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二章 志同道合

  蟲蟲!

  看到被綁在柱子之上,上半身裸露、渾身青腫、口鼻皆有鮮血滲出、右眼被挖掉了的蟲蟲,那一瞬間,我的心幾乎就要炸開了來。

  一股怒火從我的心中升騰而起,右手緊緊抓著金劍,然后沖上了前去,沖著她叫道:“蟲蟲,蟲蟲!”

  聽到我的呼喊,蟲蟲似乎回復了意識,臉上有了幾分表情,然后左右打量著,似乎在聽我的聲音。

  我瞧見蟲蟲的慘狀,心中神傷,整個人就好像死去了一般,艱難地伸出長劍,想要將蟲蟲身上的繩索給割開,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臉上卻給人扇了一大耳刮子。

  啪!

  我被這一巴掌拍得差點兒飛起,半邊臉都火辣辣的。

  給我這一耳刮子的,不是旁人,正是屈胖三,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中突然間就生出了一大團的怒火來,猛然瞪了他一眼。

  疼痛倒也只是其次,羞辱也沒有什么,最主要的是瞧見蟲蟲如此慘狀,我的心里面本來就憋著一團火,正想要找點什么事兒發泄一下,也不知道怎么了,屈胖三就成了我發泄的目標。

  我感覺自己的臉色扭曲,豎直金劍,就想要朝著屈胖三殺過去。

  那家伙是跳起來拍我的,落地之后,瞧見我滿心惱怒,便似笑非笑地說道:“怎么的,你想殺我?”

  我腦子里滿是蟲蟲的慘狀,下意識地喊道:“殺了你又怎么樣?”

  啪!

  又是一耳刮子,而這一下我的腦子卻是清醒了許多,想起剛才自己那歇斯底里的話語,頓時生出幾分驚悸來。

  我怎么能夠這么跟屈胖三說話呢?

  不管怎么說,他都是我的生死之交,沒有屈胖三,我甚至都沒有辦法從荒域里面出來。

  他是我的恩人啊,我就算是再悲憤,又怎么能夠對他說出這樣的話語來呢?

  我滿心懊悔,苦笑著說道:“對不起,我錯了,只是因為……”

  屈胖三一臉無奈地說道:“你個傻波伊,進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提醒過你了,這個鳥地方有些古怪,那些油燈都是用怨氣濃厚的尸油點燃的,會迷惑人的心智,根據你心中的恐懼在作怪,叫你小心點。你說你知道了,知道個雞毛啊,稍微一劇烈運動了一下,就頭昏眼花的——你到底瞧見了什么?”

  我說可是蟲蟲她……

  我回過頭來,再次打量那柱子上面的人,卻駭然地發現這人根本就不是蟲蟲。

  他甚至都不是女的。

  雖然是一般的慘,但是在我的面前,這人卻只是一個胸大肌比較發達的壯漢而已,根本就不是蟲蟲。

  另外一個人,卻是個瘦小老頭子,不過是被抽打得昏迷了過去。

  瞧見這個,我心中頓時就是一陣狂喜,右手按著心臟,深吸一口氣,說還好,還好。

  屈胖三不屑地瞥了我一眼,然后說道:“這個地方應該是他們的審訊室,這兩人你認識不,跟我們要找的寨黎苗村有沒有什么關系?”

  我這才想起來,仔細打量一番,然而到底還是沒有什么印象了。

  屈胖三瞧見我搖了搖頭,說你想什么呢,到底認不認識?

  我說寨黎苗村里面,我就認識幾個人。

  屈胖三翻著白眼,說我擦咧,你丫過去,就是泡妞了對吧?拿你沒辦法啊,還是我來吧。

  說罷,他走到了那個半老頭子的跟前,那把鋒利的手術刀猛然一劃,繩索解開了,老頭子跌落下來,而在那一瞬間,這個看似昏迷過去的老頭子居然在半空中橫移數米,人躲到了柱子后面去。

  而下一秒,他居然爬到了那柱子的上面,然后整個人趴在了我們頭頂上的天花板上來。

  瞧見他的這手段,屈胖三不驚反喜,哈哈一笑,說老頭兒,身手不錯啊,被打成這個幾把樣,還能夠一溜煙地跑,可以的。

  老頭兒又黑又瘦,一臉警戒地盯著我們說道:“你們到底是誰?”

  他的緬語說得又快又急,讓人聽得費勁兒。

  屈胖三說你能不能下來?大人我抬頭看你,真的很累啊?再說了,我把你放了,你又能跑到哪兒去,這個鬼地方戒備森嚴,你還能上天不成?還不如乖乖下來,跟大人我談一談,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獲。

  他話語張狂,但句句都落在了點子處,老頭聽到,身子陡然一輕,緩緩飄落了下來,再次問道:“你們到底是誰,怎么進來的?”

