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八章 權勢臉孔

  聽到白處長跟那人的談話,我的心情頓時就是一松。

  說句實話,我沒有想到許老會親自來,在我的猜測中,像他這樣的大人物,只需要稍微打一個招呼,事情應該就沒有什么問題了。

  然而他終究還是來了,不但來了,而且還來得這般及時。

  屈胖三到底是做了一件好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表情有些古怪,白處長在慌亂之中,一眼就瞧了出來,皺著眉頭說道:“你認識許老?”

  那日我雖然對屈胖三有所交代,但是那話兒私密,自然是低聲細語,他并沒有聽到什么,也不知道事情竟然壞在了一個兩三歲的小胖墩兒身上,但是能夠坐到這個位置上的,自然不是蠢人,如此前后一番思量,并不難發現前后緣由。

  面對著白處長的疑問,我反倒是顯得十分平靜,微微一笑,說白處長,是非曲直,何必多言,還是那句話,心底無私天地寬,你說對吧?

  白處長臉色一下子變得十分難看起來,盯著我好一會兒,方才吩咐旁邊的人說道:“看好他!還有,把牢房清理出來……”

  他轉身欲走,我卻忍不住譏諷道:“監房里面有毒氣,至于是什么毒氣,不是應該找人檢查一下么?如此火急火燎的清理,白處長是這可是在毀滅證據,你是準備掩蓋什么嗎?”

  呃……

  白處長的臉如死灰,而旁邊的工作人員還在問:“白處長,我們是……”

  他陡然大怒了起來:“找人來查啊,找人來查啊,你們沒有腦子么,趕緊找人過來查一下,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敢在我們的監牢里亂來,這個還要我來提醒你么?”

  他把旁人罵得狗頭噴血,然后一揮衣袖,匆匆離去。

  我瞧見他氣急敗壞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坐回了靠墻的小椅子上來,淡定自若地望著周遭那些拿著槍支、一臉警戒的工作人員,平靜地說道:“都舉著槍,累不累?不然歇一會兒?”

  那些人一動也不動,緊緊地瞄著我,也不說話。

  我后背靠著墻,淡然說道:“講句實話,我最討厭的,就是被人指著腦袋,因為我總是怕有人手滑,扣動扳機——砰!把自己的性命交給別人來處理,真的很蠢,我的意思是,左邊這位兄弟,你若是搞不明白情況,我也不怪你蠢,但是至少吧保險給扣回去好不?要不然你有什么心理波動,一不小心扣動扳機,我到時候殺了你,算你的還是我的?”

  話兒說到最后的時候,一下子就變得無比陰沉了起來,那人一陣哆嗦,下意識地左右一看,才發現旁邊的老油條居然都將保險給打開了。

  人家只是做做樣子而已,就他一個人實誠。

  他慌忙將槍口低垂下來。

  我逗弄了一會兒這些看守,差不多十分鐘左右,有一個跟在白處長身邊的年輕人一溜煙跑了過來,滿臉堆笑地說道:“陸言先生,陸言先生,抱歉抱歉,這一切都是誤會,是我們工作的失誤……”

  他一路小跑,來到了我的面前,又是點頭,又是哈腰,然后掏出了幾把鑰匙來,對我說道:“陸言先生,我給你開鎖,對不起哈!”

  眼看著這一身負擔就要被解開,我卻并沒有讓他如意,抬起了手,說先等一等,你干嘛?

  這年輕人正是在我家門口蹲到我的那個,他一臉尷尬地說道:“你的事情已經說清楚了,兇手不是你,是我們工作的失誤;現在許老在會議室那邊,說要見見你,我給你解開這個……”

  我搖了搖頭,說許老是前輩,他叫咱,的確該見。

  年輕人一聽,趕忙點頭哈腰道:“對,是這個理。”

  他又伸手過來,結果我一攔,說不過呢,我是被白宇大張旗鼓給逮進來的,在這鬼地方吃了一頓生活,我不介意,但是在我們村兒,估計所有人都知道我陸言是個什么殺人兇手了,這事兒不說清楚,我覺得我還是戴上這玩意自在一些。

  年輕人一臉尷尬,猶豫地說道:“這個、呃,這個啊……”

  就在這時,跟著他的那個女同事也匆匆趕來,對年輕人喊道:“姜熠,你在干嘛啊,處長都急瘋了,在催呢?”

