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二章 餐前準備

  普桑的手下來得并不算慢,在聽到槍聲的時候他們就已經上了樓,只不過這爛尾樓來來回回的通道太長,所以才沒有及時趕到。

  等趕到跟前來的時候,他們發現的,只有幾具死尸了。

  普桑死的很慘,死前連句感慨人生的話語都給屈胖三給打斷了去,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他的手下已經就在走廊外面了。

  我和屈胖三兩人翻窗而走,從另外一個通道離開,一路來到了頂樓。

  爛尾樓雖然封了頂,但是頂樓上面卻還是一片狼藉。

  我走在上面,許多碎磚爛瓦,還有黑乎乎的窟窿,預制水泥板也有沒有填滿的地方,讓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出現了什么意外。

  屈胖三一到樓頂,立刻四處巡視,找尋可以一戰的場地,而我則來到了大樓的邊緣,打量著外面的世界。

  在一片繁華的唐人街附近,這個巨大的爛尾樓,和它旁邊的荒地,宛如孤島一般。

  這兒本應該是一處繁華的商場,無數的商家和顧客云集。

  然而因為人的緣故,最終造成了現在的境況,實在是讓人扼腕稱嘆。

  我站了沒一會兒,就瞧見荒地上停著的一輛車離開了這兒,不過旁邊的兩輛卻停了下來,剛才離開的時候我聽到普桑的手下再打電話,應該是叫人過來,畢竟人已經死了,送去醫院也沒有用,不如叫人過來勘測現場,找尋線索。

  本來按照我的想法,此刻應該趕緊兒離開的,畢竟一會兒來了很多人的話,雙拳難敵四手,怕有什么變故。

  然而屈胖三巡查了一遍之后,卻有些興奮地告訴我,說七魔王埋骨之地,選在這里,應該很不錯。

  我說哈多不知道會不會來,不過普桑的死,肯定會引來很多麻煩的,如果來了一大堆的上帝軍,那可怎么辦?

  屈胖三顯得很輕松,微笑著說道:“無妨,打不過就跑。”

  對于這家伙的樂觀我不予置評,畢竟他已經創造了太多的奇跡,是否還能夠繼續走下去,我不得而知。

  差不多考察結束之后,他讓我打電話給李家湖,問能不能弄到炸藥。

  我問為什么?

  屈胖三說你得挺對的,如果上帝軍大隊人馬趕過來的話,的確對我們狙殺七魔王哈多有一些阻礙,而如果當時能夠將這處爛尾樓的幾個結構支撐點給炸掉,將其弄垮的話,把這些家伙給活埋了,豈不是能夠省很多事兒?

  聽到這話兒,我下意識地吸了一口涼氣,說我擦,你這也太狠毒了吧?

  屈胖三聳了聳肩膀,說我無所謂啊,其實你要是覺得危險或者無所謂,我們現在離開,返回國內去也沒關系——不過如果我蟲蟲嫂子問你,說面對那些屠殺了整個寨黎苗村的兇手,你在干嘛的時候,你能夠有個不錯的說辭,那就行了。

  呃……

  屈胖三說的話落在我的心中,讓我陷入了沉默之中。

  的確,我雖然沒有能夠瞧見被炮火犁過的寨黎苗村,卻也是親眼送走的蚩婆婆。

  這么可愛慈祥、與世無爭的老人,這幫畜生居然將她的心臟給挖了出來,并且還準備將其魂魄制成鬼靈,讓她一直受到控制,永世不得超生。

  何等之歹毒?

  寨黎苗村那些安于平淡的村民有錯么?

  蚩婆婆有錯么?

  這些上帝軍的成員們,他們的雙手之上,沾染的可都是那些無辜者的鮮血,難道他們就不應該受到懲罰么?

  這世間或許總有些公義得不到伸張,那么我們就需要自己來解決。

  以暴制暴,聽著其實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但必須得有人做,要不然這世間就是一片黑暗,看不到光了。

  想到這里,我撥通了保鏢特地給我的手機。

  很快,李家湖接通了電話,語氣有些激動地說道:“什么事?等等,我先告訴你們一件事情,之前找過你們的那人,國內的那位,他過來了,也是剛剛接到的消息,告訴我,說七魔王哈多的弟弟普桑死了……”

  我沒有等他說完,直接說道:“我們干的。”

  李家湖:“……你們知道么……什么?你們干的?”

