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八章 處理首尾

  經過一番喧鬧,七魔王哈多這兒幾乎沒有什么能夠阻止我們的人了,剩下這些都是些婦孺,我們也不愿意理睬,這少女出來質問的時候,我和屈胖三都沒有理會,直接上了車子里去。

  眼鏡男在旁邊賠著笑:“八小姐,是老爺讓我們過來的。”

  這話兒純粹是糊弄小孩兒,那少女紅著眼說道:“我父親還叫你們過來殺人了?那兩個人是誰,是不是他們脅迫你?”

  眼鏡男將中指豎在唇邊,低聲說道:“八小姐,后面你就會得到消息了,你先別急……”

  少女依舊堅持,居然跑到了小貨車的車頭來攔住,不讓我們離開。

  屈胖三瞧得不耐煩,搖下車窗,問眼鏡男到底走不走?

  眼鏡男一臉為難地說道:“八小姐是過世的大太太所生,最得七魔王的歡心,與巫悚一母同胞,所以平日里倒是比較嬌慣……”

  屈胖三翻著白眼,說那行,陸言,你過去把她帶上。

  我說干嘛呢?

  屈胖三說能干嘛,當人質啊,要萬一有一兩人過來放暗槍,咱不挺麻煩的嗎?

  我無奈,跳下車去,將這八小姐給攔腰抱起,然后扛上了車。

  上車之后,那妹子驚聲尖叫,對我們展開了音頻攻擊,然而并沒有什么卵用,旁邊的人也一臉憤慨,然而望著旁邊的一地傷殘或者尸體,卻也沒有膽子趕上來。

  厲害的人都上來受死了,普通人都是些仆人幫傭園丁什么的,倒也沒有那個勇氣。

  至于哈多的妻兒,則是猛虎之后的柔弱,除了這位八小姐,都沒有啥可看的。

  我將那八小姐抱上了車,然后眼鏡男便朝著外面行駛過去,到了莊園門口,少不得又是一陣折騰,好在屈胖三看在這一車財物的份上,倒是挺積極的,沒有讓我出多少力。

  我主要的任務,就是看著懷里這個嬌俏的小姑娘。

  剛才屈胖三嫌她吵,兇了她兩聲,說再吵就把她給殺了,小姑娘別看膽大,但對我們這幫殺人越貨的兇人到底還是有些害怕,下意識地閉上了嘴。

  然而等屈胖三一下車,她立刻就瞪著我說道:“你們這么胡作非為,難道就不怕我父親報復么?”

  呃……

  你看一熊孩子畏首畏尾,怎么倒是有閑心過來跟我威脅了?

  你覺得我是那種膽小的人,還是認為我好說話?

  我深吸一口氣,說小八啊,你知道我們為什么過來搬東西不?

  八小姐瞪著我,氣呼呼地說道:“因為你們是強盜!”

  我搖了搖頭,說不對,事情是這樣的,你父親和你的叔叔普桑在大半個月前,帶著他們手下的上帝軍去了緬泰交界的雨林里,屠殺了一個兩三百人的村莊,還抓了五十多人回到了你父親管轄的永盛監獄里,而我們趕到,救出來的時候,只有九人得活……

  八小姐義正言辭地說道:“那是他們做了壞事,我爸爸才會去抓他們的。”

  我搖頭,說又不對,他們一輩子辛辛苦苦,自力更生,種田打獵,安安穩穩地過著自己的小日子,結果就是因為你父親看上了人家的一個東西,才過去搶奪的——而且他搶就搶,還把人殺光了,你覺得他殘忍么?

  八小姐猶豫了一下,然后說道:“你騙人,我爸爸不會這樣的。”

  我繼續說道:“再一個,永盛監獄離你家并不遠,那里你或許都去過,但是你知道么?在永盛監獄的下面,是緬甸乃至整個東南亞最大的人體器官交易中心,無數無辜之人被抓到了那里,抽筋扒皮,將里面的內臟一個一個地掏出來……永盛監獄的冤魂,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八小姐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哭著說道:“你騙人!”

  我又說道:“除了這件事情,你父親不知道做了多少惡事,這世間不知道有多少人,每日都跪在菩薩的面前,求他能夠早日死去——你知道你父親有個外號,叫做什么嗎?”

  八小姐抬頭看著我,卻不說話。

  我一字一句地說道:“你父親哈多的外號,叫做七魔王,也就是除了歷史之上的那六個魔王之外,他是第七個!”

  八小姐的精神有些崩潰了,捂著臉,搖著頭說道:“不要再說了,求你不要再說了……”

  我毫不留情地揭露道:“你現在這般優渥的生活,吃穿不愁,享受著最好的教育和醫療,享受著仆人伺候,享受著公主一樣的待遇,但是你想過沒有,這樣的生活,浸潤著多少人的鮮血,有多少如你一般年紀的小女孩兒沒有父母,日日乞討甚至絕望死去,才讓你過上的?”

