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七章 計劃研討

  當屈胖三說出這話兒來的時候,我這才發現他的腦回路,跟我完全不是一種構造。

  瞧著這地下室里滿屋子垂頭喪氣、窘困交加的人們,我心里面想著的,是如何將他們安頓好,讓寨黎苗村能夠得以傳承下去,然而屈胖三所想的,卻是要幫寨黎苗村報仇雪恨。

  說句實話,我又何嘗不想報仇,只是從各方面的消息得知,那七魔王哈多以及他身后的勢力,實在是太過于強大,根本不是我們所能夠撼動得了的。

  蚩婆婆正是知道了這里面的緣由,所以方才警告我不要報仇。

  她讓我回到中國去,好好照顧蟲蟲。

  然而聽到屈胖三的話,我莫名就想起了與他在荒域并肩迎戰那老妖婆釗無姬的日子。

  當初的釗無姬,從各方面來說,都似乎比這七魔王哈多只強不弱,而屈胖三卻毫不在乎,抓緊了各種機會,最終與我一起,在那野林子之中,將這老妖婆給劈成了焦炭,并且將那臨湖一族都給滅了去。

  以前可以,此刻為什么不行呢?

  我頓時就是豪氣大發,說得,你說怎么做,我都聽你的。

  這時旁邊走來一人,卻正是那臨湖一族的蚩陽,他似乎聽到了只言片語,走過來問道:“你們有什么計劃么?算上我一份。”

  屈胖三聳了聳肩膀,說能有什么計劃,陸言,你有想過怎么安排他們么?

  我猶豫了一下,然后說道:“差不多有三種想法。”

  屈胖三拍手,說你說說看。

  我說第一種很簡單,讓李家湖就地安排一下,畢竟寨黎苗村的眾人,也都是雪瑞姑娘的親人,由她父親代為安排,不管是在香港,還是泰國、老撾、柬埔寨都沒有什么問題;再有一個,我在緬北之地,認識一個苗寨,叫做獨山蠱苗,我和蟲蟲有一個朋友,叫做念念,與白河苗蠱的生活方式差不多,如果他們愿意的話,我可以讓她代為照顧;最后一種辦法,就是回國,回到國內之后,無論是在我老家,還是哪兒,都不是問題。

  屈胖三訝異地說道:“喲呵,沒想到你這么短的時間內,居然還想出了那么多的辦法來,真的讓我有些刮目相看呢。”

  我嘿嘿一笑,然后回頭望著蚩陽說道:“你覺得哪個會比較好一些?”

  蚩陽沉思了一下,然后說道:“經此一事,我們白河苗蠱算是名存實亡了,那獨山蠱苗我也曾聽說過,同宗同源,如果他們能夠接納,那是最好……不過,我還是想聽一聽如何報仇之事。”

  屈胖三沒有跟他多言,果斷地說道:“此事我們來辦,你的責任,就是照顧好他們幾人;除了你們,估計白河苗蠱還有一部分人散落在林中,到時候也需要你將這責任扛起來。”

  蚩陽有些猶豫:“可是……”

  屈胖三鄭重其事地說道:“報仇的事情,有我們來做;或許以后你們的雪瑞回來了,她來辦就行,你的責任,是照顧好其他的人。”

  他的語氣堅定,雖說因為這外表,使得他的話語有些滑稽,但有過之前的經歷,蚩陽卻并不敢小覷這個熊孩子。

  沉默了好一會兒,他終于點頭了,說好,我知道了。

  我在旁邊安靜地看著,不說話,一直到蚩陽返回了那邊去,安排同伴休息,我方才說道:“你干嘛打擊他啊?”

  屈胖三嚴肅的臉立刻松弛下來,說我不是打擊他,只是相比報仇,他更應該做的,是保護好自己的族人,并且讓他們能夠盡快融入到新生活去。

  我說那你的意思是,報仇的這事兒,是我們的責任咯?

  屈胖三一本正經地說道:“當然——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我嘆了一口氣,說感覺好像不對勁兒,難道不是你自己好戰,想要找點兒墊腳石么?

  屈胖三吹了一聲口哨,說你可以這么理解。

  我對這熊孩子的疲賴有點兒無語,說那你有什么計劃沒有?

  在我面前,屈胖三并沒有再藏拙,而是拿出了那個青銅寶塔來,說道:“誘敵深入,請君入甕,我們能不能報仇,這事兒就落在它的身上了。”

  我說這就是那魔羅的殘肢?

  屈胖三點頭,說對,這玩意有著很恐怖的魔力,如果不是大人我還算是有點兒本事,還真的被它給制住了——此刻我將它給封印了,散不出氣息來,等回頭我們在一個合適的時候,弄一個圈套出來,讓那幫家伙過來,咱再收網,故技重施,定能夠叫那家伙付出該有的代價。

  我說什么時候,是合適的時機?

