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四章 并肩作戰

  屈胖三人站在了頂樓的天臺上,然后高高揚起了手中的青銅寶塔。

  他稍微打開了一絲縫隙,一股沖天的魔氣就彌漫了出來,將整個天臺都給充斥得一陣迷亂,也嚇得七魔王哈多怒聲大吼道:“別動,不要打開。”

  說著話,他從懷里摸出了一顆珠子來,朝著地上猛然一摔。

  那珠子足有拇指大,摔落在地上的時候,立刻“砰”的一聲碎裂開來,緊接著一股古怪的氣息朝著周遭迅速蔓延而去,他朝著旁邊一揮手,厲聲喊道:“拿住他!”

  說完話,他人便朝著爛尾樓那邊沖了過去。

  這個時候我是盯著他的,卻見此人之所以能夠這般快速地出現在我面前,并不是因為他會地遁術。

  他是完全憑借著肉身的強度來奔跑的,那速度讓人驚瞎了眼睛。

  幾乎一瞬間,他便沖到了爛尾樓的跟前,然后身子深蹲,猛然往上一躍,人竟然直接跳上了那幾十米高的頂樓去。

  這手段,簡直不是人。

  而就在七魔王哈多離去的那一瞬間,就有一大幫子的人朝著我沖了上來。

  為首的人,卻是那個上帝軍的創始人,傳奇兄弟組合的弟弟擼瑟托,他手中握著一把修長發黑的長刀,朝著我這邊快速沖了過來。

  我瞧見這幫人氣勢洶洶,沒有與他們硬拼的心思,而是轉身就逃。

  然而我剛剛想要施展地遁術,卻發現這整個空間,都給束縛了去。

  不好!

  我心中暗道不妙,知道七魔王哈多臨走之時的那顆珠子,應該已經將這整個一片地界都給封鎖住了,使得我的地遁術無法施展開來。

  怎么辦?

  眼看著這幫人即將沖到跟前,我不得不硬著頭皮,然后開始迎戰。

  鐺!

  沖在最前面的,自然是擼瑟托。

  這位在緬北家喻戶曉的傳奇人物出手辛辣果斷,一刀斬來,竟然給人予整個世界都傾倒一般的恐怖感。

  我往后退了兩步,然后猛然出劍。

  破敗王者之劍在這一刻,被我激發到了最為巔峰的狀態,然后攜著雷光,與其硬生生的碰撞到了一起來。

  別看整個擼瑟托年紀不大,但是人家經歷了十年戰爭。

  可以說,他是從地獄里走出來的人物。

  所以對于我來說,他保持著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覺得能夠完全拿捏住我,而他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自己過往的那些驕人戰績。

  一刀一劍,重重地碰撞到了一起來。

  一聲炸響之后,我固然感覺到右臂一陣酸麻,重力難擋,而那擼瑟托卻也不得不向后退了好幾步。

  這力量,居然旗鼓相當?

  擼瑟托睜大了雙眼,表情開始變得嚴肅了起來,而我卻沒有離他,轉身就朝著身后的爛尾樓沖了過去。

  身后殺聲震天,而我的心中卻生出了一股自豪感來。

  擼瑟托有多厲害,這個光從李家湖那保鏢的嘴里,就能夠聽出個大概來,這樣的人,在緬北這種群雄逐鹿的亂局之中,也是響當當的大人物。

  沒有人會因為他們的年齡而小覷,然而他們卻未必知道,我才是真正從地獄里走出來的男人。

  在黃泉路上,我曾經協助雜毛小道,與傳說中的鬼卒牛頭大戰。

  我甚至還與無數頂尖的人物共同囚于一牢籠之中。

  而在荒域,我曾經服下了最為珍貴的洛山魅靈,這東西乃森林精華,集結于我的身體之中,將我最大的短板給補齊了。

  這樣的我,并不是能夠讓人隨意拿捏的。

  盡管被封鎖了地遁術,然而那一兩百米的距離,對于我來說,并不算什么難度,特別是熟知奇門遁甲的我,即便是跑動,也能夠比常人對節奏的把握更加準確。

  很快,我如同旋風一般地沖進了爛尾樓里,然而身后的追兵卻離我只有一步之遙。

  我帶著一大群人沖進了黑黝黝的爛尾樓中,下面是一個巨大的開闊空間,原本作為商場的爛尾樓此刻盡是廢磚爛瓦和前人留下的生活垃圾。

  這里面一片黑暗,根本沒有多少光。

  而在樓上,傳來了讓整個地皮都在發抖的動靜,顯然我這邊奔波辛苦,屈胖三也并沒有閑著。

  與我的這一大堆對手不同的是,七魔王哈多一人,便足以抵千軍。

  不能讓這小子一人出了風頭。

  我的腦子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冒出了這么一個念頭來,然后一下子,我就將臨戰之時的所有緊張感都給忘了去。

  是啊,屈胖三這個灑脫不羈的家伙為了引開那個恐怖的家伙,他都已經站出來拼命了,我又如何能夠一直逃?

