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五章 超度亡靈

  腰斬和斬頭不一樣,并不會當場立刻死去,而是會持續好長一段時間,而這時間則與被斬的位置有關,據說最長的甚至能夠堅持兩三個時辰方才斷氣。

  而在這一個過程之中,那被腰斬、等待死亡的人無疑是最為痛苦的。

  所以那少年郎在一陣歇斯底里的慘叫之后,聲音沙啞地回望他的師父,慘叫道:“師父,阿莫好疼,好疼啊……”

  狂鼠妖王納卡聽見這痛苦的話語,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喊道:“徒兒莫慌,我給你報仇。”

  聽到這話兒,阿莫的心思一下子就起來了,將所有的痛苦都化作了仇恨,指著我說道:“殺了他,殺了他,黃泉路上,我要跟他一起走。”

  噗……

  狂鼠妖王俯下身子來,雙手捏住了阿莫的脖子,然后猛然一擰。

  咔嚓一聲響,那阿莫的半截身子一陣顫抖,終于閉上了眼睛去。

  他這也是一種解脫,要不然一直忍受著那樣的痛苦,就算是死,想必也會化作惡鬼。

  將自己的徒弟給掐死之后,狂鼠妖王緩緩地站了起來,然后朝著我望了過來。

  他沒有跟我太多廢話,揚起手中的爪子,就朝著我猛然揮了一下。

  一道勁風撲面而來。

  我沒有躲閃,而是揚起手中的劍,朝著前方猛然一揮。

  雙方的勁氣轟然撞在了一起,那家伙身子抖了一下,緊接著突然間就變得佝僂起來,身子急速變化,又黑又粗的毛發從皮膚底層往外生長,然后整個人似乎匍匐了起來。

  幾秒鐘之后,出現在我面前的,居然是一頭巨大的老鼠。

  對,老鼠,這玩意的外號叫做狂鼠妖王,沒想到居然還真的是一頭鼠妖。

  我瞧得滿心震撼,卻見那頭碩大的老鼠朝著我這邊猛然一躍而來。

  這東西差不多有一輛小汽車那般龐大,來勢洶洶,我不敢與其正面交鋒,而是朝著旁邊退了兩步,將手中的劍朝著那畜生的側面猛然劃了過去。

  刺啦……

  這一聲響動驟然生出,結果那無堅不摧的劍尖居然化不穿這老鼠的表皮,反而是弄出了一串火花來。

  好硬的皮啊?

  我心中駭然,足尖微動,在剎那間又出了幾次手,分別朝著這玩意的眼睛、耳朵眼兒、生殖器和菊花處進行了連環攻擊,結果發現這玩意簡直就是金鐘罩鐵布衫,讓我沒有辦法對它造成什么傷害。

  好厲害的手段!

  不過事情既然到了這里,你我也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所以我沒有半點兒退卻,依舊與其周旋著。

  雙方一番廝打,那狂鼠妖王憑借著皮糙肉厚的優勢,還有巨大的力量,將我穩穩壓住,然而我也并沒有閑著,步伐靈活,避開它數次致命的攻擊,然后不斷繞圈子。

  如此酣戰一番,雙方誰也奈何不了誰。

  倘若是小紅在的話,我或許還可以讓它來嘗試一下控制對方,然而小紅自從吃了那個七魔王哈多與魔羅結合之后的心臟之后,就一直處于沉眠,根本喚不醒來。

  若不是我之前做了一個關于一劍神王的夢,只怕我都以為這小東西已經罷工了呢。

  雙方如此糾結,這時那蟲池底部的黑窟窿那兒爬出了一個黑乎乎的小東西來,左右一看,找到了我,沖著我怒聲大罵道:“陸言你大爺的,讓老子在下面吃泥,你丫的在上面耍猴?”

  我瞧見這滿身淤泥的小東西,可不就是屈胖三么,心中大喜,嘿然笑道:“我可沒有耍猴,這就是剛才那家伙的師父,一只老鼠精。”

  屈胖三伸手,將糊住眼前的淤泥給抹開之后,仔細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說我擦,這么大的老鼠,得養多少年啊?

  聽到這話兒,那老鼠居然就朝著他這邊猛然一撲而下。

  屈胖三驟然瞧見這玩意,不由得吃了一大驚,不過卻并不驚慌,而是往旁邊退了一步,然后猛然出了一拳。

  那一拳頭砸在了巨鼠的腹部處,我瞧見一股力量重重撞擊在那鐵甲一般的肚子里,造成重擊。

  咚!

  只一下,那頭在我劍下自由穿行的巨鼠就給弄得重重砸落在了地上去,再也爬不起來。

  我瞧見這一切,心中駭然,趕忙問道:“什么情況啊?”

  屈胖三捏了捏拳頭,說皮挺厚的,怎么了?

