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五章 雪瑞父親

  這一帶的房子比較低矮,我們不動聲色地躲入了旁邊的巷道之中,很快就跳上了旁邊的房梁上去,然后趴在上面往下瞧。

  有兩個身影快速沖到了這邊來,瞧見巷道里什么人都沒有,立刻朝著那邊跑了過去。

  我猶豫了一下,低聲問屈胖三道:“這邊什么情況,這么嚴?”

  屈胖三也有些詫異,我們剛才沒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啊,不過就是繞著這外面的圍墻走了幾圈么,至于就派人過來查看么?

  我深吸了一口氣,事情也許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

  兩人沒有走,繼續在這兒趴了一會兒,結果那兩人又悻悻地跑了回來,一邊走一邊聊,其中有一人說道:“剛才那個人,真的很像是陸左。”

  另外一人說道:“你是不是眼睛花了,陸左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

  那人說為什么不會?陸左跟咱大小姐是天生的一對兒,這回咱們大小姐出了事情,陸左趕過來,也是很正常啊……

  兩人聊著天,我一聽,心中一動,從墻頭滑落下來。

  我的陡然出現,使得那兩人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往旁邊靠去,還有人下意識地飛起一腳,沖著我這邊飛踹而來。

  我一把抄住了這人的飛踹,說道:“兩位可是在找我?”

  那兩人一愣,仔細盯了我一眼,慌忙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們認錯人了……”

  我說既然敢跟蹤我,就不要沒膽承認啊?

  兩人點頭哈腰地道歉,說對不起,我們剛才真的是砍錯人了,只以為是一位朋友,結果不小心沖撞了貴人,抱歉,真的很抱歉……

  我瞧見這兩人并沒有太多真本事,而話語之間確有一些港臺腔,普通話并不標準,心中一動,說你們找的是陸左?

  其中一個高個子眼睛一亮,說對啊。

  我說你們是什么人?

  高個子猶豫了一下,正想開口,結果旁邊的矮個兒拉了一下他的衣角,他下意識地閉上了嘴巴,我嘆了一口氣,說都落到這副田地了,還遮遮掩掩的,有意思么?

  聽到我的話語,高個子猛然瞪了我一眼,說你特么的誰啊?你有什么資格說這句話?

  我說我有沒有資格,你們可以試一試。

  矮個子是個沉默的性子,不過最是沖動,聽到我一說,沒二話,一個箭步沖了上來,便是一記黑虎掏心,結果被我擋住,雙手一錯,他頓時就是一陣僵直,而旁邊的高個子也隨之而動了,抬手就是一拳。

  我依舊平淡無奇地擋住了去,然后將這兩人的雙手按住,推到了墻上去。

  我死死按著兩人,然后開口說道:“你們的話,我聽到了,如果你們認識雪瑞的話,我們倒是有一些可以聊的東西。”

  高個子一愣,嘴巴皮哆嗦,說你也認識我們大小姐?

  我說雪瑞是你們家大小姐?

  高個子點頭,說對。

  他剛剛想說些什么,旁邊那矮個兒頓時就恨恨地說道:“王攀你個蠢貨,別人一詐你,你就交代了,你是傻啊,還是腦袋缺根弦?”

  高個兒給嚇得不敢再說話,而這個時候屈胖三也從墻頭滑落了下來,開口說道:“我艸,終于找到局內人了,得,問一下他們住哪兒,我們今天就在那里湊活一宿吧。說句實話,這一天的路趕得,我的架子都快散了。”

  我瞧見兩人都給嚇到了,嘆了一口氣,說我真的是雪瑞的朋友,找到寨黎苗村出了事,過來看她的。

  高個兒不敢說話了,看向了矮個子。

  矮個子猶豫了一下,然后說道:“你們有什么證據?”

  我說你想要什么證據呢?

  矮個子嘆了一口氣,說大小姐現在生死不知,我如何能夠分辨你到底是不是她的朋友呢?

  我沉思了一下,然后把我從二春那兒聽到的八卦,一一講來。

  這些八卦包括了雪瑞與陸左交往的種種過往,完畢之后,我告訴兩人,說我是陸左的堂弟,叫做陸言,雪瑞曾經對我有救命之恩。

  聽到我的話語,矮個兒猶豫了一會兒,對我說道:“我們兩個商量一下,可以么?

  我說請隨意。

  兩人走到了巷子頭那兒商量了一下,過了一會兒,兩人折回了來,開口說道:“那個啥,你認識我們家大小姐,認識我們老板不?”

  我說你們老板是誰?

  矮個兒說就是雪瑞小姐的父親。

  我搖頭,說不認識,我認識雪瑞小姐的時候,她那個時候在寨黎苗村,沒有提起過她的父親。

  矮個兒猶豫了一年,然后對我說道:“我剛才給老板打過了電話,他說相見您一面,如果先生有空的話,能夠跟我們走一趟么?”

