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九章 好戰熊孩

  聽到屈胖三的話語,我翻著白眼沒說話,知道他剛才肯定是故意的。

  這小子完全就是在裝波伊。

  我賭氣不答,而屈胖三也覺得沒意思,在旁邊叨叨地解釋道:“其實吧,我這習慣是以前看《西游記》話本的時候落下的,但凡有點兒背景的妖怪,大圣剛要一棒子敲死,那神仙后臺就過來了,看得膩歪死了;所以我就有一個強迫癥,堅決不給這些家伙耍威風的機會……”

  我摸著鼻子,說那邊什么情況?

  屈胖三說哦,那邊啊,還有一大堆的鱷魚呢,這兒大概是一個老巢來著,你還想練劍不,過去看看?

  我剛才人劍合一,整個人全身都是油津津的汗,累得跟狗一樣,實在沒有密道探索的勁兒,于是說道:“算了,人既然已經救出來了,那我們就趕緊走吧,外面還有一大堆蝙蝠呢,若是吵了它們,只怕我們走脫都走不了……”

  屈胖三嘿然而笑,說你不是正練劍么,斬狗斬鱷,斬一斬蝙蝠,也是很不錯的方式嘛。

  我依舊搖頭,不愿意再留,屈胖三一臉郁悶,說你真是個慫貨,沒勁兒。

  這時那個大莽子醒了過來,念念問了他幾句話話之后,過來瞧見那鱷魚胃部里面的腦袋和血肉,一臉難過,半天沒有說話,長嘆了一聲:“唉……”

  念念心中滿是悲傷,屈胖三也沒有再提進洞里面去探索的事情,叫我將那秋褲給脫下來,兩邊打結,然后將那殘骸給收拾起來之后,一同離開。

  而似乎是被我剛才的手段給嚇住了,還是屈胖三有了什么手段,這幫巨鱷沒有再有敢尾隨而來的。

  這一路回程有驚無險,當我們帶著大莽子從山洞里面游出來的時候,周圍立刻一陣歡呼。

  我從水潭里爬了出來,冷風一吹,立刻凍得直哆嗦,還好熊火這邊早有準備,不但預備了衣服,而且還在旁邊生了一大堆的篝火,十分貼心。

  那胖嬸瞧見大莽子跟著出來了,心中歡喜,慌忙上前過來問,我將那一包秋褲放在了地上,然后解開了來。

  當瞧見里面滾出了一個血淋淋的頭顱時,胖嬸頓時就崩潰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我聽著心傷,沒有多留,接過衣服去林中換衣服,剛剛弄好,回來的時候瞧見那胖大嬸正扯著念念濕漉漉的衣服拽,旁邊有幾人在攔著,堆成了一團,不由得一愣,走上前來,還未詢問,便聽到那胖大嬸邊哭邊嚎道:“你能救老六家的小子,咋不救我家武伢呢,你是不是覺得大莽子長得帥,你這騷貨……”

  呃……

  聽到她這污言穢語,我頓時就有些無語了,瞧見念念雖然皺著眉頭,不過卻也沒有多說什么,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裳,不讓她給扯斷去。

  她剛才為了下水,本來就只穿了小衣,如果被扯掉,只怕就會曝光了去。

  念念是可憐她痛失愛子,不愿意添油加醋,而那婦人卻鬧得更兇了,污言穢語全部都潑了出來,聽得我都有些面紅耳赤,這時熊火也發了脾氣,一把將她給推到了地上去,怒聲吼道:“這件事情,怪得了小神婆呢?她來的時候,只怕小武都到那鱷魚的肚子里去了!”

  胖嬸子一聽,也是這個理,立刻就調轉了槍頭來,對準了他,說當時你不是在現場么,你怎么不救他?

  旁邊有人看不下去了,兇她道:“明明就是小武非要往洞口里游的,能怪得了誰?”

  胖嬸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我聽著可憐,還想上前去勸,結果那大莽子這會兒換過起來,上前說了兩句話,卻被那胖嬸子兇道:“你也好意思活著啊?我家武伢都死了,你怎么好意思一個人活著?”

  這話兒倒是惹了眾怒,大家不再抱著同情,紛紛出言制止,她抱著自己兒子的腦袋和血肉,哭嚎著往上下跑。

  她一邊跑,一邊大喊道:“你們都欺負我,都欺負我……”

  事情經過這么一鬧,把人救出來的那股歡慶勁兒立刻就給折騰沒了,熊火過來勸念念,說胖嬸她人就是這樣,也沒有啥壞心眼,主要就是兒子死了,難過而已。

  念念苦澀地說道:“我倒是不怪他,如果能夠把她兒子救出來的話,就不會有這么多的事情了。”

  熊火說世事哪能盡如人意?

