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四章 斬人祭旗

  那繩索的陡然斷裂,讓我大為吃驚,不知道下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而這個時候蟲池上面又傳來了少年郎的厲聲叫喊:“跪下,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不然我弄死他,再弄死你……”

  我艸你奶奶的!

  我本來就對屈胖三滿懷擔心,而這邊那家伙卻拿老廖的性命在威脅我。

  老廖是什么人?

  人在我一文不值的時候,給我當向導,送我到達寨黎苗村,這是一份情;再一個,老廖跟我堂哥陸左也是熟人。

  這樣的關系,你特么也敢拿來威脅我,不怕死?

  也對,老子饒了你一回性命,結果你卻當我是軟弱,特么的,你們這些猴子真的就是欺軟怕硬的畜生,老子不來點兒強的,你還真的是不拿村長當做干部,不拿豆包當做干糧了。

  殺!

  我剛才不動,是因為手上得抓著這根繩子,而此刻繩子既然從中而斷了,雖然不知道屈胖三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我卻沒有了估計。

  我的余光處一掃量,瞧見前方兩米處有一個遁隙,足尖一點,人便陡然消失,下一刻出現在了那少年郎的身后。

  我一出現,猛然一掌推出,那家伙似乎感應到了什么,朝旁邊一躲,我正好抓住了老廖的身子,沒有任何猶豫,往旁邊一躲,人便出現在了村子外面的荒地上。

  為了保證安全,我沒有猶豫,再一次施展地遁術,人便出現在了之前眺望村子的那處山坡上。

  如此幾個轉身,空間驟然變化,這情形讓剛才還在被人劫持的老廖大為驚訝,而我也來不及跟他解釋什么,抓著他的胳膊,告訴他在這里藏一下,我回頭再過來找他。

  老廖也對剛才沒有聽信我的話語下蟲池去的事情心有愧疚,慌忙點頭,然后對我說道:“你小心一點。”

  我朝他點頭,然后再一次地遁術,原路返回。

  我再一次回返那蟲池的房間里,那少年郎和他師父鬼面老僧還在四處打量呢,瞧見我驟然出現,立刻轉過身來,少年郎拔出了那把黑黝黝的尖刀,而那鬼面老僧則遙遙望著我,開口說道:“你剛才使用的,可是中華的五行遁術?”

  我說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已經觸碰到了我的底線,我若是不給你們點顏色看看,兩位真的以為我是說相聲的了。

  我的手往懷里一摸,將破敗王者之劍給抓了出來。

  左手握住極品雷擊木的刀鞘,右手緩緩拔出了長劍來,而那鬼面老僧的臉色也變得格外嚴肅起來,一字一句地說道:“年輕人,別說大話,你恐怕不知道我是誰吧?”

  我將長劍前指,平靜地說道:“好,我洗耳恭聽——你是誰?”

  少年郎跨前一步,冷然說道:“好叫你曉得,我師父就是南亞五妖之中的狂鼠妖王納卡,在整個東南亞都是赫赫有名的,沒有人敢不給他面子,你特么算個逑?”

  我點頭,說知道了,順便問一句話。

  狂鼠妖王納卡抬了抬下巴,高傲地說道:“你說。”

  我說冒昧問一句,狂鼠妖王、七魔王,你們的外號里面都有一個“王”字,那么到底誰厲害?

  啊?

  兩人根本沒有想到我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來,當時就愣了好一會兒,那納卡本來還是想說一句大話的,不過到底還是沒臉說出來,悶聲悶氣地說道:“七魔王乃仰光梟雄,黑白兩道都混得風生水起,我比起他,自然是差一點兒。”

  我點頭,說如此我就放心了。

  少年郎阿莫不甘心自家的氣勢被我一句話給打落了去,忍不住出言譏諷道:“平白無故地,你抬出七魔王來干嘛?你既然說這兒跟你沾親帶故,結果好端端一村子給他七魔王平了去,顯然你跟他也沒有關系啊!”

  我搖頭,說還是有一點兒關系的。

  少年郎詫異,說啥關系?

  我說仇人。

  少年郎哈哈大笑,說真是笑死了我,對啊,既然是仇人,你拉起他的虎皮來作甚?有本事你找他去啊,還來威脅我們……

  他放聲大笑,然而這個時候那狂鼠妖王納卡的臉色卻一下子變得格外嚴肅了起來。

  他盯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七魔王哈多前幾天在仰光唐人街被人用雷法活活劈死,這事兒,難道跟你有關?”

