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六章 獨山酒宴

  離開了寨黎苗村,我們將老廖送回大其力之后,緊接著就前往緬北的獨山蠱苗處。

  我上一次去獨山蠱苗的時候,是陪著蟲蟲一起重走北上路。

  那次是在叢林中一路走去的,這一回倒也沒有必要再遵循以前的辦法,于是便乘車北上。

  畢竟那一次身邊陪著的是一個嬌俏可愛的妹子,而這一回,則是一胖乎乎的小崽子,心情不一樣。

  路上的時候,李家湖那邊打了電話過來,說懸賞令的事情,王偉國那邊已經通過東南亞的各個平臺和掮客那邊發出去了,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竟七魔王哈多現在人已經死了,墻倒眾人推,不但許多專門吃這行飯的人會加入其中,很多有心賺外快的修行者和黑巫僧,也都流露出了濃厚的興致來。

  王偉國他們處理事情比較謹慎,也有自己的關系網,所以做起這件事情來,絕對算得上專業。

  除了這個,李家湖還跟我談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來。

  七魔王哈多身死,最重要的幫兇普桑也死在了那里,七魔王哈多麾下的勢力一下子就鬧翻了,大部分的手下保持觀望態度,而幾個自覺厲害的則直接鬧起了分家來。

  而據說那上帝軍創始人擼瑟托并沒有死,居然逃脫了,與他哥哥約翰尼托一起,以七魔王哈多私生子的身份,豎起七魔王哈多報仇雪恨的大旗招兵買馬、招攬故舊。

  另外七魔王哈多的嫡子巫悚也接到家里的消息,從印度趕了回來,準備繼承家業。

  這幾子奪嫡,自然是一番龍爭虎斗,再加上那些跟七魔王哈多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還有我們在黑市里掛出來的懸賞花紅,可得鬧上一段時間了。

  雖說那上帝軍的兩兄弟跟寨黎苗村的血案有直接關系,不過此刻我們倒也不太好插手其中。

  畢竟現在仰光的局面實在是太亂了,我們進去,如果碰到三兩個真正厲害的人,失了手,實在是有些得不償失。

  與其如此,還不如置身事外,靜觀其變,等塵埃落定之后,再出手也不遲。

  畢竟這兒不是我們的主場。

  車行一段路,步行一段路,一路打聽,終于到達了獨山蠱苗。

  再一次來到了那大片梯田的獨山,我不由得感慨良多,想當初與蟲蟲一起,重走北上路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傻乎乎的家伙,什么也不懂,被她騙著四處挑戰,來到獨山的時候,正好碰到苗女念念,結果差一點兒就敗下陣來。

  我們是不打不相識,隨后苗女念念也加入了我們北上的隊伍,一路相伴,一直到敦寨苗蠱的時候,她方才回返而去。

  我們這剛剛一進山,就被人給瞧見了,有一個眼熟的年輕人走到了我們的跟前來,打量了一下我,說你是之前來過我們寨子的那個挑戰者吧?

  我點頭說對,你好,我過來找念念的。

  年輕人十分熱情,說我帶你們上去。

  一路沿著梯田走,來到寨子外面,瞧見邊緣處的空地上,竟然在修房子,是木頭梁的,整體的框架差不多都已經搭好了,總共兩棟,挨著在一塊兒。

  我們走到近前,卻瞧見忙碌的人群里面有一個熟人,正是蚩陽。

  我們從寨門口過來的時候,他也正好瞧見,便帶了一個同樣是從永盛監獄里面出來的少年過來,二話沒說,直接就跪倒在地,朝著我和屈胖三說道:“兩位的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我慌忙將人給扶起來,說老蚩你這是干嘛啊,地上多臟,起來、起來。

  那蚩陽還想再叩首,給我生拉硬拽地弄起來了,而這時我方才瞧見他的眼眶紅紅的,滿是淚水,感激地說道:“我昨天聽熊火說起,我們寨黎苗村的仇人七魔王哈多一個星期之前,在仰光唐人街給天雷劈死,不用想,就知道你兩位的功勞……”

  我連忙擺手,說親手燒了哈多那龜孫的,是這一位。

  蚩陽淚水縱橫,朝著屈胖三作了一個揖,這才說道:“我本以為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報仇了,沒想到轉天那家伙就死了。若不是兩位,只怕我寨黎苗村的這血海深仇,永世都難以報上啊。”

  我說話不是這么講,就算是我們不出手,雪瑞回來了,也會讓那家伙吃不了兜著走的。

  蚩陽一驚,說小神婆沒事?

