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六章 牢獄之災

  無論是我,還是李家湖,都大吃一驚。

  什么叫死得差不多了?

  那里可不是集中營,而是監獄,監獄再黑暗,也不可能成批成批地死人,怎么這話兒聽著那么嚇人呢?

  這醫生之前已經收足了錢,此刻也不諱言,冷笑著說你以為永盛監獄就那么簡單?

  李家湖拱手作揖,說請盡管說。

  醫生瞧見李家湖的態度,心里滿意,說實話告訴你們,永盛監獄總共有五層,兩層地面,三層地下。而在地下這三層,第一和第二層都還不算是什么秘密,關押的人呢,也多是一些必死無疑的人。這些人呢,基本上都是用來做器官移植的,也有的則是做成生物標本,至于第三層,則幾乎沒有外人能夠進入,誰也不知道具體的情況,我也只是從停尸房的死亡記錄里面,看到的信息……

  李家湖聽到,深吸了一口氣,說怎么會這樣呢?

  醫生說永盛監獄分作三套人馬,第一批是對外的,就是地面上那些工作人員,除了幾個大頭目之外,大部分人員是不知道別的情況的,而第二批人則是地下一二層,而第三層里面的情況,只有典獄長知道。

  李家湖深吸一口氣,說那典獄長又是誰呢?

  醫生盯了他一眼,說怎么,你想收買?

  李家湖說我只是想知道我女兒的情況,如果有得商量的話,錢不是問題。

  醫生搖頭笑了,說跟你講實話,臺面上的那個傀儡啥也不知道,背后的那個典獄長叫做哈多,你聽過七魔王哈多沒?緬甸最大的地下器官交易商,境內幾個金礦和玉礦的擁有者,閔昂來上將的專業顧問,你覺得他會在乎這個錢兒?

  李家湖深吸了一口氣,說居然是他?

  醫生一臉高深莫測,而我則在旁邊小聲問道:“你認識?”

  李家湖說哈多我不知道,但七魔王卻是赫赫有名,此人是緬甸長盛不衰的常青樹,不管政壇如何變幻,他都是地下世界的大佬之一,有點兒像是舊上海的杜月笙黃金榮,名下的產業很多,大部分灰色產業他都有插手,十分的有名——而且據說他還是東南亞有名有數的高手。

  醫生在旁邊補充道:“鎮國級高手。”

  我的天……

  李家湖深吸了一口氣,說如此說來,這件事情,是哈多主導的咯?

  醫生搖頭,說七魔王閣下日理萬機,哪里有閑心做這事兒?我聽到的消息,是哈多的弟弟普桑干的,據說他最近交了一個來自中國的朋友,然后得到一個消息,說那個村子里面有大寶藏,是關于生命和長生的,所以才會這般的激動……

  生命和長生?

  這個指的是五彩補天石么?只是五彩補天石已經化作了蟲蟲,那寨黎苗村里面,哪里還有這東西?

  懷璧有罪啊!

  醫生說完這些,然后就沒有再多有用的信息了。

  就連雪瑞的消息,也沒有確認。

  做這件事情的,是哈多手下的上帝軍,而這支部隊太過于神秘了,即便是他這種身處于要害部門的人,也沒有辦法了解太多。

  醫生走了,而且還帶走了一箱子的現金,我沒有問李家湖到底花了多少錢,因為我覺得他應該也不在乎這一點。

  他更在乎的是自己那個獨生女兒,現在到底一個什么情況。

  李家湖在沙發前沉默了許多,然后抬頭,看向了旁邊的助手,開口說道:“有煙么?”

  助手一愣,說是雪茄么?

  李家湖猛地拍了一下沙發扶手,大聲喊道:“煙,是煙,你們抽的煙,給我一支!”

  助手說李生你不是答應太太戒煙了么?

  李家湖眼睛一下子就紅了起來,大聲吼道:“給我,費什么話?”

  助手不敢再多言,從兜里摸出了半包煙,又把火機拿給了他。

  李家湖掏出一根煙,點燃,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過了好久,他方才從鼻子里噴出了煙霧來。

  這一口煙讓他的情緒變得好多了,有些迷惘地說道:“杰米,你說我如果通過領事館的外交手段,又或者是輿論新聞的辦法,對這件事情曝光,然后給予當地政府壓力,會不會有用?”

  助手苦笑著說道:“李生,這件事情我們不是討論過了么?對方既然行事這般肆無忌憚,肯定是有把握的,如果我們這么做,他們只會盡早地消滅證據的。”

  消滅證據?

