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九章 胖三很硬

  一想到這個可能,我的心臟就是一陣狂跳,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屈胖三。

  屈胖三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件事兒,朝著我點了點頭,然后又擺了擺手。

  他是讓我屏氣凝神,不要露出破綻來。

  我繼續傾耳聽,卻聽到老頭兒說道:“肯定的,七魔王哈多因為前幾天永盛監獄的事情,已經被政府方面問責了,連他的大靠山都已經發了話,此刻正處于蟄伏之時,先前到處呼嘯而過的上帝軍現在也縮在了巢穴里。沒有了這些爪牙,他們又想辦事情,就得求助別人了,正好我們德龍一系在仰光周圍勢力還算是不錯,普桑才會出面的。”

  沙啞聲音又問道:“對了,布龍,永盛監獄這件事情,你看會是誰做的?”

  老頭說道:“老祖,永盛監獄這件事情呢,發生得很蹊蹺,我們之前得到消息,說普桑帶著上帝軍和好幾個臭名昭著的黑巫僧組織,滅了緬泰邊境的一個村子,據說那是北邊遷來的一個苗族寨子,聽說有個很厲害的人物,不過死了。如果是這樣,說不定跟北邊有關系。”

  沙啞聲音說啊,北邊?

  老頭說對,我也是聽到的小道消息,說那個村子跟北邊最為聞名的左道兩人有些關系。

  沙啞聲音問:“是燒了魔羅的左道?”

  老頭說對。

  沙啞聲音開始變得猶豫起來,說那兩人可都是世間罕有的妖孽,若是惹上他們,只怕我們德龍也未必能夠兜底啊?

  老頭嘿嘿一笑,說老祖,一開始的時候我也是這么想的,結果后來問了一位北邊的朋友,你猜怎么的?

  沙啞聲音笑罵道:“布龍你個龜孫,別跟老祖我賣關子。”

  老頭這才說道:“那個朋友告訴我,說左道現在自顧不暇,哪里有閑工夫理會這邊啊。我就奇怪了,說這兩人聽說在北邊如日中天,都快抵得上當年滅殺康克由的黑手雙城了,怎么會自顧不暇呢?結果他告訴我,說左道之中,那陸左好不好去對抗政府,現在滿世界被通緝呢,而那個蕭克明則犯了事兒,給北國茅山宗給開了掌教一職,生死不知呢——說道黑手雙城,那朋友說要對付左道的,就是陳黑手呢。”

  沙啞聲音一愣,說不對啊,黑手雙城不也是那個什么茅山宗的人么?

  老頭說誰知道呢,許是名聲所累,相互忌恨吧?

  沙啞聲音又問,說那你覺得普桑這次過來,到底想找我們德龍談些什么呢?

  老頭說老祖這個我倒是知道的,永盛監獄一事,有人從七魔王哈多的老巢里面偷了一個東西,這東西關于到哈多的氣運,結果被一個家伙給奪走了,哈多前兩天滿世界通緝那人呢,現如今估計也是希望我們把他找出來吧?

  沙啞聲音說道:“事關氣運?哦,你說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老頭說聽說是一個青銅寶塔。

  沙啞聲音沉默了好久,說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們如果拿到手了,可以先研究一下;若是真的能夠打擊到哈多,我覺得咱們可以適當地調轉一下槍頭——哈多這些年的氣勢太盛了,如果能夠打擊一下,對德龍的生存環境,有一個很大的改善。

  老頭嘿嘿笑,說老祖,英雄所見略同,哈哈……

  兩人一同笑了起來,而這時沙啞聲音問道:“對了,那個膽大妄為的家伙,叫什么名字來著?”

  老頭說道:“陸言。”

  ……

  我們躲在角落里,將整個對話聽完,半天沒有敢說話。

  萬萬沒想到,這兩人居然是仰光一帶的地頭蛇,就連七魔王哈多,都需要求助他們,讓這些人幫忙查找我的下落。

  哈多顯然也是快氣瘋了。

  那兩人在樓梯間聊了好一會兒,然后有電話進來,老頭接過,應了兩聲,然后下了樓去。

  我看向了屈胖三,征詢他的意見。

  屈胖三也猶豫了幾秒鐘,然后將右手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脖子前,輕輕地劃了一下。

  普桑是七魔王哈多的弟弟,也是寨黎苗村那幾百口人血仇的主要責任人。

  這個人,不能活著,必須死。

  得到了屈胖三的示意,我深吸一口氣,然后緩慢摸向了樓道口那兒去。

  這棟爛尾樓并沒有完成內部裝飾,腳下也沒有貼瓷磚,而是灰色水泥地板,上面還到處都是生活和建筑垃圾,石塊磚頭等,我故意弄出了一點兒聲音來,然后藏身在旁邊的房間里。

  “誰?”

