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六章 寂寞如雪

  “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敢有違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念咒的同時,我將那七把雷擊木小劍一瞬間釘在了七魔王哈多的身周。

  虛空之上,陰云密布的天空陡然冒出了一大片的雷光來,從不知名處生出,然后在一瞬間連成了大片,將天空映照得一片輝煌明亮。

  而廢墟之中,那七魔王哈多則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被自己豢養的那魔羅殘肢給侵蝕著。

  我急速念咒,在最后一刻,將手中的長劍重重落下。

  神劍引雷。

  粗大的電光在那一瞬間撐成了電網,然后驟然落了下來,朝著我手中的劍倏然落去。

  引得落雷的那一瞬間,我朝著七魔王哈多的方向指去,卻發現他居然開始動了,整個人倏然后退。

  但是他卻被七劍集結而成的陣法給困住了。

  盡管這陣法的約束力并不足以能夠鎖住他,但是僅僅耽誤一秒鐘,都已經該足夠。

  他在這最危急的時候爆發出讓人為之驚悸的速度來,力量也讓人為之動容,然而再快再強,卻快不過雷電。

  人乃萬物之靈,但是在某些時候,卻不得屈從于大自然的力量。

  雷電乃至陽至剛的力量,而掌握住這力量的我,絕對不會是先前那個他甚至都懶得殺死的小角色,而是這場面的主宰者。

  轟!

  耀眼的雷光如柱,一瞬間轟到了七魔王哈多的身上去,極度的亮光充斥了整個廢墟,我感覺到渾身的力量在那一刻給抽空了,下意識地就朝著身后倒去,后腦勺重重磕到了一塊石頭,整個腦袋頓時就是一昏。

  啊……

  我頭疼如裂,難過得不行,卻不敢就此昏迷過去,連滾帶爬地艱難坐起,朝著前方望了過去。

  給轟殺了么?

  我的心中多出了幾分疑惑,不因為別的,只是沒有自信。

  是的,這一次與之前擊殺釗無姬的時候并不相同,那一次是天時地利人和全部占盡,不但是雷雨天,而且屈胖三為了布陣,將所有的極品雷擊木粉末都給用盡了,方才使得那威力變得如此巨大。

  但是這一回,我幾乎是倉促上馬,能夠引下天雷來,已經是超常發揮了,至于那威力,我就不敢說太多把握。

  更何況,那七魔王哈多剛才表現出來的恐怖,讓我覺得或許他已經逃脫了我的鎖定呢?

  畢竟那七把木劍鎖定的空間也還是蠻大的,如果避開最主要的落點,應該還是有很大的希望承受的。

  神劍引雷術是秘技,溝通茅山先祖,操縱雷霆之力,然而這威力,也是分人的。

  我這種半調子的初學者,究竟有多厲害,這個真的很難說。

  然而當我做起來的時候,卻發現到底還是轟中了。

  我利用那七把雷擊木小劍鎖住人身,然后幾乎耗盡了所有氣力,那一瞬間表現出了來的精準,并不是尋常人所能夠比擬的,即便是七魔王哈多,在遭受到魔羅殘肢鎖身之后的情況下,也終究沒有能夠逃脫。

  然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在神劍引雷術的天雷之下,那家伙卻并沒有被劈成焦炭,反而陡然間變得足有三米多高。

  一身血泡癩子的七魔王哈多站立在了一片焦土之中,然后猛然捏了一下拳頭。

  咔嚓咔嚓……

  一陣爆響之下,那家伙發出了幾分狂笑來,用一種沙啞古怪的聲音吶喊道:“哈哈哈,沒想到那天雷,正是滅了魔羅意識的法門,而它里面的力量和神力,卻融進了我的身體里去——太美妙了,就是這種不死不滅的感覺,哈哈哈,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啊……”

  這聲音是七魔王哈多的,然而卻又有幾分不同。

  就好像是電子音一般古怪。

  糟了,他沒有死,那青銅寶塔里供奉出來的魔羅殘肢幫他擋了雷?

  我的心頭震撼,卻也知道如果這時無動于衷的話,只怕無論是我,還是屈胖三,都要給回過氣來的七魔王哈多給擊殺了去。

  天雷都劈不死,那該怎么辦?

  我心中苦澀,然而卻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送上了我能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聚血蠱。

  小紅從我的身體里陡然浮出,朝著那邊的七魔王哈多射了過去。

  這一具三米多高的魔軀,已經不再是七魔王哈多了,而是結合了魔羅殘肢的新一代魔頭,而此刻的我渾身無力,連站起來都有些勉強,實在是沒有辦法做太多的事情了。

  小紅說不一定可以。

  被我放出之后,小紅如同一支利箭,陡然射向了那巨漢,而哈多似乎感應到了什么,伸手一抓,卻沒想到小紅直接從他的手掌之上,往著里面鉆了進去。

  啊……

  小紅鉆入了對方的手臂里面去的時候,一股撕裂的劇痛傳遞到了我的大腦之中來。

  疼!

