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五章 投降

  戰爭已經結束了,然而事情并沒有完。

  荒域并不是一個消息閉塞的地方,因為這兒的靈氣充裕,幾乎大部分人都可以修行,又有諸般法門,所以只要有心,就很容易知道一些想要知道的事情。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這幾天我和依韻公子鬧得實在是太厲害了。

  蝴蝶谷一役,臨湖一族本就已經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有無數人都在盯著他們,試圖了解這頭惡狼是否真的就不行了,又或者只是一時的虛弱而已,緊接著我和依韻公子對臨湖一族的游擊和圍剿,已經落入了無數有心人的嚴重。

  臨湖一族在這荒域是一個很討人厭的存在,對于人命的漠視,以及強烈的好戰心,無時不刻的侵略性,使得討厭它的人很多。

  就連這一地區的老大華族,對臨湖一族的觀感也并不是很好。

  更別說那些被臨湖一族欺負、滅族過的部族殘余力量。

  這些力量平日里看起來好像是一堆散沙,如藤族殘部一般躲在深山老林之中不露面,畏畏縮縮、躲躲閃閃,然而真正匯聚在一起來的時候,卻也能夠形成出一股客觀的洪流來。

  藤族的出現只是讓我感覺到有些意外,然而隨后不斷冒出來的隊伍,卻讓我有些驚到了。

  荒牛族、漁族、長棍族、樂族、網族……

  這些我根本就沒有聽過的部族,多則四五十人,少則七八個,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林林總總,七七八八地算下來,居然有超過八百多人,雖然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基本上都是一水的精銳之士。

  那個叫做荒牛的部族,居然還趕了兩百多頭兇惡的蠻牛過來,這些蠻牛有著匕首一般尖銳的黑角,還有格外強健的體魄。

  他們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門,除了通常所見的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還有許多我都交不上名來的奇門兵器。

  在此之前,我已經跟藤族的人進行過了交流,也把此刻的情況跟他們說明過了。

  當得知那個籠罩在所有人心頭的陰影,已經被我用驚雷劈死的時候,藤族的所有人都給驚呆了。

  釗無姬,這個老妖婆,她居然死了?

  這不會是做夢吧?

  藤族之所以敢將殘余部族里面的所有能戰之士都拉出來,并不是看到了勝利的希望,而是因為他們被滅族的屈辱和仇恨爆發了,既然有人已經豎起了大旗,他們又如何能夠窩在叢林里茍且偷生呢?

  所以他們來了,在華族的幫助下,使用了某種法術力量,快速前來。

  然而他們此番過來,是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不為別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釗無姬實在是太恐怖了。

  沒有人有信心能夠戰勝她。

  然而現在他們卻被告知,釗無姬已經被雷劈死了,這消息對他們來說,無異于從天而降的驚喜。

  當得知是我出手引得雷,蚩野幾乎在第一時刻,跪倒在了地上,朝著我鄭重其事地叩拜,感謝我為了藤族報了血仇。

  而各個部族的匯入,使得那種驚喜的情緒在不斷蔓延。

  那些激動的部族戰士站在那宛如神跡的大坑旁邊,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又唱又跳,幾近瘋狂。

  一番喧鬧過后,終究還是恢復了平靜,各個部族的那些首領在蚩野的帶領下,找到了我,請求我出面,帶領著眾人一起,前去踏破臨湖一族在湖邊的大營,解救那些被關在牢籠之中的族人。

  聽到這話兒,我有些詫異,問他們還沒有死么?

  樂族的首領告訴我沒有,釗無姬將臨湖一族的三百多人給殺了祭祀,但是卻放過了那些被關著的俘虜。

  沒有人知道釗無姬到底是什么想法,或許是那三百人的精血比較旺盛,更容易讓她恢復實力吧?

  當然,此時此刻,也沒有人在乎她到底是什么想法。

  因為釗無姬已經成了兩坨黑乎乎的焦炭,正如屈胖三所言,誰還會在乎她呢?

  面對著眾人的請求,我猶豫了一下,看向了屈胖三。

  不知道為什么,我本能地想要征詢他的意見。

  結果這小東西眼珠子一轉,舉著小拳頭大聲吶喊道:“天人陸言,雷神轉世,斬妖除魔,誅殺妖婆,踏破臨湖,報仇雪恨!”

  呃……

  我正想揪他耳朵,沒想到旁邊的蚩野和其他部族的首領聽見,就好像是打了雞血一般,紛紛揮舞著拳頭,有樣學樣地大聲喊了起來:“天人陸言,雷神轉世……踏破臨湖,報仇雪恨!”

