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六章 尾聲

  臨湖一族的投降并沒有出人意料,不過這般爽快,幾乎沒有什么拖拖拉拉的反復出現,倒是讓我有些驚訝。

  畢竟在許多人的心里面,臨湖一族完全就是一群惡狼,好斗得很,在這窮途末路之下,狗急跳墻才是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背負著沉重血債的他們選擇這般臣服,實在是一件很難想象的事情。

  瞧見臨湖一族魚貫而出,幾個臨時組成的中層舉著一片白布,上面寫著乞降書,帶著黑壓壓的人群跪倒在我們面前的時候,我看向了不落長老。

  華族能夠在荒域這一帶成為當之無愧的無冕之王,并不是沒有道理的。

  他們對于人性的把握,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使得我慶幸同意了華族的建議,從而引來了真正的和平。

  作為聯軍盟主,我接受了臨湖一族的投降,并且宣布了幾件事情。

  首先,解散臨湖一族的現有體制,打散臨湖一族的人員,一部分有過血債的成員將遷往華族領域,接受華族監督,進行五年到十年不等的勞動改造。

  其次,臨湖另一部分人員,將并入前來的各族之中,作為他們的損失補償。

  最后,臨湖原址之上,留有的其他人員,將成為我的私人領地,而這一領地將成為與華族具有戰略結盟的地方,開放成自由市場,供各族人員再次進行自由貿易,而藤族將作為我委托的監管人員,管理此處,另外參與此戰的各族都將派出一至兩位的監管員,駐扎此地。

  這是來的路上,我與華族和荒域各族協商溝通之后的結果,本來我并沒有準備出這個頭的,但是作為“轟殺”釗無姬的英雄,除了我之外,別人也沒有這個資格。

  華族的不落長老也對我不斷勸告,我想著既然如此,就把這事兒交給藤族給我代管算了。

  我此番離去,不知道猴年馬月方才會回來,留一份遺產給藤族,也是一件不錯的事兒。

  我宣布了這事兒之后,臨湖一族所有人都匍匐于地,表達了無條件的服從。

  隨后我找了那幾位臨湖一族的中層了解,方才知道他們之所以這么爽快的投降,是因為釗無姬之前將與她親近的所有重臣全部都給祭祀了去,臨湖骨頭最硬的主戰派幾乎被一掃而空,留下他們這幫人在這里惶恐不安,生怕哪一天釗無姬將他們也給祭祀了去。

  所以釗無姬的死訊,對于他們來說,無疑也是一種解脫。

  再說了,此刻的臨湖一族,有許多族人其實也是被戰爭兼并而來的,并不是一個純粹的種族。

  所以只要有華族的擔保,他們并沒有什么心理負擔。

  經此一役,臨湖一族正式消失在了荒域的歷史場合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占據東南的自由貿易港口,而它的名字,則被某位懷揣著惡趣味的小胖子定名為“小香港”。

  呃,沒錯,就是這么一個名字,盡管荒域的眾人都不了解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聽到這話兒,無論是依韻公子,還是洛小北,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腦洞開得真的是有些無厘頭了。

  不過屈胖三這家伙在這一次事件之中表現出來的功勞,那絕對是杠杠的,對于他的堅持,我也沒有太多的意見,咬牙認了這名號。

  隆重的投降儀式之后,經過簡單的梳理,大伙兒各自找回了族人,又分過了臟之后,便是盛大的慶功大會。

  大家也是崽賣爺田不心疼,從臨湖一族的庫房里搬出了大量的美酒好肉,然后點燃了篝火,無數人載歌載舞,從早上鬧到晚上,那叫一個恣意歡謔,歌聲都能夠傳到好幾里地之外去。

  我則和各族的領導在原來臨湖一族的主殿那兒商量起了后續的事情來。

  如此忙碌了兩天,我一聲令下,將祭祀臨湖邪神的神廟給推倒,算是將臨湖一族最后的一點兒痕跡給抹平了去,而華族的不落長老也離開了,回去與族中磋商小香港開市的相關事宜。

  在這一點上面,小香港肯定需要得到華族的支持,方才能夠在這塊區域立足下來。

  所以不落長老雖然離開,但是卻把龍云和一半華族精銳給留了下來。

  我送走了不落長老,緊接著又把前來參與會戰的各族送走了去,而與華族一般,大部分的族群并沒有全部離開,而是留下了一半左右的族人在此地,然后其余人則回到部族那邊去匯報這好消息,并且約定在半個月之后,眾人再一次齊聚臨湖,參加小香港的開市。

