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七章 智商壓制

  “叫做、叫做啥來著……”
  
  地魔吭吭哧哧半天,最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有摸著腦袋說道:“哎喲,我頭疼,疼得厲害……”
  
  他裝起了可憐,屈胖三便沒有再追問了,說怎么了,難道是吃錯藥了?我幫你看看。
  
  他說著,雙手便開始往我的身上摸來,一會兒探探胸口,一會兒又摸了一下脈相,最后又將雙手扣到了脖子上面來,而這個時候地魔感覺到這個姿勢有點兒不太舒服,便說道:“你別掐著我啊?”
  
  屈胖三愣了一下,說我沒掐你啊,這是讓你舒服一點兒——對了,你昨天狀況看起來很糟糕啊,怎么今天經脈就好了大半,而且還多出一個雄渾的力量源泉來啊?
  
  地魔尷尬地笑道:“呃,這個啊,我也不知道,也許是你昨天的藥不錯吧,妙手回春。”
  
  屈胖三說哎,都是應該的,你別客氣。
  
  地魔說不,我得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我怎么可能恢復得這么快呢?
  
  屈胖三說怎么,想謝我?
  
  地魔故作豪爽地說嗯,你想要什么,只管講,我能給你的,都給。
  
  屈胖三說不然借嫂子玩兩天?
  
  地魔愣了一下,猶豫著說道:“你說的是真的?”
  
  屈胖三手上的勁道一下子就重了起來,我感覺到地魔神魂一陣顫動,緊接著他大叫了一聲道:“啊,你干什么?”
  
  面對著這憤怒,屈胖三卻顯得優哉游哉,說沒干什么,我就想知道,你特么的是什么東西?
  
  地魔無辜地說道:“我?我是陸言啊?”
  
  啪!
  
  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臉上來,屈胖三騎在了我的胸口處,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扇了耳光之后,抓在了我的天靈蓋上,往后一劃,食指扣在了枕骨之下,然后一字一句地說道:“你知道你和陸言最大的差別是什么嗎?”
  
  地魔依舊心存僥幸,說道:“我就是陸言啊……”
  
  屈胖三憑著這手段,控制住了我的身體,然后慢悠悠地說道:“你沒有陸言那傻小子的善良,沒有他的真誠,最有他的默契,最重要的問題在于,你對于一切都不在乎,就好像是一個局外人——是什么東西,讓陸言連最愛的蟲蟲都不在乎呢?我想了一下,哦,原來你不是陸言啊……”
  
  “你……”
  
  這一次地魔終于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徹徹底底,再無僥幸的可能,頓時就暴躁起來,想要發力,結果卻發現身子已經動不了了。
  
  他奮力掙扎,結果卻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頓時間就驚慌了,說你對我干了什么?
  
  屈胖三說哎呀,差點兒忘記告訴你了,雖然對第二世的記憶十分模糊,但對于一整套奪舍過程,我覺得我還是挺具有發言權的,所以呢,你奪舍的這一套把戲,算是魯班門前耍大斧,我都替你著急,世間怎么會有你這么蠢的家伙?在完全沒有融入這身體的時候,居然敢講自己的底牌都給掏空了,你到底是得有多自信啊?說真的,我都給你蠢哭了……
  
  他放在我枕骨之下的那根手指陡然一扣,地魔頓時間就驚悸地哇啦啦大叫,說你到底要做什么,快松手,別、別,你信不信我自爆靈魂,讓陸言跟我陪葬?
  
  在他的威脅下,屈胖三不急不緩地開口說道:“陸言……”
  
  藏在意識之海深處的我聽到了,精神為之一振,緊接著聽他說道:“陸言,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是否能夠聽到,總之一句話,在這種情況下,我也救不了你。能夠救你的,只有你自己——我能夠將這家伙給定住,在你恢復掌控之時將他的神識掐滅,煙消云散,但我不可能擼起袖子來幫你,想活命,就靠你自己了……”
  
  我大聲喊道:“我該怎么辦?”
  
  然而這只是我識海之中的波動,屈胖三根本聽不到,也不管別的,淡定地說道:“時間只有兩分鐘,而兩分鐘之后,你如果冒不出來,你就死了,不過沒事,我會把你送回去安葬的,另外還會照顧好我嫂子……”
  
  嫂子?
  
  蟲蟲,啊,是蟲蟲,如果我死了,那么豈不是也將要與蟲蟲永遠的分離?
  
  在那一剎那間,我的心中頓時就燃起了熊熊的希望之火來,然而找不到頭緒的我卻顯得更加急躁了,想要聯系聚血蠱,卻想起小紅依舊還在沉睡。
  
  沒有人能夠幫得了我,能夠拯救我自己的,只有我自己。
  
  突然間,我想起了屈胖三的話語來,雖然計算不了時間到底過去了多久,但是我卻在一瞬間冷靜了下來。
  
  如果不依靠別人,我能夠成功么?
  
