色十分陰沉,眼珠子一轉,心道肯定有鬼,忍不住大聲提醒。

  然而聽到我的話語,那家伙卻是怒火攻心,毫無風度地破口大罵道:“胖你妹,老子這個是嬰兒肥好不好?給我點兒時間,我長高了,發育了,就能夠瘦下去——陸言你大爺,你要是敢再叫我屈胖三,我就……哎喲!”

  就在他這一頓氣急敗壞地嘮叨之中,突然間傳來了一聲慘叫,我瞧見釗無姬驟然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屈胖三想要出風頭,卻沒有想到釗無姬根本就是在找尋他的方位。

  那老妖婆是個人精,自然知道主持這法陣的,是那個豆芽菜兒一般大的熊孩子。

  雖然這事兒理解起來有一些難度,不過像她這樣活了幾百年的老妖婆,離奇的事兒見得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也不差這么一件。

  她在短時間內,已經分清楚了主次,明白只要將這熊孩子給搞定,所有的一切麻煩,都將迎刃而解。

  出手!

  我聽到了一聲慘叫,心臟一下子就揪了起來,對那個小東西擔心得要死,然而很快就松了一口氣。

  那個家伙罵罵咧咧,污言穢語不要錢地批發出來,大部分意思,是他想和這位臨湖一族的族長發生一些比較親密的關系,甚至還想跟她的先輩發生同樣的純潔友誼。

  這話語,就連我這經歷過許多世事的家伙聽起來都有些面紅耳熱,真不知道這話兒是怎么出自于這個三兩歲的小屁孩兒之口。

  不過他這樣的話語,顯然也成功激怒了那位位高權重的老妖婆,對他好是一通攆,弄得雞飛狗跳。

  我朝著聲音發出來的地方飛奔而去,然而他的聲音十分漂浮,一會兒東,一會兒西,讓人摸不清頭腦,正當我像一個無頭蒼蠅四處找尋的時候,卻聽到有人叫我:“陸言,過來。”

  我回頭一看,卻見洛小北在一棵大樹后面朝我招手。

  我沖過去,瞧見洛小北和依韻公子都在,不過那依韻公子躺倒在了地上,不知死活,而洛小北則不斷揮動著手掌,撥動著面前的千絲萬縷。

  那些千絲萬縷是綁在樹上的紅繩,每動一下,我就感覺到空間之中有一處變化。

  我走了進來,卻見洛小北往左一揮,我進來的那一面頓時就是一陣模糊,然后出現了兩個前后追逐的人影。

  是屈胖三和釗無姬,兩人一逃一追,顯得十分火熱。

  我先是查探了一下依韻公子,發現氣息猶在,只不過是昏迷過去了,便站了起來,問洛小北說道:“現在什么情況?”

  洛小北沒有回頭,不過臉上卻是一陣激動,語氣狂熱地說道:“他真的是一個天才,也只有這般的天才,才能夠相處這般的玄妙法陣來,天啊……”

  我說現在怎么辦?

  洛小北一陣眼花繚亂的撥動之后,猛然回過頭來,盯著我說道:“他去消耗釗無姬了,他告訴我,他撐不了五分鐘,如果你不準備好,我們所有人就都得死了——那個位置……”

  她一揮手,前方出現了一片空地,然后對我說道:“就在那里,他幫你引過來。”

  我與洛小北的雙目相對,感受到了她宛如癲狂一般的情緒。

  該我了啊?

  我深吸一口氣,走到了前方的空地上,然后對著面前的空氣說道:“釗無姬,你是時候為了自己的狂妄,付出代價了。”

  我手往懷里一抹,抓出了七把木劍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