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六章 滴水之仇

  我感覺自己有點兒按不住這青銅寶塔了,因為它顫抖的頻率實在是太高,讓我腰間一陣酥麻。

  一開始我還覺得只是尋常的掙扎,而到了后來,我卻感覺到了不對勁。

  一定是有人使了手段,要不然不會變成這樣。

  好在屈胖三聽到了我的召喚,趕了過來,將那腰包給接了過去,三兩下一按,將其封印了去,然后帶著我們這一行人,順著大部隊往外奔走。

  屈胖三剛才施展絕技,的確是撂倒了一些人,不過這些看守并非集中在一路,好幾個制高點并沒有顧及得到,所以依舊也在開火。

  我們等了一會兒,方才硬著頭皮,朝著缺口處飛奔而走。

  好在我對于躲子彈這事兒頗有心得,一直藏身在人群之中,所以倒也順利地沖出了圍墻缺口處。

  這個時候,另外一個方向也傳來了激烈的槍響,顯然是那幫走樓梯的人吸引了火力。

  雖然瞧不見那邊的狀況,但我還是能夠估計得到大概。

  永盛監獄的守衛力量非同凡響,而我們這一路過來,還算是比較順利,那么真正阻攔的力量,應該就在那邊的方向。

  今夜不知道有多少人失去性命,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為此陪葬。

  不過有一句話說得好,叫做“死道友,不死貧道”。

  管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沖出了永盛監獄的圍墻之后,我往回望,卻見那永盛監獄處于一片混亂之中,到處都是槍聲和哭泣的吶喊,有白色的亡魂在天空中飄蕩,仿佛在找尋著什么一樣。

  我們繼續走,屈胖三帶著我們穿過外面的一條公路,走過兩個街區,這個時候,前面有一輛車在黑暗處閃了兩下燈。

  屈胖三走上前去,揮了揮手,那車立刻就開了過來,副駕駛室上面的窗戶搖下來,卻是先前在監獄旁邊找到我們的其中一人。

  他是李家湖的保鏢。

  這是約好的么?

  我心中疑惑,而屈胖三則焦急地說道:“只有一輛車么,我不是叫你們多準備一點兒么?”

  那保鏢低頭,對著對講機說了一句話,然后對他說道:“我們把員工的班車提過來了。”

  話兒剛剛說完,一輛大巴車開了過來,而這個時候的我也清點好了人數,加上吳飛熊和昏迷不醒的吳老鳩,跟著我們逃出來的,總共有十一人。

  還有幾個寨黎苗村的人,在逃亡過程中,因為種種原因,最終沒有能夠跟過來。

  清點好了人數之后,我們趕緊上車,離開了這里。

  車子往市區方向行去,一路上不斷有警車、救護車“嗚嗚”地飛馳而過,我們不敢仔細打量,大部分人死死地縮在座椅上,而我為了照顧大家的情緒,也留在了大巴上,然后跟那個中年人講起了蚩婆婆離去時的情況來。

  這個時候我已經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做蚩陽,算是寨黎苗村之中實力比較不錯的人物。

  寨黎苗村因為在那密林深處待了太久的緣故,過于信任神婆的力量,使得雖然許多人都是打獵高手,但就修行而言,人數卻并不是很多。

  跟著我們的好幾個人,其實都不是修行者,只算是筋骨強健一些而已。

  聽到我的解釋,一眾人等都感覺到無比的迷茫。

  寨黎苗村沒有了,這件事情,他們所有人都已經達成了共識,甚至許多人都已經陷入了絕望,以為自己就要死在那個鬼地方了。

  沒想到居然還能夠活著出來,重新見到頭頂上的星空與皎月。

  這些人里面,算得上修行者的只有三人,其余六人都只是普通人,還有兩個女人和一個小孩兒,這些人將何去何從,這事兒著實也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蚩陽稍微講了兩句,便沒有再提起,而是跟我講起了當日的境況來。

  沒有任何預兆,炮擊就開始了。

  雷霆一般的炮灰覆蓋了整個村莊,他們也都是躲在角落里幸存下來的,然而沒想到炮聲停歇,剛剛感覺到有一些希望的時候,結果哈多的上帝軍出現了,還有大批的高手和黑巫僧。

  在這些人的壓制下,活下來的又死了一大半,隨后他們被擒住,然后嚴刑拷打,詢問關于五彩補天石的事情。

  沒有人出賣自己的家鄉,結果那些人就此安營扎寨,然后從附近村莊找來了苦力,掘地三尺地挖。

  不過事情到底還是讓他們失望了,將整個寨黎苗村給翻個底朝天,都沒有瞧見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除了一幫毒蟲之外。

