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三章 病房里的鬼水母

  難怪我總感覺馬海波這個人平日里總是大大咧咧,今天卻含糊得很,原來是因為這事兒。

  不過說來也是,一般情況下這種忙我是毫不猶豫就答應的,然而偏偏現在不是時機:我奶奶明天下葬出殯,我雖然不是長房長孫,不用端靈牌領路,但是今天夜里我是要跪著守靈的,明天早上去出殯下葬,扛棺材的那幾個人里面,我也是要算一個的——這是規矩,不能不遵守。你不做,無論你混得有多好,就算你當了縣太爺,都會被別人戳后脊梁骨,罵你不孝,什么難聽的話都會傳出來。

  我說過,在我們那里,世界太小了,東家長西家短的閑話說得讓人頭疼。

  我倒不打緊,左耳進右耳出,如清風一陣過。但是我父母卻常年在這十里八鄉地來往,我這個當兒子的,可不能讓他二位老人家受這氣。我爸倒也還好說,一輩子都是個老實巴交的漢子,三棍子打不出一個悶屁(此處絕無對他老人家不敬之意),拙于表達,也不擅溝通;我媽卻不行,她這當大姐的人,向來就要強,最受不了別人的閑言碎語。

  馬海波和楊宇將這意思說完,都沒有說話了,一臉期望地看著我。

  我猶豫了一會兒,沒吭聲。

  馬海波和楊宇算是老油條了,也沒有說話,倒是一個年輕小伙兒臉立刻就紅了,著急得眼淚水涌了出來:“陸先生,你救救羅師傅啊……”——“先生”一詞,在我們那兒的方言里并不是常用于,家里面向來是稱兄道弟攀親戚,實在不行就叫同志,這個詞向來是對風水算命師傅的敬稱。這個小伙兒我也見過,曾在色蓋村碎尸案的專案組里面,還睡過一個房間。刑警隊是老人帶新人,看來這個是羅福安帶的人,有感情,所以才會如此著急。

  這個時候我大伯和小叔過來敬酒,見這氣氛有些僵,問怎么回事?

  馬海波將情況講給他倆聽,大伯看著我,說聽別人傳你接了你外婆的班,卻想不到你還有這本事,那去一趟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奶奶要是地下有知,也會得意的。我小叔說這么多個堂兄弟姐妹,不差你這一個守靈的,放心,你奶奶最疼你了,不會怪罪你的。楊宇和幾個警察也在旁邊附和著,特別是那個年輕警察,眼眶都紅了。我想了一下,現在晚上七點,如果來得及的話,我完全可以趕回來。

  于是我起身前往靈棚,來到我奶奶的靈前重重地磕了三個頭,然后與馬海波等人離開。

  借楊宇的車子因為要留下來接送親戚,于是我把鑰匙遞給我小叔,乘坐著馬海波這輛車子離開。路上的時候,我問到底是怎么回事?馬海波告訴我,吳剛手下那兩個武警,一個是突發性肺炎,一個是落水死亡,而羅福安則是病毒性高燒,醫院也檢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本來今天中午就準備轉院到市里面去的,但是聽楊宇說你來了,便想讓你來看看,畢竟你在這方面,是大師……

  我說得了吧,咱們幾個人,沒必要這么肉麻吹捧。

  楊宇在后面笑,說還真不是吹捧,我感覺你這個人有靈性,氣場足得很。我昨天晚上做噩夢,又夢到我拉出了一坨全是黑色蟲子的翔來,嚇得一聲冷汗醒了過來,結果你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坐在副駕駛室的我扭過頭去含笑威脅:“看來你很懷念那種味道,要不要再試一試,當然,我的花樣越來越多了……”

  楊宇嚇得又冒了一身汗,連連擺手:“不用了,不用了……”

  我們哈哈大笑,車里面有著濃濃的情誼。

  原本有可能成為敵人的一伙人,現如今都是親密無間的朋友,這便是寬恕和圓滑的效果,比暴力更加有力量。當然,這些都是值得一交,而且足夠聰明和醒目的人,對于某些渾不吝,你越退讓,便越蹬鼻子上臉,欺壓到你頭上來。一個男人的成長,就在于審時度勢,該惡的時候惡,該善的時候善,分清楚誰是你的對手,誰是你的朋友,這遠遠比財富要更加重要些。

  所幸我漸漸地知道了這些,同時我也更加明白一個道理:爭勇斗狠,就會四處樹敵,無論你有多厲害,終歸有比你厲害、比你狠毒的人出現。所以,養蠱人的“孤、貧、夭”三結局,其實也與這個有關。

  然而,遇到這世間的不平事,就忍了、就讓了、就無動于衷麻木了?當做看客旁觀,是么!

  每一個血液未冷的人都不會這么做。

  我不是圣人。

  當我開始漸漸地用另外的視角來看待這個世界,我恐怖地發現:無論我們怎么掙扎,這天道都一直在我們的頭頂上緩緩運轉,從不偏移,命運的河流無論如何分叉匯合,最終會流入大海,不可逆轉。

  什么是大勢?這便是大勢!