  這口號一傳開,無數人都扯開了喉嚨,歇斯底里地大聲叫喊了起來:“踏破臨湖,報仇雪恨!踏破臨湖,報仇雪恨……”

  得,我這是被趕鴨子上架了。

  就在眾人的情緒攀升到了最濃烈的時候,又有一隊人馬趕了過來,雖然人不多,但是卻讓我感到了無比的驚訝。

  來人居然是華族的不落長老,除了他,還有龍云和一幫精銳之人。

  華族在這一片地區的名望很高,既有實力,又不欺負人,行事公道,地位十分崇高,他們的加入,讓氣氛濃烈到了極點。

  我三言兩語招呼好了眾人,然后過去迎接華族一行人。

  不落長老依舊是一副樂呵呵的自來熟,他走到我跟前來,伸手與我緊緊一握,開口說道:“真沒想到,臭名昭著的釗無姬老妖婆居然被陸兄弟你給殺了,當真是真人不露相啊,佩服,真的是讓人佩服啊……”

  我謙虛兩句,直說都是大家的功勞。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依韻公子和洛小北都自覺地站到了人群后面去,而屈胖三則一臉天真爛漫,裝作事不關己的模樣來。

  他們很明顯都不想出這個風頭,把那天大的功勞都壓在了我的身上。

  我曉得他們的心思,也只有硬著頭皮承認,而不落長老則說年輕人謙虛是好事,但是在這個時候,就得當仁不讓地站出來,要不然豈不是辜負了眾人的信任了么?

  我笑了笑,算是默認了。

  這時不落長老低聲問我接下來的事情,該怎么處理,是否現在就過去攻打臨湖一族?

  我猶豫了一下,說我暫時沒有什么好辦法,不知道不落長老有什么可以教我的?

  不落長老壓低聲音說道:“我覺得吧,最好還是別動刀兵,看看有沒有別的解決辦法;雖說釗無姬身死,臨湖一族的高層也都全軍覆沒,但中層仍在,不過逼得太緊,困獸猶斗,以臨湖一族此刻的戰力和人數,即便是勝了,在這兒的人估計也得有一小半兒長眠于此,實在是太劃不來了。”

  我說所謂別的辦法,是指……

  “勸降!”不落長老認真地說道。

  我有些驚訝,說臨湖一族愿意投降么?

  不落長老跟我分析,說如果我們把釗無姬的尸體抬回去,告訴臨湖一族的人這個消息,然后拿我華族的信譽來保證這些人的人生安全,再要求對方投降,接受整編,如果不愿意的話,我們再戰;如果這樣做的話,對方有很大可能性會選擇投降,而不是玉石俱焚,而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些被俘虜的各部族族人,也將完好無損,沒有性命之危。

  我說他們不一定會選擇投降吧?

  不落長老搖頭,說現在臨湖一族已經沒有了主心骨,如果我們能夠攜大勝之威前往,他們最好的選擇就是投降,因為如果硬拼的話,只有死路一條——釗無姬都沒有能夠活下來,他們又能夠翻出什么天?

  我沉思了一會兒,然后說道:“好,我們先禮后兵。”

  與不落長老達成協議之后,我們開始抬著釗無姬的焦尸,朝著臨湖一族進發。

  一路走,火把連成了一條長龍,依韻公子和洛小北也跟著,因為受了傷的緣故,我找人給他們安排了一頭蠻牛代步,而我則與安一起,擠在了那頭斑斕猛虎的背上。

  屈胖三也嬉皮笑臉地擠了過來,貼著安的胸口裝嫩。

  當我這邊終于閑了一會兒下來的時候,安突然不動聲色地跟我說了一句話:“陸大哥,我獲得了青鸞傳承了。”

  啊?

  一開始的時候我并沒有聽清楚,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又驚又喜,激動地說道:“是么?難怪我感覺你跟以前不一樣了,太好了,恭喜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安低著頭,有些害羞地說道:“爺爺在臨死之前的時候,跟我講了一些事情,我照著做,很快就成功了。”

  我拍著她的肩膀,說很好,安,以后振興藤族的重任,就交在你肩上了,別讓你爺爺失望。

  安認真地點了點頭,說嗯。

  一路行走,我們終于來到了臨湖一族的村莊門口,一路上有許多斥候,所以他們早就得知了我們前來的消息,許多人都在柵欄里面嚴陣以待。

  大部隊集結在臨湖一族的門口,然后不落長老上前交涉,遞交了釗無姬的尸體,并且陳述了他的勸降。

  臨湖一族出面的,是一個兩鬢斑白的中年人。

  交涉完畢之后,雙方相互保持距離,而臨湖一族在柵欄內商量了半個多小時之后,大門突然打開了,族人魚貫而出,最后跪倒在了地上。

  在絕對的兵威面前,臨湖一族,臣服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