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五章 越獄風云

  槍聲如瀑,從青銅大門的外面朝著里面攢射而來,噼里啪啦,大部分都射在了這些背負著石柱的無心人身上去。

  蚩婆婆本來也是它們之中的一員,只不過屈胖三最終還是將她的身體給燒了。

  他念的咒我知道,那叫做往生咒。

  是超度。

  蚩婆婆生不如死,如此走了,算是一種解脫,然而這些不知道被哈多從哪兒找來的人,卻沒有那般幸運。

  對于這些人,我們一樣同情,但卻不能用同樣的儀式,將它們給凈化了去。

  做好事的時候,得首先想一下自己是否能夠解脫。

  驟然響起的槍聲讓我心驚肉跳,然而讓我吃驚的,是這些扛著石柱的沒心人雖然身子被子彈的動能擊得不斷顫動,卻還是一步一步地向著前方走去。

  很快,它們已經沖到了人群之中,拿起石柱當做武器,與這些人混戰成了一團。

  槍聲逐漸變得稀疏,屈胖三向我打了一個手勢。

  我點頭,腳步一錯,人便越過了青銅大門,沖到了外面來,瞧見外面的廳堂之中,居然涌出了一大群的人來,除了之前的上帝軍,還有十余個人穿著黑色的看守制服,眼神銳利,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惹的硬角色。

  這些人里面,為首的是一個年紀很小的男子,他男生女相,留著一頭長發,又瘦又小,眼神卻宛如刀子一般銳利。

  他雖然在打量著眼前的戰斗,然而卻時時關注我們這邊,我們幾個一露頭,他便望了過來。

  背著師父的黃飛熊也瞧見了他,驚聲說道:“擼瑟托?”

  啊?

  這個少年,就是傳說中上帝軍的締造者之一啊?

  我沒有停留,趁著混亂,朝著外面沖了過去,而這個時候,因為青銅小屋的被毀,整個空間結構都變得一片混亂,頭頂上搖搖欲墜,總有石頭砸落而來,也鑄就了此處的混亂。

  我趁亂沖到了人群之中,前方亂成一團,那七個無心人揮舞著石柱,東沖西突,讓這些軍人無法使用熱兵器,不得不節節敗退,由那些持冷兵器者在此抵擋。

  我沖到跟前來的時候,已經有人在擼瑟托的指揮下,朝著我這邊撲了過來。

  最先沖到我跟前的,是一個腦袋抱著厚厚毛巾的家伙,那男人長得跟一猴子似的,無端兇狠,手中是一把古怪的長刀,并非鐵器,而仿佛是某種動物的骨骼磨制而成。

  我本以為這樣的玩意兒,不過是徒有其表,想也沒想,直接一劍斬了過去。

  沒想到當我劈砍過去的時候,他橫刀一擋,居然絲毫沒動。

  是個高手,而且很厲害。

  我臉色一肅,揮劍再斬,那人也變招,比我更加快,叮叮當當,一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

  然而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下方突然伸出了一小腳,重重地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這一腳莫名出現,神出鬼沒的,但是卻踢得準,又重。

  那人身子一震,緊接著人像炮彈一樣,朝著后方飛開了去,不但如此,而且還連著撞倒了好幾個人來。

  踹人的,自然是屈胖三這小子,他沖到了我的前面,一臉不屑地望著我,然后嘿然說道:“沒時間了,得趕緊走,要是那個什么七魔王過來了,只怕我們就真的被關門打狗了。”

  我揚起了手中的金劍,左沖右突,硬著嘴說道:“誰是狗,那還不一定呢。”

  屈胖三此人果真有本事,他沖到前方,三拳兩腳,便將攔在了我們跟前的幾個高手給打開,然后吹了一聲口哨,那些抱著石柱的沒心人就朝著堵在通道口的人墻沖了過去。

  這幫人不畏刀兵,不怕子彈,手中的石柱猛然一砸過來,誰也受不了。

  在它們的開路下,我們居然沖破了重圍,來到了這邊的長廊前。

  屈胖三先是一陣前沖,然后又讓這些人堵住后路,然后對我說道:“路上但凡碰到監牢,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打開鎖,把人給放出來。”

  這是準備挑動監獄暴動啊?