  我說我們去了一趟寨黎苗村,發現她應該是沒有死;另外我倆把寨子里的村民給火化并且超度了,留下一包骨灰,帶到了這里來。

  說罷,我從乾坤袋中摸出了一個木盒子的骨灰,這是我從里面撿的一部分。

  蚩陽鄭重其事地接過來,眼圈又紅了,卻沒有再哭,而是鄭重其事地朝我們點了點頭,再一次深深鞠躬。

  他抱著這盒骨灰去處理,而我們則一路往寨子里走,半路上那首領熊火趕了過來,與我們寒暄幾句,又談及了蚩陽等人的安置問題,告訴我們會一視同仁的,并且還會幫著他們重建家園,開始重新的生活。

  得到這樣的承諾,我自然是滿心感激,而熊火因為上一次處理蝴蝶毒王巴鬼切的事情對我挺尊重的,雙方倒是相談甚歡。

  我因為要去見苗女念念,所以與他暫別,不過熊火還是表明,說晚飯一定要去他那里,野豬肉和山珍野味管夠,還有自家釀的米酒,又香又濃,今夜不醉不歸。

  我前幾天酗酒,現在聞到酒味就有些惡心,不過人家熱情似火,倒也不好意思拒絕。

  我們趕到祠堂這邊的時候,苗女念念也得到了消息,出門來迎接我們。

  因為有過一段生死經歷的情誼,所以雙方倒也沒有太多隔閡,見面之后,她請我們進屋吃油茶,然后開始閑聊起來。

  我之前讓蚩陽的人過來投靠獨山蠱苗,找的就是苗女念念,所以一開始我便談起了寨黎苗村血案的來龍去脈,念念知道寨黎苗村是她偶像蚩麗妹的家鄉,也知道是蟲蟲的出生地,所以對這些投靠的人十分不錯,那些新房子便是她請寨子里的人給建的。

  念念隨著我們北上一圈,實力增長不說,從蝴蝶毒王巴鬼切那兒又得了一些洋落,所以話語權也挺高的,而且也準備接任獨山蠱苗的神婆,成為第二號人物了。

  有著這些資歷,接納蚩陽等人,倒也不算什么大事。

  聊到了永盛監獄,又說起了擊殺七魔王哈多,以及重回寨黎苗村遺址之事,都很自然,而念念提醒了我們一點,那就是這南亞五妖,其實挺有名氣的,最好還是別與外人透露此事。

  我詳細問了一下,得知這南亞五妖分別是象、虎、鱷、犬、鼠五人,都是大妖成形,那狂鼠妖王排在最末,吊車尾的角色;至于其余幾人,則威名赫赫,特別是白象妖王,據說還跟西游記之中獅駝嶺三怪中的六牙白象有些攀親帶故的血脈關系,在南亞一帶的威名并不弱于七魔王哈多,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可小覷。

  聽到這話兒,我收起輕視之心,知道即便是那狂鼠妖王,也是屈胖三給制服的,就我這兩下子,實在不夠看。

  我沒說話,屈胖三反倒是興奮起來,問起了這幾個大妖的情況。

  念念也是知無不言,告訴我們那南亞五妖分別是白象妖王、猛虎妖王、殺人鱷妖王、獒犬妖王和狂鼠妖王,這五人行蹤不定,常年潛居于雨林之中,尋常人并不得知曉,但是總能夠聽見一兩件他們的惡事來。

  不過它們似乎與契努卡幾個黑巫僧聯盟有些默契,所以倒也相安無事。

  屈胖三興致昂揚,問我要不要去會一會這些人,我搖頭,說算了,我們還是安穩一些得了,沒事去惹這些地頭蛇干嘛?

  他頓時就不高興了,撇嘴罵我膽小鬼。

  接著又談及了蟲蟲,當得知我現在并不知道蟲蟲到底去了哪兒,念念頓時就沒有了好臉色,問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她講解一番,她立刻站在了女生的立場上面把我大罵了一頓,我也不敢反駁,硬生生地承受著。

  而罵過之后,念念也消了氣,說你的考慮太多,不過倒也不是沒有擔當的人,比如這一次替寨黎苗村出頭,我相信蟲蟲姐聽到了,心里面也一定會很欣慰。

  這邊聊著,而熊火那邊已經備了飯,過來叫我。

  念念準備出任神婆一職,就不太愛出席這種宴席,讓我們自去便是,回頭再來這邊說話。

  我和屈胖三來到熊火家,瞧見他叫了幾個寨子里名望頗高的老者,又把蚩陽和跟著他的那個少年也叫了過來,我們趕到的時候,鍋里面的臘肉干蕨菜正燉得噴香,油汪汪的,看著就有食欲。

  熊火十分熱情,而那幾個老者又在旁邊唱起了勸酒歌來,婉轉悠揚,我推辭不過,不得不一碗又一碗地干了去。

  結果那一天我又喝多了,半醉半醒之間,又瞧見面前有一個倩影。

  我怎么看,都感覺好像是蟲蟲……

1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四十六章 獨山酒宴”

  1. 回復 2016/03/10

    加了佛你也

    怎么不更新了?親愛的蟲蟲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