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章 撲朔迷離

  白合眼皮一跳,說道:“哦,那人可姓黃?”

  我點頭,說姓黃。

  白合的嘴角往上挑了一下,仿佛在笑,又忍住了。我覺得有些奇怪,說什么情況,我有說錯什么嗎?

  這女人凝目看了我好一會兒,然后說道:“那個啥,我問句題外話啊,行不?”

  我說您是老大,您隨意。

  白合說你知道這位黃Madam是誰么?

  我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說我管她是誰啊?我跟你說啊,我也只是提供一個猜測,至于到底是不是呢,這個需要你自己去查實的,別試圖引我入套啊。

  白合捏著鼻子,有些頭疼地說道:“據我所知,你是陸左的堂弟,跟他也有一些修行上的傳承,對吧?”

  我裝傻充愣,說堂弟是真的,遠房的,他爺爺跟我爺爺是兄弟,不出五服,你們也能夠查到的;至于傳承,拜托,我跟這通緝犯可沒有啥關系啊,你不信可以查,我跟他基本上沒有啥焦急,這兩年見過的面也屈指可數。我這一身本事,跟他半毛錢關系都沒有好吧?

  白合平攤雙手,說還說沒關系,什么通緝犯,這怨氣沖天了都——好,我不談陸左的事情,就說黃菲。需要我跟你介紹一下黃菲的從業經歷么?

  我說你講唄,誰還能攔著你?

  白合不管我的態度,平靜地說道:“黃菲呢,是警校畢業之后考進的晉平縣公安局,在縣公安局任職兩年過后,平調到了黔陽,后來停職考研,緊接著考入了黔陽宗教局,先后在幾個地方任過職,其間因為一起離奇的自殺案被調查過,后來又恢復原職,成為了黔州省局工作組成員……”

  我皺著眉頭說道:“哦,原來跟我是老鄉啊?怪不得聽口音挺熟的,有城關鎮的口音——對了,干嘛特地提起什么自殺案啊,什么情況?”

  白合說道:“自殺的那人呢,是個小女孩兒,叫做悠悠,是你堂兄交付給黔州省局照管的。不過我要說的,是這位黃菲的身份……”

  我說啥身份?省局局長的女兒,還是啥大人物的子女或者兒媳婦?

  白合搖頭,一字一句地說道:“是你堂哥陸左的前女友。”

  咳、咳……

  白合一句話噎得我直咳嗽,差點兒被口水給嗆死,而我一邊咳,一邊站起來說道:“你說黃菲是陸左的前女友?”

  她點了點頭,說不但如此,還差一點兒成了你的堂嫂子……

  呃?

  我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腦子有些轉不過來。

  而這個時候,白合又補充了一句話:“據我所知,這位黃菲小姐并不懂得修行,她之所以加入宗教局,是因為獲得了心理學的碩士學位,從事的也是文職工作;就武力而言,別說刺殺你,就連殺只雞,都束手無策。”

  我揉了揉腦袋,腦子里亂糟糟的,說可是那香味,真的是一模一樣的啊?

  白合微笑,說這個簡單啊,找她過來問一下,看看有沒有不在場證據就行了嘛。

  我說我記得監牢里和通道,都有監視器的。

  白合無奈地說道:“兇手對我們這里十分熟悉,行動之前,已經將所有的線路都給掐掉了。”

  我說你們這些監控,應該一天24小時都有人值守的,線路被掐掉,難道沒有人反應過來么?當時就應該采取措施的才對,為什么拖了那么久,還讓兇手從容逃脫了呢?

  白合說我了解過了,監控室的兩個人都拉了肚子,當時畫面花掉的時候,他們在排隊上廁所。

  我:“這理由你也信?”

  白合說我已經叫人給他們體檢了,看看是不是被下了藥,結果很快就會出來;不過不管是不是,跟案情都沒有直接關聯。

  我說瞧瞧你們這些人的素質。

  白合無奈地說道:“拜托,地方上面就是這么一個情況,沒有經費,人員素質也不高,你跟我抱怨,我找誰抱怨去?相互理解一下行不行?”

  說完,她拿起腰間的對講機,說道:“把專案組的黃菲小姐叫到我辦公室來。”

  她手下的辦事效率很快,又或者她早就有安排,一早就叫人準備好了,所以沒一會兒,黃菲就敲響了門,走了進來。

  白合對待黃菲挺客氣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是我堂哥陸左前女友的關系。

  請黃菲坐下話之后,白合方才開口說道:“情況是這樣的,陸言說刺殺他的兇手身上,有一股茉莉香的味道,跟你身上的味道差不多,所以特地叫你過來了解一下情況——嗯,你這是什么洗發水?”