  緊接著他們就被押運到了這邊,那一路上的坎坷自不必言,這幫殘忍的兇徒一點兒人形都沒有,變著法地折磨他們,采用各種方式,又殺了許多人。

  最終寨黎苗村屈服了,是蚩婆婆主動擔起了那責任,她沒有別的想法,就是想給寨黎苗村留一點兒火種。

  結果她萬萬沒有想到,那幫人居然那般的無恥。

  現如今囫圇個兒的寨黎苗村,除了當日變故沒有在家的人之外,現在有一個算一個,總共也就九個人。

  有且只有這么多……

  說著說著,車子里面的每一個幸存者,都留下了淚水來。

  我沒有問這是激動的淚水,還是悲傷的,只是默默地看著,許久之后,我開口說道:“你們放心,我會安排好大家的,一定不讓九泉之下的蚩婆婆失望。”

  車行了一個半小時,最終來到了一處工廠式的庫房前,下車之后,司機去停車,兩個保鏢將我們小心翼翼地領到了里面的庫房里,并且告訴我們,這兒是李家湖家族公司的中轉貨倉,除了自己人之外,沒有別人會過來打擾,讓我們放心歇息。

  除此之外,李生還專門備得有一個醫療團隊,幫眾人處理傷勢。

  這些估計都是給雪瑞準備的,結果反倒是落到了我們的頭上來。

  我問那保鏢,說醫生人可靠不可靠?

  保鏢回答我,說沒問題的,這些人都是有國內的人,知根知底,不管發生什么事情,天塌下來,都有他們自己的原則,絕對不會連累到傷者。”

  聽到這話兒,我就放心了,跟隨著往前走,卻是繞過了庫房,來到附近的一個隔間,緊接著往下走,走進了一個還算是比較寬敞的地下室。

  相關人等早就準備好了,我們一下去,這幾個醫生挨個兒給我們檢查身體。

  我身上也有好幾處傷,雖說能夠自己抵御,但如果有醫生處理傷口,也是極好的。

  我這是簡單的傷勢,盡管醫生得了指示,非要幫我弄得妥妥,但我還是嚴詞拒絕了,并且指著旁邊的諸位傷員,特別是飽受折磨的吳飛熊,讓他們幫忙一定要看好。

  至于吳老鳩,他被屈胖三找了手銬幫助,生怕這個家伙玩意醒過來,意識變了的話,可就麻煩了。

  我簡單包扎了一下身上的傷口,然后坐在了一沙發上喘息。

  屈胖三并沒有閑著,剛才在庫房里面也是,在地下室里面也是,找人要了朱砂和諸般物件,然后開始在墻上涂涂寫寫,仿佛在布置什么法陣,隔絕氣息,免得被人找到這里來。

  歇了沒一會兒,有人敲響了門,確認之后,得知居然是李家湖。

  匆匆而來的李家湖一臉激動,瞧見我幾乎癱軟一般地躺在沙發上,忍不住喊道:“瘋了,瘋了,你知道么,外面都傳瘋了,說不知道哪兒來了一伙強人,居然將永盛監獄都給弄垮塌了大半;這事兒惹得七魔王哈多震怒,正在張羅人手,四處搜尋呢……”

  屈胖三在專心致志地布著法陣,而我則擔憂地說道:“不會牽連到你吧?”

  李家湖搖頭,說應該不會,這事兒從頭到尾都是屈小兄弟策劃的,實施的也都是我的幾個心腹手下,七魔王就算是再權勢滔天,也不可能隨意破壞規則,我說如此最好。

  李家湖寒暄完畢,趕忙問道:“怎么樣,有雪瑞的消息了么?”

  我將在地牢之下的經過,簡單跟李家湖溝通了一會兒,當得知雪瑞并不在其中,而且是在事發當日之前離開的,雖然不知去向,但李家湖卻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他剛才也瞧見過地下室里其他人的身體狀況,那個地方簡直能要人的半條命,沒有待過,那真的是太好了。

  了解清楚之后,李家湖對我說他需要出去幫我打探一下,具體有什么信息,會通知過來。

  他讓我們在這里等著,等風聲過后在講。

  李家湖離去之后,屈胖三也終于完工了,口念法決,將法陣展開,隔絕信息之后,他走了過來,說你怎么愁眉苦臉的,想什么呢?

  我說在思考如何安置這些人,有點兒頭疼。

  屈胖三一愣,說啊,你沒有在想如何報仇雪恨的事情啊?

  我也是吃了一驚,說我們現在這個情況,活著離開就算不錯了,還談什么報仇?

  屈胖三不屑地撇了撇嘴,說道:“瞧你那點追求——灰溜溜的逃走,可不是我一貫的風格。”

  我說那你的風格是什么?

  屈胖三微笑著說道:“滴水之仇,涌泉相報!”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眾人驚慌我淡定,眾人平靜我擔憂……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