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九章 兇手是誰

  白處長亡羊補牢,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跟許老簡單地匯報了一邊,而在這時間里,那個年輕人姜熠過來,幫我解開了那根滿是符文的鎖鏈。

  許老爺子既然發了話,我自然不好再鬧。

  有的東西,點到為止,一味的胡攪蠻纏,讓所有人都下不來臺,并非明智之舉。

  這東西的結構復雜,解開之后,“啪嗒”的一聲響,我感覺到全身筋骨一陣暖流涌現,修為回復了全身。

  我深吸了一口氣,全身的骨骼啪啦啦作響,有風雷之聲。

  姜熠瞧得驚奇,還待再拿鑰匙來開鎖,我卻阻止道:“不用了……”

  說著話,我一口真氣入丹田,身子陡然鼓漲了數分,那勒住我的手銬腳鐐咔咔作響,緊接著我吐出一口濁氣,宛如煙塵一般,手腳一縮,人卻從那負累重重之中走脫了出來。

  嘩啦啦……

  那一套枷鎖跌落在地,砸得地板一陣響。

  旁人瞧見這一套幾百斤的刑拘被扔在了地上,頓時就是一陣心驚肉跳,特別是在跟許老匯報情況的白處長,眼皮頓時就是一陣跳,絲毫不停歇。

  別人不知道,但他卻曉得,我這般做,是在向他示威。

  有著這般本事的我,若是想,他哪里能夠拘我回來?我這邊是低下了身架來全面配合,結果他卻洋洋自得,反復羞辱我。

  正如我所說的,這就不是公事了。

  是私仇。

  不過心驚歸心驚,白處長能夠坐到這個位置上來,是非輕重還是分得很清的,面不改色地將事情的整個過程都講了清楚,倒也還算得上是客觀。

  許老聽完之后,沉默了許久。

  他沒說話,場中沒有一個人敢開口,連呼吸都變得輕緩許多,仿佛怕驚擾了這位分量極重的總局前大佬。

  這樣死一般的沉默足足持續了兩三分鐘,我瞧見旁邊陪著的領導額頭上面,全部都是汗水。

  終于,許老輕輕地敲了敲桌子,然后開口說道:“這件事情,讓我感到很震驚。”

  白處長呼了一口氣,硬著頭皮說道:“是我們工作的失誤……”

  許老沒有等他說完,擺了擺手,說道:“其實陸言被抓走的消息,我早幾天就已經得到了,但是我并沒有過來,也沒有找任何人打招呼,就是怕影響你們一線部門的判斷和審查。你知道這是為什么嗎?”

  白處長點頭哈腰,說我知道,是首長信任我們。

  許老嘆了一口氣,說道:“對,你說得對,這是一點,再有一個,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我是退下來的老家伙,有些事情,能不插手,就不愿意插手,免得被人罵我老而不死是為賊……”

  白處長賠著笑說道:“怎么可能呢,不會,不會。首長你能夠指導我們工作,是我們黔州工作組的榮幸。”

  許老的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一字一句地說道:“但是呢,我看到了什么?在這一級的司法部門,在這樣嚴格的看守條件下,居然有人想要通過刺殺的手段來殺害一位嫌疑人,而且還是一個清白無辜者,這是什么行為?這是失職,嚴重的失職,而且不僅僅是失職,這里面還有什么貓膩,我不知道,但是我曉得,有人的膽子實在是太大了,大到連我都感到震驚,這可就不行了!”

  白處長的臉一下子灰敗下來,面無人色,哆嗦著嘴皮說道:“首長,首長,我……”

  許老沒有再看他了,而是扭過頭來,問旁邊一直一言不發的白合說道:“白合,你現在還是在中央督察組工作么?”

  白合立刻站了起來,欠身說道:“是的,許老。”

  許老點頭說道:“按理說我不應該插嘴的,但這事情既然到了我眼里,不管肯定不行,案子到底什么情況,我不知道,但我不相信這幫人給出的結果了,你來辦,行不行?”

  不相信?

  我雙眼一睜,沒想到許老竟然說出了這樣嚴重的話語來。

  什么叫做不相信,也就是說,許老已經完全否定了白處長等人存在的價值和意義,甚至對他們的立場和身份都產生了懷疑。

  雖然許老現在并沒有在位了,但是只要他的人不死,那影響力就不是一般人可以輕視得了的。

  畢竟他可是宗教總局的創世元老之一。

  這樣的身份,說出這樣的話來,基本上就已經將白處長的前途給否決了。

  只是,我聽說這位許老在總局之中的表現十分低調,即便是在位,也罕有說過這般強硬的話兒來,怎么這回竟然表露出了這般旗幟鮮明的態度來?

  難道是蟲蟲的意思?