  啊……

  八小姐捂著臉崩潰了,嚎啕大哭,這時車子啟動,屈胖三上了副駕駛室,一臉郁悶地看著我說道:“陸言,人一小女孩兒,你把持點,別占人家便宜。”

  我一臉郁悶,說我特么像是那種饑不擇食的色狼么?

  屈胖三很認真地點頭說道:“嗯,是的,嘿,你覺得是不是?”

  被問到的眼鏡男正在開車,聽到了,有些猶豫,不過大概是思索了一下我與屈胖三兩人的關系,最終還是選擇站在比較強勢者的一邊,點頭說道:“嗯,像!”

  我氣得不行,朝屈胖三豎起了中指來,說等你瞧見我們家蟲蟲之后,你就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

  屈胖三兩眼發亮,說哎呀,你這么一說,突然變得好期待。

  我說你期待個鬼啊?

  屈胖三忍不住流口水,說俗話說得好嘛,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

  呃,你這么污,就不怕帶壞小朋友么?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這兒,拋開心理年紀,就這個家伙最小了。

  八小姐被我說崩潰了之后,一直都在埋頭抽搐,車子離開了莊園一里路,我便將她給送到了車下,然后一路行,車子在破爛的公路上開著,眼鏡男問道:“兩位老板,我們這是準備去哪里?”

  屈胖三想了一下,回頭問我,說陸言,你會開車不?

  我說會的。

  他點頭,讓眼鏡男剎車,然后伸手,一把就將這家伙給敲暈了,塞進后面來,把我換到了駕駛室里,讓我一邊開車,一邊給李家湖打電話。

  我這時才想起兜里面的電話,拿出來一看,好幾十個未接來電,全部都是李家湖打過來的。

  我一邊把著方向盤,一邊打回去。

  這邊一打過去,那兒立刻就接通了,李家湖焦急地說道:“陸言,那便出事了,你們什么情況?”

  我說出了什么事?

  李家湖說那爛尾樓垮了,有人聽到很明顯的爆炸聲——是不是你們干的?

  我說你這不是廢話么,不是我們干的,那些炸藥是干嘛的呢?

  李家湖說道:“那七魔王哈多呢?王隊長告訴我現場有大量尸體,其中還發現一個三米多高的巨人,不知道你們到底什么情況……”

  我說那個巨人就是魔化之后的哈多,他死了,至于其他人,也都是被我們埋掉的。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鐘,李家湖才喘著粗氣說道:“七魔王真的死了?”

  我說我騙你干嘛啊?

  李家湖變得有些結巴了,說倒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只是……唉,你們現在在哪兒呢?

  我說我們去了一趟哈多的家里,現在在路上,你能不能派個人過來,我們這兒有點兒東西需要處理,想讓你幫個忙。

  李家湖十分警覺,說什么東西?我這邊做的是正經生意,人才不多……

  我皺眉說道:“就是一些現金、黃金和珠寶之類的,還有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如果不要,我另外再找人。”

  李家湖那邊松了一口氣,斟酌了一會兒,方才說道:“那沒事,我現在就派人過來。對了,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什么特別需要處理的,我可以找王隊過來幫忙……”

  我愣了一下,說什么王隊?

  李家湖說就是之前跟你通話,并且借你炸藥的王偉國。

  哦,有關部門的人啊?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他點頭,我這邊就答應了,又跟李家湖商量了一會兒,雙方決定在一個僻靜的角落見面。

  之所以不到那邊的倉庫去,主要的原因還是想謹慎一點兒。

  半個小時之后,我們趕到了一片河灘處來,那兒停著三輛車,兩輛汽車,一輛卡車,我們這邊剛剛停下,我瞧見之前跟我們聯絡的那個保鏢走了過來,跟著他一起的,還有一個穿著灰色中山裝的男人。

  我從車上跳下來,那男人便上前過來與我握手:“你好,陸言先生,王偉國。”

  我與他握手,說你好,感謝你們提供的炸藥。

  男人有些難以置信地望著我,說我聽李先生說七魔王哈多已經被你們給殺死了?

  我點頭,說對,沒錯。

  男人認真看了我一會兒,方才長嘆一口氣,說當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真的是讓人想不到……

  我說你說英雄出少年,自然沒錯,不過殺死哈多的不是我。

  王偉國更為詫異,說不是你,又是誰?

  我指著旁邊的熊孩子屈胖三說道:“想必你們也得到了消息,殺七魔王哈多者,屈三也。”

1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三十八章 處理首尾”

  1. 回復 2016/03/04

    A&

    小佛辛苦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