  我舉著手中的劍,說剛才我跟這玩意交手好一會兒,結果怎么都砍不破它的皮,從眼睛到菊花,哪兒都試過了,就是不行,你怎么一下子就將它給弄倒了?

  屈胖三得意地說道:“怎么,想知道啊?”

  我說你別賣關子了,剛才老廖被這幫人抓起來威脅,受了點驚喜,我把人給弄走了,他現在正在荒郊野嶺里直哆嗦呢,趕緊說完話,我去接他。

  屈胖三也沒有再矜持,就說了一句話:“一力降十會!”

  呃,好吧,這家伙吸收了混沌木精,一身修為雄渾無漏,的確不是我可以比擬的。

  所以他厲害也是有他的道理,我根本羨慕不來。

  兩人說著話,那頭巨鼠又開始活動了起來,而這個時候屈胖三也毫不含糊,直接揪起了這巨鼠的尾巴,然后抓著就往池底下面砸去,砰、砰、砰,他敲得震天響,那巨鼠自然是給砸得鼻青臉腫,鮮血如注,沒兩下,連尾巴都給弄斷了去。

  屈胖三問起剛才發生的事情,我毫不隱瞞,一一說來,他便也沒有太多的客氣,將這巨鼠直接給砸死。

  這可憐兒的巨鼠死后,卻是又化作了那鬼臉老僧來,屈胖三沒有任何猶豫,將他和旁邊兩截的少年人阿莫都給扔進了那黑乎乎的窟窿里面去。

  我這才問起剛才下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屈胖三告訴我,說沒啥,那個地方的確是一個極不穩定的空間通道,不過這頭已經被破壞了,剛才斷了的繩子,就是被不穩定的空間給割裂的,他也是費了好大的勁兒,方才爬上來的。

  我說沒有別的發現了么?

  屈胖三說這個地方被人都搜來搜去了,有這么一個結論,差不多已經能夠斷定雪瑞是從這里離開的了,想必是去了你所說的黃泉路。

  我說既然如此,是不是需要回去接她?

  屈胖三說你要去我也不攔著你,不過不管怎么說,都得將你家蟲蟲找到先,這才是正理。

  我說也是,她到底去了哪兒呢?

  屈胖三說你問我,我問誰去?不過話說回來,人家這兒早就聯通了黃泉路,雪瑞過去,想必也能夠自己生存,這事兒用不著太著急。

  我說這兒就廢棄了?

  屈胖三說還能咋滴?對了,那小子說什么南亞五妖,你聽過這說法沒?

  我說誰關心啊,什么南亞五妖,還頂不過你的一拳。

  屈胖三說那是我,不是你,說句實話,如果你真的跟著畜生交起手來,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你憑什么看不起人家?

  我說我打不過,跑還不行?

  屈胖三忍不住又翻白眼了,說得,懶得跟你講。

  狂鼠妖王和他徒弟阿莫的出現,只是給這一次的查探之旅增添了幾分波瀾而已,我們弄清楚了狀況之后,沒有久留,而是離開了這地洞,而我也重新來到村外,找到了在草叢之中躲藏著的老廖。

  他瞧見是我,從黑暗中走了出來,憂心忡忡地說道:“怎么樣,事情解決了么?”

  我點頭說沒事了。

  說著話,下一秒我們又出現在了菜地里,老廖被我的手段弄得有些發愣,好一會兒,方才適應過來。

  接下來就是清理尸體的事情,這事兒屈胖三可不愿意干,而老廖經過剛才的變故,精神也不是很好,于是重任便全部都落在了我的頭上來。

  我找村子的廢墟里找到了鋤頭和鏟子,然后強忍著撲鼻的惡臭,將菜地里面的死人坑給一一刨出來。

  這事兒倒用不著什么講究,只是需要極強的忍耐力,老廖那旁觀者都看得只吐酸水,而我卻咬著牙,就是不肯歇息。

  這些人,都是寨黎苗村樸實善良的村民,我不能讓他們曝尸荒野。

  憑著這樣的意念,我忙活了大半夜,終于在凌晨五點多的時候,將成堆成堆的尸體都給分了出來。

  而屈胖三也閑著無事,將村子里游蕩的野狗都給趕走了去。

  帶我弄完,他平伸雙手,一點點金色火焰從他的十指之中浮現而出,落在了那些尸體的身上去,而他則憑空懸浮,盤腿在半空之中,然后念起了超度的經訣來。

  我也有樣學樣,從《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之中挑出超度亡靈的章節來,虔誠地念著。

  如此一致持續到了第一縷陽光落入叢林之中的廢墟上,屈胖三方才站起了身來。

  他與我一起,朝著那些逝去的陰靈鞠躬。

  愿你們得享安寧。

  迷蒙之間,我瞧見了那少年郎阿莫和狂鼠妖王的面容,也在遙遙地天際之上,默默地看著我們,然后轉身,飛向了未知的空間里去。

  瞧見這些,我嘆了一口氣。

  又一個讓人心中掛念的地方,消失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