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章 獻藥

  我在路上的時候,跟五哥取得了聯系,正好他最近就在老家,不但如此,他告訴我正好還有幾個朋友也在。

  我沒有問是誰,聯系妥當之后,便直接乘坐動車趕往金陵,然后趕往句容。

  按理說乘坐飛機不用那么多轉車,可以節省一些時間,但屈胖三有沒有身份證,多少有一些麻煩,好在這一路上那熊孩子倒也不是很吵,津津有味地四處打量,不時嘖嘖有聲。

  我忍不住好奇起來,問他說你之前來過這兒?

  這家伙風輕云淡地擺了擺手,說都是百年前的事情了,莫要提。

  我忍不住敲了他腦袋一下,說裝什么蒜球?

  屈胖三跳著腳罵我不尊重老人家,準備跟我決裂,結果回頭我在車上買了包泡面,卻又激動地瞪著那泡開了的杯面,一邊吸著作料的香味,一邊吸著忍不住流出來的哈喇子,虎視眈眈。

  呃……

  這熊孩子也就這點兒追求,對方便面有著一種近乎信仰的熱愛。

  一路風塵仆仆,幾番轉車之后,我們終于來到了五哥的老家,句容天王鎮的一處莊子前來。

  我并不是第一次來句容,上一次是跟旅游團一起來的。

  那個時候我剛剛從緬甸回國,得知了陸左出事的消息,什么門路都沒有,傻乎乎地跑到那茅山腳下來,投路無門,倉皇無措,而此刻我早已不是當時那個陸言了,自然不會像無頭蒼蠅一般亂撞。

  五哥怕我找不到他家,特意在村子口這兒等待,當瞧見我從出租車前帶著屈胖三下來的時候,不由得一愣,說陸言,哪兒拐來的小孩兒啊?

  我們許久未見,不過彼此并不陌生,他一邊說話,一邊過來與我緊緊抱了一下。

  旁邊的屈胖三將右手食指放在嘴唇中,咕噥著說道:“陸言,你們是基友么?”

  呃……

  屈胖三語不驚人死不休,一句話說得五哥頓時就夠嗆,忍不住咳嗽了好一會兒,方才哈哈大笑,說這孩子果真有趣。

  熊孩子傲然說道:“我有名字的,叫我大人,屈老三大人!”

  五哥一愣,好一會兒方才回過神來,認真地問道:“為什么叫你大人呢?”

  屈胖三理所當然地說道:“因為我牛波伊唄!”

  哈哈哈……

  五哥忍俊不禁,說好好好,叫你大人就是了,屈大人——陸言,你從哪兒找來的這么一孩子啊?

  我捂著臉苦笑,說五哥你別問我,孩子沒娘,說老話長。

  五哥又笑了,往旁邊一讓,說喏,你看看都有誰來了。

  他一閃開,有兩男一女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瞧見這些人,我忍不住驚喜地說道:“楚領隊,路濤,小郭姑娘?你們怎么來了?”

  這三人卻正是我在當初進藏車隊認識的朋友,小郭姑娘是茅山執禮長老雒洋的俗家后輩,曾與我從茅山宗出發之時就結伴而行,楚領隊是驢友團的群主和領隊,而路濤則是驢友團里面的土豪,沒想到過了許久,居然還能夠再見面。

  我顯得十分驚喜,上前與每個人握手寒暄,述說往日情誼。

  路濤與我握手的時候,沒有立刻收起來,而是哈哈笑道:“我們本來是在五哥這兒做客,都準備走的,他說你準備過來,我說得,我還欠你五十萬的救命錢呢,得留下來,當面交給你。”

  若是往日,我或許就笑納了,不過經歷過拍賣會一事,我的手中十分寬裕,自然不收,說不過戲言而已,前往別當真。

  路濤板著臉,說那可是我親口答應的,怎么能不作數呢,難道我的命就不值五十萬?

  他執意要給,我無奈,說要不然你回頭幫我捐了吧,紅十字會,希望工程啥的,拿來做公益,多好?

  路濤扶額嘆道:“你倒是豁達,不過紅十字會就算了,我可不想捐給郭美美買包……”

  小郭姑娘插了一句話,說那都是謠言,網上都澄清了,郭美美跟紅十字會根本沒關系好吧?

  路濤還是猛搖頭,說空穴怎么可能來風?

  小郭姑娘跟他爭論一番,落落大方地過來跟我握手,說道:“陸大哥,好久不見,感覺你的精神氣質又變了許多啊?”

  我知道這小姑娘對我有那么一點兒意思,不過瞧見她一臉釋然的樣子,也沒有拒人于千里之外,坦然笑道:“受了些苦,看起來粗糙一些罷了。”

  幾人在村口寒暄幾句,這個時候姜寶找了過來,先是朝我問好,然后說師父在宅子里張羅了飯,等我們過去呢。

  再一次瞧見姜寶,我的心跳都加快了,有心問一下我離去之后的事情,旁邊又有這么多人,思前向后,終究還是按捺下來,準備人少的時候再找他好好了解一番。

  眾人往蕭家走去,胖嘟嘟的屈胖三立刻得到了小郭姑娘的熱烈追捧,被這妹子給抱了起來。

  五哥卻故意落在了后面,指著那熊孩子又對我說道:“這孩子你哪兒找來的?”

