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七章 后山塌陷

  次日清晨,從睡夢中醒過來的我摸著腦袋,頭疼不已。

  這已經是我這個月第四次醉酒了。

  我本來的酒量就不是很好,后來有了小紅之后,稍微漲了一些,而這小東西一歇息,我也立刻歇了菜,摸著暈暈乎乎的腦袋,肚子里還有宿醉之后的惡心,我暗自反省,以后最好還是別沾酒了,畢竟我此刻也算是入了江湖,要萬一出點兒什么意外,身不由己的話,那問題可就嚴重了。

  我神游天際,許久之后,才回過神來,起床,然后出門,發現自己是住在了熊火的家里,不過這院子里并沒有人,我喊了兩聲,有一個七八歲穿花襖的小姑娘走出來,問我要啥。

  這小姑娘是熊火的女兒,我問她父親去了哪兒,家里的人呢?

  小姑娘說她娘下地去了,她爹帶人去了后山,她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我問哪兒有水,我洗洗臉。

  小姑娘把我引到屋后面來,那兒有竹筒引來的山泉水,接了滿滿一大缸,我用那葫蘆瓢兒舀水洗臉,將自己弄清爽了之后,又問那小姑娘我同伴呢。

  小姑娘說是三大人么?

  我詫異,說你干嘛叫他三大人啊?

  小姑娘說他讓我叫的啊?

  我無力吐槽屈胖三去欺騙人家小姑娘,趕忙問人哪兒去了,小姑娘說去了念念姐那兒,昨天就沒有回來。

  我一愣,說他跑人念念那兒干嘛去了?

  小姑娘挺有脾氣的,白了我一眼,說我怎么知道?

  我無奈,整理了一下身上,然后找到了苗女念念的住處去,剛進院子,就瞧見這小東西正在里面練功了,好家伙,那一套把式耍得虎虎生風,讓人驚詫不已,大概是瞧見我進來了,他收起了架勢來,然后吐了一口濁氣,走到我跟前來說道:“怎么,酒醒了?”

  我說你咋跑這兒來了?

  屈胖三皺著眉頭說道:“你丫喝多了酒,難道還想我照顧你?我又不是你家小媳婦,一個屋子都是臭臭的,我肯定來這邊歇息了。”

  我說你沒對人家念念做什么吧,她可是好女孩兒。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說你以為我像你一樣是個色狼啊?再說了,我就是想,工具也不成熟啊……

  說這話的時候,他朝我擠眉弄眼,頗為猥瑣。

  呃……

  得,這家伙長大之后,說不定也跟雜毛小道一般模樣呢。

  我這邊的事情處理完畢之后,歸心似箭,想著趕緊去找蟲蟲,便問他我們什么時候動身啟程,我想去藏邊的白居寺看一下,說不定蟲蟲跟著小妖和雜毛小道,去了那里。

  屈胖三說無所謂啊,不過我答應了在這里吃中飯,要不然我們吃過中飯再走?

  我說也好。

  說罷,我便也來到了院子里,開始練習起了傳承自一劍神王的“一劍斬”來。

  此法很簡單,那就是通過千萬次的揮動之中,把握到劍的奧妙和真義,然后在一次又一次地揮劍之中,完成自我的修行。

  劍也有劍的“道”,而這所謂“道”,并不僅僅只是殺人。

  我沒有劈木頭,也沒有劈石頭,而是從最開始的劈空氣開始,一劍又一劍,讓自己回憶起夢中的情形,然后不但地讓自己變得強大。

  屈胖三找了一塊小凳子,在旁邊打量著,然后問我這東西的發力和勁力。

  他是個觸及旁通、舉一反三的天才人物,聽我講解了一下那一劍斬的訣竅之后,便開始給我指點起來,不過你還真別說,他說的東西總是能夠切中要害,言之有物,讓我一下子就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來。

  不得不承認,這個家伙的起點實在是太高了,讓人嫉妒都嫉妒不來。

  因為根本就是無法企及。

  我就這般練了一上午,衣服上面全部都是汗水,整個身子就仿佛從水里面撈出來的一般,其間念念出現過一次,不過她要去幫一位村民瞧病,招呼一聲就走了。

  到了中午的時候,念念方才回來,并且張羅中午,而我則在她家后院的水缸那兒直接洗了個澡,渾身舒暢。

  念念做的中飯很簡單,連葷菜都沒有,都是些自己種的蔬菜,不過勝在純天然無污染,所以我和屈胖三都吃得爽口,然而飯還沒有吃完,事情就找上門來了。

  一個穿著對褂衫的年輕后生慌里慌張地跑到房間里來,對我們說道:“不好了,小神婆,出事了。”

  念念放下飯碗,問怎么了?

