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二章 巧舌如簧

  擼瑟托身上穿著的鎖子甲并非鋼鐵材質,而是一種韌度極高的角質,使得我即便能夠斬那巨鱷如飲水,也沒有能夠將他給斬斷。
  
  附近還有幾個上帝軍的士兵,瞧見自家首領被抓住了,不由得一愣,不知道該上前過來繼續廝殺,還是逃開去。
  
  對于這些人,屈胖三倒是寬松得很,揮了揮手,說都給我滾吧。
  
  那些人猶豫了一下,倉皇地朝著叢林深處的寨子里逃去。
  
  屈胖三不理這些人,而是掐著擼瑟托的脖子,朝著附近的林中拖去,來到一處背風石后面,將人給扔在地上,然后二話不說,解開褲子,一泡尿就撒了下來,滿滿當當地淋在了擼瑟托的臉上去。
  
  我瞧見他這般不尊重人,忍不住提醒,說人好歹也是一人物,你就不能給人點尊嚴?
  
  屈胖三瞧見從昏迷之中蘇醒過來的擼瑟托,嘿然笑道:“尊嚴?你問他,被他俘虜過的人,他是怎么對待的……”
  
  聽到屈胖三的話,那擼瑟托咧嘴一陣笑,說要么扒皮,要么抽筋,補給不夠的時候,還煮過人肉……
  
  他的笑容邪惡,屈胖三哈哈一笑,說你倒也還算誠實。
  
  擼瑟托搖了搖發暈的腦袋,細聲細氣地說道:“你們要么就把我給殺了,不然若是讓我活下來,我會讓你們很后悔的……”
  
  屈胖三搖了搖頭,說哦,是么,你會怎么做?
  
  擼瑟托說我會把你們的家人朋友、一整村一整村的人,都給殺干凈,讓你們后悔來到這個世界上過。
  
  我聽了詫異,沒想到還有速度求死的人,而這時屈胖三卻嘆息了一聲,說唉,看得出來,你跟你哥約翰尼托的關系還挺好的啊,害怕我們拿你的性命威脅他,居然只求速死?不過我挺懶的,不想動手,要不然你自咬舌頭?
  
  擼瑟托搖頭,說咬舌頭能死,我又如何求你?
  
  我翻了一下白眼,這時屈胖三突然問道:“抱歉啊,有件事情真的很好奇,你和你哥哥,真的是哈多的私生子?”
  
  擼瑟托鼻子里哼了一聲,說怎么可能,我們怎么會是那惡魔的兒子?
  
  他的話語里充滿了憤恨。
  
  屈胖三說既然不是,你們為什么又要打著他的旗號呢?
  
  擼瑟托說樹大好乘涼嘛——你們好啰嗦啊,要殺趕緊殺,還等什么呢?
  
  屈胖三說你放心,從你犯了那事兒之后,死是肯定會死的,只不過得等一下,你哥哥約翰尼托都還沒有到呢,稍微忍耐一下,到時候一起上路。
  
  聽到這話兒,擼瑟托身子里突然又爆發出了一股力量,想要彈起來,結果給我一腳踩著,不讓他動彈。
  
  他剛才被屈胖三的重擊傷到了腦子,一動彈就劇烈疼痛,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我顧不得屈胖三的童子尿,按住了擼瑟托的嘴巴,而這個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我是約翰尼托,只有我一個人,我過來談判。”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說好,你過來,不要耍花招。
  
  那人應了一聲,然后緩步走到了林子這邊來,屈胖三跳上了了一塊三米多高的背山石,左右眺望之后,對著不遠處的那黑影說道:“走到跟前來說話,我可不想跟你扯著嗓子喊。”
  
  黑影子身形僵硬地往前走,走到七八米開外的時候,才被屈胖三喊停。
  
  這個距離,我已經能夠瞧見對方的樣貌,雖然素未蒙面,但我也是見過照片的,典型的東南亞人種,就好像泰國片里面的小清新男主角一樣,不過皮膚有些黝黑。
  
  約翰尼托舉起雙手,然后說道:“我想跟你們這兒做主的人談。”
  
  屈胖三坐在石頭上,姿勢愜意,伸了一個懶腰,說我就是做主的——對了,聽說上帝軍的槍法都是實戰磨練出來的,百步穿楊,會不會有一把狙擊槍瞄著我啊?
  
  約翰尼托瞇眼打量了一下這個看起來只有兩三歲、還沒有斷奶的熊孩子,舉著雙手,說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一槍把我打死。
  
  屈胖三摸著鼻子說道:“敢說這句話的,要么是有自信能躲子彈,要么就是不要命。不管哪一點,我都給你五分鐘時間。”
  
  約翰尼托朝著他鞠了一個躬,然后問道:“我可以先確認一下我弟弟的情況么?”
  
  屈胖三點頭,說:“給他看。”
  
  我將擼瑟托給拖出了背山石的跟前來,約翰尼托遠遠打量了一眼,點了點頭,表示安心,然后說道:“我剛聽說了,兩位是殺了七魔王哈多的高手,對吧?”
  
