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四章 戰爭已經結束了

  我的心中一片空靈。

  我忘了神劍引雷術,忘了如何射出木劍,甚至忘了自己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那一刻,我感覺到自己似乎觸摸到了什么似的,過了許久,我方才回過神來,瞧見屈胖三被一大團的黑云給圍繞,大呼小叫地沖到了我這兒來。

  黑云之后,是釗無姬。

  轟隆隆……

  頭頂上突然有一陣炸雷想起,我瞧見屈胖三在即將沖到我跟前來的時候,突然舉起了手。

  他臉上所有的驚慌失措都在那一瞬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詭異的笑容。

  他開口說道:“定!”

  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他的身體里陡然爆發了出來,將所有的黑霧驅散開去,露出了里面的廬山真面目來。

  釗無姬站在一棵小樹旁邊,雙手的指甲長有一寸,每一根都鋒利如刀。

  她的身上,有無數陰魂在游動,驅使她憑空懸浮。

  我很難想象得到屈胖三居然能夠在這老妖婆的追擊之下,沒有半點兒傷痕,但是卻知道這是唯一的機會,因為此時此刻,屈胖三逆轉大陣,將陣法的諸般力量,都用在了禁錮釗無姬的身上來。

  她停住了。

  我幾乎是出于本能,將手中的七把極品雷擊木劍射了出去。

  每一把劍,都釘在了我心中的位置,化作了一個漏勺形的北斗七星陣,將釗無姬給封住了去,緊接著我陡然拔出了被雷擊木劍鞘溫養了許多天的破敗王者來。

  我伸手舉向了天空,然后開始念起了法訣來。

  每一個音節,都敲打在了虛空之上。

  我開始感覺到云層之上,似乎有一種力量在與我進行溝通和交流,隨著我的語速變得越來越快,那種感覺就越來越強烈。

  我念得很快,不過每一顆字都咬得很準。

  “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敢有違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當最后一顆字說出口來的時候,我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力,仿佛要將我的靈魂都給吸干殆盡一般,人就快要昏迷過去;而在這樣的恐怖力量之中,我卻咬著牙,讓自己保持清醒。

  我的意識已經連通劍上,然后勾連著九天之上的某種力量。

  大雨驟然停歇。

  黑云之上,突然翻滾不休,緊接著裂開了一個口子,一道金黃色的叉形閃電將其瞬間撐大,連成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電網如漿,呈現出了金黃的顏色。

  整個天空被撐得一片星宇明朗,所有的暮色一下盡掃,整個天地都呈現出一副猙獰的明亮之色,宛如白晝。

  我感受到了一絲掌控天地的奇異感覺。

  緊接著我瞧向了不遠處的釗無姬,發現她的臉上,在此刻寫滿了恐懼。

  天地之威面前,凡人宛如螻蟻。

  我嘴角一撇,冷冷地笑了起來,將長劍往下一劈,指向了釗無姬。

  她的臉一下子變得無比猙獰,宛如瓷器一般的瑩白臉孔突然間碎裂了開來,無數的血肉迸射而出,整個人居然化作了無數的肉糜,鮮血濺射之中,她變成了一個被剝了皮的血人,然后將所有的血霧和皮囊、以及那些鬼靈充入其中,重新凝聚成了一個人形來,擋在了她的頭頂上。

  然后她開始動了,憑著這般的手段掙脫了法陣的束縛,然后朝著我撲了過來。

  但在那一瞬之間,落雷已經劈下。

  人,終究沒有雷電快。

  眼看著那并不算粗的落雷劈下,我心中還有幾分忐忑,覺得并不足以劈死對方,然而在它降臨這野林子上空的時候,突然間整個法陣開始瘋狂轉動,那雷電在一瞬間被撐大了十倍。

  轟!

  耀眼的光芒充斥在了我的眼中,而一聲穿透天地的雷鳴驟然炸響,我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好像破碎了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漸漸地回過神來,發現雨還在下,不過卻小了許多,黑壓壓的云層散開了去,有一彎月牙露了出來,然后我的目光落到了面前的不遠處。

  那兒有一個直徑超過兩丈的大坑,仿佛被隕石砸中了一般,呈現出了一個飯碗的形狀來。

  我感覺全身的力量都沒有了,勉強低下頭來,卻發現我之所以站著,卻是有人在支撐著我,而那個人,卻正是屈胖三。

  我擠著臉上僵硬的肌肉,沖他笑了笑,說你干嘛在我背后?

  屈胖三:“怕你手賤,把雷劈到我的身上來。”

  呃……

  我說人死了么?

