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九章 邪靈新主

  一開始王偉國是拒絕相信的,在他看來,一個兩三歲大的小屁孩兒能夠干嘛?拉翔都不會自己擦屁股,能夠殺了七魔王哈多?

  要是能,那他這一大把年紀,豈不是活到了狗身上去了?

  然而當瞧見我再一次地點頭確認之后,他終于還是不得不捏著鼻子認清了這么一個現實,十分尷尬地伸出手來,與屈胖三相握。

  屈胖三這熊孩子此時卻裝起了嫩來,低頭說道:“叔叔好。”

  呃……

  王偉國尷尬地說道:“可不能叫我叔叔,咱以成敗論英雄,像你這般厲害的大人物,叫我小王就好。”

  他在緬甸這塊地方不知道待了多久,自然知道七魔王哈多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水平,能夠橫行這么多年而依舊囂張,就已經代表了那家伙足夠的實力,而這個神秘的小屁孩居然能夠將七魔王哈多給干掉了,那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大人物。

  王偉國姿態放得很低,這讓屈胖三對他的觀感十分不錯,點頭說道:“嗯,小王不錯。”

  呃,你丫居然還真的就順桿子爬了?

  我有些無語,而這個時候那李家湖的保鏢過來,說陸生,聽說你這兒有什么東西要交接對吧?

  我這才想起來,點頭說對,你帶人去后車廂,把東西給卸下來。

  保鏢點頭說好,然后帶了幾人過去,把后車廂的門打開之時,我聽到齊刷刷一陣抽冷氣的聲音,卻都是對那些堆砌財物的驚嘆。

  那保鏢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然而瞧見這些黃金、美金和玉石珠寶,忍不住睜圓了眼睛,說陸生你這是?

  我說財物你打包帶走,回頭給我整理出一個清單來,我這邊給你老板百分之二十的回扣,其余的錢你們給我存進一個專用賬戶里去,我要用這些錢過來買殺手,讓所有參與寨黎苗村血案的兇手都給繩之以法,賠了性命去。

  這話兒我說得遲緩,一字一句,那保鏢聽了,下意識地抽了一口涼氣,說我的天,要不要這么狠?

  我眼簾低垂,用一種很平靜的口氣說道:“如果你瞧見那些死在寨黎苗村遺址的人,如果你瞧見那些死在永盛監獄里面的無辜者的話,就不會這么想了。”

  保鏢沒有再說話,而是朝我舉起了一個大拇哥兒來。

  這時王偉國問道:“那有什么是需要我們幫忙的么?”

  我從前座拖下了那眼鏡男來,說這是七魔王哈多的私人財物主管,他說七魔王哈多的戶頭上有一大筆錢,他能夠幫忙轉出,我也不確定是不是,不如交給你們幫著協辦?他這個比較麻煩,分成的話,五五開。

  王偉國搓著手笑道:“這怎么好意思呢……”

  我以為他會拒絕,沒想到他的下一句居然是:“那就這么說定了,我們一定不負使命!”

  他說得果斷堅決,就好像怕我反悔似的。

  車里面除了各種財務,還有一大堆七魔王的收藏,能夠被這老魔頭裝進地庫里面的,都是些價值千金的東西,除了古董字畫和東南亞風格的器具之外,還有許多竹簡、藏書和修行相關的法器、材料。

  這些東西屈胖三大致挑了一下,有用的全部都塞進了我的乾坤囊中,而沒有用的,如同那些鍍金的嬰兒干尸、奇怪的動物標本之類的,則都丟給了王偉國他們。

  對于這些東西,他們是來者不拒,反正都不要錢。

  如此分贓完畢,屈胖三從一個盒子里摸出了一塊色彩斑斕的石頭來,那玩意用一根紅繩穿著,可以用來掛在脖子上。

  這玩意并不如旁邊的那些帝王種、冰種一般純粹透亮,所以起初屈胖三也并不太在乎,然而這回翻出來的時候,他卻拿在手里,看了又看。

  我瞧見他這般認真,忍不住問又發現什么寶貝了?

  這家伙笑而不語,將東西給貼身收藏了起來。

  屈胖三最愛裝神弄鬼,我故意不理他,幫忙整理了好一會兒,瞧見他將那些竹簡、筆記、書籍等物通通塞給我,讓我按著,我便有些郁悶,說那這些玩意兒干嘛啊,放著累贅。

  他眉頭一下子就豎了起來,說財物如浮云,這些都是七魔王哈多從各處收藏過來的諸家典籍,如果能夠讀透的話,對你我的修為提升好處很大,你懂不?