  一想到這個,我的心頓時就一陣澎湃,然而旁邊的白處長則是嚇得幾乎癱倒,要不是一對手緊緊扶住了桌沿,幾乎都要癱倒在地去。

  面對著許老的詢問,白合畢恭畢敬地點頭說道:“好,保證完成任務。”

  許老對白處長不屑一顧,然而對待這一位,卻顯得很平和,說不是任務,我都退下來了,只是一個建議而已。

  許老姿態做足,而白合則沒有太多推脫,站起身來,出去安排了,而這邊的眾人則被叫走了去,沒多一會兒,會議室里就只剩下了我、許老和屈胖三這三個人。

  眾人一走,我趕忙向許老道謝道:“老爺子,這回多謝了您了,要不然我估計得死在這兒。”

  沒成想我這馬屁拍在了馬腳上,許老虎著臉說道:“怎么著,叫你在這里待幾天,協助調查,就覺得這兒是龍潭虎穴了?”

  我說不是,只是覺得奇怪而已。

  許老擺了擺手,說事情呢,白合會調查清楚的,到底怎么回事,很快就會有結果出來,你不用擔心。

  我猶豫地說道:“這個白合……可靠么?”

  許老皺著眉頭說道:“你想說什么?”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將之前在亮司灘頭發生的事情跟許老講了出來,聽完我的敘述,許老沉吟了一會兒,然后說道:“白合是個有原則的同志,不管做什么,都是有理由的,上面辦案子自然有各自的道理,你不要多想。”

  既然許老這般定性,我也不敢多抱怨,苦笑著點頭應是。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屈胖三突然發言了:“許二,陸左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反正我是感覺這個鬼地方是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趕緊離開為妙。”

  呃?

  什么情況,你個熊孩子,許二是叫誰呢?

  許映愚許老?

  許二也是你個龜孫子叫的?

  聽到屈胖三這口無遮攔的話語,我的心一下子就跳了起來,可比剛才碰見那刺客還要焦急得多,慌張地說道:“屈胖三……”

  不曾想沒等我出聲制止,那許老居然一本正經地跟屈胖三說道:“原本倒也無妨,但他出了這么一檔子事,估計是走不了了——再等半日吧?”

  啊?

  我整個人都懵了,滿腦子都在問:“什么個情況?”

  什么個情況?

  這位是誰啊,許映愚許老啊,蠱王洛十八的弟子,敦寨蠱苗一脈的師祖爺,宗教總局的創始元老之一,屈胖三這熊孩子叫他“許二”,他居然不以為忤,而且還一本正經地討論,甚至我還能夠感覺到他的語氣之中,略微帶一點兒敬意。

  我懵逼了,整個腦袋里面感覺都有小鳥兒在轉悠,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聽到白合找了過來,方才恢復了清醒。

  白合找過來,不是為別的,而是跟我錄口供。

  就是剛才那起刺殺案的口供。

  盡管心里面對這女人有那么一點兒隔閡,不過經過許老的提醒,我也表現出了公事公辦的態度來,被引到了旁邊的辦公室坐下之后,將我知道的一切,都詳細地彈了出來。

  聽我說完之后,白合看了一下旁邊記錄員的文字,然后回頭問我道:“你說你看不清楚是男是女?”

  我點頭,說對,那人身上有一層蒙蒙的光,全身又都包裹著,我瞧不清楚。

  白合又問:“他沒說話?”

  我搖頭,說沒有,當我感覺有毒氣,開始喊叫的時候,那人開門就對我進行刺殺,十分兇猛,顯然是想要了我的性命。

  白合皺眉說道:“對方的身手如何?”

  我琢磨了一下,說這個很難講清楚,我們只是交了幾下手,那人見機不對就溜走了,不過給我的感覺,應該是偏向于陰柔歹毒的路數,跟……

  白合平靜地說道:“你有話只講。”

  我咧嘴一笑,說跟你倒是有幾分相似。

  白合抬了一下眼皮,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清冽,透著玻璃渣子一般的銳利光芒來。

  過了幾秒鐘,她平靜地說道:“若是我出手,你活不到現在。”

  我心中陡然一跳,臉上卻是嘿然笑道:“我知道,所以才會如實說出我的感受。”

  白合往后一靠,舒服地伸展了一下腰肢,然后說道:“看得出來,你心里面應該有一個人選了,說出來吧。”

  我說果然是老江湖,不過我也只是猜想……

  她嘴唇微張,吐了一顆字:“說!”

  我摸著下巴說道:“那人靠近我的時候,我聞到了一絲茉莉花的香味,跟一位審訊人員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樣……”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這個,腦洞開的夠大吧? 不過,也是有伏筆的,具體的可以回去看看苗疆蠱事 呃,小黃狂的劇透,都是開玩笑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