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二章 鄉下酒席

  我和小婧輾轉奔波了差不多有一整天,路上基本沒有吃什么東西,我身體好,倒還沒感覺到什么,小婧已經蹙著眉頭,難受了,我二伯媽趕緊領我們去廚房吃油茶。坐在這煙熏火燎的廚房里,喝著油茶,我的心情才舒緩好多。喪事需要忙的事情很多,我父母雖然很舍不得我,但也只是陪著說幾句話,便忙去了。

  穿上了白色的孝服,我和小婧坐在廚房的矮板凳上吃著油茶,旁邊圍了好幾個親戚,有同輩的,也有上一輩的,問東問西。也有人問我那車是哪里來的,是我的么?我搖搖頭說是借的,小婧是小孩子心性,得意洋洋地說是左哥從一個當公安局隊長的朋友借的。

  旁人紛紛驚嘆,說哇,還有這樣子的朋友呢……

  我一個遠房堂哥遞了一支煙給我,我擺擺手說不抽,他嘿嘿地笑,說是不是嫌我的煙太撇(爛的意思)?我說不會抽煙,真不會,小婧也知道的。他仍舊疑惑,自己把煙點上,說你一個大老板,煙都不抽,忒省了一點吧?然后開始講起自己如何如何難了,說下面娃娃要讀書,上面的老人又沒有養老錢,媳婦天天吵架嫌他沒本事……諸如此類的訴苦,最后的意思還是要我拉扯一把。

  我點頭說莫得事的,能幫就幫吧——這個遠方堂兄是我二伯這村子有名的懶漢,盡想著天上掉餡餅,對于這種人,杯米恩、斗米仇,我也只是說說而已,當不得真的。

  我坐了一會兒,出來歇口氣。奶奶死了,來了好多親戚和朋友,我們這房族大,各家各戶都來人,所以很熱鬧,場院里擺著一張張的麻將桌,一堆人在那里推起麻將來,煙霧裊繞,大聲喧鬧,玩得不亦樂乎。關系隔得遠些的親戚和鄰居,臉上笑容滿面,喜氣洋洋,感覺這不像是是葬禮,而是一場滑稽的聚會。我心里面很不舒服,然而這便是習俗,光憑我一個人是改變不了的。

  因為開著車,我大伯過來跟我商量,說今天辦酒,明天出喪下葬,需要去采辦些東西,村子里只有一輛小貨車,讓我幫著也跑跑。我說好,開著車來本來就是忙這個的。他很高興,拍著我的肩膀說有出息了。

  中間我母親跑過來找我,把我拉到一邊,問我最近都干了些啥?

  我奇怪,說還不就是跟省屯的阿東在南方洪山那邊,合伙開了一家餐廳么?都是正常生意,不會給你丟人的。我母親抬起手給我腦門來一下,罵說你這小子長大了,翅膀硬了是吧?我問的不是這個,是你跟黃菲的事情。去年的時候黃菲這妹崽還經常來家里看我,結果今年你上次回來過后,就再沒有消息了。到底咋回事,不會是別個姑娘家嫌棄你沒有正經工作,不要你了吧?

  我母親是老來得子,但是并不嬌慣我,該打打,該罵罵,一點也不含糊。

  我很無奈地說哪里跟哪里啊,你兒子現在是提供正經工作給別人,還愁這個?我和黃菲的事情,是因為她家人反對,所以暫時分開一段時間,冷靜思考一下而已。我母親遞給我一個東西,我接過來一看,是一串鑰匙,母親說這是那個楊警官送過來的,讓我拿著,我的事情她管不著,但是總要讓她臨死的時候,能夠抱到孫子,要不然她活著一輩子,真沒個意思。

  我忙不迭地點頭,說到時候給你生一群孫子,煩死你。

  我母親就笑了,說你這死小子,你以為我不懂呢?人家是有工作的人,違反了計劃生育,人家國家不答應,要開除的。

  接下來的時間我就忙活起來,有過在農村參加喪事的朋友應該知道,訃告、迎接、采辦、哭靈、哀悼、花圈挽聯、墳地選址……亂七八糟的事情,繁雜得很。而且我們那里還有一個“新風俗”,就是請來一些草臺班子唱戲,不是傳統的唱腔戲曲,而是唱老一些的通俗歌曲,比如《母親》、《媽媽的吻》以及時下流行的刀郎,圖個熱鬧。
  
  這個東西也是近年來流行起來的,稍微寬裕一些的人家都會請,不然會被人說子孫混得太差,忒窮。

  當然,吹喇叭、嗩吶、打鑼的人也少不了。

  這是面子和攀比的問題,我雖然極其不喜歡,但是仍舊忍受著這種惡俗的事情。

  墳地是請了一個這附近比較有名的風水先生看的。老先生早先是個小學老師,退休之后開始撿起了羅盤,憑著幾本易學雜談豎起了招牌。我去看過那墳地,選得中規中矩,不兇,但是說有多富貴發達,也純屬扯淡。我之前曾在家里干過這些,算是個同行,跟他說話,往往能夠一點就透,交流一番之后,他連連拱手求饒,說小先生你是高明之人,何必為難老夫?要早知道是您的奶奶,老夫就不接這單活兒,平添笑話。