  屈胖三搖頭,說不知道,尼瑪早知道用一半的雷擊木粉末就好了,這威力太大了,連我都差點兒給弄得魂飛魄散了去……

  剛才的那落雷之所以威力如此的大,并非我有多厲害,而是兩個原因。

  一是天時,現在正是雷雨天,自然要比憑空引雷要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再有一個,是地利。

  屈胖三把從雷洞之中帶過來的極品雷擊木粉末給全部用在了這法陣之中,那落雷最后劈落下來的時候,威力倍增的原因,就是這個。

  所以說,我做的事情其實并不復雜,差不多就是給一個大炮仗點燃火線而已。

  不過即便如此,我也是渾身癱軟,差點兒就死在了這里。

  兩人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時洛小北扶著依韻公子也出現在了我們的身邊,那位溫潤如玉的男子此刻蘇醒了過來,看著我說道:“剛才那一招,應該就是茅山的掌門絕學,神劍引雷術吧?”

  我點了點頭。

  洛小北一臉驚訝地問道:“掌門絕學,你是哪兒學來的?”

  我沒有回答。

  因為太累了。

  洛小北瞧見我沒有理她,頓時就氣呼呼地瞪了我一眼,跑到了那深坑邊緣望了一眼,然后一臉詫異地回過了頭來,沖我問道:“你劈中了兩個人?”

  屈胖三問里面有兩具尸體?

  洛小北點頭說對。

  屈胖三捧著肚子就笑了起來:“哈、哈、哈……釗無姬那老妖婆真是個傻波伊,還想憑借著一個替身,幫她擋雷,然后趁機逃脫,卻沒想到老子把陸言的小雞雞弄成了大鋼炮,根本就逃不過啊。哈哈哈……”

  呃,這是什么話兒,好污啊?

  依韻公子在旁邊嘆了一口氣,說釗無姬是這荒域有名有數的高手,若論實力,幾乎能夠排得進前十,而在其余高手都隱世不出的情況下,她甚至可以算是荒域目前還露面的高手前三,若是能夠走正途,必將會有一日得以悟道,成就地仙之果位。可惜,可惜了……

  這人居然在為自己的敵人感慨,當真是個怪人。

  屈胖三則吊兒郎當地說道:“過剛易折,世事皆是如此,像她這般蠻橫霸道的人,終究有一日會死在戰場之上的;現如今她死在了我小弟陸言,和本大人的手下,也算得上是一種造化……”

  造化?

  洛小北無語地笑了笑,說恐怕她不是這么想的。

  屈胖三聳了聳肩膀,說她都已經掛了,誰還在乎她的想法?

  洛小北點了點頭,說你講得也是。

  雨漸漸稀了,緊接著收住了雨勢,劈過雷的大地空氣清新,含氧量豐富,就是有風吹過來,讓被雨水澆得一陣濕淋淋的我止不住地發抖。

  不過這一會兒時間,我勉強感覺到有一些力量了,至少能夠穩穩地站在地上來。

  就在這時,依韻公子突然間眉頭一皺,說道:“有人過來了。”

  啊?

  聽到這話兒,我立刻就是一驚,略有些慌,說道:“誰?我們是不是得趕緊離開?”

  屈胖三一把拉住了我,說別急,看看再說。

  很快,我也聽到了腳步聲,過了差不多一分鐘左右,前方的黑暗中,突然間一動,沖來了數十人。

  我瞇眼望去,火眼之中,卻瞧見沖到最前面的,居然是一頭斑斕巨虎。

  虎身之上坐著一個人,卻正是許久未見的少女安。

  多日未見,此刻的安似乎與之前有了一種截然不同的變化,身披霞衣、頭戴羽冠的她給人的感覺好像一下子成熟了許多,并且有一種隱隱之間的氣場,與眾不同。

  屈胖三人小鬼大,眼睛最是毒辣,只看了一眼,便拉了一下我,說那妹子跟你有一腿?

  我瞪了他一眼,說滾,你也不看看人家小姑娘有多大……

  屈胖三撇嘴,說比我大十多歲的老女人,除了胸不夠大之外,基本上已經算是成熟了,你真的不考慮?

  洛小北在旁邊無奈地說道:“屈胖三,你小孩子家家的,怎么懂那么多啊?”

  屈胖三瞪了她一眼,說我們熟歸熟,但再叫我這外號,信不信我會翻臉?

  洛小北快活地笑了起來:“你翻一下小胖臉給我看看?”

  依韻公子這個時候也瞧出來了,對我說道:“這些人,應該是藤族的吧?”

  我點頭,說對。

  說話間,安已然騎著那斑斕巨虎沖到了我們的跟前,宛如雨燕一般輕靈地跳了下來,一下子就沖到了我的懷里來,大聲喊道:“陸大哥,我們過來幫你了!”

  藤族余部的首領蚩野也帶隊趕到了我們的面前來,向我致敬道:“藤族戰士,共三十二人,皆愿赴死。”

  看著這些強壯的漢子,我微微一笑。

  我說不用,戰爭已經結束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