  即使你知道會這樣,你看到了,但是仍然不可避免地隨波逐流而去。

  ********

  羅福安在縣人民醫院住院部的三樓病房,門口守著他婆娘和一個柔弱得像豆芽菜的少女。

  我們到了病房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鐘,十月份有些秋涼,這娘倆擠在走廊的長椅上,看著有些瑟瑟發抖。馬海波走過去抱著羅福安這個七八歲大的女兒,問丫丫,怎么都在外面等著啊,進去啊?丫丫搖了搖頭,說里面好冷啊,不去。羅福安他婆娘在旁邊解釋,說剛才孩子鬧太冷了,結果就跑出來了,本來打算去里面睡一覺的,結果這妮子死都不肯。

  馬海波笑了笑,說孩子嘛,總是不喜歡病房里面額消毒水味道,且由她吧。

  我在看著這孩子一雙恐懼的眼睛,發亮,有種不自然的飄忽。這個時候我的警覺性提升起來,將右手中指放到唇邊,沾了一點口水,然后放在空中,汗毛有一種微涼的酥麻感;而當我的眼睛開始關注到病房里面的時候,一種陰森寒冷的詭異感覺,立刻從我心中浮現起來。

  不對,這房間里面有古怪。

  我伸手將后面的馬海波幾個攔住,快速念了一段“金剛薩埵法身咒”,然后雙手在結著外獅子印,一步一步地走近病房門口。不知道是馬海波他們單位福利待遇好,還是羅福安的病情比較特殊,反正這是一間單人病房。透過門上的玻璃,我可以看見一個胖子正躺在床上瞇眼睡覺,因為怕打擾他的睡眠,所以關著燈,黑黑的,然而我透過窗外微弱的視線,卻能夠看見。

  在模糊的視線中,我看到一個古怪的東西正浮在羅福安的頭上。

  這景象只有通過朵朵賦予我的鬼眼,方能夠看清。

  這是一個如同懸浮水母一般的東西,柔軟如同水中頭發一般的身體在羅福安的頭上逗留著,沒有顏色,因為一般人是看不到的,但是因為它的存在,所有的光線都不能夠融入那一團區域,所以顯得格外的暗。

  這暗,便在視覺上形成了黑影。

  我不知道這是什么鬼玩意,卻能夠看到有淡淡的能量流動,從羅福安的身體中被吸取出來。

  這種能量流動其實我還是熟悉的,一年以前,我曾經在每個星期六的下午,帶著朵朵蹲守在東官各大醫院的停尸房附近,就是吸收這種東西。它的名字叫做天魂,古稱“胎光”,也有叫做主魂、元神的,是人從胚胎娘肚子里面帶來的先天一氣,人死后,這天魂遵守能量守恒定律,天魂歸天路,為良知,亦是不生不滅的“無極”,因有肉體的因果牽連,上升至空間天路的寄托處,暫為其主神收押。

  此謂“天牢”也。

  死人天魂無用,活人天魂被吸過多,則陽壽頓無,談個毛的治病救人啊?我也管不得這鬼東西是什么玩意,右手已經揣入懷中拿震鏡,左手打了手勢,讓身后的人全部往后推開。通過真言的力量,我已經將自己的信心攀升到了巔峰,深吸一口氣,猛然將門鎖擰開,幾步踏到床前,高高揚起手中震鏡,一聲“無量天尊”喝出,頓時金光閃耀。

  那團肉眼不能見的東西渾身一震,竟然浮現在了我的視線中。

  我看到有粉紅色猶如水母魷魚一般的生物在我眼前,渾身都是柔軟的觸手,密密麻麻地浮動著,最長的一只,竟然就直接黏在了羅福安的后腦勺上面。我趁著它稍一凝滯,雙手便朝它抓去。這東西看似水母,果然滑溜無比,如同涂了一層潤滑油一般,然而幸好我好久沒有剪指甲了,留得一手好爪子,反手一扣,將其緊緊抓在手中。

  于此同時,朵朵和金蠶蠱同時出現,金蠶蠱直奔這鬼水母連接羅福安的那根觸角去,而朵朵則朝著那東西噴了一口寒氣。

  這寒氣是朵朵煉化了魂玉中被蚩麗妹所收藏的部分精魄之后,根據《鬼道真解》中的法門,修煉成功的。

  寒冰鬼火。

  此火非明火,而是來自地獄中的幽火——地獄是什么,鬼才知道!當然,這是鬼道真解中所杜撰的,大家呵呵一笑吧。

  被朵朵這一口寒氣所噴到,這鬼水母頓時所有的觸角都全部收了回來,瞬間變成了拳頭大的一個紅色肉團,然而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這東西竟然朝我直撲而來,如同一個包袱皮一般,將我籠罩住。

  啊——

  我頓時窒息了,如同淹沒在水中。

2條評論 to“第十六卷 第三章 病房里的鬼水母”

  1. 回復 2014/05/11

    哈哈

    哈哈哈哈哈好好笑

  2. 回復 2014/11/14

    胖胖

    傳奇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