  呃……

  得,我沒有敢跟這家伙多作辯駁,唯唯諾諾地點頭,說好的,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吧。

  如此簡單弄了差不多一刻多鐘,王偉國將那眼鏡帶上了車,然后與我們握手,滿載而歸,而我們這邊則上了李家湖的車,一同離去,至于那個從七魔王哈多莊園內搶來的車,則給王偉國派了一位同志給開向了郊區去。

  這叫做聲東擊西,杯弓蛇影。

  兩個小時之后,我們來到了李家湖分公司控股的一家酒店,而雪瑞的父親李家湖正在酒店房間里面等著我們。

  我們到達的時候,他已經開了一瓶酒在慶祝。

  那保鏢跟著卡車去庫房那邊盤點財物去了,而房間里只有我、屈胖三和李家湖在這兒,我和李家湖坐在吧臺前,而屈胖三因為身高的原因,直接坐一屁股坐在了臺面上。

  酒是紅酒,不過不是傳說中82年的拉菲,而是一種說不出名字來的法國酒。

  不過這玩意應該也挺珍貴的,反正我瞧見李家湖的樣子是有些鄭重其事。

  不過酒再貴,也是拿來喝的。

  我不準屈胖三喝酒,理由是他太小了,小孩子不能夠喝酒的,沒想到這家伙卻豪氣大發,說他以前可是千杯不醉。

  結果兩杯紅酒下了肚,他居然就開始頭暈目眩,醉態萌生了起來。

  不管這家伙的靈魂是個怎么樣的老流氓,但這具身體,終究還是太過于小了。

  瞧見屈胖三終于栽了一回,我忍不住就樂了,然后與李家湖扶著他到客房去歇息,好在李家湖這房間據說是總統套房,房間倒也挺多的。

  安頓好了屈胖三,再次回到吧臺來,李家湖舉起酒杯,向我致敬道:“敬你。”

  我笑了笑,舉杯與他相碰,說不敢當。

  李家湖說我真的很感激你,你知道么,雪瑞出事之后,我一個人的壓力真的很大,托各種關系,找各種人,結果得到的答案都讓我難過,那些人對七魔王哈多的懼怕是深入骨子里面的,而找官方呢,得到的回復也是托辭……

  我說李生,你不用說太多,我知道的,當初雪瑞也曾經救過我一命,于情于理,這件事情我都應該管。

  李家湖說本來我想叫老顧聯系陸左的,結果后來得知陸左在國內也出了事,真是禍不單行,還好有你。

  我說這件事情,主要是屈胖三的功勞,我只能算是一個打醬油的小角色而已。

  李家湖想起來,說對了,屈三這小孩……

  我擺了擺手,說奇人自有他的道理,莫談太多——對了,李生,我有件事情想問你一下。

  李家湖說你盡管講。

  我說你認識一個叫做許鳴的人沒有?

  李家湖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很僵硬了,不自然地說道:“怎么問起這件事情來?”

  我瞧他這表情,就知道有狀況,便沒有多做隱瞞,直接說道:“據我所知,七魔王哈多和他弟弟普桑之所以襲擊寨黎苗村,是因為聽信了一個人的讒言,而那個人,很有可能是一個叫做許鳴的家伙……”

  李家湖的眉頭一跳,說也就是說,許鳴才是整件事情的元兇,七魔王哈多只不過是當了他的一回刀而已?

  我說七魔王哈多是不是刀,這另外說,但那個許鳴的確在里面挑撥離間了。

  李家湖沉默了許久,突然間開口說道:“這個許鳴,跟我其實倒還有一些淵源……”

  我點頭說對,據我所知,雪瑞小姐應該也認識他。

  李家湖的臉上露出了很憤恨的表情來,咬著牙說道:“許鳴還有一個名字,叫做李致遠,而那個李致遠,算起來跟我還有一點兒親戚關系。”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說啊?既然如此,那他為什么要害雪瑞呢?

  李家湖說道:“李志遠是我小叔李隆春的兒子,也是我的堂弟,不過他在幾年之前其實就已經死了,現在在他身體里面的那人,便正是許鳴——此事跟你堂兄陸左說起來還有一些關系,總之就是換魂了,而這事兒我也是后來聽雪瑞說起的。”

  我有些詫異了,說這里面居然還有這等變故?

  李家湖嘆了一口氣,說此事說來話長。當時我知道了這情況,但我小叔的身體狀況已經很不好了,就不想刺激他,讓他承受那喪子之痛,便一直隱瞞下來,而那個許鳴也一直裝作李致遠,到了半年前的時候,我小叔得了肝癌去世,他還幫著養老送終,而我小叔的所有遺產,他則都捐給了基金會,一分不留,說起來,我對他本來挺滿意的,只可惜后來聽雪瑞說起一件事情……

  我說是不是許鳴重新在組建邪靈教之事?

  李家湖睜大了眼睛,驚訝地說道:“這你也知道?”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邪靈教已經不再是王新鑒所在的邪靈教,也不是小佛爺的邪靈教了……
大廈倒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