  不過我喜歡。

  在屈胖三的領導之下,我們沖過了先前的那一個二重門,利用這些沒心人,將大隊軍隊全部都堵在了盡頭,之前那個主事的擼瑟托雖然盡力指揮,甚至還親自出手,卻最終都沒有能夠攔住我們。

  沖到了這邊來,我遵循著屈胖三的旨意,將金劍激發到了最強大的狀態,路過每一道鐵門,都毫不猶豫地一劍斬開,然后猛然一腳踹開了去。

  那些被關在監牢里面的人,反應不一,有的即便是門打開了,也一動不動,熟視無睹,然而卻也有人興奮若狂地從了出來。

  隨著這些囚犯的加入,我們逃亡的隊伍逐漸增多,不知不覺間,居然有超過五六十人。

  我沖在前方,不斷踹門,來到了那邊的電梯處,又有一群守衛。

  不過這回已經用不著我們出手了,那些被關押于此的囚犯,有無數心中都滿懷著怒火,以及對這些看守的仇恨,他們知道自己在這兒,只有死路一條,所以變得無比的狂躁,沒有任何猶豫就直接沖殺過去,不顧生死。

  混亂之中,我被人抓住了胳膊,猛然回過頭來,瞧見這人似乎有一些面熟。

  陸言、陸言……

  那人喊著我的名字,我猶豫了一下,說你是?

  他說我是寨黎苗村的人啊,我見過你的,你不記得了?

  啊?

  瞧見這張滿面愁苦的面容,我隱約有一些印象,趕忙問道:“除了你,還有誰么?”

  他指著身邊圍著的十幾人,對我說道:“都在這里的,你是過來救我們的么?有沒有看到蚩神婆?”

  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好,跟著走,我帶你們殺出去。

  說完之后,我停頓了一下,又說道:“我剛才見到了蚩婆婆的最后一面,她已經解脫了,讓大家跟著我離開。”

  找到了這最后的十余人,我心中又充滿了責任感,瞧見前面阻隔,慌忙擠上前去,問屈胖三,說怎么了?

  屈胖三指著電梯說道:“那幫家伙把電梯給停住了,上不去。”

  我驚訝,說那怎么辦?

  屈胖三聳了聳肩膀,沒有說話,而旁邊卻有一個人開口說道:“走旁邊,電梯旁邊有一個緊急出口,這兒的樓梯可以直接通向地面去。”

  我大喜,說你怎么知道的?

  那人滿臉憤怒地說道:“我是這個監獄設計師的侄子,哈多找我伯父設計完了這監獄之后,將我們所有人都給抓了過來,讓我們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我沒有再聽他的故事,而是開口說道:“那好,你帶路。”

  那人被解救出來,全身暴瘦,身上沒有幾兩肉,但精神卻是十分的好,帶著我們打開了旁邊一扇沉重的鐵門,然后朝著那樓梯往上攀行。

  眾人一擁而上,朝著生的彼岸狂奔,爭先恐后。

  我和屈胖三在人群之中不斷吶喊,但除了寨黎苗村的這十幾人之外,其余人哪里會聽我們的招呼,屈胖三無奈之下,一邊往上走,一邊對我說道:“哈多雖然不太喜歡電子產品,但并不代表沒有通訊手段,那上面定然有重兵把守,一會兒我們在負一層那兒走,然后通過那邊的電梯往上,走另外一條路,這樣子生存下來的機會,應該會大一些。”

  我點頭,然后將這個觀點傳達給剛才跟我相認的那個中年人。

  時間很快,我們來到了負一層,猛然踹開了這邊的門,往里面沖去,結果發現除了門口的幾個守衛之外,整個負一樓空空如也,估計也是得到了消息,被提前遣散了去。

  我們這十余人在負一樓處快速跑動,很快就找到了電梯口,將門口幾個看守給絞殺了去,然后乘坐往上。

  到了一樓,這兒也有一批守衛,也有幾個厲害人物,不過在我和屈胖三的出手下,沒有一個人能夠逃脫。

  緊接著我們穿過重重鐵門往外逃,而且還故技重施,不斷地打開牢房,讓囚犯變得越來越多。

  一時間,整個永盛監獄都變得一邊喧囂。

  幾分鐘之后,我們來到了室外,沒想到剛剛一出門,就有子彈落到了往外沖出去的人群之中。

  那幫人占據了高地,開始往下傾瀉子彈,不但如此,還用高音喇叭不斷威懾。

  前后有十余人倒在了門口,一片血泊,這樣的陣勢驚嚇到了許多人,好多囚犯開始往后退縮了,然而我們卻是一路狂奔,沖到了高墻電網之下。

  屈胖三這個時候終于展現出了絕對的實力來,他騰空而起,身子化作了一道鮮艷的火光,在墻頭掃過,那些開槍掃射的士兵紛紛跌落下來,隨后他落到了高墻之下,雙手拍在了那圍墻之上。

  砰!

  一聲巨響,那圍墻居然塌了一邊,露出了一個口子來,而我這邊則是猛然一劍,將那電網給撕破了去。

  瞧見逃離的道路已經出現,所有的囚犯都像打了雞血一般,怒聲吼著,朝外面狂奔而去。

  然而就在此時,我感覺自己腰間的那青銅寶塔,突然一陣急劇顫動。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逃離了監獄,這只是開始而已,剩下的這十幾個寨黎苗村的火種獨苗,又該何去何從,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