  我并不隱瞞,點頭說道:“對,七魔王是我殺的。”

  少年郎還在狂笑,聽到我們的對話,一下子就停住了,臉色愣住,好一會兒,方才說道:“呸,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七魔王多厲害的人物,怎么會是你這樣的小人物給殺的?說出來誰信啊……”

  我沒有再跟他廢話,緩步上前說道:“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就知道了,別說廢話,動手吧。”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我是真的動了殺心。

  少年郎的臉色也是一變,沒有任何猶豫,持著尖刀就殺了過來。

  先前在菜地那兒的時候,他一語不合就驅狗過來咬我,待那些狗被殺了大半之后,他轉身就走,我以為是害怕了,沒想到他立刻就找了師父過來,并且找到了這地下兒的蟲池來。

  這幾點表明了他的狂傲,也說明這少年郎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

  像他這個年紀,還沒有學會沉穩,也不懂得退讓,快意恩仇,嗜殺殘忍,這就是他性格里面的主流,而這一切也并不能完全怪他。

  他身后的這個鬼面老僧既然教了他本事,就應該也教他做人的道理。

  德與才不能匹配,這才是最危險的事情。

  少年郎沖殺上來兒的時候,沒有一點兒猶豫,出手也十分狠辣,一看就知道是劍走偏鋒的路子。

  我依舊使用那一劍斬的路子,朝著他猛然劈了過去。

  鐺!

  這一擊而上,我一動也不動,而少年郎則往后退了兩步。

  這變化顯示出了兩人的修為差距,不過那家伙是個嗜血之人,竟沒有半點兒退卻,而是一個翻身,居然想要近身而來,與我纏斗。

  我的破敗王者之劍,比他手中的尖刀要長一倍。

  一寸長,一寸強,而一寸短,一寸險。

  短兵相交,講究的就是一個變化。

  很顯然,他有自信在近身纏斗的時候,將我給拿下。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身具耶朗古戰法的我根本不懼這樣的纏斗,他的每一招都被我牢牢克制,幾招下來,金劍便在他的后背處留下了一道狹長的傷痕來。

  啊!

  劇痛讓這小崽子發出野狼一般的叫喊,緊接著他往旁邊一躍,然后大聲叫道:“師父,快過來,我打不過他。”

  那鬼面老僧打量了我一眼,沒有任何忌諱地就加入了戰團來。

  對方兩人夾攻,這事兒對我來說早有預料兒的事情,畢竟從面相上面來看,那老僧人就不是什么善茬,想必也不會謹守太多的規矩。

  不過我并不驚慌,而是單人一劍,與這兩人周旋在一起。

  平心而論,剛才少年郎阿莫吹捧他師父的話語不無道理,這個老家伙的修為的確高出了他不少,比起我來也能夠形成傾軋之勢,而他甚至都不用兵刃,而是伸出一對手掌,那手掌變得黑乎乎的,滿是黑毛,然后指甲又長又尖,宛如利爪,與我拼斗起來,著實厲害。

  而這蟲池所在的房間并不寬敞,大部分都給那蟲池給占據了去,我騰挪的空間不夠,就變得束手束腳起來。

  那少年郎阿莫瞧見我落了下風,一下子就狂傲起來,怒聲大吼道:“看你小子裝波伊,弄死你!”

  他不斷狂吼著,我卻是來到了蟲池邊緣,一個翻身,跳了下去,他居然也跟著跳了下來。

  不過這小子到底還是有一絲清醒,并沒有朝著我落腳的地方跳下,而是來到了另外一邊,但這個時候那狂鼠妖王卻并沒有及時跟入。

  好機會。

  我的心中一喜,知道機會稍縱即逝,立刻催動了地遁術,強行破開那少年郎身邊的炁場障礙,一下子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然后我深吸一口氣,肩胛骨宛如翅膀一般頂起,遵循著一劍斬的劍訣,讓力量從足底涌泉穴升入,然后猛然揮出了一劍。

  少年郎阿莫雖然人跳脫囂張一些,不過基本功還是十分扎實的,感覺避無可避之后,回手一刀,擋住了身后。

  然而我卻在這一刻用盡了全力。

  請為我的一劍斬祭旗吧。

  少年郎阿莫。

  我的心中狂吼著,臉上卻一絲表情都沒有露出了,眼睛隨著劍刃而走,瞧見這劍以一種詭異的角度切斷了那人的尖刀,然后切過了他的腰身,緊接著將那一人,斬成了兩半。

  一劍斬斷。

  我這一劍得手,立刻朝著旁邊滾落,而在身后,那狂鼠妖王的爪子也隨后跟來,擦著我的頭皮而過。

  我滾落到了另外一邊,還沒有站起來,便聽到一聲慘烈到極點的喊聲,而那鬼面老僧也大聲喊了起來:“阿莫、阿莫……”

  我回身過來,瞧見那狂傲囂張的少年郎被我一劍腰斬,下半身還站立,而上半身則倒在了血泊之中,一邊放聲慘叫,一邊伸出手,朝著我遙遙抓來。

  我心如止水,朝著他認真地說道:“一路走好,下輩子好好做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