  屈胖三搖頭,說現在不行,得等。

  我問為什么?

  屈胖三無奈地說道:“審時度勢懂不懂?這個時候是七魔王哈多最強勢的時候,整個仰光都在他的掌控之下,如果我們這個時候出手,到時候來得不管只有他,還有幾十輪的重炮,到時候我們也許連人家面都見不著,就掛了。”

  我說那得等到什么時候呢?

  屈胖三說你放心,這一次永盛監獄鬧得這么大,即便是軍政府都不一定能夠收場,七魔王哈多肯定得受到責罰的;他雖然厲害,但軍政府更牛波伊,胳膊掰不過大腿,他總得需要蟄伏的,咱得等。

  他信心滿滿,跟我講完話,卻找了個地方開始睡覺起來。

  這熊孩子腦袋精明無比,但就是愛睡懶覺,想來也是,拋開那前塵往事不談,他現在的身子就是一個小孩兒,同齡人渾渾噩噩,可不是天天睡覺么?

  我周圍轉了一遭,了解了每個人的狀況之后,也挨著睡了過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聽到有吵鬧聲傳來,下意識地睜開眼睛,卻聽到吳老鳩和吳飛熊站在了我的面前來。

  我一骨碌爬了起來,對吳老鳩說道:“你醒了?”

  吳老鳩十分客氣地朝我拱了拱手,說剛才我都聽飛熊說了,如果不是你們,估計我這一把老骨頭都栽在里面了,多謝。

  我說不用客氣,其實都是屈胖三的功勞,我只是旁邊幫襯而已。

  吳老鳩又說了幾句客氣話,這時屈胖三也醒了過來,他對“屈胖三”這名號已經算是習慣了,見我一直不改,也懶得費嘴皮子,只是白了我一眼,然后說道:“感覺怎么樣?”

  吳老鳩恭敬地說道:“體內有一股子陰氣,感覺渾身酸麻,不過沒事,融煉鬼魄這事兒,還難不倒我。”

  屈胖三點頭,說好,接下來什么想法?

  吳老鳩說道:“此番逃獄,我聽飛熊說了,想必七魔王哈多也是滿腦門的官司,暫時不會顧及到我這種小魚小蝦來,我準備帶著徒弟返回叢林里去。”

  屈胖三說好,回頭找人送你們離開。

  吳老鳩搖頭說不用,我對這一帶也挺熟的,只是想跟你告別一下——救命之恩,沒齒難忘,兩位日后若是有什么用得上我師徒二人的,盡管過來找我們,或者帶個口信到……

  他說了一個地址,屈胖三默念一聲,點頭說好。

  這師徒兩人離去,沒多久李家湖的一保鏢來到地下室里,告訴我們,說七魔王哈多震怒,正在發動仰光的黑白兩道四處搜尋,重點據說是一個青銅寶塔,有人從永盛監獄里面偷走了那玩意,據說是七魔王哈多的至寶,他放出話來,說誰要是膽敢沾染,就誅滅全族……

  屈胖三冷笑,說色厲內茬,看起來是沒有啥辦法了,其他逃犯有沒有消息?

  保鏢說有,里面逃出了好多人來,除了是正規的刑事犯,還有許多是被綁架的人,甚至還有國外的,美國、日本、泰國和中國的,已經有消息,聽說有人跑到了本國大使館那兒,去尋求庇護了。

  屈胖三拍了一下手,說太好了,哈多的苦日子快到了。

  保鏢說對,這事兒夠他吃一壺,不過現在的風聲還是比較緊的,那家伙正在用盡全力抓捕逃犯,現在他的上帝軍在整個仰光附近搜尋,只要一聽到線索,就立刻趕去,風聲鶴唳啊。

  屈胖三微笑,說不急,這是最后的瘋狂,可以理解。

  保鏢猶豫了一下,還是跟我們說道:“李生這邊已經有人過來查了,估計是我們之前露了一些風聲,所以他過不來,一切由我來露面。”

  屈胖三說可以理解。

  保鏢又問,說對了,兩位在監獄里面的時候,是不是有露過面?

  屈胖三點頭,說這個避免不了,怎么了?

  保鏢說有消息稱哈多在查近期的航班記錄,估計你們的信息他已經掌握了;另外還有一件事情,有一個來自國內的朋友找李生聯系,想要跟你們見上一面,不知道你們意下如何。

  屈胖三一愣,看了我一眼,說什么人?

  保鏢說道:“那人說他的領導姓余……”

  哦,系統內的人啊?

  我沉默了一下,說道:“暫時不用見,不過他們有什么消息,第一時間傳遞給我們。”

  保鏢點頭,剛要說話,突然間臉色一變,我問怎么了,他按了一下耳麥,聽過之后,臉色陰沉地說道:“不知道,外面來了好多人,說是要搜查我們倉庫。”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