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五章 都是算計

  那拳頭在一瞬間,變得碩大,仿佛將整個空間都給覆蓋了去。

  我感覺好像天空塌下來了一般。

  啊!

  屈胖三沒有任何猶豫,大叫一聲,直接一拳砸回了過去。

  砰!

  一聲巨響,我感覺兩股力量在那一瞬間驟然撞到了一起,然后強烈的氣息化作了沖擊波,朝著四周散發開去,而我當下也是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直接滾落到了樓梯去。

  一拳之威,周遭竟然無人能夠站立,這樣的威力,也真的是讓人震撼了。

  七魔王哈多如此厲害并不足奇,畢竟他的名聲能夠配得上這般的實力,然而屈胖三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鬼頭,居然也能夠旗鼓相當,那就已經是讓人為之震驚了。

  不過我這邊剛剛爬起來,便看到屈胖三也從上面摔了下來。

  瞧見這情況,我趕忙跳起,一把抱住了屈胖三的身子,然后頭也不回地就朝著下面跑去。

  我剛剛跑到二樓的走廊這邊,便感覺到頭上傳來一聲巨震,頭頂的樓板居然給開了一個大窟窿,然后有人朝著下方跳了下來。

  好暴力的手段啊……

  我反應及時,瞧見前方的空處有一根巨大的柱子,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飛身跳出了走廊,然后雙腳在那珠子上面輕點一下,借力跳到了三樓的走廊去。

  落地之后,我屏氣凝神,開啟了匿身符,一路狂奔。

  幾秒鐘之后,我意識到那個七魔王哈多暫時沒有跟過來,而這個時候被一拳拼得昏過去了的屈胖三也從我懷里睜開了眼睛來,左右一打量,趕忙說道:“朝前兩百米,那邊有一個電梯的預設天井,引爆器就在那里。”

  我深吸一口氣,朝著他指的方向跑了過去。

  兩百米的距離,我很快就趕到了,而這個時候,我們剛才站立的地方,已經浮現出了一個黑影子來。

  七魔王哈多終究還是憑著直覺找了過來。

  我們到達天井這里,屈胖三跳了下來,開口說道:“一會兒我引爆承重點,讓這整棟大樓都給垮塌,而你則用地遁術逃離。”

  啊,這就是他的計劃?

  我滿臉驚訝,不過卻不得不告訴他:“那家伙弄了一顆珠子,將這兒的空間給禁錮住了,我使用不得地遁術。”

  啊?

  屈胖三抬頭看了我一樣,卻同樣也瞧見了不遠處出現的七魔王哈多。

  差不多一秒鐘之后,他果斷決定道:“那就往樓頂跑……”

  這天井離樓梯只有一步之遙。

  只是,可行么?

  沒有等我回過神來,屈胖三將手往某個裝置猛然一拍,然后抓著我的手,轉身就朝著樓道口那兒狂奔而去。

  在那一刻,他快得就像一道閃電。

  他原本可以等我先離開的,然而卻來不及了。

  因為七魔王哈多已經看到了我們。

  我發足狂奔,剛剛沖到了樓梯第一節轉角的時候,就感覺腳底下陡然間就傳來了一次震動,心中更是焦急,兩人不約而同地發足狂奔,下一秒,我們沖到了樓頂這兒來,卻感覺到整個大樓都在晃動。

  這時我的耳中已經聽到了連綿不絕的爆炸聲,緊接著腳下的大樓開始搖晃起來。

  這種搖晃只持續了幾秒鐘,緊接著我感覺腳下一空。

  頂樓的天樓板,陡然一震之后,竟然朝著下方猛然坍塌了下去,整體地往下砸落,而這個時候,屈胖三居然反過來拽著我,朝著上方猛然一躍而起。

  轟!

  一聲巨響充斥了整個空間,當我和屈胖三從半空中落下來的時候,那爛尾樓坍塌砸落時反彈傳遞過來的動能也同樣傳到了我和他的足下。

  而漫天的煙塵,卻是將整棟大樓的廢墟處都給遮掩了去。

  我的眼前一片灰白,煙塵滾滾,屏氣凝神的我甚至都不敢睜開眼睛來,生怕這些灰塵進到眼睛里面去。

  這般的煙塵足足持續了十幾秒鐘,大部分方才落下,而在薄薄的煙塵之中,我瞧見前方緩慢走來一人。

  那人遙遙地望著我們,然后拍了拍手掌。

  是哈多。

  七魔王哈多,如預料之中的一般,他并沒有被這驟然而至的垮塌給埋葬,而是從里面逃脫了出來。

  不過這過程并不是那般簡單的,他身上全部都是臟兮兮的粉塵,另外額頭上面還有鮮血滲出,一片青腫。

  我瞧得歡喜,然而屈胖三卻顯得格外嚴肅,伸出手來,將我攔在了身后。

  七魔王哈多足尖輕點,來到了我們二十米開外的地方,方才停下手,然后冷然笑道:“不錯,不錯,我已經很久沒有吃過這么大的虧了,沒想到這回居然栽倒在了你們兩個無名之輩的手上,你們表現得真的很不錯。”