  我說一言難盡,是個故人的后輩,我暫時帶著。

  荒域的事情,一言半語是解釋不清楚的,而五哥瞧見我并沒有打算說出來,也便不再追問了。

  來到蕭家,方才發現是一個大宅院,幾進幾出的院子,有著老派大家族的氣象,姜寶將我們一路引到了里間,蕭家三叔走出來迎接我們。

  我們之前也是有過交情的,倒也不算陌生,一番寒暄過后,來到飯廳落座。

  酒菜早已準備妥當,就等著人入席。

  蕭家老爺子身體不適,蕭家便由蕭家三叔主事,領著我們進了飯廳入席之后,開始招呼眾人,雖然我再三推辭,還是落座在了主賓位。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氣氛便開始熱鬧起來,不過因為驢友團的幾個人在,倒也不好深入聊些什么,隨意敘敘舊罷了。

  小郭姑娘和楚領隊等人倒是對我挺好奇的,問我后來都干嘛去了,我也是隨便解釋幾句,并不多言。

  一頓飯吃得熱鬧又溫馨,屈胖三給小郭姑娘伺候著,當盡了大爺,眉開眼笑。

  吃過了飯,又聊了幾句之后,楚領隊、路濤和小郭姑娘都知道我有要事需要跟蕭家談起,便都識趣地告辭離開了,臨走的時候,還互留了聯系方式,歡迎我以后去他們那兒玩。

  這些人走了之后,屈胖三瞧著這屋子挺有意思的,便四處溜達,蕭家三叔讓姜寶帶著,然后拉我入暗室敘話。

  五哥自然也跟入其中。

  那暗室的門一關,我立刻開門見山,將那毒龍壁虎的半邊心臟給拿了出來,講明功效,然后遞到了五哥手上來。

  聽到我說完這話兒,五哥將信將疑,說我的手臂斷了已經有了好幾年了,真的還能重新生出了?

  我搖頭,說我也不確定,不過可以試一試。

  蕭家三叔瞧見這玩意,顯得有些疑慮,說陸言你老實跟我們講,這東西你是從哪兒弄來的?

  我說你們聽過荒域么?

  五哥一臉懵懂地搖頭,而蕭家三叔卻皺起了眉頭來,說你是在荒域得到的?

  我點頭,說對。

  五哥聽得心癢癢的,說三哥你知道?

  蕭家三叔點頭,說我也是最近從故紙堆里面翻出的一些端倪,據說那荒域是上古巫族鑄就九鼎鎮山河的時候,分離出去的一片土地,散落在東海之濱,曾經多次出現在佛經道籍和雜家野談之中,有叫做“墟”,有叫做“離島”,也有叫做“荒域”的,之前有人懷疑就是東海蓬萊島,不過又被推翻了,應該并不屬于這個世界,如同靈界一般的空間。

  蕭家三叔的博學讓我驚訝,望著這個兩鬢斑白的男子,我也沒有太多隱瞞,略去一些細節,簡單講述了一下我前一段時間的經歷。

  當得知我居然在前任邪靈教右使洛飛雨的幫助下,前往荒域,并且在那兒生死一輪回,兩人皆嘆。

  我說道:“洛小北斷臂的時日也有一年多,雖然不及五哥你久遠,但服用之后,里面的金色精血立刻促進了強烈的新陳代謝,的確是十分有效,所以我斗膽給五哥留了一份……”

  五哥有些激動起來,說難得你還能想到我,真的是不知道如何感激你。

  我擺手說不用,五哥你與我是生死之交,而蕭克明又曾經是我入門的引路人,與我堂哥陸左也是生死兄弟,說多了反而落了情分。

  蕭家三叔笑了笑,說既然陸言有心,應武你收著便是了。

  他為人豁達,言談舉止之間,反倒是比五哥灑脫許多,將此事放下之后,又問了我幾句話,突然談起了依韻公子來,說此人是寶島國府一系的頂尖高手,跟陳志程似乎也有一些交情呢。

  我回想起此人,說他的品行高潔,為人溫良恭儉讓,的確是個很不錯的人。

  蕭家三叔又問起了荒域的一些見聞,忍不住心馳神往,說來日若是有機會,定當前去一觀,也不枉這一生。

  五哥得了那毒龍壁虎的半邊心臟,心癢難耐,他老子是藥石高人,便忍不住拿去給蕭老爺子一觀,我跟著出門,瞧見姜寶,問起屈胖三的去向。

  姜寶跟我說那小家伙進了老爺子的房間,現在也沒有出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