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三章 無心之人

  伸手按在那浮雕門環的時候,吳老鳩在旁邊低聲說道:“你倆可想好了,這門一推開,就是有死無生的局面啊?”

  屈胖三在旁邊似笑非笑,說你什么意思?

  吳老鳩說就是在想你們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兩個中國人,會愿意為了寨黎苗村跑到這里來,連性命都不顧?

  屈胖三說你們不也一樣?

  吳老鳩搖頭,說我們還真不一樣——我之前是因為深受別人的救命之恩,想過來查一下究竟,結果被抓了進來,嚴刑拷打不說,我這徒弟的眼珠子都給那幫畜生給弄掉了一顆去;有著仇恨在,豁出了性命,那也是正常的。

  屈胖三沉吟一番,開口說道:“這個嘛,我只是過來打醬油的,主要是我這小弟,他老婆的娘家是寨黎苗村的,算是親戚。”

  他解釋得比較含糊,而吳老鳩也沒有再開口。

  話兒已經提醒了,至于最終如何成事,也就怪不得他了。

  我將手掌輕輕按在了青銅大門之前,然后緩緩地推開,隨著沉重的青銅門往里面移動,里面也露出了一道裂縫來。

  我這邊剛剛推開,里面頓時就有一股陰風撲面而來,弄得我當時就是一陣哆嗦。

  好冷。

  我心中有些疑惑,同時又多了幾分恐懼,這時屈胖三竟然直接從那道縫兒里擠了進去。

  我沒有猶豫,也跟著走了進去。

  進去才發現里面一片昏暗,稍微適應了一下里面的光線,方才發現這是一個大圓廳,地下是古舊的條石地板,一直往前延伸,形成一個小廣場,在幾十米遠的地方,廣場正中,有一座青銅屋子,而在其余地方,則都是幽幽的燈光。

  青銅屋子的四周,立得有八根石柱,這些石柱有的兩米高,有的三米高,高矮不一,顯得十分殘破。

  不過每一根石柱之上,卻都綁著一個人。

  我一眼,就瞧見了蚩麗花婆婆的身影,她被綁在了正對著我們的這個方向,本來就有些老態龍鐘的她此刻更加頹喪,整個腦袋耷拉著,看不清臉上的表情,但是能夠感覺得到,人還是有一點兒生息的。

  我在瞧見她的那一瞬間,一股怒火都陡然直往頭上冒,然而就在我準備沖上前去的一瞬間,屈胖三卻伸手抓住了我。

  我想起先前的情形,趕忙問道:“是幻覺?”

  屈胖三搖了搖頭,說不,是真的,那個老奶奶,就是你要找的人?

  我點頭,說對,她是蟲蟲的……呃,應該算是姨吧?

  如果說蚩麗妹是蟲蟲的母親和締造者的話,作為蚩麗妹的妹妹,蚩麗花應該算是她的小姨吧?雖然這個小姨的年歲,實在是有夠年長的。

  屈胖三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然后指著我們腳下的條石,說道:“你看一下,這每一塊條石擺放的位置都不相同,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這里面又該有一個很厲害的法陣在,貿然闖入,不但救不了人,只怕還會深陷其中,成為籠中之物。”

  吳老鳩聽到,忍不住問道:“那該怎么辦呢?”

  屈胖三忍不住得意起來,說你算是問對人了,這世間若說有誰能夠闖入其中而平安折返的話,有也只有是我了——不過,容我研究幾分鐘先……

  吳老鳩忍不住催促道:“得趕緊,那便很快就要被發現了。”

  屈胖三不耐煩地說道:“著什么急?你以為這玩意只管走進去就行么?需要動腦子的好吧?”

  我們都噤若寒蟬,不敢出聲,而屈胖三則開始口念法決,默默運算了起來。

  就在屈胖三這邊開展了頭腦風暴的時候,我也在審視前方,卻發現一片迷茫,根據奇門遁甲的手段,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去處,說明前方法陣封鎖,根本不能地遁。

  只是,這個地方,難道沒有看守么?

  不是說這里供奉著那魔羅的殘肢么,為什么我也沒有瞧見?

  我四處打量著,發現這個算不得小的廣場之上,有許多殘破的石雕塑像,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三兩米高的石碑,而在石碑上面,則點著油燈,照亮整個空間。

  右邊有一個水槽,里面有亮銀色的液體,我才應該是水銀,而左邊也有一個對稱的,卻是油槽。

  兩個槽孔貫通東西,在這廣場的條石縫隙里流動著。

  我在觀察周遭,而作為老江湖的吳老鳩也在四處觀察,他顯得緊張許多,小心翼翼地四處望著,生怕哪兒就冒出來一個厲害的高手。

  屈胖三依舊在默念著口訣,而這個時候吳老鳩瞧見那蚩麗花婆婆的慘狀,終究還是忍不住了。

  他身子一輕,人卻沿著巖壁,爬到了天花板上去。

  這整個巖洞呈現出一個倒扣的碗狀,四周低,中間高,低的只有兩米多,而高的部分,則差不多有七八米,他宛如壁虎一般在天花板上游動著,然后快速向那邊的青銅屋子里靠近而去。