  勸了兩句,他又問起了山洞里面的情形來,念念收拾心情,將里面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當聽說山洞里盡是碩大的豬嘴蝙蝠和六七米以上的巨大鱷魚時,熊火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他皺著眉頭說道:“這兒為什么會出現如此怪異的東西呢,到底是通了哪里?”

  旁邊有個老人說道:“我聽老神婆之前曾經講過,說銀龍潭直通地底,只怕是地下的妖魔找到道路上來咯?”

  熊火搖頭,說怎么可能呢?

  話雖然如此,但他還是十分擔憂,問念念該怎么辦?

  念念看向了我和屈胖三,那熊孩子現在還未沒有進去一探究竟而生悶氣呢,也不答話,我尷尬地瞧了他一眼,說不行的話,我們將這邊的洞口給堵住吧,多少能夠防止一些。

  熊火一聽,說好,就這么辦。

  這時屈胖三終于說話了:“堵住也不行,還得在出口這里布一個法陣,免得有意外發生。”

  念念知道屈胖三的神奇,拜托他來操持此事,美女面前,這小東西倒也沒有推辭,說起了布陣所需要用的一應物件,念念一一記下,完畢之后,說大部分東西寨子里原本就有,而其余東西則需要去準備一下,三日之內就可以湊齊。

  聽到這話兒,屈胖三回頭望向了我,說你覺得呢?

  他征求我的意見,是因為我們之前已經商量妥當,準備午飯之后就離開,沒想到居然又出了這么一檔子的事情來。

  我雖然很急著去找蟲蟲,不過卻也知道一時半會兒是解決不了的,而獨山苗蠱這邊的事情,我也不能當做沒看到,于是點頭,說既然如此,那就等弄完,我們在離開吧。

  這邊商量妥當之后,屈胖三跟著念念回寨子離去準備布陣的材料,而熊火則組織了寨子里面的勞力過來修筑封口。

  獨山苗寨一下子就變得格外熱鬧起來,每個人都被分配了任務,反倒是我一人閑了下來。

  布陣之事,我插不得手,而搬磚砌墻這事兒呢,熊火也不好意思叫我,最后我給安了一個任務,就是在水潭這兒戒備,防止有任何變故發生。

  這事兒說難不難,我便端坐在水潭邊,默默修行。

  如此過了三天,這邊的山洞已經給寨子里的人堵上了,水潭這邊也給填滿,基本上堵了個嚴嚴實實,而念念也提前將材料準備妥當,協助著屈胖三在這里布了一個法陣,讓其邪氣不得外露,將銀龍潭給徹底的封死了。

  不但如此,寨子還將這附近都列為禁區,讓人不要靠近此處來。

  弄完這些,我們便告辭了獨山苗寨,下了山,來到附近的城鎮,手機也恢復了信號,跟李家湖那里取得了聯系。

  電話里,李家湖告訴了我們,說懸賞的事情落實了一小半,獎金王偉國也通過相關渠道放出去了,反響很強烈,不過七魔王哈多的遺產爭奪也告了一段落,他的嫡子巫悚打敗了上帝軍的兩兄弟,獲得了大部分老臣子的支持,而失敗的上帝軍兩兄弟現如今退到了緬北一帶,并且表示不會妥協,會繼續堅持抗爭。

  我問那巫悚很強么,上帝軍兩兄弟可是手上有武裝的人,怎么會失敗呢?

  李家湖說巫悚自小就接受了七魔王哈多的傳承,不僅如此,他十三歲的時候拜入了印度圣僧孔雀王的門下,之后一直在印度苦修,這次回來,一出手,簡直就是驚采絕艷,震驚全場,據說若不是他手下留情,只怕那兩兄弟卻未必能夠得活。

  說到這里,他告訴我,說現如今的風向有些變化了,巫悚的強勢使得很多人改變了態度,隨著殺手的屢屢失手,已經有人開始退單了。

  這還是開始,如果巫悚能夠繼承七魔王哈多的所有勢力,只怕這種懸賞令將會被中止,不僅如此,而且還會被秋后算賬。

  王偉國那邊已經開始逐漸退出了,將剩下的事情交給掮客來做,免得最后禍及自身。

  聽到這話兒,我的心情有些沉重。

  若是說經濟和政治,東南亞諸國都算不得什么,但說到修行者,這兒的歷史和民間的氣氛卻是遠超國內,使得強者如云,并不比國內差,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后,李家湖告訴我,說讓我這段時間最好趕緊回國,他也準備明天轉機回到香港去了,這邊的事情,都交給阿關來處理。

  阿關就是那個保鏢。

  我掛了電話之后,心情有些沉重,而這個時候,屈胖三卻一下子就興奮起來,對我說道:“唉,既然上帝軍兩兄弟到了緬北,離咱們這兒不遠,不如……”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