  得戰斗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趁著身后追兵對于眼前黑暗的不適應,猛然扭身回去,然后沖入了人群之中。

  再一次與我交手的,依舊是擼瑟托。

  他沒有想到我居然會突然間回過身來拼命,下意識地愣了一下,方才揮刀來擋,結果我全力的一劍逼退了他之后,又沖向了他的身后去。

  緊緊跟隨而來的,不是上帝軍,而是跟著哈多的其余骨干。

  這些人有著各種各樣的身份,但每個人,都是最為強大的修行者。

  然而我卻沒有半分恐懼,將對炁場的感悟攀升到巔峰,讓自己的情緒變得最為濃烈,然后沖入了人群之中。

  在向前沖的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又進入了一種玄妙的狀態。

  我感覺自己好像又變成了那一個孤軍奮戰的古耶朗將軍,我身邊的那些敵人,則變成了穿著古代盔甲的漢軍,我在人群之中穿梭著,不斷地與人交鋒,長劍與無數兵器交擊在一塊兒,然后又倏然分開了去。

  越是孤立無援,我越感覺到心底里一股邪火升騰而起。

  殺、殺、殺!

  一股濃烈的殺意從我的心底里升騰而來,那是小紅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

  不管它看起來再如何可愛柔弱,蠱就是蠱,就是從千軍萬馬、無數同伴之中殺出來的產物,它身上具備著那獨特的冰冷氣息,是誰也抹殺不掉的。

  聚血蠱并沒有離開我的身體,輔助我作戰,而是將那段來自于陣亡將軍的記憶,極度地契合在了我的身體里。

  它是放大器。

  鮮血在飆射,人們在嘶吼吶喊,無數的面孔在我面前飛速掠過。

  這段廝殺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間感覺到后背一陣刺痛,下意識地往地上一滾,然后躲開了隨后而來的攻擊,這才發現我中彈了。

  上帝軍趕到了,并且朝我開了槍。

  而在我剛才戰斗過的地方,已經躺下了七八具尸體,還有好幾個人在哀嚎著。

  不過總體上來看,我基本上是出手則殺人,受傷的并不算多。

  而當后背那疼痛火辣辣傳來的時候,我方才感覺到自己全身好幾處地方都在流血,熱辣辣的痛覺刺激著我的全身,沒有任何猶豫,我一個飛躍,直接就沖到了樓梯那邊,然后朝著二樓快速奔跑了過去。

  上樓的時候,我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傷勢,發現都是外傷,各種傷痕,不過卻被我最大限度、盡可能地避開了去。

  實在避不開,方才會選擇最不容易影響戰斗的部位去承受。

  至于我后背上面的槍傷,卻僅僅刺破了一點兒皮膚和肌肉,就給小紅給我硬生生地擋住了去。

  如果不是這樣,只怕我已經死了。

  畢竟我中槍的這個位置,前面正好就對著心臟。

  好準的槍法,不愧是大名鼎鼎的上帝軍。

  我沖到了二樓這邊,還待攔在樓梯口這兒阻擊敵人,沒想到有人直接攀著墻壁,就另外一邊跳了過來。

  人是擼瑟托,此刻的他雙目通紅,整個人彌漫在一大團古怪的黑霧之中。

  唰!

  他再一次出刀,快得宛如閃電一般。

  我感受到了他的力量強度,沒有跟他再比拼,而是朝著三樓那邊沖了過去。

  我快,擼瑟托卻更快,居然一閃身,人便攔在了我的跟前來。

  這一次,我不得不跟他硬拼了。

  鐺!

  刀劍交擊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到好像撞到了鐵板上。

  這種狀態下的擼瑟托,比之前簡直就厲害了好幾倍,我即便是硬著頭皮,咬著牙,都沒有能夠撐住他的力量,向后退了好幾步,差點兒就跌落下了樓梯去。

  擼瑟托一刀將我劈得連連后退,臉上浮現出了一抹冷笑,繼續揚刀。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間遠處飛來一個黑影,與他重重撞在了一起。

  按理說擼瑟托本來應是能夠避開的,但是那黑影的速度實在太快。

  砰!

  兩人重重撞到了一起,擼瑟托如同被炮彈砸中一般,直接翻滾到了樓梯下方來,我想要占便宜,揮出一劍,卻還是被他給擋住了。

  臨危不亂,真高手也。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瞧見另一人也滾落了下來,卻是與擼瑟托撞到了一塊兒的那個黑影。

  是屈胖三。

  我瞧見他,滿心歡喜,然而他爬起來,卻是一口鮮血噴出,瞧見我之后,抓住我說道:“人呢?”

  我指著下面,說都進來了。

  屈胖三眼睛里面生出異彩,笑了:“是時候報仇了……”

  他話兒未落,卻又有一個黑影浮現在我們跟前,朝著我們一拳砸了過來。

  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