  不過他們的離去,使得一度熱鬧到讓人頭疼的臨湖村落稍微地恢復了一些秩序,我也終于有了空閑的時間來。

  雖然依舊有著各種各樣的麻煩事情,不過我把這些都推給了蚩野和藤族的其他長者。

  經過私底下的交流,我覺得蚩野是一個堪比蚩隆一般智慧的長者,而且他最擅長的并不是修行,而是在于經營和發展上面來。

  我相信安在蚩野的輔佐之下,應該可以管理好這個地方。

  閑下來的我終于有了時間,找到了在養傷的依韻公子,問他接下來的打算。

  他告訴我,說他暫時不會回去,不過如果我準備離開的話,他希望我帶著小北一起走。

  我苦笑,說我根本不知道來路,要走,也是洛小北帶著我走。

  依韻公子微笑,說都一樣的。

  我說既然你不離開的話,那么就在小香港多住一段時間,也幫我給參謀一下,看看如何建立起一個比較有效而適合的制度來,而如果有必要的話,也可以幫忙這邊擺平點事兒。

  依韻公子說要是小香港真的碰到什么事兒,我肯定不能袖手旁觀,不過指手畫腳的事情,還是免了——你干嘛不自己留下來?

  我苦笑,說我在那邊也有一攤事兒,這且不說,屈胖三那小子也一直在催著我回去呢。

  依韻公子笑了,說屈胖三這小家伙可真是個寶貝,也不知道為什么,他對你挺不錯的,你們可得好好處著;他人小,可能有些任性,不過本事卻大得很,沒看到這幾天小北一直都圍著他轉么,就是因為他隨口說出的法陣和見解,都能夠讓小北這個自詡天才的家伙受用無窮……

  我說洛小北這幾天天天跟屈胖三黏糊在一起?

  他說對啊,怎么了?

  我說呃,沒有給那小子占便宜吧?

  依韻公子:“……”

  跟依韻公子交流完畢之后,我又找到了華族留在此處的最高領導龍云,跟他商量起了協防的事情來。

  臨湖一族雖然投降,又被肢解成了數塊,基本上很難發生變故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如果有些陰謀家心中不服,在暗底下弄事的話,只怕藤族未必能夠壓得住陣腳,這個時候,就需要華族這邊提供一些無力支持了。

  而作為華族武力的代表,龍云的支持就顯得很重要。

  不過因為這些天來加諸在我身上光環的緣故,龍云對我是十分的客氣,而且兩人畢竟有過生死之交,所以其中還帶著一些親切,對于我的要求,他也表達了最大程度的支持。

  我忙完了一圈兒,終于歇了下來,這時安又找到了我來。

  我對旁人,總是集中精神,全力以赴,然而在安的面前,卻顯得無比的放松,微笑著招呼她,閑聊幾句,安突然問我,說陸大哥你準備走?

  我點頭,說對啊,等小香港開市過后,我應該就會走吧。

  安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說你能不能不走啊?

  我說不走不行啊,我本就不是這兒的人,在那邊還有許多的事情,不可能一直待在這兒吧?

  安猶豫地說道:“可是、可是……”

  我瞧見她眼睛一下子紅腫得跟一個桃子似的,心中一軟,柔聲說道:“安,我知道你舍不得陸大哥,不過有些事情,終究是沒辦法的;不過你別擔心,我有時間的話,一定會回來的,而到了那個時候,陸大哥希望能夠瞧見一個堅強獨立、勇敢頑強的安,一個繁榮昌盛的小香港,可以么?”

  聽到我的激勵,安很認真地點了點頭,說嗯,我一定會的。

  接下來的日子,我一邊安撫眾人,一邊召集有名望的這些人組織討論小香港的一些章程,好在華族這兒也留有熟悉的人在此,事情倒也還算順利。

  半個月之后,華族帶著大隊人馬趕到,加上各族前來的隊伍,使得小香港正常開市,顯得格外熱鬧。

  小香港在眾人的努力之下,逐漸走上了正軌,而我也與洛小北商量好了歸程。

  臨行之前,我與諸人都打好了招呼,安這回倒是沒有再哭,而是很堅強地跟我說,等我下一次回來的時候,一定會發現小香港變了大模樣。

  我將乾坤袋里面所有的東西都翻了出來,準備將里面所有的現代物品都留給安,也算是一點兒支持。

  就在我整理東西的時候,洛小北帶著屈胖三走了進來。

  然后她瞧見了一個拳頭大的玉質肉團,整個人都愣住了,渾身激動得直顫抖。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眾里尋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