  我說這個沒問題,我朋友剛才不說了么,我們剛下飛機,還沒有住處呢,要是能一起安排,那就最好了。

  如此商定,我們跟著這兩人往外面走,來到了路邊的一輛越野車前來,上了車,又朝著外面開了二十幾分鐘,來到了一家環境還算是不錯的莊園來,穿過了鐵門,往里走了幾百米,停下之后,高個兒去停車后,矮個兒則引著我們來到了一棟房子面前來。

  一路開門進屋,然后來到了客廳里面來,這里有兩個人,一個長得相貌儒雅,風度翩翩,另外一個則有幾分草莽之氣,眉目之間頗有霸氣。

  矮個兒給我介紹道:“這位姓李,是我們老板;這位姓顧,是我們老板的朋友。”

  那儒雅中年伸手過來,與我相握道:“鄙人姓李,李家湖。”

  我伸手與他相握,說小姓陸,陸言。

  李家湖眉頭一揚,說哦,我聽說你是陸左的堂弟?

  我點頭,說對,是我。

  李家湖皺眉說道:“哦,我怎么從來沒有聽陸左說過此事?”

  我坦然而笑,說鄉下的窮親戚,誰會沒事兒掛在嘴邊呢?

  李佳慧盯著我,說閣下看起來,卻不像是窮親戚。

  我說你是雪瑞的父親?

  他點頭,說對。

  我沒有太多隱瞞,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我與雪瑞的交往很簡單,我當時中了蠱毒,找到了寨黎苗村,然后因為雪瑞的幫助,最終還是結了蠱毒,并且交上了朋友;這回聽到出了事,就趕過來,聽說寨黎苗村的人都被關押在永盛監獄里,所以就過來瞧一眼,正好碰到你們的人。我剛來,什么也不清楚,現在什么情況,還請您教我。”

  李家湖說你跟雪瑞是在寨黎苗村里面認識的?

  我點頭,說對。

  他說那我問你,在寨黎苗村的鼓樓,在哪個位置?

  我回憶了一下,然后如實回答。

  李家湖不置可否,說那我問你,陸左的老家在哪里?

  我又開口說道:“在黔東南晉平縣大敦子鎮上,而我家,則在大敦子鎮轄屬的亮司村。”

  他又問了我幾句話,方才伸出了手來,對我說道:“不好意思,我這也是謹慎,事實上,雪瑞曾經跟我提起過你,剛才對了一下,發現她描述的,和你本人基本上相差不遠。”

  我松了一口氣,說如此就好。

  李家湖突然又問道:“對了,怎么陸左這次沒有趕過來?是沒有得到消息么?”

  聽到這略帶一些埋怨的話語,我給他解釋道:“陸左最近被人給冤枉了,目前正處于跑路狀態,基本上沒有人能夠聯系得了他,所以這邊的消息,未必能夠傳到他的耳中。不過李先生你放心,我既然過來了,就一定幫忙處理好,別擔心這些。”

  李家湖來了興趣,說陸左犯了什么事情?

  我一時半會兒解釋不清楚,隨口敷衍兩句,然后問道:“我趕過來,是看一下有什么可以幫忙的,你們能夠說一說最近以來發生的事情么?”

  李家湖開口說道:“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之前跟雪瑞的電話一直都通著,就這次出現了一些變故。我們派人過去查探了,具體什么事情,也不清楚,跟不知道她是不是被抓了起來,又或者四散逃逸了。我這邊匆匆趕來,待了十幾天,都沒有能夠確認永盛監獄的具體情況,甚至都不知道雪瑞是否還活著……”

  我聽聞,心中一跳,說到現在你們也不清楚么?

  李家湖說誰說不是呢,永盛監獄現在處于高度戒嚴狀態,很難滲透進去的。我們提前來了十天,這些日子以來,一直都在外圍敲敲打打,得到的情報也并不準確。

  我說那你們準備該怎么辦呢?

  李加湖嘆了一口氣,說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只是在等待最終的結果吧。

  如此說著話,沒多時有一個人走進了大廳里面來,在李家湖的耳邊附耳講解了兩句話,李家湖聽到,滿臉興奮地說道:“我們已經搞定了監獄里面的其中一個醫生,一會兒準備見一面,如果你有興趣的話,一起去聽一聽?”

  得到了李家湖的邀請,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地方定在附近的一間茶室,那個檢察院的醫生肩負的責任太多了,所以姍姍來遲,而同樣;來遲的,還有我一人。

  一行人在私底下見了面,李家湖毫無顧忌地說道:“前段時間抓來的人呢?”

  那人輕輕吐了一口濁氣,說道:“死得差不多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