  聽到有動靜,那個被老頭兒尊稱為“老祖”的沙啞聲音立刻警覺,朝著我們這邊快速沖了過來。

  我屏氣凝神,緊緊看著縮在角落里的屈胖三。

  我有符王李道子的匿身符,所以對于自己的藏匿功夫,倒也還是有一些自信。

  不過屈胖三這個家伙歪門邪道比我更多,縮在黑暗中,就如同無物。

  那人跑到了這邊的過道,左右打量了一下,結果卻什么都沒有發現,不由得一陣疑惑,然后變得無比的警惕,開始在周圍搜查起來。

  這是一個頂厲害的高手,有著超出常人的意志和手段,很快,他就搜到了我們這邊的房間來。

  我的手緊緊握著破敗王者之劍的劍柄,心中卻還是有幾分忐忑。

  如果我們不能夠在第一時間內,將這個叫做什么老祖的高手給制住,那么接下來那老頭領著普桑等人過來的話,我們就會變得十分被動。

  情況或許就會變得更加糟糕。

  所以,此戰,只許勝,不許敗,容不得半點兒差錯。

  那老祖人未進門,一股陰寒的氣息卻透進了房間里,隨后,他緩慢地走進了門里來,準備往里面打量,而就在這一刻,我陡然拔出了手中準備已久的長劍。

  唰!

  拔劍術,一抹寒光朝著那人的脖子間陡然斬去。

  我這一劍又快又疾,斬出了對于劍道的所有領悟,倘若是尋常高手,說不定就真的被我偷襲到了,然而此人卻到底有一些不同,似乎早有準備似的,腳步一錯,人便閃到了一邊兒去。

  他避開了我的這一劍,輕靈得宛如鬼魅。

  我這一劍斬到了空處,一種莫名的失落感涌上了心頭,我的胸口一陣氣血翻涌,而那人卻冷笑一聲道:“想偷襲我?你還嫩了一點兒……啊!”

  譏諷的嘲笑,在后面,突然間變成了慘叫。

  那人夸張地叫了一聲,然后雙手捂著襠部,跪倒在了地上去。

  在我的火眼之下,能夠瞧見他顯得十分痛苦,那一對眼珠子幾乎都快要凸出來,臉色猙獰。

  我沒有任何猶豫,一步跨前。然后猛然揮劍斬去。

  這一次砍在了實處,破敗王者之劍爆發出了最絢爛的光芒來,然后斬在了對方的脖子上,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在這樣的極度劣勢下,那人深吸一口氣,脖子處立刻又無數鱗片生成,使得我的長劍僅僅砍進了一寸,就再難前行一步。

  好強!

  這樣的高手,實在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之外,別的不談,光這樣堅硬的皮膚和絕佳的反應能力,都不是我所能夠想象的。

  被我一劍斬在了脖子上,那老祖的喉嚨里發出了一種野獸般的嚎叫來,雙手緊緊握住了破敗王者之劍。

  我感覺到他的雙手宛如鐵箍一般,我的劍被抓得緊緊。

  而鮮血,卻順著他的雙手往下流淌下來。

  這家伙的身體里仿佛住著一頭暴龍,眼看著火山就要噴發,我下意識地準備將小紅放出,然而就在后整個時候,一把鋒利的手術刀,卻是插進了他高高鼓起的太陽穴上。

  緊接著我聽到一聲“咔嚓”的骨骼裂響。

  屈胖三從這老祖的身后站了起來,抱著他的腦袋,使勁兒一扭,原本還宛如鋼鐵神靈一般的敵人一下子就變得癱軟了起來。

  一山還比一山高,那家伙的力量和身體強度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卻沒有想到還有人比他更強。

  整個過程,屈胖三總共出了三招。

  第一招是撩陰腿,第二招是將手術刀插進對方的太陽穴之中,破了他的氣息,最后雙手抱在了這人的腦袋上,猛然一擰,整個人都已經再無聲息。

  他的每一招,都恰到好處,招招致命。

  眼看著這個讓人恐懼的敵手在屈胖三的輕描淡寫之下,栽倒落地,我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后背靠著墻,心臟還在噗通噗通折騰個不停。

  如果剛才沒有能夠拿住這個家伙,只怕我們此刻就得陷入重圍之中了。

  好在屈胖三夠硬,這般厲害的家伙,在他面前,反倒像是一個剛剛斷奶、學會走路的小娃娃一樣。

  身份對調過來了。

  我深吸一口氣,而這個時候,走廊那邊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屈胖三朝我打了一個手勢,然后帶著我翻出了窗外去。

  我們來到了另外一個房間,剛剛落定,就聽到外面有人在低聲喊道:“老祖,老祖?”

  之前那個老頭焦急地叫著,而這個時候,有一個陰柔的聲音陰陽怪氣地說道:“怎么回事啊?布龍,你若是不想合作的話,我可以找別人的,不要跟我耍弄心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