  白合的開門見山并沒有讓黃菲太過于驚訝,她坦然說道:“我這個是一種中草藥花液熬制的護發素,有個朋友做微商,圖新鮮買了點兒,效果還不錯……”

  白合眼睛一亮,說真的,我看你發質很好啊,又黝黑又油亮,就是用了這個中草藥護發素的功勞?

  黃菲說對呀,她這個是特殊的配方,是從一個老中醫那里來的方子,所有的藥材都是自己選定的,而且像這種茉莉花,還是她承包了五十畝地,親自種植的……

  白合說怎么買,多少錢?

  黃菲說你加我微信,我回頭把她的微店地址發給你……

  瞧見這兩女人越說越得勁兒,我感覺腦袋眩暈,忍不住又咳嗽道:“咳咳,歪樓了,歪樓了!”

  白合這才想起了自己要干嘛,不過在此之前,還是掏出手機,跟黃菲互換了微信,這才回到了工作中來:“呃,剛才說到哪里了?”

  黃菲也有些懵懂,想了一下,說你問多少錢?

  我惱怒地說道:“不是這個!”

  白合這才想起了,說哦,對了,陸言說聞到兇手身上有和你一樣的茉莉花香味,覺得你有可能就是兇手,對于這個,你怎么解釋。

  黃菲看了我一眼,說陸言,你覺得我是兇手?

  我原本只是覺得這妹兒人漂亮,也挺實誠的,雖然審問我的時候不斷給我下套,但人家是公事公辦,并不像白處長一樣摻雜著個人情緒,所以還挺欣賞的。

  結果聽到白合談起了她以前的身份,我頓時就矮人一截,撓著頭說道:“我只是提出一個疑點和猜測。”

  黃菲搖頭,說我不是。

  白合說你剛才干嘛去了呢?

  黃菲說我幫白處長送證人藍天同志回旁邊招待所歇息,然后跟我們局的楊主任通了一個電話,我手機就在這里,可以查到當時的通話記錄的;另外我打電話的時候,還跟一位路過的同事打過招呼,他也可以幫忙證明。

  白合接過手機,查看了一下,又給我瞄了一眼。

  緊接著他又叫了黃菲說的那個同事過來詢問了一下,那人如實回答,說的確有瞧見黃菲在招待所旁邊打電話。

  白合讓那人離開之后,伸出手來,說道:“不介意的話,我可以搭一下脈么?”

  黃菲說你要給我看病?

  白合笑了,說差不多,不過這是在給你洗脫嫌疑。

  黃菲伸出了手,還主動將袖子挽起,露出了瑩白如玉的手臂來,而白合輕輕搭了一下之后,又看向了我,說一點兒修為都沒有,你要不要驗證一下?

  我連忙擺手說道:“你查過就行了,我還信不過你?”

  笑話,不管黃菲現在有沒有跟陸左走到一起,也斷然沒有我搭手的份兒,我還是保持距離會比較好。

  白合一番查驗之后,與我一起起身,送走了黃菲。

  關上門之后,白合問我道:“怎么樣?”

  我撓著頭,說總感覺不對啊,不過,黃菲說的那個微店,你倒是可以下手查一下。

  白合眉頭一挑,說我要你教我查案?

  我無語,說得,你忙。

  白合揮了揮手,讓旁邊的記錄員停下工作,然后說道:“白宇那家伙是個蠢貨,既然許老開了口,處理是遲早的事情,不過他雖然走了,屁股卻得有人擦。我知道你心里不樂意,也不肯善罷甘休,不過地方上這邊的意思呢,還是息事寧人,回頭會有人送你回家,并且有相關一級的領導向你和你父母賠禮道歉……”

  我舉起大拇哥兒,說還是你做事老練。

  白合無奈地搖了搖頭,說行了,至于這件事情呢,許老發了話,我肯定費心督查;但結論,一時半會給不出,我回頭會主動聯絡你的,總之就是讓你滿意,得了吧?

  白合以及她身后那幫人的態度讓我很滿意,當天就離開了州里。

  是有人開車送我們回去的,走到路上,我才想起問許老和屈胖三是怎么過來的,結果才知道兩人居然是搭了班車來的……

  呃,這位許老還真低調。

  本來他還打算坐班車回去的,不過屈胖三這個好逸惡勞的家伙卻拼死不從,說有得好車坐,何必糟踐自己的屁股?

  許老本來挺有原則的,結果在屈胖三面前,耳根子卻一下子就軟了。

  車行半路,我方才找了話頭,問許老,說蟲蟲在家不,她情緒怎么樣了?

  許老愣了一下,說屈兄沒告訴你么,蟲蟲一直都沒有回來啊?

  啊?

  蟲蟲沒有回敦寨,那她去了哪里?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