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八章 神秘洞穴

  我抬頭的一瞬間,那些眼睛也都朝著我這邊聚集過來,密密麻麻的,看得人忍不住就是一陣雞皮疙瘩冒了起來。

  緊接著,這些紅眼睛的主人一下子就落了下來,朝著我驟然撲下。

  嘩啦啦……

  我在一瞬間切換了火眼模式,瞧見這些居然都是一只只身形碩大的蝙蝠。

  這些蝙蝠有著古怪的豬嘴、火紅色的眼睛和翼展超過三四十公分的翅膀,比尋常所見到的蝙蝠要龐大不少,每一只都大了三四倍,我甚至還能夠看到那尖銳的牙齒。

  不知道怎么著,我居然有一種重回南方市,瞧見那吸血鬼公羊伯爵的感覺來。

  如果是一兩只的話,我根本不會有任何畏懼,但這成百上千只地撲落下來,我就只有抓瞎了,沒有任何猶豫,我直接一下子就潛入到了水底,并且往深處鉆。

  水底下,屈胖三瞧見我又潛了下來,上面又傳來了啪啪的響動,不由得一愣,朝著我打手勢,問什么情況?

  我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往上一戳,將一頭砸落在水里的豬嘴蝙蝠拽了下來,遞到了屈胖三的眼前。

  他瞧見,臉色就有些不好了,朝著旁邊的念念打手勢,讓她小心一點兒。

  這山洞之中有古怪,攀附在巖頂之上的豬嘴蝙蝠并非尋常品種,也預示著這兒并非尋常之處。

  經過這一次變故,我沒有敢冒頭,繼續往前面游。

  不知不覺間,前面竟豁然開朗,河溝也變得淺了,我們不得不浮出了水面,而這時那些蝙蝠似乎沒有在這一塊兒,我們露面的時候,頭頂也沒有啥動靜。

  我用火眼左右打量,瞧見這是一個很寬敞的巨大洞穴,半邊是水潭,半邊是灘涂。

  我們這邊只是那水潭的一部分,在另外一邊有一條暗河,似乎往更深的地方過去,而兩邊相隔著一道又濕又滑的水梁子,好幾道拐,有水從那邊流淌過來,形成了這邊的淺灘和水溝。

  我們相繼爬出了水溝,走到了潭邊來,這個時候我才感覺到洞子里面十分寒冷,比外面低了十幾度,趨近于零度。

  好在我們這些人都是修行者,對于環境的適應性比尋常人要好一些,所以倒也能夠堅持,而就在這個時候,屈胖三吸了吸鼻子,說道:“有沒有聞到血腥味?”

  我鼻子有些發堵,什么都聞不到,而念念則點了一下頭,說嗯,在那邊。

  她指向了另外一邊的水潭,然后快步走了過去。

  “有衣服!”

  我跟在后面,聽到念念喊了一聲,趕緊湊到跟前去,卻見在水梁子那邊,有一塊藍黑色的土布,上面還掛著鮮血,心中頓時就是一緊,拔出了長劍來,小心翼翼地往前靠近,而這個時候屈胖三也出聲提醒:“小心,有好多……”

  話都沒有說完,突然間從那邊的水潭里躥出了一個龐大的黑影在,朝著我們這邊撲了過來。

  這黑影巨大,我們不敢硬頂,只有朝旁邊躲開,但聽到“砰”的一聲,那東西重重落在了地上去,我回頭望來,卻見居然是一條體長超過六米、滿身黑灰色鱗甲的巨大鱷魚。

  這畜生落地之后,尾巴一擺,然后張嘴朝著念念咬了過去。

  我沒有猶豫,沖上前句,一劍遞出,從上而下,將這鱷魚的腦袋扎透。

  這畜生被我刺中了腦袋,居然還不消停,身子奮力擺動著,口中居然還有“嗬嗬”的聲音發出來。

  而這一下,周遭就好像是燒開了的水,一下子就沸騰了,從那邊的水潭里爬出了十幾頭巨大的鱷魚,朝著我們這邊撲來。

  尋常的鱷魚也就三四米,而這邊的,六七米算是短的,最長的一條居然有十米長,簡直就是成精了。

  這些鱷魚性情兇猛暴躁,身型又龐大,沖過來的時候,讓人心頭震撼,而這個時候,我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低低的呼喊:“救命……”

  聽到這個,我心中一陣激動,喊了一聲:“大人,左邊。”

  屈胖三聽到我的招呼,立刻明白了意思,足尖輕點,人便朝著左邊的方向沖了過去,而我則帶著念念,往著后面的山壁處靠攏,然后舉著手中的長劍迎敵。

  這些巨鱷躥了出來之后,朝著我們緩緩地逼近著。

  這些玩意的攻擊習性有點兒像是蛇,靜若處子,動若脫兔,不動的時候你以為它就好像是一節枯木似的,而動起來的時候,就好像是炮彈出膛一般,兇猛得很。

  屈胖三的離開引走了一兩條,而我們跟前這兒的,卻還有十二三條之多。

  念念雖然厲害,但到底還是個女孩兒,她躲在我的身后,不斷地深吸起,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間,她將手伸入了帶來的那個藍布包里面去,對我說道:“你讓開。”

  我說你干嘛?