  我瞧見他這般輕松,不由得心中一動,以為屈胖三不過是在虛張聲勢而已。

  然而我這邊剛剛一想,便聽到條石廣場上面突然間傳來一陣咔咔響動,緊接著一道白氣從地下噴出,然后有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女人,憑空出現在了吳老鳩的跟前不遠處。

  這個女人,沒有腿,也沒有臉。

  她的那張臉就好像是一塊蒙著白布的腦袋,沒有五官,鼻子眼睛嘴巴,一樣都沒有。

  這腦袋在黑色長發的襯托下,顯得格外古怪。

  一直沉浸在算學世界之中的屈胖三這個時候終于睜開了眼睛來,抬頭一看,嚇得臉色劇變,大聲叫道:“小心,快回來。”

  他十分焦急,然而那吳老鳩卻顯得平靜許多,用腳掌摳住天花板,雙手結印而待。

  旁邊的吳飛熊開口說道:“莫慌,我師父乃緬南一帶著名的黑巫僧,一身的手段,些許鬼怪,哪里難得倒他?”

  屈胖三氣呼呼地說道:“愚蠢,過度的自信,簡直就是愚蠢。”

  吳飛熊不樂意了,怒聲說道:“你怎么能夠這么說我師父呢……”

  他話兒還沒有說完,那飄在半空中的白裙子女人就往前面一撲,竟然越過了吳老鳩結在身前的法印,倏然進入了他的體內去。

  吳老鳩渾身一震,人便從四五米的高地徑直摔了下來。

  吳老鳩砸落下來兒的時候,屈胖三也發話了:“陸言,跟著我走,我踩哪里,你就踩哪里,半步都錯不得,我們現在過去,說不定還能夠把他救下——哼,老是拿常理來揣度,你都知道這里魔氣森森,就應該知道能夠在這里活下來的鬼靈,絕對要比你遇見的兇上一百倍才對!”

  他動身了,弓著身子,闖入了其中。

  他走得很快,一會兒左,一邊兒右,一會兒又是遠跳,一會兒又停留了下來,明明幾秒鐘能夠沖到的距離,他卻用了二十幾秒鐘。

  不過我也知道事情的輕重,沒有敢有任何懈怠。

  我身后的吳飛熊也知道了厲害,亦步亦趨地緊緊跟隨著。

  屈胖三來到了吳老鳩的身前來,他正好想要爬起來,卻被屈胖三一腳給踩住,二話不說,朝著他的臉上吐了兩口唾沫。

  也不知道這家伙的唾沫是不是有腐蝕性,只見吳老鳩的頭上居然有陣陣黑煙冒了出來,十分恐怖。

  旁邊的吳飛熊瞧見了,忍不住喊道:“到底怎么了?”

  他倒也懂事,喊歸喊,卻也不敢胡亂動手。

  屈胖三沒好氣地說道:“還能干啥呢,這不在給你師父擦屁股么?那女人進入了他的身體里,有點兒不好對付啊……”

  他低下身子來,開始在吳老鳩的胸口處不斷拍打,半分鐘之后,他嘆了一口氣,說我算是盡了人事,至于他到底能不能醒過來,這就要看到底是他厲害,還是那女人厲害了——吳飛熊是吧?你且守在這里,我們過去救人。

  吳飛熊慌忙點頭,說好,我知道了。

  屈胖三瞧了他一眼,忍不住囑咐道:“別亂動啊?”

  吳飛熊忙不迭地答應,而屈胖三則帶著我繼續向前走,一開始的時候速度還挺快的,幾乎時候不假思索,然而到了后來,他走得越來越慢了。

  特別是快要接近那青銅小屋的時候,他顯得特別慎重,幾乎需要考量十幾秒鐘,方才走出下一步來。

  不過即便如此,我們最終還是來到了蚩麗花婆婆的跟前來。

  她身上捆著的,是鐵鏈,而連接處則用銅鎖給扣住。

  我上前去,試圖解開,結果發現根本沒有辦法,無奈之下,只好推醒了她:“蚩婆婆,蚩婆婆,醒一醒。”

  我叫了兩聲,她方才勉強睜開眼睛,盯了我還一會兒,回過了神來,臉上流出了笑容來,說是你么,陸言?

  我點頭,說對,是我。

  蚩麗花婆婆左右一看,問道:“你怎么會在這里?蚩麗姝呢,她沒有跟你在一起么?”

  我滿心酸楚,說我們先別說這么多,我救你出去吧。

  沒想到她居然搖了一下頭,咧嘴說道:“用不著了,我的心臟被掏出來了,一離開這個柱子,人就死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