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一章 崆峒玉石

  屈胖三去洗手間洗了一個澡回來,瞧見我還躺在床上沉思,不由得惱怒地罵道:“你瞧瞧,你丫昨天居然喝吐了,還吐了一床——醉了我就不說你,醒來了,就不能講究一點兒么?心疼我嫂子,居然要跟你這么邋遢的人過日子……”

  我還沉浸在那夢境之中,平躺著,直愣愣地看著天花板,不說話。

  屈胖三暴躁如雷,跳上床來,就給我一個窩心腳。

  我受痛大叫,說你干嘛?

  屈胖三捂著鼻子,指著床上的嘔吐物說你瞧瞧,不覺得惡心?

  我這才發現枕頭邊的確有刺鼻的異味,趕忙爬起來,不過行動還是有些遲緩,屈胖三說嘿,陸言,你丫不會傻了吧?

  我說怎么會?

  他說那你怎么了?

  屈胖三是知道聚血蠱和小紅的事情,也知道我做夢一事,我按耐不住心中的興奮要與他分享,嘿然笑道:“那啥,胖三,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做‘一劍神王’的名字?”

  我這也就是一問,沒想到他居然真的知道,說聽過啊,據說是古耶朗王朝的祭殿守護,武力巔峰,世間萬物,皆可一劍斬斷。

  我當時就震驚了,說你居然知道?怎么可能?

  屈胖三得意地說道:“這世間沒有啥事兒,是大人我不知道的。”

  我說你怎么知道的呢?

  屈胖三說有一個老友告訴我的,他跟我講,說世間劍術,說一千道一萬,皆不如那一劍神王的“一劍斬”牛波伊,別說凡人,就算是天神來,他說不定都能夠一劍斬殺而去——對了,你問我這個干嘛?

  我舔了舔嘴皮,說那個啥,我昨天晚上不是跟李家湖喝酒么?喝高了,然后就做了一個夢。

  屈胖三倒吸一口涼氣,說你丫別告訴你夢到一劍神王了?

  我點頭,說對。

  屈胖三一下子就沖到了我的跟前來,也顧不得我身上的污跡,緊緊抓著我的衣袖,說真的?

  我說我夢到的,是最后一代一劍神王,另外我還么能到了他跟隨上一代一劍神王學藝的好多畫面,而上一代一劍神王居然是被茅山宗的神劍引雷術給劈死的……

  屈胖三滿臉詫異,說這怎么可能?那個時候有茅山宗么?

  我說沒有茅山宗,未必沒有神劍引雷術啊?

  屈胖三說光說不練假把式,是騾子是馬得拉出來溜溜,來,刷兩招。

  我正有此意,一躍而起,來到了床前,然后抽出了破敗王者。

  緊緊握著劍鞘,我閉上了眼睛,仔細回憶著夢境里面的感覺,回憶起那一幅幅的畫面,然后手中的金劍高高舉起。

  我不知道舉了多久,正沉浸間,卻聽到屈胖三不耐煩地說道:“你有完沒完啊?要劈早點兒!”

  我睜開眼睛,瞪了他一眼,說就不能容我醞釀一下?

  屈胖三聳了聳肩膀,不過到底還是閉上了嘴。

  我又閉上了眼睛,再一次感知起來,然而這一回卻不知道怎么回事,那種感覺卻再也提不起來了。

  瞧見我放下了手中的劍,屈胖三也是愣了,說你什么情況啊?

  我白了他一眼,說還不是你剛才打擾了我?

  屈胖三翻著白眼說道:“你這是翔拉不出來怪茅坑啊,到底什么情況,你就不能夠說清楚?”

  我將夢境里發生的事情說出來,與他知曉,屈胖三聽我描繪得有模有樣,繪聲繪色,知道我并沒有在騙他,于是就開導起我來,又詢問了一些細節的東西。

  兩人商定許久之后,屈胖三斟酌了一下,對我說事情有點兒蹊蹺,不過問題大概出在兩點。

  我說你講。

  屈胖三豎起第一根手指,說首先一點,那就是你沒有這個基礎,得練,得學,得讓自己的身體記住那種力量,方才能夠最終使出來。

  我回憶起那一劍神王少時學劍,每天都要劈砍幾千下,為的就是記住那劍的特性,暗合里面的道,于是下意識地點頭。

  屈胖三又豎起第二更手指,說再有一個,那就是你以前可沒有夢見這么牛的角色,可能需要某些觸發條件,方才能夠激發出來。

  我說什么觸發條件?

  屈胖三說著就很多了,比如你快死了,說不定就參悟了……

  我翻了一下白眼,說敢情是個花架子,看著厲害,其實一點兒卵用都沒有。

  屈胖三說老天是公平的,幸虧是這樣,要不然做了一個夢,然后就成了一劍神王那樣的大牛,你讓別人還怎么混?

  我說這世界上最沒資格說這句話的人,應該是你吧?