  我下意識地捏緊了雙手,感覺整個人如遭雷轟一般,這才知道七魔王哈多并沒有我看上去的那般強大,他雖然沒有被當場劈死,身體里卻充滿了各種暴虐的雷意,將其緊緊鎖住。

  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沒有任何猶豫地支持小紅深入他的身體里去。

  被天雷破壞了大部分生機的七魔王哈多,沒有能夠抵擋住小紅的侵蝕,幾秒鐘之后,轟然跪倒在地。

  然而他卻并沒有恐懼多少,而是寒聲笑道:“想要通過巫蠱之術拿捏我,你真的是活夠了。在這個鬼地方,你覺得我就沒有能夠對付這玩意的手段么?看我的——黑天魔雷……”

  他毫無畏懼地說著話,雙手之中卻積蓄了恐怖的力量來,朝著胸口猛然拍去。

  轟!

  只一下,我便感覺到聚血蠱如遭雷轟,猛然一震,生機就要泯滅而去,然而它卻也是在拼命了,知道一旦放松,這家伙必然會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給殺掉,于是死死纏住了那家伙的心臟。

  七魔王哈多瘋狂笑道:“融合了魔羅的神力,我已然不死不滅了,就算是把我的心臟挖出來,我也沒有任何妨礙,隔天就會再長一個出來的……”

  哈、哈、哈……

  他瘋狂地笑著,居然用雙手撕開了自己的胸膛,然后右手伸入身體里,將一大顆砰然跳動的肉團給扯了出來。

  那是他的心臟,而上面則是緊緊攀附其上的小紅。

  掏出來之后,他伸手去抓小紅,結果小紅倉皇逃離,漂浮在了他的頭頂上,七魔王哈多伸手抓了一下,沒有抓到,他想要站起來再抓,然而卻發現自己并沒有能夠站起來。

  有人伸出了手指,頂在了他的額頭之上。

  是屈胖三。

  這個家伙懸浮而立,然后用右手食指頂住了七魔王哈多那滿是燎泡的額頭。

  這熊孩子開口了,有且只說了兩個字:“傻波伊!”

  沒錯,是兩個字,波伊是拼音……

  七魔王哈多渾身一震,下意識地想要反駁,結果我卻瞧見屈胖三的那個手指之上,滿是鮮血,而這些鮮血居然是金色的,在稍微的摩擦之下,卻是化作了金色的火焰來。

  火焰在一瞬間就點燃了七魔王哈多,而后將他的頭顱給吞沒。

  七魔王哈多的腦袋陷入了金色的火焰之中,并且迅速蔓延,朝著他龐大的身體蔓延而去。

  這火焰的溫度極高,而且還帶著某種莫名的威嚴,小紅感受到了,驚慌失措地朝著我的體內撲了過來。

  聚血蠱入體之后,一股氣息從它那兒傳遞過來,我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干涸的經脈之中,似乎又多了幾分暖流,勉強站了起來,往前走去。

  就在我向前走去的時候,七魔王哈多也站了起來,他伸出滿是火焰的手掌,想要去抓屈胖三。

  沒想到這個家伙滑不溜手,根本沒有讓他沾到半分。

  啊……

  七魔王哈多的口中傳來了歇斯底里的慘叫,然后狂吼道:“為什么?為什么?魔羅的身體不死不滅,為什么我會感覺到自己的意識正在流失,這到底是為什么呢?”

  屈胖三站在他不遠不近的距離,淡然說道:“想學大人我裝波伊,卻只學到表面,沒學到精髓……”

  七魔王哈多狂吼道:“你說什么?”

  屈胖三認真地解釋道:“我在說你裝波伊!本來吧,你不把心臟掏出來的話,我未必能夠近得了你的身,就算是近了你的身,也未必能夠對你做些什么。沒想到你居然這般蠢,沒事兒卻將自己的心臟給掏出來——我知道你心臟沒了,隔天還能再長一個,但是在離體的這一瞬間,你所有的狀態都會下降到最低點,完全就是任人魚肉啊……”

  他嘆息了一聲,然后有些同情地說道:“走好,不送。”

  七魔王轟然跪倒,卻心有不甘地問出了最后一句話:“你這火焰,到底是什么來頭,為什么能夠將我給滅殺?”

  屈胖三沒有再看他,而是將目光蔓延到了遠處燈火輝煌的唐人街,徐徐吐了一口氣,然后淡淡說道:“我就不告訴你,憑什么讓你死得瞑目——唉,這世間傻波伊太多,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屈胖三,這波伊裝得不錯,我給你九十八分,那兩分不給你是怕你驕傲,一百分你得上天了……

1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三十六章 寂寞如雪”

  1. 回復 2019/07/19

    青年晚班報-諸葛

    波伊啥子意思?.   ___
       _/ ⌒ ⌒ \
      /)) (●) (●)  
      |∩ (_人_)  |
      / ノ?_ヽノ_ノ ̄)
     / /      /?_/
     L_/\    \(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