  年輕人有苦說不出,尷尬得直抓頭發。

  我瞧他這模樣,跟我以前跟人打工的時候,給老板背黑鍋時幾乎是一樣兒的,心中不由得一軟,說道:“走吧,想必許老也等急了。”

  年輕人知道我要給白處長難堪,沒有再勸,只是湊上來,說我扶您。

  好家伙,居然用上了“您”。

  我說別,我還沒有老掉牙,用不著人扶。

  于是在幾人的簇擁下,我帶著手銬腳鐐,還有兩百斤的大鐵球,一步一步地朝著外面走去。

  這玩意戴著累,走得慢,說句實在的,挺折騰人的,若是簡單的公事,我也就不會擺出這模樣了,不過那天我已經跟白處長說了,你抓我,只要手續齊全,我就服從,這沒錯,但你若是私底下弄來弄去,那就是私仇。

  既然是私仇,你讓我不痛快,我就讓你不痛快。

  我說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而那一天,就是這一刻。

  老子就是睚眥必報,你特么的有種就過來咬我啊?

  這一路走,離開了陰森潮濕的地下監牢,來到了外面一棟不起眼的三層小樓前來,又被帶到了一個門口擠滿了人的會議室前來。

  會議室不算大,一個大圓桌,可供十來二十人開會,而在長桌的主位前,坐著兩個人。

  一個是久違了的許老,而另外一個,則是屈胖三。

  這家伙也來了。

  許老退下來之后,穿衣打扮,跟尋常的鄉下老頭基本無異,一身洗得發白的灰色中山裝,臉上滿是皺紋,然而人不可貌相,他往那兒一坐,整個人就仿佛是世界的中心一般,除了屈胖三,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他。

  這就是權勢的魅力,即便是退下來了,但是他的門生故舊卻遍布天下,由不得那倨傲的白處長不慎重。

  會議室里面的人不多,除了這兩位不速之客,白處長在,審問過我的白合也在,另外還有幾個看上去挺威嚴的中老年人,估摸著是這個監獄的領導之類的。

  我這一進來,拖著手銬腳鐐鐵球一大堆,嘩啦啦的響,所有人的注意力頓時就集中了過來。

  眾人的反應皆不一樣。

  許老在總局那么多年,什么事兒沒見過,瞧見我這一身打扮,眼睛動了一下,臉上卻是面無表情。

  屈胖三那小子詭異地一笑。

  旁人或驚或愣,而唯獨白處長是大驚失色,慌忙走到了門口來,沖著帶我過來的年輕人姜熠喝道:“你怎么辦事兒的,怎么給陸先生弄成這樣,還不趕快解開來?”

  他一邊說,一邊伸手過來搶姜熠手中的鑰匙。

  姜熠被他一陣狗頭噴血地臭罵,當著這么多人,又沒辦法解釋,臉一下子就憋得通紅起來。

  白處長搶過了鑰匙,從我“溫和”地一笑,說道:“陸先生,對不起,是我們工作的失誤,抱歉,我給你開……”

  這位先生的前倨后恭并沒有讓我釋懷,我向后退了一步,淡然說道:“還是算了,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我覺得還是戴上這身行頭比較自在一點兒。像我這樣的重刑犯,要是跑了可該怎么辦呢?”

  白處長被我這么一弄,尷尬地快要哭了,還強作鎮定地說道:“這個,啊,這個,不是的……”

  我還待再為難他一會兒,這個時候安然坐著的許老終于發話了:“陸言,鬧夠了沒有?”

  我在這老頭兒面前拉不起架子,不提修為,人家是我師父的師父的師叔,相差那么多倍兒呢,再有一個,他剛收了一個女徒弟蟲蟲。

  就這一點,我這輩子都在他面前直不起腰來。

  不過我是晚輩,還是可以耍疲賴的,于是故作委屈地說道:“許老,你說我招誰惹誰了,平白無故就給當著我父母和全村人的面給押走了,關在這里好幾天,疲勞轟炸不說,還差點兒給人在牢房里面弄死了,又是毒氣、又是暗殺的,我若是就這樣輕輕松松地拍一下屁股就走,一點兒說法都不給,我還是個男人么?”

  什么?

  原本還顯得淡然自若的許老雙眼一睜,身子一下子就直了起來,沉聲問道:“你在這里,還被人暗殺了?”

  這許老坐在那兒,就好像一鄉下小老頭兒似的,然而他雙目一凝,我頓時就感覺一股磅礴的氣勢陡然升起,周遭的炁場都是一陣晃蕩,這才知道他的恐怖來。

  在這樣的氣勢之下,旁人紛紛變色,而我也低下了頭,說雖說不是呢?

  許老沒有再看我,而是轉頭過來,看向了白處長,說道:“小白,這種事情,你剛才怎么沒有跟我說起呢,是不方便呢,還是什么情況?”

  白處長被許老凝望一眼,渾身直哆嗦:“許、許老,事情剛剛發生,我這也是沒有來得及匯報……”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這人的臉啊,不知道有多少面,一會兒笑,一會兒哭,一會兒還得發怒,讓人尊重自己,活著也不知道多累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