  屈胖三嘿嘿笑,讓我把昨天抄獲的書籍、典籍和竹簡拿出來,給他擺滿,然后催我趕緊去洗澡。

  我來到客廳這兒,將東西一股腦兒的疼了出來,然后去洗了一個澡,出來的時候,瞧見屈胖三趴在厚厚的地攤上,拿著一個不知道哪兒弄來的放大鏡,正認認真真地研究那些書籍呢,我過去瞧了兩眼,發現都是扭曲的外國文字,并不懂,于是也不想湊趣,走到陽臺去透氣,繼續回憶起昨日的夢來。

  屈胖三說得對,我之前做的夢,不是小將,就是外交使節,又或者小巫師,又或者大工匠,都不是什么厲害的人。

  這回做的一劍神王,實在是太高端了。

  我估計在整個古耶朗王朝,這一位應該都能夠拍得上號,說不定還是最大的武力代表,要不然也不可能被三五十人圍攻,還殺得敵人殆盡。

  所以這個夢,需要時間慢慢領悟。

  而夢里面并不僅僅只有那“一劍斬”,劈死上一代一劍神王的那神劍引雷術,也讓我受益匪淺。

  那雷法比起我的來,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而即便是雜毛小道的引雷術,都不及那玩意的十分之一。

  那老道人使用此法的時候,我瞧得分明,雖然罡步和持咒的手印一模一樣,但卻并沒有念那咒訣。

  為什么呢?

  別的不說,那老道人的諸般表現,都是值得我所學習和深究的,如果研究透了,只怕我的神劍引雷術,又能夠上一個大臺階。

  我在陽臺待了大半個小時,這時那李家湖方才醒了來,帶著宿醉的頭疼來到陽臺上,跟我說早安。

  我問他身體怎么樣,他告訴我人老了,哪兒都不得勁兒,若是年輕的時候……

  我笑了,說你現在也不老。

  李家湖指著下巴些許斑駁的胡須,說人不服老不行咯。

  我們聊了兩句話,這時客廳里突然傳來一聲怪叫,我嚇了一跳,走到客廳里,瞧見屈胖三抱著一本黃紙書大喊大叫,狀若癲狂。

  不過他一瞧見我進來,立刻平靜下來,不過嘴角卻還是忍不住往上翹。

  我說你咋回事,狂犬癥?

  屈胖三將昨天特意藏起來的那塊斑斕石頭拿出來,然后對著紙上的某一行字念叨了起來。

  他念了差不多有兩分多鐘,嘰里咕嚕,都不帶重樣兒的,而就在我和李家湖都莫名其妙的時候,屈胖三左手托著彩石,右手猛然一揮,大聲喝道:“收!”

  突然間,那滿客廳的竹簡、典籍全部都消失不見了去。

  李家湖看得目瞪口呆,而我則激動地滿臉通紅,趕忙問道:“這個也是、是乾坤袋一樣的東西?”

  屈胖三哈哈大笑,說不僅僅是,而且比你的大上十倍不止。

  我擦……

  聽到這話兒,我頓時就驚呆了,而屈胖三則洋洋得意地說道:“這上面的文字是古梵文,是介紹這石頭的,它的學名叫做崆峒玉,是洞府碎片,里面自有小空間;七魔王哈多那蠢貨,雖然知道這是好東西,卻不愛讀書,你看吧,好處最后卻便宜了大人我。”

  這是個好東西,不過我卻并不嫉妒,畢竟此事主導便是屈胖三,這些都是他該得的。

  李家湖看得倒是心饞,忍不住問他,愿不愿意轉讓,隨便開價。

  屈胖三嘿然而笑,說只怕你買不起。

  李家湖遺憾地嘆了一口氣,打電話叫人送了些稀粥和早餐過來,然后又幫我們聯絡行程,按理說去寨黎苗村最快的路途,應該是乘坐班機前往邊境城市大其力,然后轉達那交界雨林,但現如今我們暴露了身份,只有乘車前往。

  好在李家湖因為女兒的關系,這兩年在緬甸加大了投資,各種生意都有,也能夠安排車子送我們過去。

  我們是當天下午離開的仰光,在此之前李家湖這邊已經將財務的清單準備妥當,至于眼鏡男那邊,王偉國很遺憾地告訴我們,七魔王哈多銀行里的所有財產都被凍結了,暫時無法操作。

  得,這份錢估計是指望不上了。

  不過我也沒有讓王偉國太虧,通緝追殺的活兒我讓他們來當掮客,賺一份中介錢。

  這事兒他也滿口子答應了,讓我不由得懷疑他們的經費是不是很緊缺。

  這一趟仰光之行十分驚險,而且蚩婆婆也慘死在了牢中,頗為遺憾,不過結果倒也還是讓人能夠接受的。

  而下一站,我們將前往寨黎苗村的遺址,確認雪瑞真正的下落。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仰光之行結束了,接下來將是波瀾壯闊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