  我說對,我們干的。

  李家湖愣了好久,方才問道:“你們不是在倉庫么,怎么出去了。”

  我是用地遁術離開的,這個李家湖并不知道,不過我也不打算告訴他,只是平靜地說道:“李生,你知道的,雖然雪瑞小姐沒有死,但是寨黎苗村有幾百人死在了某些人的野心里面,雪瑞師父的妹妹,我也親眼瞧見死在了永盛監獄里。必須有人為此事負責,所以我和屈胖三兩個人就出來了,準備做點兒什么事情。”

  電話那頭李家湖的聲音有點兒顫抖,說你、你們到底想干嘛呢?

  我說這個你明天會知道的,李生,打電話給你,是想問一件事情——你能不能弄到炸藥啊?

  李家湖聽我說得認真,沉默了一下,說我們在緬北的礦場倒是有炸藥,不過一時半會兒也給不了你啊……啊,等等,這里有人要跟你們說話。

  電話被轉移了,然后傳來了一個沉穩的男中音:“你好,是陸言么?我是王偉國,是仰光一帶的負責人,余主任跟我打過電話,讓我們全力配合你。”

  我說你好。

  因為不太想跟余領導走得太近,所以我回應得并不熱切,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那人似乎也聽出來了,卻并不介意,而是開口說道:“我聽說你需要炸藥,需要多少,什么種類的?”

  我愣了一下,說你們有么?

  王偉國說這些東西,多多少少都會留一點兒,有備無患,如果你們需要,我可以給你們送過來。

  我看向了屈胖三,他拿過了電話,然后跟那邊人報上了用量和類型。

  雙方溝通了一會兒,屈胖三說道:“二十分鐘之內,可以送到,對吧?”

  那邊似乎給了一個肯定的回答,屈胖三很滿意地點頭,然后掛了電話。

  完了之后,他忍不住感慨道:“這幫人,是真正辦事的。”

  我說你怎么把這邊的地址告訴他們了?

  屈胖三無所謂地說道:“無妨,你看事情發生沒十幾分鐘,他們就收到消息了,說明跟這幫人神通廣大得很,瞞也瞞不過——我跟他們約在了邊的巷子口,你一會兒過去拿炸藥過來,我繼續去察看地形,觀察一下結構。”

  我說你會弄這個么?

  屈胖三不屑地說道:“開玩笑,以前老子弄這個打鬼子的時候,你爺爺估計都還在穿開襠褲呢。”

  我說時代在變化,這玩意能一樣么?

  他說都差不多,回頭你去拿的時候,幫我問一下用法,我自己琢磨就是了。

  聽到他輕描淡寫、仿佛一些盡在掌握中的樣子,讓我著實有一些無語,總感覺有一些不真實,就像在空中樓臺一樣,下面是空的。

  不過既然之前有約定,一切都聽他的,我也沒有太多糾結。

  不但如此,我這些天還在不斷思索和學習著。

  雖說屈胖三大部分時間表現得跟中二少年一般讓人無語,又經常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每逢大事之時,他卻顯得無比沉靜,該殺伐果斷的時候,從來沒有留過情面,隨時隨地都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善于利用一切可能的優勢和條件。

  這是一個極具領導氣質的家伙,難怪俞千二當年曾經跟他混過,并且還心悅誠服呢。

  十五分鐘之后,我通過地遁術,趕到了屈胖三與人約好的地方,剛到沒一會兒,過來了一輛皮卡車,副駕駛室那兒跳下了一人,左右一打量,最后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來。

  “陸言?”

  他試探性地喊了一聲,我朝他點了點頭,說對,是我,東西帶來了沒有?

  他從車里拿出了一個背包來,說你朋友要的東西都在這里。

  我點頭,說能順便講一下用法嗎?

  那人嚇了一大跳,說哥們,你連用法都不知道,就跟我要這種烈性炸藥?

  我聳了聳肩膀,說你教我便是了。

  男人一副見了鬼的表情,不過估計是王偉國跟他交代了什么,不得不硬著頭皮跟我講起了炸藥、雷管和啟動器的用法來。

  我聽過一遍話之后,跟他復述了一邊,確認沒有問題之后,將背包接過來,然后轉身進入了巷子里。

  離開之前,我回過頭去看了他一眼,發現他臉上的表情有點兒像是便秘。

  通過地遁術,我趕回了爛尾樓,找到了屈胖三,將東西交給了他,然后又把相關的用法跟他講了一遍,他認真地聽完之后,哈哈一笑,說現在居然這么方便了,真的是不錯啊,科技在進步呢……

  我翻著白眼,說那家伙講這玩意的威力很大呢,一點點都很厲害,你悠著點。

  屈胖三擺了擺手,指著樓下說道:“管它呢,那幫人來了,我得去干活了,你在這里放哨……”

  說著話,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轟鳴,我跑到樓邊看,卻見外面的荒地上,來了足足一隊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