  我擺擺手也笑,說術業有專攻,風水堪輿之道,我也只是略懂,相互印證罷了。

  我在家鄉幫人算命看香的時間很短,只有區區兩個月,但是影響卻很大,很多認識我的人見到,都叫陸先生、小先生,尊敬得很。鄉民們的文化程度有限,認識也淺薄,不過就是有一點,認定你有本事,就畢恭畢敬,好得很,結果我忙了一下午,到了吃飯的時候,我大伯就來請我坐上席,不要忙活了。

  這天晚上是喪禮的正酒,差不多有二十來桌人,所謂上席,就是我們這個房族幾個混得比較好的長輩,和村子的幾個頭頭所在的桌子。我并不樂意跟一堆老家伙湊在一塊兒,而且我也有認識的一些朋友需要招呼,便推辭不去。正說著,不遠處來了兩輛警車,停到路邊的平地上。車門打開,馬海波、楊宇還有刑警隊的幾個人,都走了出了來。

  這幾個家伙的氣勢有點怪異,本來正準備開席的熱鬧場面,一下子就靜了下來,所有人都面面相覷,以為誰家小子犯事了,惹得警察來抓。

  馬海波領人過來,我大伯看他們沖著我來,有些慌,說阿左,你莫是犯事了?正說著,馬海波走過來跟我握手,說要不是聽楊宇說起,哥哥還真的不知道你回來了。真是的,也不早點打聲招呼,害我們火急火燎地跑過來。哦,節哀啊……

  我聳了聳肩膀,說剛剛回來,沒來得及呢。尋思著過幾天再去找你們。

  馬海波說老人去了,總是要上個禮的。旁邊的楊宇和幾個我認識的警察都跟我打招呼,說這事情得告訴大家伙兒的。我大伯聽到這對話,有些驚訝,連忙幫著招呼。馬海波執意帶著楊宇等人去靈堂拜祭了一下我奶奶,然后又到負責登記收禮的桌子前把禮金給交了。

  他們總共來了六個人,我大伯馬上給安排了一個屋子的桌子,也不讓我去上席了,就陪著這伙朋友吃飯。我那邊也來了一些打小的朋友,跟他們打了個招呼之后,過屋來陪馬海波他們喝酒。

  其實馬海波等人會來我并不意外,都是朋友了嘛,然而讓我有一些難過的是居然是六個糙老爺們,而黃菲并沒有過來。雖然有一年之約,但是我奶奶去世的事情顯然比她父親弄出來的這限制要大得多,連馬海波、楊宇都來了,她卻沒有來,這個樣子,實在是很反常啊?
  
  我有種不祥之感。

  不過當著這些人的面,我也不細問,當下也只是跟他們扯淡閑聊。楊宇升職的事情我也問了一下,他有些不好意思,說過幾天單獨請我吃飯。鄉下地方的酒席十分簡陋,都是些雞鴨魚肉的大鍋菜,一盆一盆的煮好現舀的。酒是農家自釀的苞谷酒,又辣又上頭,喝了幾杯,幾個人都沒說話了,馬海波拍著我的肩膀,咳了咳嗓子,說陸左,其實你這次回來,真正是巧了,我正想著去找你呢。

  我一聽他這話里的意思,便問是不是又碰到什么棘手的案子了?

  馬海波朝著門外望了一下,有些猶豫,說也不是案子,就是有些奇怪,還記得上次我們一起去青山界圍剿矮騾子的事情么?我說記得啊,這咋能不記得呢。馬海波說那你還記得吳剛得的那場重病吧?我腦袋里頓時有些混亂,想了半天,才想起來不是緬甸那個向導吳剛,而是圍剿矮騾子時帶隊的武警吳隊長。

  我說他上次被死去的那個小胡鬼纏身,我還特意跑到湘南把那怨念超度了。到底怎么了,突然提起這個來?

  馬海波和楊宇他們幾個相互對視,猶豫著沒說話。我用筷子敲了敲酒杯,發出清脆的響聲,說有話快講,有屁快放。今天哥幾個過來祭拜我死去的奶奶,是給我陸左面子。是兄弟,就直接說。

  馬海波點點頭,沉聲說道:“陸左,今天來找你,也是想求你幫忙。事情是這樣的,那次去圍剿矮騾子,吳剛手下有兩個兄弟后來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就在前兩天。而羅福安——你還記得我手下那個胖子不?——他頭兩天也突然了重病,送醫院治也治不好,說沒幾天時間好活了……”

  楊宇十分不好意思地說:“你奶奶明天下葬,出殯的時候你這孝子賢孫肯定要在,可是羅福安再不救,只怕就死了,所以,所以……”

  我睜大了眼睛,一拍大腿:老子一回家就遇到這種事,靠,這事情怎么就這么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