  李家湖對這句話反復琢磨了一會兒,越發地苦澀,將煙頭按在了紅木茶幾上,然后雙手抱著臉,渾身都在顫抖。

  他很難過。

  無聲地哭泣了好一會熱,李家湖方才想起旁邊還有兩個人來,回頭望了一下我,然后說道:“陸言,你有什么辦法?”

  我從醫生離開之后,就一直在思索如何破局。

  說句實話,我聽到那些無辜的村民被肆意屠戮的時候,心里面的悲憤并不比李家湖少。

  然而越是如此,我越發需要冷靜。

  從我們對永盛監獄的初步了解,可以知道,這個地方處處都是法陣,想通過遁地術進入,這事兒很難,那么如何進入其中呢?

  特別是我需要知道那第三層到底是一個什么情況,雪瑞到底在不在,蚩麗花婆婆在不在,蟲蟲在不在?

  又或者,這些人其實都已經戰死了?

  什么都不清楚,就懵懵懂懂地闖入其中,這事兒從一開始就輸了。

  然而當一個父親向我問起這事兒來的時候,我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因為我不想讓他失望,心里面卻又沒有太多的好主意。

  就在這個時候,屈胖三開口了:“這事兒簡單,不入虎穴,不得虎子。”

  啊?

  李家湖瞧見他輕松的表情,愣了一下,然后說道:“陸言,不知道這位是……”

  敢情他到現在都沒有注意到我旁邊這小屁孩兒。

  我咳了咳嗓子,說這事我的一朋友,屈老三。

  李家湖見我如此鄭重其事地介紹,知道這人必然是有不凡之處,也不在意他的年紀,開口問道:“不知道屈小兄弟有什么見解呢?”

  屈胖三指著我,然后說道:“正面強攻進去,又或者秘密潛入,目前看來,我們的能力都還不夠;不過如果是換一種辦法,我相信陸言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我詫異,說什么辦法?

  屈胖三嘿嘿一笑,說永盛監獄關押的是犯人,你被抓進去,事情不就好辦了?

  我說我被抓進去了,自由被限制,談什么救人?

  屈胖三說你那天不是很牛波伊么,兩百多斤的手銬腳鐐的,隨手一掙就脫了,只要不讓那些人知道你的身份和修為,到時候你進入其中,豈不是如魚得水?

  我說如你妹啊,你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況么?要萬一遇到什么高手,我到時候連反抗的辦法都沒有。

  屈胖三說你放心,且聽我講——事情其實很簡單,主要是將你先送到地下一層或者二層去,那么我們就需要在黑市上面發布一個消息,用與你血型特征配對的肝臟或者腎臟之類的數據,然后想辦法把你送進去,再由醫生幫著把你轉下去;至于后面的事情,就得靠你來自由發揮了……

  我說這樣做,很危險的,那地下肯定有法陣,我如果施展不了地遁術的話,問題可就很嚴重了。

  屈胖三斜了我一眼,說你不是口口聲聲地講雪瑞是你的救命恩人么,咋地,怕了?

  我吞了一下口水,說怕倒不是怕,我主要是覺得……

  屈胖三滿臉微笑地轉過頭來,對著李家湖說道:“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李生,聯絡醫生的事情,還有把陸言送進永盛監獄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至于他這邊,我還有一些東西要跟他交代,免得這小子真死在里面了,浪費表情——對了,事不宜遲,要不然雪瑞小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可就麻煩了,現在可以么?”

  聽到屈胖三的吩咐,李家湖慌忙點頭說道:“沒問題,沒問題,我立刻就去安排。”

  他匆匆站起,去打電話,而屈胖三則回過頭來,對我說道:“你進監獄里,所有的東西肯定都要被搜一遍,所以你隱匿氣息的事情,就不能靠李道子的符箓了,我教你一行口訣,暫時隱藏三兩天,應該沒有問題。”

  我氣急敗壞,說你是不是準備接收我的乾坤袋,然后好跑路?

  屈胖三朝著我砸了砸眼睛,說哎呀,被你猜到了。

  瞧見這小子一臉疲賴的模樣,我頓時就是一陣無語,嘆了一口氣,說行吧,生死就此一搏,拼了。

  屈胖三嘿嘿笑,說你咋又想通了呢?

  我說還能咋辦?就像你說的一樣,雪瑞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總不能當一白眼狼,閉著眼睛不管事兒吧?

  難得我這般慷慨凜然,屈胖三好言安慰我道:“你放心,我不會走的。”

  我心中一暖,沒想到他繼續道:“不管怎么樣,我總得留下來幫你收尸啊,你說對不?”

  我擦……

  我滿腹怨言地跟屈胖三學了那套口訣,而這個時候李家湖也興沖沖地走了過來,說他答應了,明天凌晨五點鐘,就送你進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