  念念說我這里有些蠱毒,撒出去。

  我說你這毒性強烈不?這兒正靠著水道,如果有一兩頭逃入水中的話,只怕會擴散……

  念念低頭說道:“我這個叫做海棠膽,一克可毒殺百人……”

  我瞧見她剛才的猶豫,就知道她在擔心什么,嘆了一口氣,說你還是收著吧,若是污染了水源,只怕我們回去的退路都斷了,你躲在后面,由我來處理。

  念念吞了一口唾沫,說可、可是這么多的鱷魚,你可以么?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笑道:“呃,我試試看吧?”

  一步跨前,我平靜地舉起了手中的劍。

  世間萬物,于眼中,皆可斬斷。

  如樹木、如山石、如河流、如空氣、如人、如獸、如魔、如神、如宇宙……

  一劍斬落。

  殺!

  我心中默默念著,足尖一跨,人便沖到了鱷魚群中。

  這幫巨鱷原本在不遠處隱隱圍著我們,正等待著最好的時機進行攻擊,沒想到我居然搶先出動,這行為著實出人意料之外,而那幫鱷魚老爺們也是為之震怒,狂吼連連,就好像是炸開了鍋一樣,扭曲擺動著尾巴,然后沖著我們嘶吼起來。

  這動靜強烈,一下子鬧得不可開交,而在那翻滾的巨鱷之中,我也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感。

  好恐怖……

  而正是這種危機與恐怖,卻反而讓我一下子獲得了精神上面的寧靜來。

  我突然一下,覺得自己變得平靜了,所有的巨鱷在我眼中,都是一截截可以移動的木頭,它們張牙舞爪,卻沒有給我造成太大的威脅,反而是我手中的劍,變成了制裁的力量。

  我掌握著它們的生死,而這些,不過只是一些畜生而已。

  精神上莫名的拔高,讓我在那一瞬間產生了巨大的戰斗力來,手中的劍開始動了,一劍又一劍,每一劍都沉穩如常,沒有任何驚慌失措,也沒有任何猶豫。

  一劍,又一劍。

  幾分鐘之后,我的身邊盡是斷成兩截或者數截的巨鱷殘塊,有的嘴巴還在張合,居然沒死,不過我并不在乎,平靜地踩著它的腦袋,緩步朝前走去。

  還有一條巨鱷,差不多有十米多長,這樣的玩意,簡直就是一怪獸。

  然而此刻的它在我眼里,卻只是一條可憐蟲兒。

  啪、啪、啪……

  有掌聲響起,這讓我那種瘋狂殺戮的心思一下子就晃開了,扭頭一看,卻見屈胖三扶著一個人影出現在不遠處,然后拍起了手掌說道:“不錯,之前殺狗,現在屠鱷,有點兒進步了。”

  屈胖三的出現讓我滿身的殺意一下子就潰散了,苦笑著說道:“你真是個善于破壞氣氛的家伙。”

  念念迎了上去,喊道:“大莽子?”

  大莽子?

  就是那個擅長水性的家伙么?

  屈胖三將這奄奄一息的人交給了念念,然后跟我商量:“這頭的肚子里有點兒東西,交給我處理吧?”

  我說隨便。

  屈胖三點了點頭,緩步走到了那頭巨鱷的跟前來。

  這頭巨鱷剛才不斷后退,那是見到了我屠戮它的同伴,心生畏懼,然而這個小東西居然敢在它面前耀武揚威,一下子就憤怒了,低吼一聲,然后張開了血盆大口,朝著屈胖三咬了過來。

  砰!

  屈胖三沒有任何花哨的動作,一記悶頭拳,重重砸落在了那畜生的鼻梁上面,緊接著又一拳,砸得那家伙直接癱軟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讓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那巨鱷在癱軟的時候,居然迅速變小,化作了人形來。

  屈胖三也有一些意外,曉得這巨鱷原來已經成了精,不過他也沒有太多猶豫,走上前,又是幾下,飽以老拳,砸得這家伙一點兒脾氣都沒有。

  完了之后,屈胖三揪起這家伙的脖子來,打量了一下,搖頭說道:“想學人,學得又不像——哪有人身子上面頂著一鱷魚腦袋的?”

  那鱷妖勉強睜開眼睛來,打量了他一眼,開口說道:“別殺我,我父親是殺人鱷……”

  撕啦!

  屈胖三沒有等它說完,直接將它的嘴巴猛然撕開,緊接著把人都撕成了兩半去。

  死了?

  這家伙倒也是果斷,一下子將鱷妖撕扯成了兩半,而它死后,顯露原型,我瞧見那巨大的殘骸之中,被屈胖三剖開的胃部,確實有一個人頭。

  這應該就是之前那個失蹤者。

  屈胖三找到遺體之后,回頭問我道:“哎呀,它剛才好像要說啥來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