  這爛尾樓的垮塌,至少將七魔王哈多大部分的隨從和部隊給埋葬,然而面對著這樣的結果,他卻沒有太多悲傷。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他做到了這一點。

  也能夠從側面看到此人的心態有多薄涼。

  七魔王哈多伸手,平靜地說道:“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的介紹很簡單:“陸言。”

  屈胖三的介紹就顯得有些復雜了:“嗨,你好呀,我叫屈三,你可以叫我屈老三。我今年兩歲半了,不好意思啊,之所以出此下策,主要是你這人不太講規矩,打架就打架,還拉了這么一大幫子人過來,而且還帶槍……不過現在好了,轟的一聲,世界清靜了,就只剩下我們,真好——你叫七魔王哈多對吧?他們說你在這兒挺吊的對吧,既然如此,那拜托你做我的墊腳石吧?”

  七魔王哈多皺著眉頭說道:“墊腳石?”

  屈胖三很認真地點頭,說嗯,以后別人如果說起你的時候,先說你如何如何牛波伊,如何在仰光黑白通吃,最后說一句“可惜這家伙被屈三給殺了”——我需要的,就是這一句名聲。

  七魔王哈多冷笑了起來,摸了摸鼻子,說你能殺得了我?

  屈胖三認真地點頭,說對。

  七魔王哈多的聲音變得越發寒冷起來,說你們找我麻煩,難道就只是想殺人立威而已?

  屈胖三指著我說道:“對他來說,這是在幫人報仇,畢竟你出手滅了寨黎苗村,那里有他的親戚故舊;至于我,很遺憾地告訴你,的確如此。”

  七魔王哈多指著我們,說道:“你們是中國人,對吧?”

  屈胖三想了一下,說應該是吧?

  他有些不確定,因為算起來,他可是出生在荒域的,跟咱們國家還是有些不一樣。

  不過應該也差不多吧,畢竟我幫他落戶了,身份證明也不假。

  聽到這話兒,七魔王哈多突然間就變得無比地憤怒起來:“什么時候,我東南亞變成了你們這幫中國人刷成就的地方了?先有黑手雙城殺了康克由,又有左道滅了薩庫朗,斬殺了魔羅和山中老人,怎么著,你們又瞄中了我?”

  呃?

  聽到七魔王哈多無比怨念的話語,屈胖三有些尷尬了,說呃,對不起啊,我也不知道前面還有那么多人過來你們這兒下副本……

  我卻翻了一下眼皮,說若不是你們閑著生事,我們又如何會跑你們這破地方來?

  七魔王哈多咬著牙冷笑:“你們真的覺得能夠殺了我么?”

  屈胖三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雖然不愿意裝波伊,但我覺得事實便是如此。”

  七魔王哈多陡然之間怒意勃發,雙手一捏,拳頭咔嚓直響,緊接著一股沖天的氣勢便朝著云霄之上沖去,而下一秒,他整個人的周身突然間有黑色火焰一般的東西冒了出來,將他整個人給吞噬了去。

  渾身黑火,而雙目之中卻如同燈泡一般明亮,他朝著我們這邊緩步走來,沉聲說道:“殺了你,看你怎么裝波伊。”

  屈胖三搖頭,異常堅定地說道:“不,裝波伊是我一身的事業,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呃……

  眼看著七魔王哈多就要發力了,但是聽到屈胖三的話語,我卻還是有一種忍俊不禁的笑意,從內心深處勃發出來。

  神經病兒童歡樂多啊……

  你們兩個人,到底在爭論些什么狗屁東西啊?

  就在屈胖三說話的時候,七魔王突然發力了,身子朝前猛然一沖,下一秒就抵達了屈胖三的跟前來。

  而那家伙在剛才的戰斗之中,血都不知道吐了多少,甚至還昏迷了過去。

  他能夠扛得過對方的攻擊么?

  沒有。

  屈胖三沒有與對方硬碰硬,而是突然間摸出了青銅寶塔來,將里面的開關啟動,然后把里面一團粉紅色的東西往前一扔。

  “不要!”

  七魔王哈多一聲大喊,沒有再出擊,而是伸手朝著那玩意給抓去,卻沒想到這東西詭異莫測,下一秒直接趴在了他的臉上,然后粉嫩色的皮肉開始往他的身體里滲透進去。

  他的身子一僵,停在了原地,而屈胖三則大聲吼道:“陸言,看你的了。”

  事實上幾乎不用他提醒,我就在那一瞬間踏起了罡步,然后將破敗王者之劍朝著天空舉起,口中高聲喝道:“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