  屈胖三頗有架勢地拱手說道:“在下屈老三,這是我的小弟陸言,我們是為了寨黎苗村一事而來。”

  呃……

  憑什么我又是小弟啊?

  我滿心委屈,而那老頭兒看了一眼地上的幾具尸體,朝著我們拱手說道:“吳老鳩,孟鳩叢林里面的黑巫僧。”

  屈胖三說你咋進來的?

  吳老鳩說道:“跟你們一樣的目的,結果被逮了。”

  屈胖三說啊,你也是因為寨黎苗村而來?

  吳老鳩說對,寨黎苗村的蚩麗花婆婆對我曾經有過活命之恩,聽到寨子里出事之后,我就帶著徒弟吳飛熊過來查探,結果被那上帝軍約翰尼托給生擒了去,最后也給關到了這里來。

  我心中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說既然如此,那你應該是知道情況得咯?

  吳老鳩指著旁邊的壯漢說道:“能先把我徒弟放下來么?”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我很自覺地走上前去,揮劍,將繩索給斬斷,然后扶住了那個壯漢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這壯漢還處于半昏迷狀態,吳老鳩過去掐了一下他的人中,然后又雙手結下印法,在他的胸口怕打。

  一整套印法拍完,那人嘴里吐出一大口的濁血,甚至還有黑色血塊滑落而出,最終卻醒了過來,睜開沒有受到傷害的左眼,打量了一下周遭,然后問吳老鳩道:“師父,怎么回事?”

  吳老鳩指著旁邊的水壺,說你先喝點水。

  那漢子照辦,而吳老鳩則回過頭來,對我們說道:“我進來不久,只知道寨黎苗村當場死了一兩百號人,還有五十多人被抓,白河苗蠱的當家人雪瑞失蹤了,生死不知,而蚩麗花婆婆力戰而竭,被擒到了這里來——不過當初被抓來的五十多人,估計只有一二十人還活著吧?”

  盡管心中早有準備,然而聽到這樣的話語,我的心中頓時就是一陣刺痛。

  兩三百號人的村寨,居然變成這般模樣來。

  蟲蟲若是知道了,不曉得有多傷心。

  我臉色冷然,而屈胖三則問道:“蚩麗花婆婆,人在哪里?”

  吳老鳩搖頭,說不知道,不過聽說在這兒深處,有一個密室,重要的人都會被送到那里祭祀,我若不是因為這幫畜生想從我身上套取一些關于黑巫僧聯盟的消息,說不定就已經進去了。

  屈胖三說密室,祭祀?

  吳老鳩點頭,說對,祭祀,七魔王哈多信奉的是佛主的敵人,第六天魔王魔羅,他深信這個惡魔能夠重新臨世,并且賜予他強大的力量。

  我有點兒聽不懂,說魔羅是什么鬼?

  屈胖三卻是知曉的,開口解釋道:“一個著名的佛敵,大論云曰秦言能奪命,死魔實能奪命,余者能作奪命因緣,亦能奪智慧命,是故名殺者;又翻為障,能為修道作障礙故;或言惡者,多愛欲故;垂裕云能殺害出世善根。第六天上,別有魔羅所居天,他化天攝,魔名波旬……”

  吳老鳩點頭說道:“想不到你一個小娃娃,對佛經竟然如此了解,實在難得。”

  屈胖三淡淡地說道:“你知道密室在哪里么?”

  吳老鳩眉頭一跳,說怎么,你想去?

  屈胖三平靜地點頭。

  吳老鳩心有余悸地說道:“那個地方,聽說喂食著七魔王哈多不知道從哪兒找來的魔羅殘肢,經過多年奉養,魔力昌盛,你就不怕被殺了?”

  屈胖三淡定自若地說道:“怕死不當共……呃,錯了,我怕死就不過來了。怎么,你怕了?”

  吳老鳩突然笑了,說如你所言,我怕死就不來了。

  屈胖三拍手笑道:“既然大家目的相同,便是同志,那便沒有啥可說的了,不管是什么第六天魔王,還是這個裝波伊的七魔王,又或者什么狗屁上帝軍,他們嘛,都不過是大人我成名的墊腳石而已,不值一提了——你們別怕,有大人罩著你們,盡管放心。”

  呃……

  吳老鳩本來也是熱血沸騰,然而聽到這話兒,頓時就有些糾結了。

  這尼瑪到底是奇人呢,還是妄人呢,還是神經病啊?

  不過時間緊迫,他沒有再多猶豫,等待徒弟吳飛雄情況稍微好轉一些,然后對我們說道:“走,我大約知道一些方向。”

  吳老鳩帶路,我們離開審訊室,朝著前方走去,走了七八分鐘,路上還解決了好幾個看守,終于來到了一個高有五米的青銅大門來。

  這青銅大門看著仿佛有了幾百年的年頭,上面滿是綠色的銅銹。

  門上還有浮雕,卻是一個三頭六臂、兇神惡煞的魔神。

  正面的那雙眼睛,光滑無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