  后生告訴我們,說后山那邊的銀龍潭發生了坍塌,出現了一個大水溝子,結果出現了很多怪魚,又大又肥,被人發現之后,好多人都跑去撈魚,結果有人在水溝里,不知道給什么東西拖進了里面去,寨子里水性最好的人下去救,自己也都沒有上來,熊榔頭讓我過來告訴你一聲,并且喊陸大哥過去幫忙。

  聽到這事兒,念念一臉詫異,說不是告訴過你們,銀龍潭那邊是禁地,不讓你們去么?

  她年紀不大,威嚴卻不少,臉色一嚴肅起來,那后生就只有低下頭的份,我在旁邊瞧見了,也趕忙放下碗筷,說先別說這么多,救人要緊,我們趕緊過去吧。

  念念說你們先走,我去收拾一下。

  她折身回到了屋子里,拿出了一個藍布包,然后跟著我們出去。

  那銀龍潭在獨山苗寨的后山那邊,得翻兩個山梁子,一時半會兒也到不了,路上的時候,我問念念,說那銀龍潭什么情況,為什么是禁地呢?

  念念說這個我也不知道,師父講的。

  我說你師父呢,這兩天怎么沒見到人呢?

  年年說她最近在后山一帶閉關呢,別說你,我都見不著。

  我們趕到銀龍潭的時候,這兒已經聚集了三十多號人,出事者的家屬也趕到了現場,正趴在地上嚎啕大哭呢,熊火和幾個老頭在旁邊勸,有個虛胖的中年婦人指著熊火的鼻子破口大罵:“……武伢下去的時候,你怎么不攔著呢?”

  熊火苦著臉不說話,而旁邊的年輕人就勸:“胖嬸,熊榔頭攔了的,是你家小武非要往里面游,說那里魚多,誰曾想竟出現這事兒……”

  中年婦人一聽,更是憤怒,說出事了,你們就這么愣著?

  那人也惱了,說怎么愣著啦,大莽子不是下去了,結果呢,現在人也沒有浮上來,胖嬸你得講理……

  幾人正吵著,我們趕到了跟前,那熊火見狀,連忙找了過來,對我說道:“陸言,你水性怎么樣?”

  我猶豫了一下,說還行吧,怎么了?

  熊火指著不遠處的水溝子,說你若是水性好的話,幫忙下去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這人啥都好說,就是怕水,也不會游泳,要不然就直接跳進去了。

  我聽到,也沒有說話,來到了跟前,仔細打量。

  這銀龍潭是一處凹地處的一水潭子,估計也就一游泳池那般大小,而它崩塌的地方在左邊,靠著山壁,所以有一條溝露了出來,水位下了不少,而那溝子是直接連進山縫里面去的。

  我猶豫了一下,雖說我的水性還算不錯,再加上修行以來,氣息綿長許多,但在水中到底還是有一些行動不便,如果有什么意外,實在是很難脫身。

  熊火瞧見我有些為難,嘆了一口氣,說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我看向了屈胖三,他剛才也是在認真觀察,此刻見我望來,斟酌了一番方才開口,說我看這水溝子并不深,主要部分其實是嵌入了山體里面去,所以真正有什么,估計要進里面去才知道,一兩人估計應付不得,還有誰會水,我們一起去。

  屈胖三這話兒一說出來,周遭人都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左右張望,卻都不敢動。

  他們剛才是眼睜睜瞧著水性最好的大莽子下去的,結果到現在都沒有上來,這回誰也不敢再出這個頭了。

  瞧見眾人都一臉畏懼,熊火也是有些惱了,將外套一摔,說臥槽,我去。

  這時念念攔住了他,說你游泳都不會,下去什么?還是我來吧。

  熊火一愣,說可是你……

  念念不容置疑地說道:“沒什么可是,我水性比你們所有人都好,就這么定了——熊火,準備繩索,我們下去之后,如果拉動繩索的話,你們就往回扯。”

  這倒也是一個辦法,熊火立刻組織起來,沒一會兒,就有一根麻繩遞了過來,我這邊已經將衣服脫去,就留了一條秋褲,光著腳丫子,而屈胖三更是毫無忌諱,就穿著一條印著小熊維尼的小褲頭,唯獨念念比較保守,穿著一身短打汗衫。

  三人商量妥當之后,牽著繩索,一起入了水,沉入其中一瞧,里面果真什么都沒有,只是一條水道往山壁之中流去。

  我們順著水流,往山壁里面游去。

  游了好一會兒,我憋不住了,上來換了一口氣,發現洞子里黑乎乎的,十分憋悶。

  而突然間,我發現居然有無數雙的眼睛在我頭頂上,正在打量著我。

  那每一雙眼睛,都是血一樣的鮮紅。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