  屈胖三說當時的現場你去過沒有?
  
  約翰尼托點頭,說雖然我當時在內比都,但后來有看過照片。
  
  屈胖三說現場留了字跡,是什么?
  
  約翰尼托說寫的是中文,叫做“殺七魔王者屈三也”。
  
  屈胖三點頭,說在下不才,正是屈三。
  
  約翰尼托盯著屈胖三許久,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緩緩吐出了兩個字:“轉世?”
  
  屈胖三嘿然而笑,說你也懂這個?
  
  約翰尼托說明白了,那么我想知道的,是你們兩個中國人,與哈多無冤無仇,為什么要殺他?難道只是為了揚名?
  
  屈胖三扶著額頭說道:“看來這人行惡太多,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大人我大發慈悲,再跟你講一遍吧——一個月前,七魔王哈多的弟弟普桑帶著上帝軍……”
  
  他講了一遍事情的由來,約翰尼托聽到,這才知道前因后果。
  
  他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后說道:“白河苗蠱的蚩神婆雖然故去,但據說跟北國名震天下的左道有密切聯系,當時我聽說的時候,是持反對意見的,結果最終還是沒有能夠阻止被鬼迷了心竅的普桑。這事情你們做得對,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無論是哈多,還是我們,遭此報應,都怪不得任何人。”
  
  屈胖三說你知道就好,既然如此,那沒什么好談的了,我們現在動手,還是怎么樣?
  
  約翰尼托苦笑,說連七魔王哈多在你們面前,都逃脫不了性命,我們兩個只是一馬前卒,又有什么資格在兩位面前動手?我不反抗,你們動手吧……
  
  屈胖三不愿意,說別啊,你不反抗,一點兒樂趣都沒有。
  
  約翰尼托一臉郁悶,說實力懸殊太大,我反抗也沒用啊?
  
  屈胖三抓耳撓腮,說你特么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真急死個人了……
  
  我在旁邊聽得真切,雖然不知真假,但這個哥哥約翰尼托誠懇坦蕩的態度卻還是贏得了我的好感,我說道:“他當時在那個什么內比都,沒有參與此事,要不然就算了吧?我們弄死一個就走了得?”
  
  屈胖三雖然處事果斷,但對這種事情還是比較頭疼的,一聽說好,就這么辦吧。
  
  約翰尼托卻喊停,說別,你們還是把我殺了吧——你們殺了我弟弟,我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而我們成了仇人之后,我又得向你們報復,到時候肯定還是個死。與其這么麻煩,不如直接把我殺死?
  
  我忍不住翻了白眼,真的是活久見,還沒見過主動求死的。
  
  屈胖三也有些郁悶,原本以為這次過來是一場龍爭虎斗,沒想到居然變成了這黏黏糊糊的樣子。
  
  我們兩人都頭疼,而這時那約翰尼托卻又說道:“如果兩位有疑慮,不如聽一聽我的建議?”
  
  屈胖三說就知道你小子肚子里憋著壞水,你說來聽聽吧。
  
  約翰尼托說我這話兒,是建立在兩位的英雄氣概上的,如果你們誠心想要殺人立威,那我就豁出了這條性命;但如果兩位行事有底線的話,倒是可以聽聽我接下來的話。
  
  屈胖三說你有屁就快放,啰嗦什么?
  
  約翰尼托也不惱,說道:“這次事情,擼瑟托有錯,這是肯定的,不過我可以跟兩位保證,他絕對沒有親手屠戮那寨子里的任何一個村民。”
  
  屈胖三問為何?
  
  約翰尼托說我們是虔誠的都比佛教信徒,上個月他在戒齋,從教義上來說,他手上是不能沾染鮮血的。
  
  我忍不住冷笑,說你放屁吧,就算他不親自動手,難道上帝軍不是你弟弟指揮的?
  
  約翰尼托搖頭,說不是。
  
  我正想說話,屈胖三攔住了我,說你繼續講。
  
  約翰尼托說道:“七魔王哈多是我們的養父,我們一身的本事都是他傳授的,而這些年來,我們也如同他的傀儡一般,受他操控,做了許多惡事。這些事情,無論哪一件,我們都應下地獄,一直到后來上帝軍惹惱了政府,把板子敲到了他身上,他指使我們接受招安,我們的軍旅生涯才結束。從名義上來講,上帝軍我們兄弟倆是創始人,但實際上分為兩派,一派是直接受他操控,另一派才是我們弟兄的心腹,而上帝軍歸附之后,我們連傀儡都不是……”
  
  屈胖三瞇著眼睛說道:“如此說來,這件事情與你們是無關的咯?”
  
  約翰尼托搖頭,說不,不管怎么說,擼瑟托都有錯,所以我希望能夠用一些事情,來彌補他的過錯……
  
  屈胖三摸著下巴,沉思了一會兒,問我道:”你覺得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