  可以的。
  
  我曾經無數次證明過自己,我當初離開蟲蟲,就是想要證明一點,那就是我是可以的。
  
  我能行,盡管在人生的這個年紀里,方才接觸到這一行,但我卻無疑是最幸運的,一開始就出身名門,師父是名滿天下的苗疆蠱王陸左,而還碰見了讓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蟲蟲,她教會了我太多太多的東西,甚至還將要我性命的聚血蠱變成了我的本命蠱蟲。
  
  聚血蠱、聚血蠱……
  
  對了,我可擁有著那么多的記憶和人生,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我還有那么多回的人生支持著。
  
  在古戰場中奮力苦戰的無名將軍……
  
  慘死在敵營之中的那硬骨頭使節……
  
  修筑了一輩子祭殿的耶朗大匠師……
  
  一個無名的小祭祀……
  
  還有那名滿天下,以一己之力護衛著整個耶朗王朝的大劍師、一劍神王……
  
  這些記憶和人生在一瞬間加持在了我的身上,仿佛一個又一個的靈魂,開始貫注進了我的意識之中,我開始感覺到了一陣強大的意識蔓延,這種充實感讓我沒有再感到害怕,充滿了自信、一種閱盡無數之后的寂寞感……
  
  我還是我,我是陸言,不是以前的任何一人,而是獨一無二的我。
  
  我,聚血蠱的主人,是陸言。
  
  不是地魔。
  
  啊……
  
  一聲吶喊從心底里往外面冒出,我張嘴怒吼,而隨著這怒吼的,是一聲驚悸悲苦的慘叫聲,地魔在我的意識之海中翻騰著,苦苦哀求道:“陸言,再給我一個機會,這回我不要肉身了,你放我離開就好,孤魂野鬼也無所謂,我自求生存……”
  
  話音未落,屈胖三卻開口說道:“啰嗦個屁啊,這時候是談條件的時候么?認命就行了,傻波伊……”
  
  轟!
  
  我感覺靈魂被某種圣潔的光芒洗滌了一下,渾身一哆嗦,猛然張開了眼睛,瞧見屈胖三還騎在我的脖子上。
  
  而此刻,我終于是我了。
  
  望著那張充滿了睿智目光的胖臉,我伸出了手來,抓著他的胳膊,說道:“謝謝,謝謝你,屈胖……呃,大人!”
  
  屈胖三盯了一眼我,說你丫回來了,怎么樣,沒嚇尿吧?
  
  我說沒有,我知道有你在,那家伙遲早會露陷的。
  
  屈胖三說你可拉倒吧,他融入你身體里面的本源如果真的將神魂和身體融合在一起了,別說是我,就算是天神來了,都不管用!
  
  我說呃,那個啥,可以的話,咱換一個姿勢好么?我感覺你的小雞雞頂到我了……
  
  屈胖三一翻身,躺在了我的旁邊,說那家伙,就是教你地遁術的人?
  
  我說你怎么知道的?
  
  屈胖三說這不是廢話么?融入你身體里面的那力量本源,就是土之力,我能瞧不出來?
  
  我點頭,說對。
  
  屈胖三說你小子倒是因禍得福了,那個傻波伊將隨身的本源力量灌注進了你的身體里,怎么樣,有沒有感覺到心臟左邊的部位,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在往全身的經脈處擴散?
  
  我點頭,說感覺到了,我該怎么辦?
  
  屈胖三說該咋辦咋辦,你就當多了一個丹田,沒啥事兒——話說先前界碑石的事情我擺了你一道,這回算是扯平了。
  
  我說別啊,界碑石的事情,我知道你也不知道,跟你沒關系。
  
  屈胖三哈哈大笑,說我就說嘛,昨天就感覺有些不對勁,老子特么的一開始為了安慰你,居然還服軟道歉了,我擦,后來回想起來,越想越不對,你特么的居然敢生我的氣,這不是找死么?結果發現找死的不是你,是那小子……
  
  我頓時就感覺到冷汗直流,說合著我在你心里,就是個受氣包,怎么都不敢發作啊?
  
  屈胖三嘿嘿笑,說你知道就好。
  
  我嘆了一口氣,說我的命是你救的,你怎么欺負我都好,我認了,不過有一點可得跟你說——嫂子,一丁點兒都不準碰,否則兄弟都沒得做,我跟你翻臉。
  
  屈胖三又是一陣大笑,說我擦,習慣了你這傻波伊,對那家伙怎么看都別扭。嗯,你回來了就好。
  
  這邊說得熱鬧,門被推開,陸鐵進來問道:“陸言你好一點兒了么?”
  
  我扶著床半坐了起來,點頭說道:“嗯,好點兒了,多謝你鐵哥。”
  
  陸鐵不知道我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經歷了那么多的兇險,呵呵笑道:“我叫你范姐幫你煮了點兒小米粥,回頭你喝點兒吧……”
  
  我點頭,說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